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无间地狱 > 第84章 二十八 隐事暴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次日莫离就练起了剑法,对那把清湛如水的救生剑真是爱不释手。

  到了休息时,怀琼又兴奋说起了教主赠剑时的情形。

  分辉便有些感慨道:“莫离,我觉得,教主其实颇具侠骨,可惜他这辈子是不可能成为一位名正言顺的大侠了,可他对你却期望甚深。你……你应当好好练习,别辜负了他,也别辜负了自己。”

  莫离认同道:“辉妹,你放心,我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明白教主对我的这份心意。我一定会勤学苦练,将来做一个侠义有为的人。”

  怀瑜抢着道:“你还真得好好练呢!教主每过一阵就会考较我们的武功,这次他回来后只是出奇地忙,才把这事搁下了,可想必也过不了两天了;他主要考的就是龙子和贱奴,如今肯定也有你了啊,你恐怕还是重点呢!”

  莫离一听,竟然感到了前世那种久违了的学校考试前的紧张,浑身发毛道:“真……真的吗?那我可更得抓紧练了……”

  怀瑜咯咯笑道:“你怕什么啊莫离哥?虽然教主是挺吓人的,可他又不会苛责谁,只是会对你这个新人多加督导罢了。”

  怀琼扇了一下他的脑袋,“都是你把莫离哥吓的,你倒还像个没事人了呢!什么话都叫你说了。”

  后来他们又谈起了曹宏之事。分辉这才知道曹宏就是顾丹青的那个亲戚,而顾丹青正在为他治丧。

  分辉午后便下了山,想要去看望一下顾丹青。

  西谷神殿

  豪华奢侈的后殿中,倾世魅正搂着魅姬荒淫作乐,下面的数名神侍也全和一群魔女纵酒淫乐着,一派糜烂不堪、妖气冲天的景象。

  大座前的空气中,忽然出现了几团黑影。

  倾世魅懒洋洋道:“鬼奴,查到什么了吗?”

  领先的那团黑影便发出了种阴细诡异的声音,向他禀报了起来。

  倾世魅听完,先还只是如常思索着,忽然却放开了魅姬,脸上缓缓涌起了怒气,咬牙笑道:“原来他(她)俩是如此结交的啊。”

  魅姬看了眼他的脸色,疑惑道:“萧教主那时装成了顾秀才,这是什么意思?”

  倾世魅发怒道:“什么意思?我也才明白了,顾秀才就是画主!”继而朝前一拂袖道:“都下去吧。”

  那些鬼奴便消失了,一众神侍和魔女也全赶紧退了下去。

  倾世魅忿忿道:“真是好一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都已十二年了,本座探寻过多少地方,哪知画主就在我眼皮子底下,还是那么个微末不堪的东西!最可恶的就是萧寒烟,顾秀才那个窝囊废能干成什么,一定是萧寒烟给他瞒下来的!”

  魅姬也惊诧道:“画主就是那个顾秀才?若非现在说起,我都想不起教里还有他这号人了……那萧教主,萧教主可真够胆大包天的啊?”说着却又语气一转:“不过这事要是他做的,也就难怪了,此人从小就能耐罕世,行为惊人。”

  倾世魅切齿冷笑道:“这次还真得谢谢闭月,若不是她要查那事,也扯不出这事来,那我至今都还被蒙在鼓里呢!”又仰天慨道:“魔神,你把我耍得也是够狠啊。”

  魅姬抚了抚他那半露的酥*胸,又迷恋又劝慰道:“尊上,你就消消气吧。这些年你一直致力在靡国,已创下千秋大业,哪能事事都顾得全呢?”

  倾世魅却万难甘心道:“我只要能得到‘无敌魔功’,管他什么夏碧血,正道各大高手,还有萧寒烟这个异类,这世上的任何人就都不是我的对手了!可此功必须四艺之主中的两人之力才能取得,当代的棋主是我,书主是夏碧血,我能图谋的便只有画主和琴主。然而当初神谕却只让我着意画主,我还百思不解,直到六年后我才知道易分辉就是琴主,根本不会为我所用;我其实还是找过她,而她果然不肯投靠我,等到她再和夏净植相会上了,就更没我什么事了。

  “如此,画主就是我唯一的希望,可他原来早都已和萧寒烟暗通款曲!萧寒烟这个该死的,坏我好事不说,还蒙了我这么多年,害得我到处瞎忙活!”

  魅姬道:“尊上息怒,那功法既称无敌,又岂会让人轻易得到呢?而且它突现当世,恐怕就是神的一个游戏和试炼,你尽力了就好,不必强求。”

  倾世魅点头道:“是,本来我对此也是能得最好,不能得也罢了,可现在却不一样了!我被顾秀才那么个烂玩意和萧寒烟这大孽障如此愚弄,岂能与他们干休?!”

  魅姬犹尽心劝道:“尊上,四艺之力,必得其主自愿施人才能有用,你本是想尽早寻到画主,哄得他真心交好,再加以利用,可如今都已太晚了。顾秀才肯定早已归心萧教主,不可能还愿效力于你,你再找他们也是于事无补,又何必还要和萧教主撕破脸呢?

  你与萧教主素来不合,却也相互都是无可奈何,你面子上一直也都是和他相安无事,只待将来条件成熟了收拾他的;如今我们就该和以前一样,悄悄积蓄力量,你岂该去和他闹起来,白白让他更生戒备呢?尊上,萧教主那也是个天之骄子,历代从没出过的了得人物,不是好对付的,你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倾世魅这次却着实气煞了,一意孤行道:“不,是可忍,孰不可忍?我绝咽不下这口气!你把那事的回报告诉闭月吧,我要去做自己的事!”

  魅姬便再无二话,恭应道:“是。”

  分辉到了那灵棚后,只见来往的人还挺多的,来喜和几个小仆在灵前招待着;两边的桌椅中还坐了好些人,闲聊说笑着,倒像在开个茶话会;顾丹青也正在上首一处椅中歇着。

  分辉已引来了不少人的注目,便小心地寻上了顾丹青去,慰问了一下他。

  顾丹青真是欣喜坏了,非要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分辉低调地和他坐了下来,见他虽也悲伤,却并无大碍,便放下了心。

  顾丹青道:“我没事,我也早想到他会有这么一天的。他早年害命无数,后来也并非有心悔改,而是教主不许滥杀了,他是为了自身利益只能听命于教主而已。今日落得这般结局,也是他该有的报应。”

  这看法和分辉的三观其实很符合,分辉也没再说什么。

  顾丹青又哭丧着脸道:“小辉辉,我前儿还跟你说,我留下来是为看热闹的,结果却看到自己头上来了,教主可真能打我的脸啊!教主头一天审出了我表哥,第二天就把他给了结了,我竟连一丝信儿也没得,也没能见上他最后一面,教主这做事简直……我都不知说他什么才好!”

  分辉本来就还担心他会怨恨萧寒烟,便忙劝解了起来。

  顾丹青道:“那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教主在我心中的光辉形象是永不会改变嘀。虽然我是老曹的亲戚,也对他感恩,可他人品不好就是人品不好,这次他又做的是大恶之事,教主处死他是对的,我从小就饱读圣贤之书,可是本教唯一的一个大秀才,哪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明?”

  分辉望着他那又臭屁起来了的样子,再也没有任何担心了。

  正说着话呢,任不羁就和秦广王、卞城王一起走了进来,顾丹青忙上去招待了。那三人在灵前祭奠了一下后,任不羁就一屁股坐到了顾丹青的座位上,对急急来抢座的顾丹青一连挥手:“去去去,你和他们待着去!我也跟咱未来的教主夫人套套近乎。”

  顾丹青敢怒不敢言,忍气吞声地和那两位殿主在对面坐下了。

  分辉对任不羁还是很生疏的,任不羁却相当熟络道:“小弟妹,我那大兄弟这两天很开心啊,从没有过的一种开心。行,只要你能让他如此,我就是第一力挺你的;不过你若是有对不住他的地方,我也第一个饶不了你。”

  最后这话可就甚显冲撞了,但分辉明白他对萧寒烟的感情,也不介意地笑了笑。

  任不羁继而和她大侃了起来,这家伙十分健谈,分辉也十分配合,二人竟还聊得挺带劲的。

  不过分辉还顾念着顾丹青,却见他和那两人聊得也挺欢,又露出了没正形的样子,她便道出了早有的疑惑:“顾公子这样子……他的身材看上去和教主倒还勉强相像,可性格简直就是大相径庭了,教主扮作他去都市殿,就没人看出不对吗?”

  任不羁飞了一眼顾丹青,嗤笑道:“你以为这货平时啥样?他就只有在我们跟前才会这样耍宝,在别处都是半死不活的,整天都不跟人来往,连个话也没有,和教主那份冷淡劲可像着呢。再说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酸儒,在都市殿也是备受轻视,从来都没人注意他。”

  分辉诧异地点了点头,还不知该说什么时,任不羁又道:“他啊,以前一直落魄,受尽世人轻辱,唯一的志愿就是考个功名也是多少年了都考不上,所以压抑得脑子都不太正常了,有时就会发癫。后来他沾了教主的光,在这里得了不少体面,尤其是我等这些教主的死党和他都是真亲,他在我们跟前就特别爱显,动辄举止夸张,其实是精神已经有些问题了。”

  分辉倒很懂得这种心理,大生怜恻道:“是吗?我还以为顾公子本就是这么个性子……”

  忽听远处传来了一阵喧闹,无数人惊呼道:“快看快看是大祭司!”“祭司大人来了!”……

  近处霎时也炸开了锅:“天啊是祭司大人!”“大祭司素来难得一见,今儿怎么还跑到这来了?”“老曹虽是殿主,大祭司也不可能亲自来吊祭他吧?”……

  转眼倾世魅的八抬豪华大辇就已停在了灵棚前,当处的人已都起身施礼,还有好多赶上去膜拜的,辇旁还跟来着好多人,此时也都纷纷跪拜,各种兴奋和虔诚的呼声此起彼伏,那盛况竟比萧寒烟当日回教时都落不下几分!

  倾世魅坐在华辇上,就像个俯视众生的神灵般望着众人,高贵傲慢地颔了颔首,随后那目光就直射向了里面,稳准狠地落在了顾丹青身上。

  顾丹青直有种被蛇盯上了的感觉,生生打了个寒战!

  倾世魅娓娓笑道:“顾秀才,本座有很多年没见过你了吧?你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本座现在是不是该对你道一声画主,失敬啊?”

  顾丹青打从那晚自己闹妖被识破是画主后,就觉得大事不妙了,可不知这事并不是由此泄露的,而是由于闭月。此时他就如末日来临,再无半点侥幸心理,骇得面无人色,两股发战,猛地蹿到了任不羁身边,紧紧抓住了他!

  分辉也大惊失色,她还从不知倾世魅就是地狱教的大祭司,万没想到在这里也会遇见这个“附骨之疽”!

  倾世魅早都看见了她,却一副根本不认识她的样子,分辉当然就更不会还自己撵上去“认亲”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