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神医狂妃:王爷你人设崩了 > 第一百一十五章:我给弟兄们报仇
    《神医狂妃:王爷你人设崩了》来源:https://www.tvbts.com
  独眼龙果然守信用,当夜就放了所有被绑上山的女子。

  放走之前,宋怀瑾特意找这些女足签了一份协议,保证不把独眼龙的山寨位置出卖给官府。

  虽然她刚来的时候也动过剿匪的念头,但是日渐相处起来这个念头竟也慢慢打消了。

  跟独眼龙他们相处,可真比对付陆锦傲李太师等舒服多了。

  可是,李太师那样的人却能受万民朝拜,而独眼龙这群过不下去的平民却被迫落草为寇,人人唾骂。

  第二日,宋怀瑾找到了江彧,与他商讨了一下这群土匪的出路,都觉得最好的结果是编入军队。

  商量出一些眉目之后,四周已然暮色渐合独眼龙终于巡山返回。

  一见江彧跟宋怀瑾贴着脑袋说话,立刻把大刀摆在了桌子上,气沉丹田,怒吼一声:

  “那小子,你要再靠近我媳妇小心我砍了你!”

  “呵呵。”江彧无奈的摇头笑笑,靠在宋怀瑾耳边悄声道:“六殿下知道可是会吃醋的。”

  “到京城再跟他解释。”宋怀瑾送走了江彧才走到闷闷不乐道独眼龙旁边:“怎么不开心啊?”

  “媳妇被抢了能开心?我看你跟这小白脸一起被送上山,你俩是啥关系啊?”

  “主人和下属的关系。”宋怀瑾淡淡回了一句:“别叉开话题,今天王癞子送钱来了吗?”

  “那家伙鸡贼着呢,九送来两千两,又送来几个美人讨好我,说日后还要继续合作,让我高抬贵手,放他的儿子回去。”

  宋怀瑾靠在椅子上,手指无意间敲着桌子沉思:“他的家底儿肯定不只两千两,去把王有得叫过来。”

  “是。”一个守着的小土匪得令,几下就把瑟瑟发抖的王有得提了上来。

  王有得身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了,但浑身发抖的毛病依然没改,一见宋怀瑾和独眼龙,又差点昏过去。

  “诶诶诶,先别晕啊,你爹有多少家底儿知道吗?”

  “知道我知道,只要你们放过我我全都告诉你们。”王有得看见了一丝希望,立刻疯狂点头,生怕店慢了宋怀瑾看不见。

  眼下这情况,只要能活命,其他什么都不重要。

  宋怀瑾满意一笑道:“很好,现在收拾一下,跟我们下一趟山如何?”

  “好好!”一听能下山,王有得立刻来了精神,激动的直掉眼泪。

  当夜,王有得跟着宋怀瑾一行人悄悄摸下山,来到了王癞子的家。

  独眼龙一脚踹开房门,下一刻,就伸手把鼻青脸肿的王有德扔在了王癞子脚下。

  “儿,儿子?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当初卖的时候钱可是当面点清了的,我可不欠你们钱。”

  王癞子一见自己的儿子被打成这样,当即怒从中来。但是根独眼龙他们单挑,他又万万打不过。

  宋怀瑾走出来,手中把玩着一把锐利的匕首,时而从王有得的脸上划过,挑衅的看着王癞子。

  王癞子快被眼前道场景折磨疯了,不顾一切的想🚿上前夺她的匕首,却被独眼龙手下的人拦住。

  “你什么意思!你想干什么!”王癞子肝胆俱裂,真是后悔,为了躲债特意找了这么个偏僻的地方安家。

  但凡旁边有户人家,这群土匪就不敢这么嚣张。

  宋怀瑾提着匕首自顾自转了一圈,随后搬了个凳子坐在王有得身旁,漫不经心的道:

  “二十万两,和你儿子一条命,选一个吧。”

  王癞子试探看了看独眼龙,见他没有反应,便清楚了独眼龙是和这个女人一起来勒索他。

  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自己又是一把老骨头,打也打不过,只好跪地哭诉道:

  “我家里没钱啊,你也知道,我就这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店,再怎么凑也凑不出二十万两啊!”

  独眼龙被他们父子俩动不动就哭喊的性子惹急了,一刀砍了店里的一张桌子。

  王癞子整个身子徒然一抖,脸色瞬间白了一层,还未喊出口的话瞬间又憋回了肚子里。

  独眼龙不耐烦的道:“别跟老子装蒜,你儿子都交代清楚了,你这些年藏的那么多家产,都在哪儿,我可是清楚得很,识相一点就自己交出来。”

  王癞子一听这话,脸色更白,立刻点头哈腰的跑到后院,心疼无比的挖出了自己私藏多年的一箱子财宝。

  宋怀瑾静静清点完那一箱财宝,冷冷扫了一眼站立不安的王癞子,对独眼龙道,“大概五千两左右。”

  独眼龙眼馋的看着这些东西,恶狠狠的转头看向王赖子,“你儿子知道的全在这里了?”

  王癞子老泪纵横:“全部家产都在这儿了,我真的没钱了各位大爷,求求你们放过我们吧。”

  宋怀瑾冷笑了一声,道:“那你儿子不知道的呢?”

  王癞子明显地怔了一下,立刻赔笑道:“哪有我儿子不知道的啊,我家就这么点钱。”

  宋怀瑾轻叹一声:“唉,你这么聪明,就那么放心你那败家儿子,没给自己留点后手?”

  独眼龙闻言,直接拎起大刀架在了王癞子的脖子上。

  王癞子身子立刻一软,看着脖子上明晃晃的大刀,哭道:

  “真没了啊,对了,我…我儿子的未婚妻,她家有钱,她爹可是附近有名的大粮商,我知道的都在他那儿!

  诶诶,独眼大哥,你这刀别抖啊,我…我害怕啊,我可就这一颗脑袋…”

  王癞子这么一喊,宋怀瑾才注意到独眼龙架在王癞子脖子上的刀在微微颤抖。

  顺着那刀看过去,独眼龙眼圈通红,咬牙切齿的在隐忍着什么。

  “怎么了?”宋怀瑾伸手轻轻按住独眼龙的胳膊,独眼龙这才稍稍缓过劲儿来:

  “媳妇儿,我全家就是被那粮商害死的。去年村子里闹饥荒,那黑心粮商却垄断了所有粮食,哄抬物价。

  一半的人,就被活活饿死,我的老婆孩子,父亲母亲都…我这才落草为寇…”

  他这么一说,瞬间勾起了一众兄弟的伤心事,跟来的土匪纷纷低下头去,恨不得将跟粮商勾结的王赖子碎尸万段。

  “好了,别说了,你不是讨厌男人哭吗?”宋怀瑾伸手递给独眼龙一只手绢,轻声道:“我给弟兄们报仇。”

  独眼龙心里一暖,立刻抬眸,含着未干的泪痕愣愣的看向宋怀瑾。

  他向来觉得女子都要依靠男人,却从未见过一个女人能如宋怀瑾一般,那样自信,那样强大,强大到有些不真实,但是看见就莫名痕踏实。

  他忽然有些后悔,为何没有早些遇到宋怀瑾,或许早些遇到,自己和家人是不是就不用受这么多苦。

  可是,人生哪有重来呢?

  他一收刀将王癞子踹向自己的几个手下,看着宋怀瑾接下来的行动。

  只见她优雅的转过身看向王有得,“这么说来,你未婚妻家很有钱喽?”

  “有有有!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别杀我我只求你们别杀我!”

  王有德缩在墙角,裤子已经湿了一大片。

  宋怀瑾笑了笑,“很好,约你未婚妻明日东临山头见面,理由是你想跟她一起看日出,明日见不到人,我就把你从山上推下去。”

  “好,好,我现在就去给她写信,一定那她叫过来!一定叫过来!”

  王有德盯着面前的人,艳丽的笑容下,仿佛藏着炼狱的恶鬼,只看一眼就能冷到骨头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