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老婆结婚吗 > 第83章 83
  温柠愣在沙发上。

  “姐姐?”

  看着顾迟溪往客房去的背影,她“蹭”地站起来,追过去,“老婆……”

  ——嘭

  客房门不轻不重地关上了,“咔哒”一声落锁。

  “老婆……”温柠被拦住,急得拍门,“我错了,老婆,不是我想被她亲啊,她突然一下子过来,我也傻了……”

  “但是我明确拒绝她了,然后好久没联系,今天她来跟我绝交,我就是感叹下朋友没了,绝对没往其他方面想……”

  “我不该瞒着你的,我知道错了。”

  “老婆……姐姐……”

  温柠一边拍门一边解释,听着里面没有动静,一咬牙,一狠心,假装哭唧唧地求饶:“呜呜呜老婆我真的知道错了,跪键盘还是跪榴莲你说了算,别不理我好不好——”

  “呜呜呜我好难过。”

  “嘤嘤嘤姐姐不要我了……”

  “姐姐……你的柠宝要哭晕过去了。”

  她嘴上说,眼里却在笑,憋得脸颊通红。

  然后,门开了。

  顾迟溪站在门后,神情有些无奈,瞥见她泛红带泪的眼睛,软下来的心更软了,张嘴还没说话,被温柠一头扎进怀里抱了个满当。

  “姐姐——”

  温柠吸着气,鼻子一抽一抽的,抱住她那瞬间愈发觉得委屈,“我不该瞒着你,看在那天我帮你洗内衣的份上,别生气嘛。”

  “……”

  “我们都结婚了,我这个重色轻友的人眼里心里都是老婆,谁都别想挖我老婆墙角!老婆说一,我不说二,老婆让我往东,绝不往西,老婆说滚去跪键盘,我不把键盘跪坏了就不起来。”

  ——噗

  顾迟溪忍不住笑出了声。

  她圈住温柠的腰,将人往屋里带,“没有生气。”

  “吃醋?”

  “也不算。”

  “那是什么?”

  “说不上来……”她叹气,腾出一只手抚摸着温柠的头发,“柠宝,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能感觉到,何瑜对你的心思,所以我一直对她有敌意,现在你告诉我这些,我觉得……特别膈应。她根本没考虑你的感受,也选择了最不妥当的方式处理,她只想着她自己有多难受,多不容易,她沉浸在自己营造的深情氛围里,然后伤害了你。”

  原因很复杂。

  在结婚前,柠宝可以喜欢任何人,与任何人谈恋爱,别说亲亲抱抱,就是上了床也与她无关。

  但何瑜,以朋友的名义暗恋,把自己的不够主动归咎到“维护友情”上面来,强吻了柠宝,反而怪柠宝的挽留是“残忍”,是“惩罚”。

  强吻的背后是强盗一样的思维和逻辑。

  打着爱的旗号做尽伤害柠宝的事,还要柠宝为此感到愧疚。

  这种人……

  实在让她恶心。

  她气何瑜,心疼柠宝,或许一点偏执的占有欲作祟,一点埋怨柠宝隐瞒她,都有。

  一口气说完,顾迟溪闭上了眼,按着温柠的脑袋抵在自己胸.前。

  温柠抿着唇,沉默半晌,说:“算了,都已经绝交了,我也不想再计较这么多,好歹朋友一场,让这件事过去吧……”

  “嗯。”

  “那,老婆,还生我气嘛?”她撒娇。

  顾迟溪睁开眼睛:“你说呢?”

  “……”

  还真不好说。

  她已经失去了朋友,不能再惹老婆生气,否则就是真正的孤家寡人了。

  ——咕噜

  肚子叫起来。

  顾迟溪捏着她的耳垂,问:“没吃晚饭?”

  “……我都不知道天黑了。”温柠小声说。

  心情不好,哪里还有力气照顾自己的肚子,这件事足够让她消化好些天。

  顾迟溪顿时明白过来,脸色又难看几分,没让她瞧见,松开手,说:“我去看看冰箱里有什么菜,你先洗澡,把制服换了。”

  “别,”温柠拉住她,生怕她又忙碌。“吃面条就行了,我也没什么胃口。”

  “好,很快。”

  冰箱里有菜,有意面,顾迟溪取了一包冰冻虾仁,切了小半碗胡萝卜丁,加几片青菜,煮出来一碗面。温柠洗得香喷喷的坐下来吃,她再去洗澡,等出来,温柠已经吃完且收拾好碗筷。

  她正翻看顾迟溪放在沙发上的婚纱相册。

  “柠宝,喜欢哪款?”顾迟溪挨着她坐下。

  温柠翻得很慢,眼睛里闪动着星光,叹道:“都好好看啊,我都喜欢……”

  顾迟溪眯着眼笑,将人搂进怀里,香香|软软的,她鼻子抵在温柠领.口处,嗅了嗅,一时心猿意马。

  “那就都买下来。”

  “开玩笑。”

  “柠宝,该准备婚礼了。”

  “这么快?”

  温柠张了张嘴,脑海中不觉浮现出七岁那年夏天的场景,她穿着活泼华丽的浅橙色蓬蓬裙,像婚纱一样,众目睽睽之下冲顾迟溪大喊:姐姐你好漂亮啊,我要跟你结婚!

  然后,相隔二十一年,她们真的结婚了。

  时间过得真快。

  顾迟溪勾住她的小拇指,嗓音低诱:“可是我嫌慢了,只看过你小时候穿‘婚纱’,还不知道长大了穿婚纱是什么样子……”说话间,将人压倒在沙发上。

  温柠乖顺地躺下来,任由头顶大片的阴影笼罩自己,两手搂住她的脖.子。

  “我也想看姐姐穿婚纱。”

  噘起嘴,索.吻。

  那片唇如羽毛落下来,轻盈地覆住她,鼻间暖.热的呼吸交换流连,沾了对方的味道,再吸进去,渐渐变得短促,很是醉人。

  室内温度逐渐攀升。

  朦胧中,温柠觉得自己要烧着了,迫不及待往顾迟溪身上拱,哼唧道:“嗯回、回房间……”

  “在这里不好么?”顾迟溪亲她耳朵,“解锁新地点,新姿.势。”

  “那、那你快点……”

  “嗯?快点做什么?”顾迟溪有意折磨她。

  温柠羞恼地嗔道:“你说做什么!”

  气死人了。

  想踹她。

  见温柠一副猴儿急的样子,顾迟溪心口火热,也耐不住,安抚地啄了下她的唇:“柠宝乖,姐姐这就去拿指|套。”

  “嗯别拿了……”温柠扒着她不让走。

  顾迟溪哭笑不得,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有点指甲,会弄伤你的。”

  按照她的指甲生长速度,平常是一周剪一次,这几天忙,忘记了修剪,虽然指甲只长了一点点,但她不放心。

  “我不怕……”

  温柠扭了扭,脸颊红得几乎滴血,捉住了顾迟溪的手往小柠檬上引,“难道姐姐不想零距离感受我嘛?刚才生气了,就不想惩罚我嘛?”

  她眨眨娇|媚的桃花眼,咬住嘴唇,一脸含羞带怯的模样。

  “想。”顾迟溪喉咙滚动了一下。

  “那就快来~”

  温柠心道这人抵不住诱惑,得意极了,眼见顾迟溪低下头,却没有进一步动作,只是在她耳边温柔地说:“但是姐姐更想保护你。”

  说完,坚持起身,上楼去拿指|套。

  “……”

  两分钟后,顾迟溪下来了,左手拿着小盒子,右手拿着一根小皮.鞭——上次布置在酒店的东西运回来了一些。

  温柠看得目瞪口呆:“姐姐……”

  她完了。

  .

  失去了相处七年的朋友,一连几天,温柠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从小到大,她心里爱情与友情的边界一直很模糊,早早遇见了顾迟溪,整个世界都围绕着顾迟溪,从友情到爱情,没有丝毫过渡,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发生了,以至于,她分不清什么是友情,怎样又是爱情。

  这些年伤心悲痛,忙着赚钱生存,她无暇顾及顾及自己的内心世界。

  与何瑜相处,她只能参照小时候与顾迟溪在一起的情形,搂搂抱抱是正常的,一点亲密举动都是正常的。

  这便是悲剧的源头。

  不配同时拥有爱情和友情,只能在两者之间选择一个,于她而言,这何尝不是残酷的惩罚。

  她的消沉,顾迟溪看在眼里,起初还有些醋,然后渐渐想明白,愈发心疼,这些天推掉了不重要的工作安排,尽量抽空陪她。

  婚礼的筹备也提上了日程。

  顾迟溪找了专门的策划团队,每个环节的选定都跟温柠亲自参与,两人一起挑婚纱,拟下宴请宾客的名字。

  渐渐,温柠从沉郁的情绪中走了出来。

  婚礼日期被定在五月初。

  温柠那边邀请了姑姑一家,几个关系还好的初高中和大学同学,她师父,总共凑不到两桌,一来是熟悉的人不多,二来不想把婚礼办得太复杂。

  顾迟溪这边邀请的人稍微多一些。

  大姐一家三口,邱亦然和弟弟,有过商业往来的伙伴,以及在英国认识的部分同学,公司全体高管,等。

  唯独没有生母杨仪。

  请帖发出去,顾迟溪接到了邱亦然的电话,说要请她吃饭。

  她这才想起此前邱亦然说过的话。

  三个月泡到何瑜?

  结果怎样了?

  下午,顾迟溪在外开项目尽调会,结束后,她对谭佳交代了几句,驱车前往邱亦然在洛城的公寓处。

  邱亦然在家收拾行李。

  一进门,满地狼藉,顾迟溪险些踩到扔在地上的内衣,惊愕道:“亦然,怎么了?”

  “没怎么呀,我明天就回江城了,先收拾一下。”

  两三个月没见,倒是不生疏,邱亦然拉着她坐到沙发上,端来果汁,笑眯眯地说:“溪姐,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之前跟我说挂念着你的小青梅,没想到早就把人拐到结婚证上了,啧啧,你让我这个海王颜面何存……”

  “抱歉,亦然,不是有意要瞒着你。”顾迟溪轻叹。

  “啊?我没有这个意思啊,你想哪儿去了,我只是感叹……这么多年我身边的人来来去去,换了一个又一个,好不容易碰到真心喜欢的,反而不知道怎么把握了,可悲吧。现在有点羡慕你们这种长情的人了。”

  她低下头,手指勾着自己的头发玩,半阖的眼皮盖住了一点失落。

  顾迟溪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试探问:“真心喜欢的,是何瑜吗?”

  “嗯。”

  “你们……”

  “没戏了。”邱亦然笑了笑,两手一摊。

  “这两个月我跟着她在欧洲玩,她很开心,我也很开心,我以为终于遇见了一个能让我静下心的人,然后发现,我不知道该怎样认真谈一段感情,俗话说,这就是现世报啊……”

  她又把分别那天何瑜说的话复述了一遍。

  顾迟溪皱起眉,黑沉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愠色,越听越有股火涌上心来,“她居然——”

  先是伤害了温柠,然后又渣了邱亦然,一个是她爱人,一个是她朋友,无形之中恶心她两次。

  如果说伤害温柠是因为深陷而不自知,勉强能够理解,那么伤害邱亦然就是明显的故意为之,简直又渣又烂,烂透了。

  “不过,好歹我实现了小目标,跟她睡过了,也算圆满吧。”邱亦然自顾自地笑起来。

  她捧起自己那杯果汁,灌了一大口,继续说:“幸好还没有多深的感情,只是刚冒出一点热烈的苗头,不然我真的惨了,以后还是继续当我的海王吧……”

  “我要感谢她放过你。”顾迟溪沉着脸道。

  邱亦然愣住:“什么?”

  顾迟溪说出前几天发生的事,顺便提了一嘴温柠与何瑜的七年交情。

  邱亦然的笑容冻在唇角。

  “这也太恶心了吧……”她惊呼。

  “所以说,感谢放过。”顾迟溪拉过她的手,安慰地拍了拍,“你都还不到三十岁,人生还长,以后总会遇见心动的那个人,不论是男是女,比你大还是比你小,一定会以真心回报你的真心。”

  比起温柠七年的交情,邱亦然短短几个月还不至于陷进去,或许会遗憾、失落一段时间,但很快就能忘在脑后。

  她完全不担心。

  “溪姐……”

  “嗯?”

  “还是你好,婚礼上我要接你们俩的捧花!”邱亦然笑着扑进她怀里,忽然身子一僵,抬起头,“我抱你,你家柠柠小宝贝不会介意吧?”

  “会。”

  “啊?”

  “不仅介意,还吃很大的醋,比柠檬酸。”顾迟溪煞有介事地说。

  邱亦然连忙放开她,往旁边挪了挪,与她保持一个身位的距离,“咦,我还是离你远点儿。”

  两人相望着笑了起来。

  离饭点还有一会儿,顾迟溪帮着邱亦然收拾东西,聊到了工作。邱家在西部s城开发一个旅游项目,后期要与航空公司合作开辟专属航线,东南西北四个区各一条,华南这边,自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交给朋友更放心。

  顾迟溪记在备忘录里,等忙完这段时间再详谈。

  约莫六点,两人出门去吃饭。

  一通电话打进了顾迟溪的手机。

  是杨仪。

  她坐在邱亦然的副驾驶,脸色微变,毫不犹豫点了红色键,可没一会儿,杨仪又打了过来。

  “家里小宝贝来查岗了吧?”邱亦然边开车边冲她挤眼,“快接啦,给我吃一点新鲜狗粮。”

  顾迟溪淡声道:“我妈。”

  “……”

  手机震了一会儿,她无奈接通:“怎么了?”

  “溪溪啊,你回来一趟,妈有很重要很严肃的事跟你说。”与以往不同,杨仪的声音沉稳平静。

  “什么事?”

  “人生大事!”,,网址m..net,...:
    《老婆结婚吗》来源: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