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都怪师兄太貌美 > 第两百六十四章封尘的前尘往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张叔,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要不然别怪我出手无情。”

  张景未语,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张景,你别后悔。”苏香寒话落,顺手拾起石桌上的小石子,手起手落就定住了张景的穴道。

  张景不是练武之人身上压根就没有一点武功,想要制服他简直易如反掌。

  点住了张景的穴道苏香寒才慢悠悠的起身来到他的身侧,毫不客气的用力抬起他的头,满眼杀机。

  “想杀便杀吧!反正老朽就一把老骨头了,早就活够了。”张景闭眼,一副泰然自若。

  “杀你?我确实打算过,不过我倒觉得想要让你开口威胁你还不如……”苏香寒弯腰,用力的掰开他手将老狗的尸体毫不客气的从他怀中拧了起来,“用它更有用。”

  “你放过开它,有什么事情冲我这个老骨头来。”张景的心因她的动作拧在了一起,他待老狗如亲子平时爱护都来不及哪里会像她这般对待。

  “看,我就说这个办法好吧!”苏香寒不仅没有因他的嘶吼手下留情,反而手一松将将老狗的尸体丢弃在地面,旋即,她又慢慢地拔出长剑对准着老狗,“你猜猜,要是我一剑下去不知道它会不会断成两截?放心我不会用内力,只会像平常人那般的力度。”

  “苏香寒,你敢!你要是敢下手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张景目眦尽裂的冲她吼道。

  仿佛,这一瞬间他又回到了那个噩梦般的刹那,亲眼看着妻子被人杀害又无能为力的夜晚。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若觉得我不敢那就好好睁大你的狗眼,看看我敢不敢。”苏香寒抬手对着老狗的尸体就劈下一剑。

  “不要,不要!!!”

  张景惊恐万分。

  想象中的血腥场面没有到来,剑端在距离老狗尸体不到半截手指时停住,苏香寒意犹未尽的歪头看向张景,“张景,我最后问你一次,说还是不说,我警告你这一次我可绝对不会再停下,我就数三声,三声结束我绝不留情。”

  “三”

  “苏香,你会得报应的。”

  “二”

  “你和你母亲一样,都是丧心病狂的疯子。”

  “一”

  “我说,我说!你别伤害它!”

  长剑停在半空,苏香寒扯出一抹得逞的笑。而张景颤抖着身体,老泪早已纵横。

  “张叔,看来你对它真的是护犊情深。”苏香寒弯腰,将老狗从地面拧起来轻柔的放入张景的怀里,收手时还意味深长的摸了把狗毛。

  老狗回到自己怀里张景终于重重地松了口气,他真的见不得也接受不了自己心疼了多年的孩子被当众碎尸。

  “张叔,说吧!”苏香寒坐会凳子一副正等着他开口的架势。

  张景心里有恨却又不得不听从她话,沉吟了许久后他才将十多年的事娓娓道出,“十二年前,那时候门主可谓真正的恣意潇洒,随性洒脱,他的悟性和才智也是独天厚地。少时的门主最喜欢的就是游历江湖,看尽山河风光,纵然是他的父亲多次催促继承担任门中事务他也毫不上心。”

  “那时候身为贴身侍从的我,在此期间也从未离开过他身边,幸而目睹他的大段人生。说起门主的转变应当是从遇见慕嫣开始,那个美丽又不羁世俗的女子,从她出现在门主的眼前时我便清楚的看见他眼中渐渐燃起的火花。”

  “后来,他们也如愿走到了一起,那段美好而又短暂的时光至今都难以让人忘怀,可是就在门主准备带着慕嫣回轻波门的时候,慕嫣却悄然离去,她的离开完全没有丝毫的预兆。让门主慌了心,失了神,苦苦寻找了两个月后他不得不在父母的催促下回家。”

  “然而,他没想到这一次回去让他的命运彻底改变了,他遇到了你的母亲赵心月,那时候轻波门名声不大,先门主为了能发扬门楣想要门主同赵心月成婚。为了这次结亲赵门给出的条件也是非常的诱人,只要门主迎娶赵心月便能将赵门作为聘礼,变成轻波门的旁支。那时候轻波门的名声并不及赵门,他们如此做法是个人都会心动,先门主也不例外。”

  “然而这些所谓诱惑对于门主来说简直就是耻辱,他不能接受也不会接受,就算面临着责罚他也是抱着所有的决心想要迎娶慕嫣为妻。就算是面对赵心月的示好他也毫不理会,一心只惦记着不知身在何处的慕嫣,门主再次见到慕嫣是在三个月后,为了不让自己的婚事成为利益的交换他毅然决然的决定用自己的能力将轻波门推上高峰。”

  “在一次门派聚集商议商讨应对花楹宫的大会上,他再次见到了慕嫣,尽管他心中有很多不满却还是禁不住对她的思念选择重归于好。而谁都不知道,为了能将他们拆开,赵心月设计了一个又一个掠夺的阴谋,而也是因为这一个又一个的阴谋让他们两人因为误会和相互不信任彻底的分开了。”

  “慕嫣离开之后,门主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才隐隐察觉到了不对劲,但是为时已晚,慕嫣的离去很决然,仿佛丝毫不带留恋的走了。门主不知她的底细又探听不到她的消息只能到处寻找,而这一找就是整整两年。”

  “两年后,门主回到轻波门那时候先门主夫人病重命在旦夕,而她唯一的希望就是让门主迎娶赵心月。门主心灰意冷,便稀里糊涂的答应了,婚事才开始准备就已天下皆知,别人都以为门主是为了赵心月,而我却知道他是在借着婚事想要让慕嫣出现,他想让她劫亲,只是从婚事还未进行到拜堂完成慕嫣都没有出现。”

  “门主本就不爱赵心月成亲后也从未碰过她,一门心思将精心放在了发扬轻波门上,虽然这其中有诸多赵心月使绊子,也都被门主一一解决。可是,谁都没有想到,口口声声说着对门主有着至死不渝的爱情的女人,在成亲后的一年时间里就怀上了别人的孩子。甚至还恬不知耻的和那人夜夜厮混,要不是因着家中催促子嗣很急,门主早就想一纸休书休了这个厚颜无耻,放荡形骸的荡妇。”

  “说起来大小姐应该对门主要感恩戴德,要不是门主心善可能你早就死于乱刀之下,更不可能会成为人人羡慕的轻波门门主之女。”

  “你说是我母亲设计陷害父亲与慕嫣的分离,你可有证据?”待到张景说完,过了好久苏香寒才提出一个疑问。

  从张景的描述来看自己母亲确实是个坏人姻缘不择手段的人,只是作为女儿她觉得自己有必要进行维护。

  “呵!证据?”张景像是听了个笑话似的大笑出声,“若我说这些坏事都是她临终时出于愧疚和自责亲口道出的,你信与不信?”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