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恩怨之明月山庄 > 第一百零七章
    《恩怨之明月山庄》来源:https://www.tvbts.com
  寒霜这几日是难得休憩却也是难得的热闹,到底是在武林大会夺魁。真心也好假意也罢少不得有人找机会探视,其实直接推拒了倒也没什么。只是一开始花寻芳江腾云随了月无缺去探视,如此一来任谁也不好阻拦。可也不知是谁故意闹事,一闹大这一个两个进去了,那其他人也就没什么理由拦阻。若是太过强硬对月无缺来日名声不好,故而哪怕明知费心神寒霜也要强撑着。只不过原以为会最早来的南宫玉霖,反倒是和空几日后清净下来才来。彼时寒霜已然恢复了些能坐起身来说些话,南宫玉霖一坐下也不说什么场面话直接说道:“无缺这次过分了些,虽说是要查清害你之人。可这么折腾,对你也并无益处。连我都知道不该让人打搅你,他反而先破例说没有猫腻我才不信。”寒霜轻笑道:“南宫家主放心,兄长询问过无瑕才定计不会有什么大事。”

  南宫玉霖但是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我看他就是帮大卸八块,你到了阴曹地府还要帮他在阎王面前说好话。”空闻言不禁笑道:“看到人家兄弟情深,难道你还不放心?怕是心里不知如何高兴。”南宫玉霖一脸苦恼道:“太熟了确实没意思。”寒霜闻言一顿,随后明了故意调笑道:“原来南宫家主不是来探望在下的?”南宫玉霖哪里听得了这话连忙摆手道:“莫要误会,我只是看那日无缺说的突然。担心不过是布计罢了,如今听见你唤他如此亲密我也就放心了。你们兄弟没了嫌隙,我自然是高兴的。”寒霜闻言面色不动,随后问道:“看来如今如此传言的人不少,您如此了解兄长却也都信了几分。”南宫玉霖叹息道:“您啊您啊,怎么如今反而生疏了?你是无缺的兄弟,那就更是我的兄弟。不该如此疏远,你我年岁相差不大直呼名字便可。若你在意我这家主身份,那在人前你喜欢如何便如何。”

  空闻言点头道:“确实,且不说生疏之事。月庄主与南宫身份辈分皆是平辈论交。你这般客气,反倒让月庄主低了一头也是不妥。”寒霜闻言轻笑点头道:“多谢提醒,是我疏忽了。”南宫玉霖叹息道:“你哪里是疏忽,反倒是思虑太多了。我也不逼你,等你习惯了二公子的身份,自然便不会如此客气。适才你说的不错,你们当日太过客气疏远。许多人暗自里少不得测度几句,毕竟之前你是暗卫身份。苛责虐待做戏之类的自然有人说,你若听说了也不必在意。无缺的心性你更了解,既然他敢当众如此说,那必然没有变卦的可能。见你如今也不像是表面功夫,故而更是不必受流言所困。什么阴谋阳谋,他对你如何没人比你更清楚。”

  确实也没人比他更清楚,寒霜不禁心里苦笑。面上却是笑意不变道:“我了解,也明白兄长之前的顾忌。南宫兄放心。”这一声南宫兄南宫玉霖颇为受用,立刻笑道:“下次你见了我大哥表姐也莫要疏远,他们啊可巴不得我有你一半也让他们放心些。”寒霜垂眸道:“南宫兄说笑了,我的心性着实算不得讨喜。”南宫玉霖咋舌道:“还是如此,无缺那个脾气都让你磨平了,哪里还会不讨喜?”说着还看向空一眼,空也轻笑点头。二人的余光却瞄向门外,果不其然人未至声先到,一声‘我的脾气如何?你倒是说清楚些。’让寒霜为之一震。月无缺之前确实来过,只不过他还处于昏迷。这几日便不曾来了,本能想去行礼却依靠在床头没什么力气。又想着有外人在,只得对月无缺笑道:“兄长来了。”月无缺只道:“有事耽搁。”说着走到寒霜身边看了一下脸色,便对南宫玉霖使了个眼色。见他面色不愉,南宫玉霖也不触他的霉头。也知道不该太过让寒霜费神,二人便起身告辞离去还不忘担心寒霜受不的太久秋风,帮着把门关上。

  寒霜行不了礼只得低头道:“庄主恕罪。”月无缺冷声坐到床边道:“恕罪?确实,知情不报隐瞒多年确实是大罪。月无双,你知道我最恨人骗我。”寒霜闻言一怔,一时不知月无缺在说什么,还以为被人设计。如今月无缺几番不动手,他也确实要想办法逼他一逼。但若是受人外人蛊惑却是断然不可,不然认下以后后患无穷。便连忙要挣扎起身却反而是更大力的跌落回去若是平日不打紧,可他如今清醒不过一日,仅有的说话气力都是拼尽全力还声若蚊蝇,哪里受得住这一下。好在月无缺手疾眼快,接的住也放的稳不然怕是更难恢复。月无缺原本只想吓他一下,哪里想到反应如此激烈?只见寒霜此时依旧急着开口断断续续,也说不清楚什么,大抵就是自证清白劝月无缺莫要受旁人谗言。

  月无缺面色更冷道:“谗言?那你说你和岳青我该信谁?你究竟做了什么?”寒霜闻言第一反应是岳青见月无缺迟迟不动手,故意想办法激他。可此时他不知道岳青究竟说了什么,只得仔细思量。寒霜眼珠一转便问道:“岳大哥莫不是受人诓骗?”月无缺冷笑道:“受人诓骗?你倒是好心,可他却想置你于死地。我且问你,你房中伪造的令牌信件是否与你有关?说实话此事我不大信,毕竟你此番也是舍了命的。我也信你在危难关头可以为了寒月功传承牺牲自己,可若是此番你没有中毒,是不是明月山庄就要易主了?”寒霜大致猜测出岳青布置,可直接承认显然不妥。若是有理有据不足以让月无缺一气之下对他动手。故而只得说道:“属下房中少不得有下人人来人往,要藏什么轻而易举。”月无缺道:“确实如此,可若不是你谁能无声无息在你床下布置机关?”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