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饕餮太子妃 > 第123章 晋江文学城首发
  听着太子妃絮絮叨叨地说着槐花的各种做法,玲珑心头的防备不知不觉也打消了许多,一向没多少表情的脸上也多了几分温情。

  她还没被卖入宫前,家里的阿婆也会在春日里摘了新鲜的槐花,与她们一家子煮粥做饼吃,那个时候可真好啊。

  ——

  洁白如雪的槐花林下,陶缇仰着小脑袋,指挥着小太监摘花。

  “对对对,那边的新鲜,整根枝条剪下来没关系的,来年会再长出来。”

  “你们小心点,慢点摘,不着急。”

  看着渐渐盛满竹篓的槐花,陶缇蹲下身来,双手捧了一把花轻嗅着,脸上不由得露出笑容来。

  突然,她感觉好像有人往她们这边瞧。

  陶缇抬眼,四下寻了一遍,当看到不远处的走廊上站着的那两道身影时,她脸上的笑容一僵。

  只见那抄手游廊里,站在前头是一个穿着宝蓝色锦袍,腰系玉带,面容俊朗,身姿挺拔的男人,在他身后是个垂眉耷眼的瘦长太监。

  主仆俩正往她们这边看。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陶缇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却是一眼认出这男人的身份来——

  三皇子裴长洲。

  那个对原主PUA,一步步推着她去自杀的渣男!

  摘花的好心情瞬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心头蹭蹭蹭冒起的火气。

  她忿忿的抿着唇,心头骂道:看看看,你个渣渣还有脸看!!

  裴长洲那边也注意到陶缇看到了他,想起前几日裴灵碧与他说的那些话,他心头微动。

  正准备抬手与陶缇招手示意,手还没抬起来,就见陶缇果断扭过头,再不看他一眼。

  裴长洲拧起眉头,这是真生气了?

  不过生气也没关系,反正这蠢女人好哄得很,只要他稍微说两句好话,她还不是乖乖地唯命是从。

  思及此处,裴长洲稍整衣领,胸有成竹的往槐花林走去。

  身后的太监一惊,压低声音提醒着,“主子,这可是东宫啊。”

  裴长洲弯唇,不屑道,“东宫怎么了?本王跟嫂子打个招呼而已。就算太子知道了也没关系,他一向温和包容,不会放在心上的。”

  就在裴长洲快走到那槐花林时,却见陶缇直接带着玲珑和摘花的小太监往另一个方向走了。

  明明就十米左右的距离,她愣是一副没看到他的模样,连一个多余的眼神也不给他,走的那叫一个干脆利落。

  看着那道渐渐远去的娇小身影,裴长洲一张俊颜沉了下来。

  这女人什么意思?给脸不要脸了是吧。

  这才嫁入东宫几天,就敢这般冷淡对他……

  裴长洲心头涌上一阵怒意来,难道这女人真像灵碧说的那样,倒戈到裴延那边了?

  不行,这绝对不行。就算他一直以来只是将她当做棋子,她也只能是他手中的棋子,只属于他一人!

  思及此处,裴长洲眸中浮现一层阴鸷神色,得想办法把这颗棋子回拢才对。

  ****

  晦气,晦气死了!

  陶缇郁闷的回到瑶光殿,本来高高兴兴的摘个花,兴致却被那渣渣给毁得一干二净。

  梓霜温声迎了出来,见陶缇面色不虞,先是问了句“主子你这是怎么了”,又柳眉倒竖的瞪向玲珑,“是不是你没有伺候好主子,惹主子生气了?!”

  玲珑平静的看向梓霜,没有开腔。

  见玲珑不说话,梓霜只当她没把自己放在眼中,语气更冲了,“怎么,说你一句还不服气啊?还瞪我,你个贱婢脾气倒是大!”

  玲珑淡淡道,“你不也是奴婢么。”

  梓霜一噎,反驳道,“你配跟我比么?我从八岁便跟在主子身边,你才来主子身边几天!”

  陶缇本就有点烦,现在听到两人吵起来,更烦了,没好气的看了梓霜一眼,“好了,别吵了。不关玲珑的事,梓霜你先下去,这里不用你伺候了。”

  梓霜还有些不情不愿,但陶缇板着一张脸,她只好先退下。

  陶缇看向一侧的玲珑,温声道,“梓霜一直跟在我身边,是我没把她管束好。刚才的事,你别往心里去……”

  玲珑垂眸,道,“主子放心,奴婢不会往心里去的。”

  陶缇颔首,“你带两个宫人洗一盆槐花出来,晚上咱们先蒸点槐花吃。”

  待玲珑退下,陶缇呈大字往榻上一瘫,盯着房顶心里盘算着——

  按照玲珑和梓霜目前的表现来说,她更偏向话不多但踏实做事的玲珑。至于梓霜,有些聒噪,还爱挑事……

  或许梓霜真的一心为主,但就当前她种种行为来看,坑主子的几率好像更大。

  算了,还是再观察一阵子吧?如果梓霜还继续这般咋咋呼呼,自己再考虑她的去留吧。

  她翻了个身,又想起裴长洲的事来。

  不得不说,那渣男长得还是不错的,也对,昭康帝和周皇后都长得好,生出丑八怪的几率也不大。

  不过他开始朝自己走过来是几个意思?怎么,见她没死,还想再忽悠一回?

  陶缇在心里狠狠腹诽了一通,打定了主意,以后见着裴长洲就绕路走,再也不要跟这种渣渣扯上半毛钱的关系。

  然而,事实证明,flag不能乱立——

  第二日午后,陶缇哼着小曲儿调槐花包子馅料的时候,梓霜神神秘秘的凑了过来,“主子,奴婢有要事禀报。”

  陶缇头也没抬,“什么事?”

  梓霜目光闪烁,扫了一眼旁边的其他宫人,压低声音道,“这事……主子还是随奴婢一起去殿内吧?”

  陶缇眉头微蹙,“……?”

  寻思片刻,她还是放下手中的活,净手擦干,随着梓霜一起走进殿内。

  殿内静谧,主仆二人面对着面。

  陶缇自顾自倒了杯茶水喝了两口,看向梓霜道,“现在没人了,有什么事就说吧,灶上还等着蒸包子呢。”

  梓霜伸手从袖子里摸了摸,旋即掏了一封信出来,弯着腰双手恭敬的捧给陶缇,“主子,信。”

  信……什么信?

  陶缇的眼皮子蓦得一跳,脑洞大开,难道自己除了冲喜新娘这个身份,还有什么别的马甲?比如美女卧底之类的?

  她面色严肃的接过信,封皮上并未署名。

  “这谁送来的?”

  “主子,是……”梓霜没说名字,只伸手比了个三。

  陶缇微愣,“……裴长洲?”

  梓霜暧昧含笑,点了点头。

  在快速看过那信的内容后,陶缇紧皱的眉头都能夹死一只苍蝇。

  这裴长洲是不是吃了本《土味情话大全》?恶心!油腻!

  稍微调整了一下情绪,陶缇将信放在一旁的桌几上,转脸直勾勾的看向梓霜,“你是如何拿道这封信的?”

  梓霜本想邀功的,可抬眼见到主子这副严肃的模样,顿时心里咯噔一下。

  默了默,她小心翼翼道,“主子,这信是三皇子身旁的太监胡进给奴婢的,他让奴婢一定转交给主子你。”

  陶缇眯起眼眸,冷淡道,“三皇子给了你多少好处,你要这般害我?”

  一听这话,梓霜脸色雪白,惊慌道,“主子,你在说什么啊?什么好处不好处的,奴婢对你忠心耿耿,怎么会害你呢?”

  陶缇见她目光闪烁,摆明心里有鬼,语气更冷了,“这还不是害我?若是今日之事被旁人知晓了,旁人要怎么看我?太子又会如何看我?”

  梓霜迎上那冷若冰霜的眼神,只觉得双腿一软,登时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主子息怒,奴婢、奴婢……”

  她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了,从前主子收到三皇子的信件,宝贝得跟什么似的,怎么现在……就这么绝情了?

  看着跪在地上的梓霜,陶缇抿紧红唇,昨天自己还想着再给她一次机会,没想到今天她就踩雷自爆了。

  敢情原主是养了个吃里扒外的奸细在身边。

  难怪打从见到这个梓霜第一面,就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如今出了这事,梓霜是断然不能再留在身边了。

  沉吟片刻,陶缇低声道,“今日的事情,你要守口如瓶,不准对外说起,明白了么?”

  梓霜一怔,随即一叠声答应下来。

  “别跪了,起来吧。”陶缇平静道,“你的性子不适合在宫里当差,明天就回勇威候府吧。”

  梓霜本要起身,一听这话,膝盖又落回地上,惊慌失措道,“主子,你不要奴婢了吗?奴婢知错了,奴婢真的知错了,奴婢以后再也不传信了……求求你别赶奴婢走,留奴婢在你身边伺候吧!”

  陶缇也不说话,只安安静静的听她哭,等她哭声小了些,才幽幽道,“你说,如果我把这封信交给太子,太子会怎么处置你?”

  梓霜哀求声戛然而止,瞪着一双眼睛,不可置信,“主子……”

  陶缇道,“擦干眼泪,回屋收拾包袱吧,回侯府当差,比在东宫送命要好。”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梓霜也知道多说无益,哀哀怨怨的望了陶缇一眼,便告退了。

  殿内更静谧了。

  明净的阳光透过窗棂洒进来,落在那洋洋洒洒写满情话的信纸上。

  最后一行,是裴长洲约她明日申初小花园月影湖一叙。

  叙?叙个鬼!

  陶缇翻了个白眼,捏起这信,毫不犹豫的投入香炉之中。

  空气有点冷,那清香扑鼻的茉莉花茶氤氲出一团白蒙蒙的雾气,裴延那张俊美无俦的脸庞在白雾朦胧间愈发显得仙气飘飘。

  “多谢。”他冰凉的手指稳稳地接过杯子,杯壁的暖意仿佛从皮肤进入血液,涌入心脏。

  慢条斯理的抿了一口茶水,他轻声道,“没想到小六与你这般投缘。”

  “霏霏很可爱,我挺喜欢她的。”陶缇无奈耸肩道,“只是没想到吃个甜品竟然吃哭了,开始真把我吓了一跳……”

  裴延缓缓抬起眼眸,眼波温和又平静,安慰了两句,又道,“小六的母妃三年前薨逝了。”

  陶缇拿着茶杯的手猛地一顿,茶水险些倾洒出来。

  她不可思议的看向裴延,见他脸上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神情也渐渐严肃起来,好半晌才道,“怎么会这样……”

  难怪她说让六公主回宫找母妃时,气氛骤然变得那么诡异——

  啊啊啊啊,好想锤死自己!自己说的那话,岂不是往六公主心里扎刀子?

  一想到小姑娘泪眼婆娑的可怜模样,陶缇只觉得愧疚难当。

  裴延轻轻一扫,便猜到她在想什么,开始的事玲珑都与他说了。

  “不知者不罪。”他腰背笔直的坐着,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摩挲着杯壁,轻声道,“你才到东宫不久,统共也就见了小六两回,不清楚她的身世也正常。”

  陶缇垂下眼眸,静了半晌,再次抬头,面色凝重问,“方便与我说下她的身世么?”

  她明亮黝黑的眼眸中不是猎奇,而是满满的关心。

  那眸光太过清澈,宛若山间清泉从裴延心头划过。

  他将脸转向窗边,漫不经心的望着窗外的雨。过了半晌,薄唇轻启,将六公主的身世娓娓道来。

  “苏嫔是九年前选秀入宫的,并不是特别受宠,父皇只在她刚入宫时召幸过几回。后来她有了身孕,生了小六。因着小六是父皇最小的一个孩子,父皇偶尔也会去苏嫔那里坐坐……再后来,好像也是在这样一个春日里,苏嫔突染恶疾,撒手人寰……”

  他的声音很好听,在这淅淅沥沥的雨声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惆怅与哀伤,令人心都静下来。

  “那时的小六,刚满五岁。苏嫔出殡那日,小六不见了,整个后宫都在找她。孤正好去藏书阁寻一本古籍,发现她躲在书架后的角落里哭……”

  他还伸手虚比了一下,“当时她就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小小的一团,小猫儿似的。后来孤把她哄睡着,背了回去……”

  仿佛陷入往日的回忆中,裴延的嗓音透着一丝冷冷的平静,“哭有什么用呢。”

  谁都不能陪谁走到最后,把哭的力气存起来,努力活下去才是正事。

  陶缇听到他这句轻飘飘的感慨,恍然想起裴延也是五岁失去了母亲。

  她悄悄的看向眼前的男人,他侧着脸,鼻梁直挺,下颌线条分明。从这个角度看,他的睫毛越发纤长,并不翘,只微微的垂着,像是精心织就的小扇子,遮住他深邃黑眸中暗暗浮动的情绪。

  他的唇角是自然上翘的,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这二十年来笑的习惯了,肌肉形成了自然。
    《饕餮太子妃》来源: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