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我在诸天有座庙 > 陈情令 第十八章 言语之剑更伤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那你还在这里一本正经地看。”三岁瘪了瘪嘴道。

  “我也没别的事情做啊!”哮天犬面无表情地道。

  “小三岁啊!你看这是什么?”玉鼎真人眼珠一转,狡黠地看向三岁,手中还拿着一个火枣。

  “枣子。”三岁道。

  “这可不是一般的枣子,这可是南极仙翁的火枣,可是仙果,你想吃吗?”玉鼎真人转了转手上的火枣,诱惑地道。

  三岁小鸡啄米似的点了点头。

  “你要是老老实实地回答我一个问题,我就把这枚火枣给你。”玉鼎真人道。

  杨戬看着自己这个师父,怎么还在这骗起小孩来了,那哪是什么火枣,只是普通的枣子罢了。

  “什么问题?”三岁身子微微后仰,感觉不是什么好事呢。

  “你婵姐姐和应缘进展到什么程度啦?”玉鼎真人眼中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问。

  “牵手手啊!举高高啊!玩亲亲啊!”三岁掰着手指道。

  “还有吗?”玉鼎真人追问着。

  杨戬咳嗽了一声,感觉再问下去就要少儿不宜了。

  “有啊!你想要知道啊?”三岁小眼珠一转,嘴角带着神秘兮兮的笑容道。

  “想,快说快说。”

  三岁伸了伸手:“那是另外的价钱了。”

  玉鼎真人脸色僵了僵,还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将三枚枣子放在三岁的手心中。

  “应缘常常枕着婵姐姐的大腿睡午觉。”三岁道。

  “就这?”

  “嘻嘻,我去找婵姐姐玩了。”三岁狡猾一笑,蹦蹦跳跳地往厨房跑去。

  不一会之后,一声猛虎咆哮从厨房传来,嗷呜。

  得知被骗的三岁追得玉鼎真人满府跑,登时间鸡飞狗跳。

  杨戬不住地摇头发笑,自己这个师父有的时候真是个老小孩。

  饭做好了,玉鼎真人,杨戬,敖寸心,杨婵,三岁,哮天犬齐坐一桌,杨府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这么热闹了。

  饭后,杨婵骑着三岁往桃山赶去,桃山守将看到一只斑斓白虎,知道是华岳三圣母来了,由着她进去。

  瑶姬被困在桃山内的一座石台之上,脚下有锁链束缚着她的行动,整座桃山都有天界意志加持,哪怕杨戬如今是大罗真仙,也破不开这镇压的封印。

  应缘想到了一个铁杵磨成针的方法,那就是行善积德,获取人间之力,用人间之力来小莫这天界的意志。

  若是这桃山在天界,那自然不可行,因为那会有源源不断的天界意志加固,但是如今是在人间,天界意志得不到补充。

  “三圣母。”守卫的天将和杨婵打着招呼。

  杨婵对他们微笑着点了点头,走进了桃山身处。

  三岁则在桃山漫山遍野的撒欢,追着一只蝴蝶跑个不停。

  本来这桃山只是一处光秃秃的山,杨婵从百花仙子那里讨来了不少的鲜花种子撒在山间,让这座山变得五彩斑斓。

  “什么虎妖这么大胆,竟然敢在桃山如此的招摇!”一个天兵见到后,震惊地道。

  “新来的,这是华岳三圣母座下的白虎,虽然是妖,但是不是我们可以惹得起的。”老天兵提醒着他,“看来今天三圣母又来看望他们的母亲了,都多少年了。”

  杨婵往桃山内走着,越走步子越快。

  “娘亲。”

  瑶姬抬首看去:“是婵儿来了啊!”

  杨婵扑进瑶姬的怀抱,此刻她不是外界独当一方的华岳三圣母,而只是一位母亲的小女儿。

  ……

  自从那日温晁被应缘断了腿,云深不知处再次回归平静,然而一些流言蜚语却在云深不知处流传了开来,而流言的主人公正是应缘和江厌离。

  传得还有鼻子有眼的。

  说什么江厌离早就和应缘有私情,金子轩有所察觉所以才悔婚,否则金子轩怎么会放着这么好看温婉的世家大小姐不娶。

  还说江厌离是水性杨花之辈,婚约一解除,当晚便和应缘离了云深不知处。

  如今江厌离已经是应缘的人了,也正是她的献身,应缘才传了她高深的修行功法。

  更离谱的还有,又说江厌离和应缘双修,所以才修为与日俱增。

  应缘对这些流言蜚语自然不在乎,更何况也没人敢在他面前指指点点,但是可苦了江厌离。

  江厌离无比委屈地坐在床头抹着眼泪,魏无羡和江澄面面相觑,满是无奈。

  “师姐,你不要在乎外面那些人怎么说,肯定是温晁,他不敢跟应缘报复,所以才如此地抹黑你们。”魏无羡道。

  “就是,姐,你这样正好落入了他的彀中。”江澄附和着。

  江厌离也知道江澄说的在理,可是她的性子就是这样,听着这些话,怎么能让她不伤心不难过。

  “师姐,要是再有什么人说你坏话,我就撕烂了他的嘴。”魏无羡道。

  这几日,他听着有人在传师姐的流言蜚语,真是肺都要气炸了,为此他可跟不少人动手打了起来,索性这事情他占着理,蓝家的人只是训诫了他几句。

  那些传这些流言蜚语的,也知道这些话的可信度不高,但是就是管不住那张嘴。

  “你少跟别人打架,这几天蓝家主来找了我好几次了。”江厌离抹了抹眼泪道。

  “这个蓝曦臣,不好好去管管他们传流言的,却要来师姐这里告我的状,真是不厚道。”魏无羡没好气地道。

  “这世间最难管的莫过于人言了,我想好了,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吗?大不了我回莲花坞去。”江厌离红着眼睛道,她也是无奈地很。

  “姐,你就这么回莲花坞啊!那他们肯定要说得更起兴了。”江澄一听,连忙道。

  “悠悠众口怎么堵,总不能把他们的嘴巴都缝上吧。”江厌离叹了一口气,黛眉紧锁,只想尽快远离这是非之地。

  晚风吹拂,彩衣镇一片寂静。

  温晁在侍卫的搀扶下准备回岐山不夜天,他的腿请了很多名医都治不好,里面有一股力量始终无法驱除。

  忽然一道天雷自夜空降下,丝毫不差地落在了温晁的身上,顿时间,温晁化为了一块焦炭,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夜晚,应缘的房门被敲响。

  “请进。”

  江厌离推开门走了进来。

  “是你啊,阿离,这么晚了,有事吗?”应缘放下手中的茶盏。

  “这么晚还喝茶,睡得着吗?”江厌离问。

  “我又不是一般人。”

  “我是来跟你告别的。”江厌离语气有些沉重地道。

  “告别,你要回莲花坞了吗?”

  “嗯,离开家也有一段时间了,是该回去了。”江厌离低着头道,又抬眼看了下应缘。

  “我有一些事情要处理,等处理完了,我去莲花坞拜访你,听你提起了很多次,想必那里一定是个很美好的地方。”应缘道。

  “那我在莲花坞等你。”江厌离的眉宇间闪过了一丝喜色。

  应缘点了点头。

  温晁被天雷击杀的消息很快传回到云深不知处,自此之后,那些流言蜚语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江厌离离开之后,应缘很快也离开了云深不知处,不久后,蓝翼重出,温若寒本想找云深不知处的麻烦,听到这消息,只好调转矛头,将目标对准了云梦江氏。

  魏无羡没有回到莲花坞,而是和蓝忘机一同下山寻找阴铁下路,路上,聂怀桑也找上了他们,三人结伴而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