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靳先生的心尖宝 > 第940章 死到临头的人却……
    《靳先生的心尖宝》来源:https://www.tvbts.com
  怪不得听到宋落予提起闫湛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有些熟悉的感觉,本来就是从前他们两个人一起去找兼职的地方,心中不由得有一些心虚的地方,毕竟从前还是自己介绍宋落予去那个地方工作和兼职的,如今却没有想到那里的老板成为了臭名昭着的罪犯。

  还让自己的好友对这位罪犯产生了异样的情绪,这个始终是有些尴尬和不自然的,不由得捏紧了手,低下头来,当做没有看见。

  “你终究还是来了我以为这辈子到你了我已经很高兴无论你说些什么我都没有关系。”

  这个闫湛就这么望着宋落予说出这句话,目光始终带着几分笑意,仿佛真的彻底开心了起来,不会再受到其他事情的影响了一样,可是宋落予听着这句话眼睛却不如自己的红。

  他一看目光看向了别处,似乎在深呼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一样,然而出口的话语还是哽咽了。

  “你为什么一直以来要在做那些事情,安安稳稳的生活不好吗?我记得你说过你要好好生活的,可是你为什么要去做这种事情,难不成你不知道你的事情会给别人带来不舒服,会让别人带来灾难吗。”

  宋落予微微皱着眉头,即便他知道这是他们俩跟最后一次谈话,也是男人活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天,应该要给他一些快乐的记忆,可是这一刻终究还是忍不住指责了起来,毕竟从前自己是多么希望他能够好好的生活,与他一起继续往前走,而不是面对这么多痛苦。

  可是如今走到这一步,谁也没有办法阻挡,又或者说些什么,毕竟做错了就应该要负责任,这是天底下最正常的事情了。

  “丫头你就不要跟我说这些了好吗?这句话这里的人已经跟我说的够多了,有心我就想见见你,好好的看一下你,顺便跟你说一说掏心窝子的话,毕竟再不说话就只能在阎王府里边传音去给你了。”

  这一个闫湛是笑着说出来的,宋落予确实看着他再也笑不出来,他不明白他这一个为什么要说这些冷笑话,分明一点都不好向听,在自己耳朵中只会觉得吃了自己要从中就是离开的目光,不想去理会半分。

  泪水控制不住的从眼角滑落下来,心中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可是这一刻所有事情都已经摆在这里,无论自己接受与否,都是只能够默默的承担下来。

  “好了,别哭了好吗?你看我现在手上还靠靠着手铐,没有办法过去给你擦眼泪,你就这么哭,我只能看着干着急,这样子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件很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就不要哭了,好吗。”

  闫湛就这么看着他说的这句话,似乎这所有话也都是放在心底下的,可是这一颗宋落予却是控制不住的,捂住了的眼睛想要答应下来,可是还是没有办法控制。

  如果说一切都能够像自己想象中的那么美好就好了,可是终究这个世界就本身不是如人所愿的,想要做的事情做就没有这么容易做,就像所有的事情都没有办法,得偿所愿一样,无论你怎么拼命的追赶,最终还是会落到一个你不想要看到的局面。

  这就是现实。

  “算了算了,这纸巾给你自己擦一擦,我呢算是个外人吧,在这里也不适合听他所谓的掏心窝子的话,你们两个好好讲,狱警先生帮我看着点。”

  沈苒像是受不了这样肉麻的画面,也让这一刻忍不住,从苟的时候拿出一把纸巾就丢给了宋落予,然后转身就离开,心中有些烦闷,不知道这件事情该怎么样解决才好。

  只能在临走之前再吩咐一下狱警照看好宋落予,毕竟宋落予如今对面坐着的是一个放下了许多命案的罪犯,自己没有办法放心下来,即便说他们两个认识又如何?

  难道这位男人会不像电视上的那些罪犯一样要挟别人,请求出去。

  看来你已经答应下来了,沈苒这一刻便也不再想些什么,直接抬起头来就离开了,只是心中还是有些忧虑,不免再转回头看了一眼,宋落予希望她能够清楚如今的现况,不要再沦陷下去。

  见到整个探监室里面,只有他们两个人合身后,这样子的一个预警,终究闫湛像是放松下来一样,面上的神色也没有刚才那么紧绷,毕竟这么长时间以来,他已经很久没有和外面的人说话,自然选择神色有些不安。

  “其实我早就有练到这一天了,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快而已而且,我也以为你不会来了,我到最后你还是来,所以说生活还是充满惊喜嘛,我的好好生活也算是实现了一半。”

  都死到临头了,请问小丽还是在安慰自己,做一个宋落予终究是不想再忍耐了,双手握成拳头就用力捶到了一下面前的桌子,但是有些没有办法安心下来,要看着他用力的说。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清楚这些事情?说不定在从前的时候我还能够阻止你,你老公不让你被判的这么重我就,直接就是死心了,你有没有想过你的家人朋友会伤心的,就比如我,我跟你认识了这么久,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简直让人难过死了!”

  宋落予终究是克制不住自己的脾气,直接大声吼了起来,而这一个男人就看在,面前的女孩中就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出声,像是被他的话语逗笑,但是却还是认真的答应下来他的话像是在认真听他的话,也从来没有任何敷衍的意思。

  “我没有家人朋友,他们也不会替我伤心的,所以毕竟有你替我伤心,我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小丫头这件事情永远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无论如何你都不要太难过了好吗?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是没有办法逆转的,从我出生开始大约在20多年前,难道你要从那时候就开始了纠正我的行为吗?”

  闫湛也就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下次这些事情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事情,这一刻倒是把宋落予给气的不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