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我在忍界全图鉴 > 第一百二十八章 让我,做你的笼子(求推荐票~)
    《我在忍界全图鉴》来源:https://www.tvbts.com
  “到底!”

  “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

  小守鹤的内心在咆哮。

  分心对敌并不算什么,但关键地是,他所需要面对的对象却是两个棘手的存在。

  一边,是无论什么攻击都被无效化的分身,亦或者说是幻术?另一边,则是麻烦的水遁忍术,使之根本无法再随心所欲操控砂子。

  难道要败了?

  不,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败在这个地方!

  怒火翻腾,一股不属于其本身的力量开始暗自涌动。

  没有人,没有人能够否决自己存在的意义!没有人!!

  戮!戮!!他要将阻路的家伙,全部戮尽!!!

  然,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字眼落在了我爱罗的耳畔!

  “斩!”

  是那妖隐村个少年!

  来了吗?

  来的正好!

  小守鹤豁然抬面,一只眼睛已然化作了嗜血的兽瞳!!

  阴冷、杀戮、血腥,一切负面情绪都展露在内,即便是饱受再不斩老师杀气锤炼的莫语,在这一瞬也不由身体僵硬,忘却了攻伐。

  只不过。

  他早已不是那个刚位临忍界的小菜鸟。

  这一刻,其选择了与二柱子相似的做法,牙齿咬过了舌尖,那被纤弱神经所传递的痛楚瞬间令之清醒了过来,握于手中的战刃也顺势而落,斩在了我爱罗的身上。

  但可惜的是,未能破防!

  在看清落点之后,大量的砂土瞬间覆盖了那一方肌肤,即便横刀上附着了弥弥切丸之力,可也再难下压分毫。

  lv.2等级的阴阳术,还是欠缺了一点。

  “果然,还是分身术吗?”

  狰狞的低语在莫语的耳畔响起。

  与此同时,褐色的纹路开始沿着我爱罗的右眼蔓延,这是,尾兽化的标志!

  下面所展现,才是其真正的实力!

  也是,他难以掌控的力量。

  对此,来自妖隐村的小帅哥猛然抽刀遁离。

  最佳的进攻时机已经过去,没有必要再继续纠缠了,否则一旦真的将一尾守鹤给打了出来,那么跟面对大蛇丸有什么区别?

  “怎么了?怎么逃了?是害怕了吗?桀桀桀,呐,我承认你有点特殊,不过,一切才刚刚开始!”

  低沉的声音渐渐变得高昂。

  这场考核之旅,还真的是十分美妙呢,这么快就让他找到了存在的意义!

  眼角微瞄,肩臂上一道不浅的印痕很是扎眼。

  差一点,他的防御就被对方破开了!

  不过,现在一切都结束了!

  力量,正从其身体各处源源不断地涌上来!

  任何阻路者,都将被自己撕个纷碎!

  “怕?”

  “根本没在怕好吧?”

  “只不过,突然觉得有点能理解你了。”

  持刀而立的莫语故作轻松的回应道。

  毕竟,眼前这小守鹤所爆发的威压,还是很难被直接无视掉的。

  尤其是那兽化的瞳眸,只一眼,便让人心生颤栗,不能自己。

  “理解?哈,哈哈哈!”

  仅是尾兽化一只眼瞳的我爱罗仍旧能够保持着一定的思维。

  如是言语入耳,于之而言,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理解?

  连同村之人,哥哥姐姐,亲生父亲都未曾能够理解他!区区一个外人,居然跟自己谈理解?有谁能够知晓,他这数十年都是怎么过来的吗?

  是无尽的孤立与暗杀!!

  “嗯,理解。”

  然而,视野中的那人却郑重的点了点头,在其手中的战刃也被送回了鞘内。

  “因为,我们都是一类人,被旁人所恐惧、厌恶、疏远,乃至当作灾祸的人。”

  闻言,迈入癫狂之态的小守鹤陡然愣住了。

  那快要将耳朵吞没的尾兽化亦硬生生地停止。

  回望四野。

  似乎也的确是这样。

  使用冰遁的血继限界者,以诡异草人为伴的小丫头。

  无论是放在哪一个国度,都必定是令旁人升起厌恶、恐惧之心的存在。最好的结果,大抵就是被圈养起来,当无情的作战争兵器,这样就不用再去理会、在意其他。

  就如其自身一样,将杀戮看作是存在的意义。

  只是,眼前的这一行人却似乎有所不同。

  坚定的羁绊,互相的信任,以及,拥有令人欣羡的丰富情感。

  “我爱罗。”

  “你的名字很奇特。”

  “意思是:只爱自己的修罗吗?”

  视野中的少年再度出声,传入耳畔的问询更是令小守鹤产生了一种晦涩情感。

  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就像是,久未放晴的天空,初见阳光了一般!

  除却夜叉丸,似乎再没有人理解过他名字的含义。

  “呐,要来,妖隐村吗?”

  “这里,都是与你一样的存在。”

  “不用害怕会被别人孤立,不用在意旁人的目光,更不用担心体内的力量会突然暴走。”

  “因为,我会做你的笼子,只要有我在你的身边,你,就是自由的。”

  说着说着,莫语遥遥地伸出了手掌。

  目光里尽皆是坦诚,即便是对上了那充斥着负面情绪的兽瞳,也未曾有半点退让。

  如是言语,不仅是我爱罗,就连一侧的手鞠和勘九郎都不由动容。

  他们很想出言去阻止,去扰乱些什么。

  可张了张嘴,却无奈的发现,没有半点能够拿得出手的说辞。

  亲情?

  被亲生父亲安排暗杀的亲情?

  友情?

  被同龄人所排斥的友情?

  归属?

  被同村人所厌恶的归属?

  一切的一切,在那简单到极致的诱惑下,变得苍白而无力。

  眼纹消散,兽瞳退却,散落四野的砂子渐渐回归葫芦。

  就连肆意冲撞的杀意都在此刻变得浅薄了很多。

  少顷,一道精简的字句从我爱罗的嘴角吐露:“你太弱。”

  虽然与之对战的少年确实拥有着超越同龄人的实力,但,还是不够!

  除了自己与那个男人!

  没有人能够真正的了解,到底是怎样一个怪物居住在了他的身体里!

  闻言。

  莫语咧嘴一笑。

  “你以为,这就是我全部的实力了吗?”

  b级以上的忍术还未施展,鬼缠的力量也未动用。

  更重要的是,他们小队之间羁绊的,绝对不会输给任何人!

  “第三场试炼,我等你!”

  “走了。”

  又深深看了眼视野中的少年后,我爱罗率先向中心塔的方向行进。

  这是他第一次因外人,按捺下心中的杀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