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穿越之我要吃饱 > 雪上加霜
    铃叮铛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救人是好事,可是为了救人自己却受伤了。

  怎么想,大姐心里都有些难受。

  看着朝暮躺在床上有些虚弱的样子,大姐也没说出什么重话。

  想着等朝暮稍微好些在好好说道说道。

  很快药就煎好了。

  看着眼前黑漆漆浓郁的半碗药。

  朝暮内心是有些抗拒的。

  中药飘出来的味道像是挣扎的幽灵。

  别说往嘴巴里咽了,闻久了还想吐呢!

  强忍着干呕的反应。

  一口将药给吞了。

  就这样在床上过去了有惊无险的一天。

  下午能起身动弹的时候朝暮就偷偷把厨房里所有的水弄到空间的木桶里了。

  将家里面的水换成纯的灵泉水。

  又交代大姐煎药都用水缸里的水。

  先别往水缸里面添水。

  大姐问其原因,只说是师傅交代的。

  反正就是糊弄过去了。

  大哥晚上回家也发现了朝暮的异样。

  了解到情况后狠狠批评了朝暮一番。

  说的朝暮头都不敢往上抬。

  不管大哥说的啥反正都应了。

  稍微喝了点粥吃了点馒头和清淡的蔬菜。

  朝暮就又回到床上了。

  这几天得忌口。

  不能吃凉的辣的。重口味的。

  可以吃一些好消化的流食。

  一次也不能像平日里那样吃那么多。

  只能少食多餐。

  而且被强制要求除了吃饭其他时间必须在床上静养。

  本来还一致决定要朝暮在床上吃饭。

  还是朝暮强烈反对才有机会下床。

  像懒猪一样过去了一天半。

  第二天刚喝完药就听到外面吵吵闹闹的声音。

  大姐还没来得及关院子的门就闯进来一群穿着官服的人。

  拿了一张画像。

  要找人。

  朝暮从床上起身想要出去看发生了什么就有十几个人破门而入。

  为首的人举着画像。

  “就是她,抓起来给我带回去!”

  “是!”

  剩下的一部分人在外面拦着大姐和雪碧儿等人。

  “二姐,二姐你快跑!”

  小妹着急的在外面大喊。

  跑什么跑,现在跑还来得急嘛!朝暮心想。况且这些人有心抓自己。能跑到哪里!

  就算是现在躲到空间也不可能了。

  自己总不能在空间里独自生活一辈子吧!

  况且自己突然消失,这些人万一编造自己是妖魔鬼怪之类的话。

  将大姐大哥也都给抓走怎么办。

  不行,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脑海里胡思乱想一通。

  慢慢起身说道:“我知道你们是来抓我的,我现在受伤了也不可能逃跑。别为难我的家人我跟你们走!”

  说罢,便假装从被窝里掏出银子。

  实际是从空间里掏出存的银子。

  交到为首的人手中。

  “带我走吧,这些银子给兄弟们打打牙祭!”

  为首的眉眼翘了一下收下了这十两银子。

  “呦,这姑娘挺会做人啊,那我就直话直说了。不是我们有意为难你。是你得罪人了,至于得罪谁了我们也不清楚。上头让我们抓人我们不得不抓!”

  “我明白,带我走吧!”

  后面的人想上前绑住朝暮被为首的人制止了。

  “不必!”摆了摆手,后面的人又下去了。

  大姐流着泪看着被困在中间的朝暮。

  想要扒开人群。

  “大姐,这些人没有要为难我,是我得罪人了。我去去就回!”

  “我跟你一起去!”

  大姐坚毅的说道。

  “小妹,你现在就去找大哥,就说朝暮被抓到衙门了!”

  大姐冲着小妹喊道。

  “好,大姐!”

  小妹如同火箭一样快速窜了出去。

  笙子也跟在屁股后面窜了出去。

  外面帮工的人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没有看热闹。

  但是有些人的表情显得有些担心。

  突然出现二十多个衙门的人,被抓的还是江家的丫头。

  村上的人也忍不住探头出来看。

  有的人甚至在门口呸了几口吐沫星子。

  “呸,这是犯了什么事了,活该!”

  胖妇人在门口扭着水桶一般的腰看着朝暮姐妹的笑话。

  面对那样丑恶的嘴脸,朝暮连理都没理。

  大姐心里正烦躁着也不会搭理这些苍蝇。

  寡妇也在门前指指点点的。

  甚至还说出来大姐偷人这些话。

  朝暮请求停一下。

  站在寡妇面前。

  啪的一下扇了寡妇一巴掌。

  直接给寡妇扇啪在地上。

  顾不上身体上的虚弱说道:“我江家堂堂真真,不偷不抢的不知道为何得罪那么多人。今天我话撂在这里。以后谁在背后乱嚼我们家人的舌根,我听一次打一次,见一次扇一次!”

  寡妇被扇的还没有缓和过来。

  等缓和过来后传出杀猪般的声音。

  想要上前教训朝暮。

  被后面的官兵拦住了。

  “不许扰乱公纪!!!”

  被挡着的寡妇也只能恨恨的发出哎呦声。

  有些看热闹的人则是看着寡妇的热闹。

  还有些经常在朝暮家帮工的人则是一脸担心。

  村长是最爱脸面的。

  朝暮被抓却担忧的在村口站着。

  平时已经有些佝偻的背此时更显得有些弯曲。

  不顾官兵的阻挡上前询问情况。

  大姐简单的和村长说了应该是得罪什么人被抓了。

  “丫头,你们小心些,伯伯会想办法的!到了衙门千万不要激动!”

  “放心吧,村长伯伯,我们去去就回!”

  朝暮看着村长担忧的脸回答道。

  就这短短的一小截村路算是看清了人情冷暖。

  有些人只会火上浇油,雪上加霜,有些人虽然并没有实际的作用。

  但是说的话做的事还是让人心上暖暖的。

  昨天被马儿踢出来的内伤现在已经不是很疼了。

  就是有些微微的疼还有些没劲。

  也不知道是药太有用了还是灵泉水太有用了。

  或者是两者结合激发了药性。

  走路来到镇上朝暮已经没有什么力气了。

  还好有大姐在一边搀扶着。

  来到了衙门,大姐被拦到了后面。

  朝暮直接自觉的就走上了公堂。

  挺直了腰板。

  公堂上面坐着一个膀大腰圆的壮年男子。

  脸长的有些像弥勒佛,不过比起弥勒佛的友善。

  他的眼神有些阴邪。

  嘴角上面长了一颗带胡须的痣。

  “见到本主溥还不跪下!”

  啪!!!惊堂木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

  看到朝暮对自己不理不睬。

  主溥磕了一下桌子上的惊堂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