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醉欢眠 > 第199章 终九趴下地牢
  一轮清月挂天际。

  冉少棠停下脚步,望着趴在前面挡住路的终九趴,又看了眼秦晓月,慢慢吐出几个字。

  “挫挫他的锐气再用。”

  秦晓月眉间舒展,笑着拍手:“公子就是足智多谋。是该挫挫宋敖的锐气,总爱冰着一张臭脸不说,问他十句就回一个字。气死人了。”

  冉少棠好奇地瞪她一眼,弯唇浅笑,冲着终九趴招招手:“走,跟你老子去消消食。”

  秦晓月跟上去:“公子要去哪?婢子也去。”

  冉少棠拒绝:“不用,你留下。”

  秦晓月撅了嘴,看着冉少棠连拉带拖,拽着不愿意动弹的终九趴走了。

  “那公子一定要小心。”

  想了想,她又几步跑回院子,果然宋敖还傻呆呆地站在院子里,没走。

  “你别愣着了,快去跟公子出去。她带着终九趴不知去哪里了,我担心她有事,你快跟去看看。”

  宋敖登时来了精神,按着秦晓月的指引追了出去。

  秦晓月在后面大声嘱咐道:“你机灵点,别让公子发现了。”

  冉少棠今天看到吴言时,瞧他身上一袭新衣,随口问了句“衣服是新买的?”

  想不到吴言却憋了大红脸,半天才道:“是阿父送来的。”

  冉少棠看到他那副欢喜又不想表现出来的表情,知他是开心的。

  看来吴维还是惦记这个儿子的。

  她帮吴言顺便号了脉,发现他体内的毒与前几日竟然有些不同。

  一丝疑惑浮上心头:“你这两天可吃了什么药?你阿父给你送来药石了没?”

  吴言连忙摇头:“当然没有。我这几日都按照公子交待的,吃您帮我配制的那几种药。其他的药动都没动。”

  “可是,你体内脉象有异,似乎有一股力量在里面冲撞。”冉少棠皱眉。

  吴言如释重负:“原来是这个。我每个月月圆之日都会与平日不同。体内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有时还会令我十分暴躁,想要发泄砸东西。”

  冉少棠漆黑的眸子微微闪着光:“为何不早说?”

  吴言腼腆笑了笑:“忘了。出来后激动的把这个毛病给忘了。”

  冉少棠想起左岩溪提到的那个蛊虫人计划,眸光冷了下来。

  “嗯,忘了正常。我给的药你先别喝了,我去想想办法,再研制一副药出来,看能不能抑制你体内不明力量的躁动。“

  吴言忙抱拳拱手答谢。

  冉少棠摆摆手,又看了他一眼,便让他回去做事了。

  今夜,她越想越觉得有哪里不对。

  骨万槁炮制药人这么久的时间,只有吴言好好的活了下来。是他体质特殊抗过了所有伤害呢,还是骨万槁给他用了其他方法。

  这一夜,她想得多一些,带着终九趴进了地牢。

  自上次终九畴提醒她要看好骨万槁防止有人来捣乱后?地牢周围安排了比平时多出数倍的人手保卫巡逻。

  冉少棠一路走来?遇到了三支巡逻队伍。

  她抬头向树上与屋顶等黑暗之处望了望,立即有呼哨声响起。

  那是暗卫在回应她的观望?告诉她?一切正常。

  冉少棠满意的冲着黑暗中的暗卫点了点头,揪着终九趴脖颈后面的肉?拖进地牢里。

  这家伙跟它哥一样,就看跟她对着干。

  冉少棠在它胖屁股上踢了一脚?终九趴才不情不愿的走下台阶。

  终九畴与她提起过终九趴的来历。

  这家伙自小一直生活在黑森林里?从小吃的野兽都与境山的不同。

  那些小兽吃的食物常常是九州大陆求之不得的珍奇异草。比如千年灵芝,比如千年人参。

  所以,吃了小兽的终九趴,也就间接吃掉了这些神奇的药草?体魄与智力都与普通的老虎不同。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终九畴提到这只小白虎可能是东察族人饲养的白虎后代。

  东察族世代训虎为宠,不仅能帮着族人打猎,还是一支强悍的白虎军队。

  冉少棠好奇地问过终九畴:“你是怎么判断这只虎是东察族的?”

  终九畴回答的挺敷衍:“白虎不常见,他也是猜的。”

  猜的就猜的。

  冉少棠今晚想试一试。

  既然终九趴是东察族人饲养的白虎后代,那么它会不会在骨万槁身上发现什么东西呢?

  终九趴沿着台阶慢慢走下去?浑身上下都透着懒洋洋的劲儿。

  走在后面的冉少棠怎么看,都觉得这只虎是只废物。好吃懒做的废物。

  她正要在后面踢上一脚?助它快点下去。谁知终九趴突然像受了惊吓似的蹦了起来,那高度悬一点撞到地牢房顶。

  冉少棠看着终九趴狼狈的踉跄着逃下台阶。

  定晴望地下看去?令它突然行动异常的那级台阶上,躺着一只死老鼠。

  “不是吧?你竟然怕老鼠?”冉少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终九趴嗷呜一声?看死老鼠的眼神里竟全是鄙夷与嫌弃?那副样子好像是怕死老鼠脏了它的爪子一样。

  冉少棠一脚把老鼠踢到一边,几步走下去,站到终九趴身边。

  终九趴看了眼她踢老鼠的脚,往旁边挪了挪。样子十分嫌弃。

  冉少棠:......跟你九哥一个德性。

  牢里的护卫看到冉少棠忙过来行了礼。

  又害怕终九趴,身子紧紧贴到墙上。

  冉少棠看他一眼,问道:“这两天可有何异常?”

  “回公子,骨万槁仍旧如常。每天吃了睡睡了吃,就是那个叫闫锐的,嘴巴里不干不净的,天天吵的人烦。”

  “嗯?”冉少棠挑眉,“不是让你们把他送出去,关进客房找人看守起来吗?怎么还不执行?”毕竟还要与大皇子打交道,这人,她留着还有用。暂且不伤他性命。

  那护卫一脸委屈,对着冉少棠解释道:“不是小的不执行,实在是这个闫锐性子太倔。他说是谁把他关进来的,就让谁来请他出去。不然,他就是死在这里也不走。”

  冉少棠被这个神经病闫锐都气笑了。

  “他莫不是当自己是请来的贵宾了?也是奇了怪了,还有人喜欢在牢房里待着。行,他不想走,继续关着。别饿死就行。”

  护卫立即领命。

  终九趴一直站在铁栅栏前望着蜷缩在地上的骨万枯,不知为何,他突然像发现什么似的,发出地动山摇的一吼,疯狂的扑向栅栏。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