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鱼生浅若余年 > (188)不同的选择
    《鱼生浅若余年》来源:https://www.tvbts.com
  原来这丫头不好色,她贪财。余白表示满心无奈。

  “搞艺术这么赚钱吗?”早知道她也学美术算了。

  他不知道该回她点什么好,只感觉她好像来自难民窟。

  江小鱼愉悦的东瞅瞅西望望,就是一双眼睛似乎有点不够看。

  然后在心里开始默默清查起了关于余姓的名人土豪。

  .

  y国。

  顾少倾满脸疲态,下颚的胡子罕见的呈自由疯长模式,他坐在icu的病房门口,手肘拄着膝盖,手掌撑着头。

  听见临近的脚步声并未移动,只轻声开口道:“有结果了吗?”

  黑山不敢隐瞒,只能如实回报,“没有。”

  大概是被这声没有激怒了,他呼的起身拳风贴着对方的太阳穴过去,“查了这么久,连是谁做的都查不到,我养你们这群废物干嘛!”

  两次由他们家的事情引起的灾难,一次毁了江稀澈的婚姻也击垮了他的内心,而这次又几乎要了他的命。

  黑山没躲也没否认,他愧疚的颔首,“是属下无用。”

  顾少倾一双嗜血的眸子瞪着眼前的男人,良久过后终归还是收回了手。

  能在他的眼皮底下明目张胆下杀手,事后还丝毫痕迹未留的,是把责任推给黑山就能洗脱掉自己的无能吗?

  “是借着卫家的手做的事,但绝不是表面那么简单。”

  第一次也是。

  黑山闻言附和道:“查不出卫家对此事有过深的染指,应该”

  “应该他们家也是颗棋子。”顾少倾接了黑山的话,又道:“看来对方的野心并不是只意图顾家,”

  “主子的意思是?”

  他点头表示肯定,“对方怕是想统一华国黑白两道的势力,吞并甚至彻底毁灭几大家族…”

  “可如果真有这种打算,不可能没有任何踪迹可寻啊?”

  黑山想象不出来,要是从各界插手深入最后做到剿毁消亡,过程中每一次动手后真的都可以由如人间蒸发一般吗?

  十几年来这个问题同样也深深困扰着顾少倾,“连你都查不出来,那就是人间蒸发了。”

  思虑再三郑重道:“再把范围扩大一点,查,一定得查。”

  他怕自己撑不太久,也怕对方知道这点,所以正暗地里笑看他干熬至死。

  然后轻轻松松的坐收渔翁之利。

  “属下明白。”想劝可又清楚劝也无用,只能

  空望几眼后退走。

  那天原本大家都跟在汪医生她们的救护车后面,混乱中江稀澈突然直奔顾少倾过来,一言不发的红着眼睛挡在了他身前。

  接着就是子弹陷入皮肉的声音还有空气中遗留的焦糊味。

  他们二人身高相仿,所以这一击稳稳射穿了江稀澈的心脏。

  弹片碎在了心房里,半颗心被炸成了肉泥,那会危急的根本顾不上江小鱼,他直接把人送来了这边,可救了这么久也仍旧没有脱离危险。

  在他意识还清醒时顾少倾曾几次跟他确认,真的不把真实情况告诉他女儿吗,得到的都是相同的答案,不能说。

  所以那段时间就剩她自己待在了华国的医院里疗养,余白重伤在家,顾思若被卫斯悦缠的脱不开身,苏浅昏迷生死不明…

  这趟浑水越来越严峻,看似都是些儿女之间的小事,但串联在一起后,每一件皆是直击要害的大事。

  他还腾不出空来找顾思诺谈谈,那孩子就好像鬼迷了心窍一般突然性情大变。

  当然他难辞其咎的是刘璃的死,毕竟她们那家人到最后闹到家破人亡,是跟他和胡倩不正当的表面关系有关。

  要怎么面对江小鱼,他还没做好心里建设,就连江稀澈那边,都不知道要怎么交待。

  刘建鹏一心求死,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帮助,他若愿意是有手段的,但难就难在他不愿意活。

  通通都变的焦头烂额又非常糟糕,而且这些成分里的细微处都跟顾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顾少倾不知道该怎么把混乱压制下去,江稀澈若泰然的坐在那里,即便天塌下来他也不慌。

  可现在他倒下了,一倒至今不起不说,哪怕连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

  “阿澈,你快醒醒吧…”

  快醒醒,我们都等着你呢。

  .

  m国。

  苏莫苒还是紧张的手抖,她几度进进出出但就是控制不住的手抖。

  眼泪大颗大颗的砸在手背上,再一次弄脏了手术要用的手套,“我真是没用…”

  她一遍遍的重复着这句话,哽咽的样子不免令人跟着一起难受。

  “心脏各项指标的契合度很高,阿莫你不用这么紧张,小浅他撑得住。”

  蔡医生过来默默拍着她的背,“他会好起来的。”

  苏莫苒的眼泪掉的更凶了一些,从外套兜里掏出苏浅的手机,解锁递给过去给他。

  屏幕上是一条微信,发给余白的微信。

  :“拜托你务必护小鱼周全,你爱她,她也爱你。可能她现在还没发觉,但请你一定要让她幸福。她幸福我就幸福。这一觉我也不清楚自己要睡多久,若是有幸能醒来我一定会跟你公平竞争,若是没那个福分,就只能请求你来给她往后余生的幸福。”

  所以才有了余白在车上问江小鱼,我跟苏浅你更爱谁的那一幕。

  因为蔡医生看到的,他给的回复是:“要公平就像个男人一样,自己飞回来站在我面前跟我说。”

  其实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江小鱼对待几人情感上的分布还是很清晰的。

  一直以来觉得混乱的只有她自己。

  感情上的事,虽也有强扭的瓜不甜也要揪下来试试这一说,但苏浅终究还是有担忧,所以这个托付他不能不做。

  “唉…”蔡医院叹气,“那孩子也不错,但跟小浅比起来,小浅更适合。”

  他走过的路见过的人太多太多,余白眼底的隐晦颜色能瞒过绝大部分人,可逃不过他的审度。

  “阿莫,有信心一点。”

  “不如给小浅注射一点溶剂,将他唤醒,跟那丫头术前通个话吧。”

  苏莫苒只是吧嗒吧嗒掉着眼泪,她迟迟下不去手的原因也有这个成分的。

  明明答应过江小鱼不管什么情况都不会隐瞒她,可这边就连招呼都不打直接开始手术。

  是苏浅的意思不假,但这个做法从她的角度去看,是伤人的。

  纠结,衡量,焦虑,最终还是下了决定,“给他打,得跟小鱼通个话。”

  不管是不是最后一通电话,有始有终,是他该给出的交待。

  “好,我去安排。”蔡医生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你冷静一下,嗯?”

  “知道了,放心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