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名门相杀 >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识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司南玉笙说道,“好主意!那这件事情你还是要找卫书伯伯和蓝田城主商量一下。”

  “好,木方得了空就去找卫大管家和蓝副城主说这件事。”自称木方的宫人说道。

  ……

  木方已经去找卫书和蓝田商量了这件事,两人皆是拍手叫好,大力支持,这件事情若是办好了!不单单是招待别国使臣有东西,总比临时去民间招揽舞姬要好和安全。还可以将美女或者俊男献给别国,这样培养出来的教坊人用处真的不小。

  不过这件事情不能在宫里做,必须放到民间去。

  于是,下午就选出了教坊的地址,距离凤行宫不远但也不近,隔着两条街,又繁华又热闹。

  司南玉笙回到自己的院落时,东方无衍好像在等着她。

  她一进门,他便抬眸凝着她,“舍得回来了?”

  听他这语气,不对劲,司南玉笙纳闷的问道,“怎么了?”

  东方无衍冷哼了一声,“我听说你今天和一个叫木方的宫人商量着要扩充三宫六院,然后还要去民间搞教坊?不光有女教坊还有男教坊?你准备干什么?”

  司南玉笙一听,愣住片刻后哈哈大笑,她一进门被他问蒙了,现在他问了这么长一句话,她才明白他是吃醋了,她差点忘记了,她家夫君最爱吃醋了。

  东方无衍看她笑的恼火,“不许笑。”

  司南玉笙收住笑,可肩头却仍然忍不住耸动,“无衍哥哥别生气。”

  “我不气。”东方无衍说道。

  他嘴上这么说,可不悦的表情分明还是在生气。

  司南玉笙就说道,“你既然打听的这么清楚,那你为什么不知道那个教坊是为了招待别国使臣而设置的呢?那什么三宫六院,是木方提出来的,我当即就否决了,若是真的要人进宫,也多半是女子,男的也是会净身的,能做什么!”

  东方无衍面色更冷,他低冷的说道,“过来!”

  司南玉笙虽然不觉得有做错什么,可仍然是有些心虚的走了过去。

  哪里知道,东方无衍将她的身子一揽横着放到了他自己的腿上,但是面朝地下背朝天的那种,“无衍哥哥,你要干什么?”

  东方无衍轻轻拍了拍她的屁股,“你说能做什么?”

  司南玉笙被打了一下屁股,愣神片刻后羞的不行,“你这是做什么啊,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还打我屁股!”

  东方无衍却再拍了一下说道,“我问你的话呢?”

  司南玉笙羞的满脸通红,红到了耳尖,“我……”

  她说不出来,东方无衍就问道,“那我若是在屋院里多要些丫鬟,扩充一下后院……”

  “不要!”司南玉笙还不等他说完就说道。

  东方无衍啧了一声,“你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司南玉笙闻言没回话,只挣扎了起来,“放我下来!”

  东方无衍怕她乱动摔跤,就把人翻过来抱着说道,“不要乱动。”

  司南玉笙不再动,却望着他说道,“我真没准备扩充,你看我让他们暂时不加人进凤行宫了吗?因为我觉得虽然凤行宫里女眷太多了,可是若是再加了净身的人进来,就会显得很混乱!我就没批准,然后又觉得这个教坊的主意不错,所以就让卫书伯伯和蓝田一起去弄了,你说我若是诚心要做气你的事情,我还会叫蓝田副城主去做吗?那不是你的人吗?”

  话虽如此,东方无衍却依旧觉得不妥,今天听说这件事以后就一直在惦记着这件事。

  他不说话,司南玉笙就说道,“我不接触还不行吗?”

  东方无衍默,也不知道算不算默认。

  司南玉笙是觉得,东方无衍平日里还是挺大方的,但在这种事情上异常的小心眼。

  “你不说话我当做默认了。”她说道。

  东方无衍叹了口气,心中烦闷无比,前些日子有个罗小北做暗卫整日里跟在司南玉笙身边,心中又多了教坊。

  他这样子,落在司南玉笙眼里就还是在吃醋,她只好软糯的说道,“无衍哥哥别生气了,我心里只有你一个人,谁也装不下了!”

  东方无衍说了一句,“下不为例。”

  “是。”司南玉笙笑着应声。

  ……

  因为凤天都要搞男女教坊的事情,整个都城再次热闹沸腾了起来,不少来自民间的舞姬等都来应征,其中也不乏会艺伎的俊俏男子。

  卫书和蓝田两人就经常去教坊那边开始选拔了。

  据说,还有老百姓想买票进去观看,但是却被卫书全部拒绝了,说是等以后选拔完了再开设节目,供老百姓欣赏。

  这天。

  司南玉笙刚起床洗漱完,就坐在桌子旁等东方无衍,等他一来就给他盛粥夹菜。

  东方无衍淡定的坐下,狭长的眸子噙着她,“有事就说,少来这套。”

  司南玉笙就嘿嘿一笑,“无衍哥哥,我想去教坊看看。”

  东方无衍闻言双眸眯了眯,眼神里满是危险的神色。

  司南玉笙见状就收了笑,尴尬的咳了两声,“你如果不喜欢,就算了!我不看也罢!”末了,她还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其实就是想去看看进展,以及有没有可以加的节目。”

  司南玉笙本来以为东方无衍不会答应的。

  哪知道,过了几个呼吸的功夫,东方无衍忽然说道,“走,我也去瞧瞧。”

  司南玉笙不可思议的瞧着他,“咦?无衍哥哥你不生气吗?你真的让我去看?”

  东方无衍就嗤笑道,“我若是不让你去看,你还不一直惦记着?还不如让你去看了,死了这条心痛快!”

  司南玉笙闻言嘿嘿笑了起来,“无衍哥哥真好。”

  “呵呵。”东方无衍冷笑了一声,丝毫看不出开心。

  话音落下,两人便穿了外出的衣服,东方无衍一身白净的长袍,司南玉笙亦是白长襦裙,面上戴着围帽遮了容貌。

  卫书和蓝田正好要出门,看见这两人上了马车,然后就骑马追了上去,“主子。”

  司南玉笙撩起车帘,“卫书伯伯?蓝副城主?你们要去哪儿?”

  “我们去教坊那边看看进展,你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卫书问道。

  司南玉笙说道,“我们也要去教坊,看看进展。”

  卫书点点头,“好,那正好和我们两个一起去。”

  司南玉笙应声。

  然后一行人就去了教坊。

  这条巷子被卫书和蓝田包了下来,前半边是男教坊,后半边是女教坊,中间砌墙切断了两遍,大门设立在别处,两处大门相隔甚远。

  男教坊的牌匾上写着风月无边四个大字。

  女教父那边的牌匾上写着风花雪月四个大字。

  司南玉笙被卫书领着将男女教坊围着转了一圈,瞧着这两个牌匾还算满意,“倒是挺符合我喜欢的风格。”

  卫书一副他很了解司南玉笙的架势说道,“主子喜欢就好。”

  等再次到达男教坊门前,一行人下马和下车,寒煞和护卫跟随,等一行人进了教坊,寒煞是跟着入内,护卫是守在大门外。

  教坊里面的院子很大,与后面连绵起伏的小院子相连成一体。

  卫书说道,“这后面就是教坊里的小院,供这里面的人休息。”

  司南玉笙默。

  教坊靠近大门不远处,就有一处塔楼,总共三层外加一个顶,像是每一层楼能抵寻常人家两三层,所以这个塔楼整体上看着就很高大。

  塔楼除了第一层,上面的两层外围皆是包间,内能看到里面镂空内部下的舞台,外能看到大街,顶层还能瞧见凤行宫,风景美不胜收。

  此刻,不少俊俏的男子在这边练习,准备比试的时候大展身手。

  司南玉笙看了一下他们的穿着,多半是乐师、舞师。

  司南玉笙就说道,“卫书伯伯,我觉得你们可以将教坊里的节目多加一些,至于具体是什么,可以去民间搜罗一下。”

  “这个我有想过,比如相扑之类的,我有意加入进教坊。”卫书说道。

  “相扑好。”司南玉笙笑道。

  卫书想了想又说道,“还可以玩室内的球,就是将蹴鞠搬到室内玩。”

  “这个好。”司南玉笙一听就觉得有意思,“好好设计一下肯定很吸引人。”

  卫书说道,“是啊,由此我又准备在郊外开设一个马场和蹴鞠场,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人喜欢玩的。”

  司南玉笙连连叫好,“不错!”

  风月无边男教坊这边,除了前院以外,中院和后院皆有塔楼,卫书说还没想好做什么,但是这个格局做教坊绝了。

  司南玉笙也觉得很稀有,虽然说不是最好的,但也有特别之处,也很吸引人。

  围绕这三个塔楼,周边皆是那些个人的屋院。

  司南玉笙就没什么兴趣逛小院子了,跟着卫书回到了前院看那些人练习做节目,“卫书伯伯,我看其他国家的都城都有名气不小的酒楼,我觉得不妨我们也弄一个。”

  卫书赞赏的看了一眼司南玉笙,“少主和我想的不谋而合,我也想弄这样一个地方,到时候教坊里培养出来的舞姬还可以定期送到那里去表演,让老百姓也瞧瞧。”

  “可以。”司南玉笙应允了。

  卫书想到这些,自己都有些期待了。

  此时,舞台上不少丰神俊朗的少年郎正弹琴的弹琴,吟唱的吟唱,念诗的念诗,跳舞的跳舞!当真是眼花缭乱,亦别是一番景致。

  东方无衍全程没怎么说话,但眼神不悦。

  司南玉笙本来想多看看,触及到他的眼神就只好提前收了眼神说道,“卫书伯伯,我们去女教坊那边瞧瞧。”

  “好。”卫书应声。

  一行人就又离开了风月无边男教坊,去了风花雪月女教坊那边。

  这边的格局和男教坊差不多,也就是说如果能从上空看,这边就是六座塔楼遥相呼应。

  司南玉笙想象着这景致,就说要去顶层看看。

  一行人就都跟着她去了顶层。

  司南玉笙看着男女教坊果然是有六座塔楼,十分震撼,“这个不错!但是缺一颗星。”

  卫书几人不明白。

  东方无衍却懂了,他目光扫了一眼周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五层楼的酒楼,“那家酒楼若是能加入进来就好了。”

  司南玉笙一看满眼惊喜,“不错,若是有这家酒楼,正好是北斗七星!凤行宫就是紫微星!这格局帝王无疑了!”

  卫书有些听明白了,“少主,那家酒楼的老板我认识,据说他们现在生意不太好,正准备转让呢。”

  “你去谈,若是可以最好是买下来。”司南玉笙说道,她不喜欢租,喜欢将需要的东西买下来。

  “是。”卫书应声。

  这件事敲定了。

  司南玉笙才有空去看那些舞姬,于是带着众人沿着内栏杆下楼。

  然而,一抹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那个女子一身红衣,舞姿绰约,刚柔并济,还像是会一些武功似得。

  司南玉笙低声喃喃道,“那是轻舞吗?”

  东方无衍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面色一沉,“怎么又是她?这女人阴魂不散!”

  司南玉笙听东方无衍语气中的不满说道,“就是,她怎么跑到我的风花雪月了?”

  卫书闻言也顺着目光看过去,“那是着名的舞姬弄琴啊,少主认识吗?”

  司南玉笙说道,“何止是认识。”

  东方无衍说道,“把她赶走。”

  卫书立即吩咐小厮去将轻舞请出。

  很快,几个小厮去跟轻舞说话。

  轻舞不愿走,与小厮据理力争。

  小厮态度强硬。

  轻舞不理会,然后在场内扫了一眼,最后没看到要找的人。

  小厮就硬将轻舞赶走了。

  司南玉笙从一层的某间屋子里走出来,“好了,卫书伯伯,你们忙吧,我们先回宫了。”

  卫书应声,“好!”

  司南玉笙便和东方无衍、寒煞一起初了风花雪月女教坊。

  刚一离开女教坊大门。

  一个女子突兀的从某个柱子后面跑出来,一过来就对司南玉笙跪下了,“夫人,让轻舞追随您吧,轻舞真的很仰慕夫人!”

  司南玉笙扶额,这女人何止是阴魂不散,还聪慧过人,可这女人她不敢要。

  “你走吧,我之前和你说的很清楚了。”她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