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姣姣美如玉 > 第60章 结局【下】
  二月初二,刚登基的皇帝魏棕,改国号为梁,称顺荣帝。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原配夫人甄氏婉容,性温而有礼,于相府陪朕数十载。为朕育有三子,皆聪慧。与朕心意相通,实为女子之典范,惜其早逝,特封为皇后,谥号永孝皇后,朕逝后与朕同葬帝陵。钦此!”

  魏尧俯首跪地,替逝去的母亲接了这旨。对他的安排,魏棕也早已昭告天下。说其聪慧,护驾有功,赐居东宫,为梁之太子。

  至于魏习,同为儿子,虽做出大逆不道之事,魏棕也念着那份父子之情饶了他一命,封号齐,赐封地,作为一个藩王被赶出了皇城,且终此一生不可踏入皇城一步,否则便视为谋逆。

  可惜顺荣帝登上皇位仅仅一月的时间,便被身边的大宦人给谋害,当魏尧带着人赶到时,司左拿着自最心爱的帕子一点一点擦干净从魏棕太阳穴流出来的血渍。

  见到人来了,他也只是轻轻抬眼看了一下,复而又垂眸看着已经陷入沉睡中的人,他活这么多年满心满眼就这么一个人,其他的再也入不了他的眼。

  凝视了太久,司左都感觉到眼睛有一些干涩,他这才转头看着在一旁静静看着他的魏尧。

  魏尧觉得自己这也算是一种尊重,尊他这般不顾世俗的爱意,重他对这份情所付出的。到了最后也是父皇负了这个只是想要一个名分的人。

  他抱着最后那点希望等了魏棕一月,却没等来任何一句话。司左不想重蹈前世的绝望,所以这一次就由他来结束了这绝望的关系。

  “阿尧,这是左叔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司左眉眼温柔的望着这个和魏棕最为相似的孩子,用着最轻的语气说话,他怕自己声音大了就会吵到魏棕,怕他醒来又会骂他不安分了,“弑君是大罪,我知不能活了。而且他入了帝陵后也是和你母亲同葬,所以,我只想求你,在我死后,将我烧成灰洒在他的棺椁之中。让我再陪他一程。”

  所谓一程也只是走地狱的那一段路程,来世司左不希望再遇见他。

  与他一起的这两世,都活的太累了,也没有一天是开心的。

  “好。”

  肚子开始轻轻绞疼,应当是他刚刚服下的药开始起作用了。喉咙一阵腥甜,司左知道自己时间不多,在眼睛闭上之前还是说与魏尧:“阿尧,对于你母亲,我真的很对不起。”

  魏尧心头猛颤,对于母亲的死,他不是没有嫉恨过司左,可是那时司左身边有父亲护着,父亲没了,他却忽然发现他没有去怪司左的勇气。

  但他还是勉强扯了一个笑容,“左叔,我原谅你了。”

  眼角闪过一丝水光,司左还是安心的离开了,去寻找他最爱的人。

  对于甄氏,司左让左娉下死手的时候,他其实是嫉妒的。他和那个女人爱着同一个男人,她可以名正言顺的陪在魏棕身边,可是他却只能活在阴暗中,如同蛆虫一般。

  但是当甄氏死了,他后悔了。

  多次见到魏尧,每当破口而出的道歉在嘴边时他却说不出来,毕竟那是一条活生生的命。而且那是魏尧的母亲,魏尧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人,每每看到他仇恨的眼神,司左总是会愧疚不已。如今临了临了,也算是得了一个放心。

  ——

  这天傍晚,白参同往常一样给他们这些隐世而居的人送些东西来。

  用了晚饭临走时,楚仟泠放下碗筷叫住他。

  白参自是知道魏尧对她的用心,躬身不敢怠慢,“殿下有什么吩咐?”

  楚仟泠越过他走了出去,一直走,走到了她这些时日总喜欢一个人呆的小涧旁。听了一会青翠的溪水流淌的声音,这种放空的声音让她感到自由。

  很久很久,白参都准备出声打扰的时候,楚仟泠才转过身,眼睛如明星璀璨,“白侍卫,你如今是太子身边的大红人,就劳烦你带我向太子爷说一声‘恭喜’。其次,请你代为转告,三日后清晨卯时我在进山要经过的红枫林等他。”

  “是。”白参拱手应下,“殿下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没了,你走吧。”

  “喏。”

  白参走后,楚仟泠又在小涧旁站了许久,长呼吸一口,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

  烛台点燃,楚仟泠执起多年不用的笔,在阿庸买来的宣纸上稀稀散散书写着什么。知道更深露重,所有人都已熟睡,包括山林里的生灵都沉入梦乡,楚仟泠才堪堪停下手中的笔。

  一一装入特定的信封。

  从窗的开着的缝隙里看了一眼天色,已经鱼肚翻白,寅时已过。

  整理好被她弄乱的妆台,仔细看了看这段时日住过的地方。轻手轻脚的推开门走了出去,楚熙和左肖住的同一件房,但她作为一个女子也不好进去,从开着的窗里将手中的两封信塞了进去。而后又转去阿庸两姐妹在的地方,阿庸这头小猪还睡得打鼾,看着她肉嘟嘟的小脸,楚仟泠恶作剧似的捏了捏,惹得阿庸不耐的翻了个身。

  又为阿花拉了拉被袄,掩去眼角的泪珠,将剩下的信封装在茶壶底下。

  趁着能看清路,楚仟泠想在他们所有人都睡着,悄悄离开。

  “决定要走了吗?”

  还是那个熟悉的苍老的声音,楚仟泠背着包袱,没有转身,“嗯,不留了。”

  齐严望着那从始至终都孤单纤细的背影,他早已察觉楚仟泠的这份心思,从二月初一那一天开始,楚仟泠就一直在等,等一个离开的机会。只是这个机会需要魏尧平平安安的登上帝位。

  “那就走吧,困在深宫十几年,你也不易。此后,这天高海阔,总有你的去处。”

  “嗯。”楚仟泠拉着包袱的手紧了紧,停下的脚步又开始动了,“齐老头,你也保重身体。”

  “会的。”

  她的身影消失在小路的尽头,齐严才转身回房,嘴里嘟囔着:

  “哎,人老了,睡不着啦!”

  ——

  卯时,晨曦初上,光线透过浓密的枫叶间隙映在她的脸上。

  踢踢踏踏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楚仟泠知道,是魏尧来了,他从来都是个守时的人。

  她见他策马而来,内里大红的披风随风扬起,骑马的人身姿俊逸,浓黑的长发高高束起,丰神俊朗。与她记忆中的那个身穿明黄龙袍的身影渐渐重叠起来。

  他翻身下马,随风流动的气息钻入她的鼻间,是淡淡的幽兰的味道。

  他常用的熏香变了。

  “白参说,你想见我。”魏尧看她渐渐红润起来的面庞,从里而外的高兴,张开双臂将娇小的人儿抱入了怀中。

  任由他抱了一会儿,楚仟泠才轻轻说:“阿尧,你弄疼我了。”

  魏尧这才恍然惊觉,忙放开她,惊慌的问:“弄疼你了?哪里疼?”

  “没事,现在不疼了。”楚仟泠后退一步,避开他毫无章法的手。

  伸出去的手被遗落在空中,魏尧感受到了她的抗拒,原先她不拒绝自己的拥抱时,还以为她原谅他了。

  楚仟泠从怀中抽出他放在桌上的玉佩,将原有的那一半递到魏尧面前,一如幼时分别那般,“这是给了你的东西,我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还有那封信,我一直迟迟没有回音,是因为我想亲口告诉你,我从未怪过你,也就没有原不原谅这一说。”

  此时,晨风吹过,卷起地面铺满的枫叶,飒飒作响。

  魏尧静静聆听着,那颗炙热的心也越来越冰凉。

  “今日约你来此,不过是因为我要走了,与你道个别,其余的便没有什么了。”

  “你要去哪儿?”

  “这天地广阔,总有我能去的地方。”眼睛微眨,楚仟泠静静的望着他,就想将他记在心里再久一点。

  “姣姣,能不走吗?”魏尧气声微弱,哀求道,“我……我现在是太子了,这次来,就是想娶你为妻的。”

  哪想楚仟泠却跪地俯首,称自己为民,“太子这是折煞我了,我乃前朝公主,与太子殿下的尊贵之躯是万般不配。殿下切莫这般说。”

  魏尧大惊,想扶她起身,却被她拂开了。

  她自己起身,再跪,再起身,如此三次才作罢。

  “因草民即日就要动身,来不及看到殿下登基时的胜景,就于此恭贺新帝登基了。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魏尧终是拗不过她,低垂着眼眸,眉心紧蹙,“你本不必如此,与我一同登基,我为帝你为后,这不好吗?”

  楚仟泠直起身,眼睛里似含了万千星辰,不染凡尘,不带污秽,一如开始的纯净,“是很好。草民可以承认,从前深爱着殿下,如今也深爱着殿下。”

  “那为何……”

  “但是草民过不了自己的这一关。”楚仟泠笑了笑,是一种释然,“楚虽不是殿下亲手所灭,但总有牵连。包括我的爹爹和娘亲,这些的存在,即使我与您在一起了,此后也总有隔阂。既如此,还不若从未在一起。但我还是感谢殿下,救下了哥哥。”

  “言尽于此,我与殿下就此别过。”再做一次大揖,楚仟泠冲他摇手,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

  直至最后,魏尧都没有拦她,他知他这次是无论如何都留不下她了,还不若就此放她自由。

  消失在光源尽头,楚仟泠才忍不住哭出声来。

  她多希望能说与魏尧,前世种种,也想说与他这一世他已经做到了万全。可她历经两世,真的没有办法再懵懂无知的与他在一起。

  从此以后,他守着这万里江山,而她去为他饱览这山河无恙。

  【正文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