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奔腾年代——向南向北 > 1240 向北一条尾巴
  大人们都说,向南是向北的克星,张晨的爸妈说,是一帖药。

  张向北一个人的时候,他是个很顽劣的小男孩,但只要向南在边上,他就乖了,连张向北的班主任都知道了,张向北在班里,吵闹得实在不像话时,班主任只要和班长说一声,你去把向南给我叫来,或直接和张向北说,去叫你姐姐来。

  张向北顿时就老实了。

  向南对付张向北,就是一招,那就是拎耳朵,还有就是,拎耳朵之前的准备动作,“我数一二三,一、二……”张向北乖乖就范了。

  有时候,小昭看到向南拎张向北的耳朵,心里有点心疼,张晨笑道,没事没事,拎耳朵,最多就是把耳垂拎大了,那刘备,双耳垂肩,是福相,人家都当皇帝了,向南要是能把你儿子拎成皇帝,你就太后吉祥了。

  小昭拿眼瞪着他,张晨说,拎耳朵最好了,你想,打头吧,容易打笨,打身上吧,容易内伤,那拎耳朵,什么毛病也拎不出来。

  小昭想想,也有道理。

  张晨的妈妈,照理说是最疼张向北的,这时候也说,这北北,就是个天不收,幸好有向南压着他,不然,我们两个的老命,都要被他折腾掉,他那个顽皮起来,都可以上新闻联播了。

  张晨和小昭大笑。

  张晨妈妈奇怪了,她和小昭说,晨晨小时候也顽皮,但也没有像北北这样的,北北顽皮起来,是一根筋的,你在边上说他什么,骂他,他根本就听不到,还是自己管自己。

  张晨看了看门外,和他妈说,隔代遗传,没有办法,你没看他爷爷,这么大年纪了还这么顽皮,那池塘造完,我估计他要去打洞开采石油了。

  张晨妈和小昭乱笑。

  到了羽毛球场上,张向北也是这样,刘军带他们出去比赛,小昭问他,北北这次,大概会拿个什么成绩,刘军看着她,为难地说,他的成绩是最难估计的。

  “为什么?”张晨问。

  “这张向北的成绩好坏,取决于向南的成绩,向南的成绩要是好,张向北的成绩就不会很好,向南要是第一轮,就碰到个厉害的对手,被淘汰了,张向北的成绩就会好。”刘军说。

  张晨奇怪了,他问:“我们又不是打混双的,他们两个的成绩,有什么关系?”

  刘军叹了口气,他说:“要是向南成绩好,向北在比赛的时候,她也在比赛,没时间过来,向北的表现就一塌糊涂,要是向南站在边上,向北就像换个人一样,会有超水平发挥。”

  张晨和小昭明白了,哭笑不得,刘军也是哭笑不得,他对张向北,也是没有什么办法。

  张向北是张晨和小昭的儿子,不管怎么样,刘军也不能像对其他队员那样,要是不听话,就训斥一通,或者干脆,走过去踢他一脚,因此,张向北就不像其他的队员那样,会怕他,在他面前比较随便。

  就是到了比赛的时候,也一样,刘军和他说什么,他低着头,你都不知道他有没有在听,有时到场上表现好一点,刘军知道,他刚刚在听,如果还是一样,刘军明白了,自己前面是白费口舌,张向北根本就没有在听。

  向南要是没有比赛,刘军就会把向南带在身边,两个人站在张向北面前,这时张向北就不敢低垂着头了,而是看着他们,虽然目光是游离的,好歹也装出一副认真在听的样子。

  刘军说几句,向南会问:“刘教练的话,你听明白没有,我数一二三,一二……”

  张向北赶紧点头说:“明白明白,我听明白了。”

  “复述一遍。”向南命令。

  张向北乖乖地复述了一遍,果然是在听。

  刘军在边上看着,忍不住想笑,但知道这效果,还真的不一样。

  碰到张向北在球场上,梦游一样的时候,刘军会和向南咬咬耳朵,向南点点头,大声叫道:“张向北,注意接发球!”

  或者叫道:“张向北,三号位!”

  这是他们的暗号,刘军把球场分成几个小块,每个小块都编上了号,三号位,就是自己的左后场,或者对方的左后场,向南这是提醒张向北,注意三号位的防守,或者进攻对方的三号位。

  向南的声音还真是大,整个球场都听到了,连裁判都转过头来看,张向北顿时如梦初醒一般。

  他们的这种组合,时间长了,连同城的一些对手也知道了,有抽签抽到和张向北比赛的,看到刘军带着向南到了场边,就觉得头皮都发麻了,走过来和刘军,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

  “怎么,刘军,你又把张向北的奶妈带来了?”

  向南瞪了他一眼。

  ……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向南读五年级,张向北也读四年级了,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圈子开始小了起来,每天在一起玩的,总是那么固定的三四个同学。

  小孩子还没有闺蜜的概念,但从心理上来说,是一样的,就是喜欢形成那么一个个小团体,开始把自己,自觉地和其他人隔离开来。

  向南也有了这样的一个小团体,有了这样的小团体后,张向北每天还是像一条尾巴一样跟着她,开始让向南觉得有点讨厌了,但张向北毫无察觉,不管向南在避他也好,躲他也好,他总是有办法找到她,然后执拗地,坚持要跟着她,这让向南也没了脾气。

  好在张向北和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远没有和男孩子在一起时,那么顽皮和讨厌,特别是还有向南呢,他还是比较乖的,而且,也不多嘴,几个女孩子叽叽喳喳的时候,张向北就坐在一边,玩着自己的游戏机,并不参与她们的话题。

  他对她们在说的,也没有什么兴趣,他好像是只要知道,自己和向南在一起,就可以了,其他的无所谓。

  这样几次下来,向南和那几个女孩,也觉得张向北在不在无所谓了,反正她们说什么干什么,就当他是空气,而张向北,也确实表现得像个空气。

  而这个空气,等到要派用场的时候,他还是马上可以派上用场的,她们要跳橡皮筋的时候,张向北可以站在那里,一边给她们当永远的柱子,一边玩着自己的游戏机,女孩们在他面前,热气腾腾地跳:

  “小皮球,驾脚踢,马兰开花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二八二九三十一,三五六,三五七,三八三九四十一,四五六,四五七,四八四九五十一,五五六,五五七,五八五九六十一,六五六,六五七,六八六九七十一……”

  或者:“马兰花,马兰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勤劳的人们来说话,请你马上就开花……”

  对面的那根柱子,不停地换着人,张向北这边,始终是他,站在那里,专心致志地玩着自己的游戏,皮筋从脚踝升到小腿、膝盖、大腿、臀部、腰间……每升一次,不是向南就是有其他的人跑过来,把在张向北身上的皮筋往上移。

  张向北任由她们自己干着,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他就只是给他们提供一个站立的人形。

  等到她们要跳房子的时候,张向北拿着粉笔,马上在地上画好了一个个格子,他画的格子,又方正又清晰,而且画得很快,大受女孩们的欢迎,画好之后,他就走到一边,找个地方坐下,还是玩他的游戏机,从不参加她们的游戏。

  女孩们跳热了,把身上的棉衣和毛线衣,一件件脱下来,走过来,叫一声“张向北”,张向北头也不抬地接过去,横着放在自己的膝盖上,双手架在衣服上,继续玩游戏机。

  衣服越来越多,张向北的膝盖上也放不下了,这时女孩们走过来,就连张向北也不叫了,直接把衣服披在他的身上,张向北觉得自己越来越热,负重好像也越来越多,但他不以为意,还是继续玩游戏。

  等到向南或其他的女孩大声叫着:“张向北,渴了。”

  这个时候,张向北就会朝四周看看,找个干净的地方,把身上和膝盖上的衣服放好,把游戏机放在衣服的上面,站起身,刷一下地就跑开去。

  过一会又跑回来,手里拿着几排娃哈哈ad钙奶或者旺仔牛奶,还有巧克力,女孩们围着他,把奶喝了,把巧克力吃了,把空瓶和空盒子塞还给他,继续去跳她们的房子。

  张向北找个垃圾桶,把这些都扔到了垃圾桶里,走回去,把原来披在身上得衣服,先一件件披在身上,坐下来,再把原来在膝盖上的,放回到膝盖上,再拿起自己的游戏机,继续玩了起来,好像倒带倒回去了,他从来也没有站起来过一样。

  要是边上有其他女孩子的小团体,也在跳房子的时候,向南和她的小伙伴,就特别喜欢大声叫:“张向北,渴了!”

  然后看着他刷地跑开,又刷地跑回来,她们围着他喝着饮料,眼角的余光瞟到,边上投射过来的是羡慕的目光。

  这时她们心里,禁不住就得意起来。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