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招财锦鲤:猎户娇妻超旺夫 > 第440章 洗脑演讲
    《招财锦鲤:猎户娇妻超旺夫》来源:https://www.tvbts.com
  第二天一大早,两千锦衣卫进了江宁县。

  随着锦衣卫的到来,江南官员也从各个渠道得知了各种消息,心情各异。

  王慎行帮着把锦衣卫安顿到了卫所,然后又按着唐时锦的要求,挑出来了十几个司吏。

  那边唐时锦也叫王四郎拟出了新的契书,并派人快马通知各县,明日卯正(6点)起去县衙签契,每县皆有定额,先到先得,满额为止。

  过午时分,锦衣卫已经用过了饭,唐时锦带着徒弟,到了卫所。

  江护和戚曜灵已经提前到了,把明日要做的事情,细细的跟他们说了,也强调了不许收受贿赂,不许欺压良民等等。

  一见她过来,两人便将人都带了出来,团团围坐在了卫所的空地上。

  戚曜灵拿了一个圆桌面出来,直接放在了石制香炉上。

  唐时锦仍是蟒袍玉带,一翻身,便俏生生的站了上去。

  那石制香炉足有一丈多高,下为极粗的蟠龙柱,上头是圆形的香炉,唐时锦往上一站,确保所有人抬起头就能看清楚她,她也可以轻轻松松的看清他们的表情。

  看起来随意,其实是精挑细选的,她当然可以站到卫所城门,或者踏跺上去,但那样就离的远了,这年头又没有喇叭,不如这样效果好,洗脑演讲什么的,可以高,但不要远。

  听炎柏葳提起厂卫时,她有一种她提前得知了剧情的感觉。

  本来她并没打算认真“收伏”这二千锦衣卫的,但现在她却觉得,不收白不收,就算不考虑以后,若能把这二千锦衣卫收伏到如臂使指,那她在江南做什么事情都方便,有底气。

  唐时锦站直了,向四周团团拱手:“诸位有礼了!”

  锦衣卫渐渐熄声,都抬脸看着她,唐时锦声音清朗,语出惊人:“诸位,我们正在书写历史。”

  她顿了一下:“我今年十六岁。六年前,我还是偏僻乡村的小孩子,几乎被亲爹活生生打死,带着六岁幼弟被赶出家门,伤病交加,饥肠辘辘,身上没有半文钱。想必,在那个时候,在坐的诸位就算看到我,也不会多看半眼吧?”

  她声音清朗,还带着一丝少女特有的甜美,笔直站着,仪态昂扬,语调铿锵,这开场白,一下子就把众人的注意力调动了起来。

  唐时锦续道:“而如今,我是圣上亲封的庆泉侯,又领了江南黜陟使的差使,为农事来到这天下最富足的江南,在坐的诸位,全都是我此行不可或缺的帮手。”

  “我在竹林村等死的时候,从来没想过我会有如今这一天……那么诸位,你们坐在这儿的时候,可曾想过明天会如何?一年之后会如何?三年之后会如何……而千百年之后,史书之上,又会如何讲述我们今日这一聚?”

  “诸位,我可以告诉你们,这一次运来的良种占城稻,稻穗比原本的要大一倍,亩产是原本的三倍!!诸位,民以食为天啊!如此盛事,怎么可能不载入史册?故,我方才才说,我们正在书写历史!!”

  众人也不由神情震动,纷纷交换着视线。

  连江必安都不由得仰起头来,怔怔的看着她。

  唐时锦续道:“但是诸位,我只是一个生意人,我只有一双眼,一双手,我能看到的很少,我能做到的也很少……我出身乡野,年轻识浅,不懂官场中事,请诸位一定要帮帮我,我们一起把这件事情做的漂漂亮亮的,可好?”

  适当的示弱,坚硬之下的柔软,“我需要你的帮助”的肯定。

  众人心头发热,轰然应声:“好!!”

  唐时锦微微一笑:“但我也有我擅长的东西,我擅长做生意,我擅长赚钱,我喜欢锦衣玉食,真金白银……甘贫苦节什么的,那是圣人才能做到的事情,我只是一个俗之又俗的大俗人,我从来不觉得,爱财、爱色、爱名、爱利、爱华服、爱美食……是可耻的事情,人天生就有欲.望,欲.望才是人努力的最大动力。所以我绝不会让大家白干活儿的,大家大可放心!”

  这样的言论,无疑叫这些人听着极为顺耳,一些爱多想的,也渐渐打消了疑窦。

  唐时锦话锋一转:“但是诸位,有喜欢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有喜欢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的,有喜欢名扬四海家喻户晓的……这些全都好,全都对,全都没有问题,但是,在座的,有谁就喜欢走在街上人人喊打?有谁就喜欢史书留名遗臭万年??有谁?有谁??有没有人是这样的?”

  自然是无人应声,却有不止一人皱起了眉头,似乎有所触动。

  唐时锦目光扫过,众人神情,尽收眼底。

  尤其江必安,平时总是冷冷凶凶,拒人千里的表情,此时却仰着头,怔怔然的,向往的看着她……唐老大十分满足。

  收伏硬骨头什么的,让她的老大魂儿,比磕了.药还兴奋。

  唐时锦笑了笑:“诸位,自从进了江南,我唐时锦与各位的荣辱生死,便全都绑在一起了。我天生财运,我的人,没有一个会为金钱烦心;我经历传奇,我的人,想出头自然有的是机会;不管你求财求名求权求势……我全都可以给你,若是这样,还有人非要跟我对着干,眼皮子浅的如同当年的‘落水秋瞳’,那我也只能送他下去陪柴千源了……我想,诸位并不想领教我的刀法的,对不对?”

  她这一次沉默的略久,让大家充分消化。

  然后她叹了一口气,坐了下来:“诸位,我听说锦衣卫都出身不错,我想知道,诸位有没有饿过?我一直都觉得,饿是世上最绝望的滋味,尤其是不知道下一顿在哪里的时候……肚子里永远是空的,抽抽的全身都发软,眼睛看到的所有东西,都会先想到能不能吃……山上的野果子是酸的,越吃越饿,最顶饱的是馒头草,咬着面嘟嘟的,里面的小种子还有一点点甜味儿,要是能找着田鼠最好了,剥了皮烤熟了,不用放盐,吃下去会觉得胃里暖暖的,天都是蓝的,舒服的像神仙。”

  她声音温柔又伤怀。

  大家都不由得沉浸进了她说的那种感觉里,这些人也有不少吃过苦的,不由得眼窝发酸。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