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吾儿皆是大魔王 > 第055章 蒿里福陵
  大衍长公主田福陵,从没像今天这样狼狈过。

  这段时日,玉京城内风波云诡,田福陵这位醉心文艺的长公主都感到颇为不安,以游乐的借口出城到了白鹿原的别院暂住。

  今日清晨,田福陵早早醒来,细细读完快马送来的当日《京城日报》,又一时兴起换了胡服长裤,骑上心爱的那匹枣红马胭脂,出别院走马观秋景。

  谁料到,出别院还不到五里,两头吊颈白额虎就忽然从道旁蹿了出来!

  枣红马胭脂受惊,慌不择路的驮着田福陵狂奔进了荒草野地深处,随行的奴仆们则被那两头凶猛饿虎冲散,仓皇四散逃命……

  田福陵堂堂长公主,以前何曾遇上过这种事情?

  本能驱使着她死死抱住胭脂的脖子,紧闭着眼任凭胭脂在野地里横冲直撞,野地横生的枝杈撞击着她的胳膊,可恶的荆棘钩破了她的衣衫,冰凉的溪水溅湿了她的长裤……

  也不知过了多久,跑到口吐白沫的胭脂速度终于慢了下来,早已被颠到昏昏沉沉的田福陵勉力举目四顾,却发现胭脂已经把她载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山谷。

  那两头吓死人的饿虎,早已被甩的不见踪影。

  这让田福陵松了一口气,可火烧火辣的疼痛却又立刻从浑身各处冒了出来,她这才发现两条胳膊已满是惨不忍睹的割伤与淤青,右臂衣袖也少了一大截,天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被荆棘扯掉的。

  最严重的疼感,来自于左腿——左腿脚腕不知被什么撞到了,已肿成白面馒头一般,稍微一动就疼的田福陵眼泪差点流出来。

  “赵邦?阿阮?有没有人在……赵邦?阿阮?”

  努力忍着疼痛,田福陵呼唤着她的公主府家令与最亲近的侍女。

  可惜,蒿草遍地的幽谷,回答田福陵的只有她自己的回音。

  茂盛的草木阴影森森,仿佛藏着无数毒蛇、恶狼、猛虎……

  这里,到底是哪儿?

  田福陵越看越害怕,连忙忍着疼将手伸入衣领,掏出了贴身藏着的一块凤纹玉佩,将玉佩扯下紧握在手中。

  能保命的凤纹玉佩,给予了田福陵一丝丝勇气,她稍微冷静镇定了些,再度四处观察。

  终于,田福陵发现了被树荫掩映的金字塔型陵墓。

  啊!这里是、是……哪位皇祖的安眠之所?

  田福陵先是惊喜,旋即却又苦恼了起来——大衍延绵千年,皇陵快要突破三位数了,她哪里能记得清楚每座皇陵的独有特征?

  不过,只要朝着皇陵方向一直走一直走,就一定能够碰到巡行的皇陵守卫,运气好也许直接就走到了皇陵边陵邑。

  田福陵,你行的!

  唔,好疼……

  啁——

  鹰隼的叫声,忽然从高空之上传来。

  田福陵下意识仰首向天空看去,便看到一头白头鹰在天上盘旋,那鹰微微歪着头似乎正在打量着她。

  观察我……?

  田福陵心中忽然一惊,生于皇家的她在电光火石之间,想到一种非常可怕的可能性!

  那两头饿虎,袭击我真的只是意外吗?!

  田福陵越想越觉得自己可能已经落入了圈套之中,这让她甚至忘记了疼痛,提起小皮鞭狠狠在胭脂屁股上抽了两记。

  吃痛的马儿嘶鸣一声,被迫拖着疲惫的身躯,重新开始慢跑。

  田福陵咬着牙,拽着缰绳将马儿驱向幽谷之外,她看到了胭脂趟出来的来时路,但她哪里还敢从原路返回?

  求生的本能,让田福陵选择了背道而驰。

  天上那只白头鹰,跟着田福陵飞了一小段,便悄无声息的加速超过她飞远了。

  田福陵稍微松了一口气,却未注意到有条身体细长的柴犬,已不紧不慢的缀在了气喘吁吁的枣红马后方不远处。

  在田福陵离开蒿草密布的幽谷约莫一盏茶后,骂骂咧咧的沐冠英带着一群奴仆,在一名茂陵邑土著向导的带领下,闯入重归幽静的山谷。

  “小侯爷,这儿就是蒿里谷了!”

  领路的向导在谷口停下了脚步。

  “老头,茂陵这一片,真没其他跟蒿字沾边的地方了?”

  骑着匹黄骠马的沐冠英问道。

  “小侯爷,真没了!就这一个蒿里谷!您要是不信,随便去邑里问谁都行,但凡小老儿有半句虚言妄语,任凭小侯爷您处置!”

  向导答的斩钉截铁。

  “搜!一寸一寸的搜!遇到任何奇怪的物件或者活物,第一时间报本公子!谁找到了本公子要的东西,重重有赏!”

  沐冠英把手一挥,跟着他的那些荣成候府奴仆,立刻像打了鸡血一般抽出刀剑,如狼似虎冲入了蒿草从中……

  一陵茂陵蒿里寻。

  这一陵的机缘,究竟是什么?

  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借助这一陵的机缘“梦龙而起”,沐冠英就忍不住心头一阵火热,想到自己就要走上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人生巅峰,越想越美的沐冠英忍不住笑的咧开了嘴。

  “小侯爷,小老儿的赏钱您看是不是……”

  那个向导瞅准机会说。

  心情大好的沐冠英,从钱袋里摸出了一块碎银,正要将碎影丢给向导,却不提防一只飞虫不偏不倚就撞入他的嘴里。

  苦涩怪味瞬间充满沐冠英的口腔,他呸呸连吐几口也未能驱除掉这该死的味道,好心情也随之尽丧,莫名的烦躁升腾而起。

  “呸呸呸!该死的臭虫!”沐冠英大骂着,那眼巴巴等着领赏的向导,在他眼中也变得面目可憎起来,他便将碎银砸了过去:“滚!快滚!”

  扔完银子不算,暴怒的沐冠英又跳下黄骠马,疯子一般挥着马鞭四面胡乱抽打。

  原本还想告诉沐冠英,说似乎有人刚刚才从蒿里谷离开的向导,那里还敢再多说半个字?拿上赏银掉头一溜烟就跑了。

  幽谷中,沐冠英带来的奴仆们一字排开,奋力砍倒阻挡视线与前路蒿草与杂木,不断深入。

  一条柴犬,安静的趴在远处一块凸起的卧牛石顶,俯视着怒火冲天的沐冠英与深入幽谷的那些奴仆。

  与之同时,忍痛仓惶远离蒿里谷的长公主殿下,已经转过了山脚并迎面撞上了两名在溪水畔歇息的路人。

  两名路人皆是男性,容貌英俊那男子脱了鞋正在溪水中泡脚,另一男子则满身武器守在旁边,明显是个护卫武士。

  腰后插着直剑,背后斜背两条铁节鞭的护卫武士,因为长公主田福陵的出现而摆出了戒备姿态,只是在看清楚田福陵的容貌后,他明显一愣:“你是……福陵长公主?”

  “福陵长公主?”泡脚那名英俊男子似乎不信:“再兴,你胡说什么呢,福陵长公主怎么可能会跑到这种荒郊野地?”

  设计我的人,就是你们吗?

  田福陵紧紧握着那枚凤纹玉佩,充满戒备的盯着卡住了她去路的二人组:“你们,究竟是什么人?!既已经知道我身份,为何还不上前拜见?”
    大巫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