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江湖勿忘 > 第三百十八章 用心若镜(8)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既然杜掌门与河东江湖人士并无造反的心思,为何不向朝堂中的大人表明一切?”

  叶云生不会去笑话江瘦花幼稚天真,许多事不参与,不经历,自是难以明白。“忠心与否,从来都不是靠一张嘴能够说清楚的。更何况,我辈武夫,混迹江湖,最是不服管教,各有各的盘算,历来叫朝堂厌恶。近之常疑,远之怀惧,一身武艺,无视高墙围禁,或高或低,皆率性而为,总不与凡俗相似。所以大凡国家要事临头,先叫江湖中人相互残杀,便可少一分变数。”

  江瘦花还有不甘,只是场中的争斗已到了最后,关中来的只剩了五十余人,那边屏汉岳倒是先开了口,高喊道:“大伙儿住手,容老夫说上一句!”

  即便两军对战,都难做到令行禁止,何况两边都是江湖中人,各有各的派别,屏汉岳不过是洛阳清风门一位长老,算不得天下皆知的英雄人物,谁又听他的?

  只见在他身后的一名持刀汉子,趁着他分神之际,一记阴损的小角度撩刀,将他右胳膊齐肩卸下。

  “啊!”屏汉岳惨叫了起来,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满场不时有人受伤,或是死去,痛呼哀嚎,嘶声怒喝,不甘而又绝望……叶云生见此场景,不觉陷入到了记忆深处,许久许久。

  前半生大大小小的战斗,最惨烈的一次,无疑是伴随着大叔一起杀出何家的伏围圈,但那时的场景被他冰封在某一个角落,即便偶尔被触动,也会立时制止意识再深入进去。

  要选第二惨烈的,是还在信义盟的时候,老云,子墨,小楚,晴子,俱在一起。

  转运的也不是金银珠宝,而是一个人。

  这人既不是达官显贵,也不是富贾名流。

  他只是个江湖中人,武艺平平,名气平平。

  不过这人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聂小花。

  江湖中人都称他“风流剑客”。

  风流一词,语出汉书赵充辛庆赞国忌等传,曰为:“其风声气俗自古而然,今之歌谣慷慨,风流犹存耳。”

  聂小花就是个颇有古风遗韵,慷慨风雅之士,善舞剑,能诗歌,于酒楼操琴,往来之人皆驻足聆听。

  可这样一个人,却喜欢上了不该也不能喜欢的女人。

  聂小花好山水,跑到了北地,游历契丹的风土人情,遇到了钟情的女子。

  这位女子是个普通人,可她有个绝不普通的男人。

  燕云齐门道的掌教!

  契丹一地,至今已有七成门派势力听从齐门道的号令,别说聂小花,就是叶云生都不敢在契丹得罪齐门道。

  可这位风流剑客呀,偏偏和齐门道掌教的女人,睡到了床上。

  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事后,聂小花自忖必死无疑,但又不想束手待命,便要带着女人一起逃。

  女人跑了半路,怕了,趁他松懈的时候,又跑了回去。

  聂小花又是伤心又是绝望,这时候北地的大半个江湖都在寻他踪迹,他只能往深山老林里躲。

  按说他是决计逃不出北地的。尽管这位风流剑客交游广阔,但谁敢跑到齐门道的地盘上去帮他?

  叶云生和他泛泛之交,知道这个事情,也没放心上。

  可是谁也不知道,聂小花和方子墨是绝好的朋友。

  来往不多,偏偏十分投缘,引为知己。

  子墨独自跑到了北地,找上聂小花的时候,那座深山附近已被十几个山寨,二十余个门派的人给围住了。

  山虽大,但人更多。

  二千多个人,入到山里,随处可见。

  子墨冲进山里,护着聂小花,已是自己跑进了鬼门关,出不来了。

  躲没处躲,杀又杀不完,随着时间流逝,聚集而来的人越来越多……

  他和老云,小楚,晴子,终于赶到了。

  那时,小楚的霸王枪还没有现在这份功力,叫他附在阵尾,叶云生和老云两边打头开路,这一杀,从午后杀到了第二天的清晨。

  终于杀出了深山,跑进了城里。

  过朔州的时候,被齐门道掌教带人追至。他和子墨、小楚拼死阻敌,让晴子带着两人先走,老云却自己对上了齐门道的掌教。

  当时的场面十分混乱,大伙儿一路奔逃,厮杀,也早已疲累不堪,他们几人对敌中无暇查看老云那边的情况。

  记忆中,好似只听到了两声击打的闷响……

  屏汉岳已被奚孟元和几名弟子护住,众人围了个圈,将他守在其中,苦苦抵挡外边攻来的刀剑。

  是了,那天他们几个,原本是难以活命的。子墨看形势崩坏,高喊起来,要用自己的性命替聂小花死。

  他是发了狠的,不顾伤势,帮子墨与小楚挡下了敌方的攻势,要他们先走。

  两个好兄弟,谁都不肯走,一点犹豫都没有。

  他挡漏了一剑,腹部被刺了,挺不住倒了下去,边上忽然多了三个人。

  子墨,小楚,老云,成三角阵势将他护在中间。

  可是护不住啊,少了他,大伙儿还能撑多久?败亡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为什么还要护着他,想办法啊,能走一个是一个!

  当时他心里焦急的很,事后却没有把这话说出来;因为他知道,换成是他,也绝不会丢下兄弟先走。

  齐门道的人却停下了攻势。

  掌教走上来,对老云说,今日遇到了南唐后人,真是难得,玄阳一气功重现江湖,齐门道总算是有机会证明天下间最强的内功乃是混明真解天合劲!

  齐门道的人都有些不正常,和少林斗了数个朝代,就为了证明混明真解天合劲比金刚力更强。也不知这股执着的倔劲儿是怎么来的……

  他们都理解了掌教的意思,之前玄阳一气功一直都是个传说的存在,江湖中也盛传这门内功比混明真解天合劲和金刚力都要厉害。若是它一直都在传说里,不出现,齐门道的人想纠正,想争个高低都没有办法。可它出现了,对齐门道来说,是一件好事。

  掌教指着老云说,你现在功力尚浅,我们相斗,不算公平,等你将内功修到了我这般境界,记得来与我一较高低!

  这话都不用对方说,老云吃了这一个亏,哪里会善罢甘休?

  掌教放了他们离去,走至半路,老云就接连吐血,昏了过去。

  他腹部中剑,伤势沉重,最后还是子墨和小楚给老云运功疗伤,后来说起,老云体内的内伤,比他挨的那一剑还要严重!

  屏汉岳身边有两名弟子已身亡,少了两人,形势更是危在旦夕。

  江湖中闯荡,许多事情,有些时候,还是需要一些运气,若那掌教换一个想法,那一天,他们四个兄弟都会死在一起。

  奈落从剑鞘中轻轻地滑了出来。

  发出了“波”的一声,宛如一块小石落进了湖中。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