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9章 第九章
    薄西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白慕一愣,抬头看着顾明川,看他那俊逸的五官仿佛刀刻一般,心底突然涌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酸涩情绪,她的喉头似乎被堵上了,声音有些干涩,“怎么会,你帮了我,我应该谢谢你才对。”

  顾明川却冷笑一声,摔了坠子转身而去。

  白慕知道自己又惹顾明川生气了,但她还是如以往一样,根本弄不清自己到底哪里惹到了他。

  她被他临走时的眼神钉在当地,好半晌没有回过来神儿,听着他的脚步声渐去渐远,消失在楼下,再听到院子里汽车发动的声音,以及院子里的大门关上的吱呀声。

  最后她听到一个脚步轻轻的走了过来,然后门口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是惠嫂。

  惠嫂隔着门担忧的问,“白小姐,您还好么?”

  白慕仿佛失掉了所有的力气,慢慢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有气无力的回着惠嫂,“我没事儿。”

  门外的惠嫂像是松了一口气,说道,“饭菜我早就给备好了,您要出来吃一点么?”

  白慕说,“不了惠嫂,我想静一静。”

  惠嫂在门外站了一会儿,见房内没什么特别的动静,这才转身下了楼。

  白慕呆坐了半晌,后又猛地起来,将房间内所有可能引起顾明川反感的东西物件儿全部搜罗出来,一口气都扔掉,才算是缓过劲儿来。

  这次顾明川走了之后,果然很长时间没有再来,白慕心里其实轻松不少,因为如果顾明川过来,她实在是没想好接下来该怎么对付。

  不过最近她特意翻了翻财经新闻,知道他好像是出国了,所以她暂时可以轻松一段时间。

  顾明川不在的日子里,白慕一般都去学习班学课程,这是她为数不多的个人开销。

  两年多以前她辞了工作,在家里百无聊赖,她不喜欢逛街美容,也对这些没有兴趣,想到以后的生活,她咬牙给自己报了财务方面的私人课程。

  虽然贵了点,但贵有贵的好处,名校老师,单独教课,提前预约,白慕能够充分利用时间学习,这两天因为学课的缘故,有时候回来有些晚。

  这一天白慕照例六点后才回来,刚一进门白慕就觉得不对劲,她将鞋子踢了下来,换上了室内拖鞋,看到惠嫂有些局促的站在门厅处,看着她不安的笑了笑,“您回来了?”

  白慕有些困惑,“惠嫂,怎么了?”

  惠嫂瞥了一眼会客厅,笑容尴尬,却没有再说话。

  难道是顾明川来了?

  不对,顾明川来,惠嫂绝不是这个态度,白慕看着惠嫂欲言又止的表情,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她放下包从门厅走到客厅,看到客厅中那个背影,仿佛被冷水从头到脚浇了一遍,整个人僵在了当地。

  客厅中的人正坐在沙发上,侧身对着门厅,身子有些佝偻,不过就算只瞥了一眼,就算长时间未见,白慕还是立刻就认出来了。

  他头发微白,身上还穿着浆洗的有些发毛的老式衬衣,裤子是最普通的毛料工装裤,脚上穿了一双样式普通的老人鞋,这种老人鞋是那些电视购物频道特别爱推销的款式,天花乱坠的吹几句保健功能,就能忽悠的上了年纪的人花了冤枉钱去买。

  不过这他脚上的鞋子也许是穿的久了,边缘都有些脱胶。

  地上的毯子厚重,白慕穿着拖鞋从门厅走过来,静悄悄的,那人也没有察觉,他此刻正在沙发上坐着,抬着头打量着这个会客厅。

  会客厅装修豪华,白慕刚搬来的时候也不适应,太大了,空荡荡的没有人气儿,即便是开全了灯,灯光也是冷冷清清没有温度。

  厅堂的中央,楼顶上还吊着一盏巨大的水晶灯,像个钟鼎一般,繁复的玻璃灯罩从中央层层叠叠堆到外面去,上面雕刻着精致的琼花,远远看过去,像一堆碎瓦琉璃,亦或是被海浪狠狠拍过来的细碎的浪花。

  这个水晶灯从白慕住进来,每周都要请人擦拭,保洁们回回都要搬了□□过来,认真细致的擦上两三个钟头,因为这种灯很容易落灰,而一旦落了灰,时间久了,灯罩就会发雾,灯光照出来就会迷迷蒙蒙的不亮眼。

  其实屋子里这么多灯,一盏灯亮不亮眼的谁会在乎,她不在乎,顾明川更不会去在乎。

  她低下头,仿佛被这灯光刺痛了眼,她鼓起勇气,酸涩不清的喊了一句,“爸。”

  这声音惊动了原本坐在沙发上的人,他缓缓按着自己的膝盖站了起来,背有些伛偻,仿佛直不起来,又仿佛被这屋内奢华的装饰压弯了一样,单薄的可怜。

  他慢慢转过身,沧桑的脸上满是褶皱,眉眼与白慕有三分相似,正是白慕的父亲,白良轩。

  白良轩虽然此刻没有说话,只是远远看着白慕,可白慕此刻却不敢直视过去,只低着头。

  两个人都不开口,白良轩站在沙发那里一动不动,还是惠嫂进来打破了沉默,小心的说了一句,“白小姐,这位先生说是您的父亲,非要闯进来,我也拦不住,所以就请他暂时到这里等您了。”

  白慕这才吸了口气,抬起头强自镇静的对着白良轩说道,“爸,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白良轩半晌“哼”了一声,脸色十分不好看,语气也带着嘲弄的味道,“你出息了,我这个做父亲的来看看你,不应该么?”

  白慕听父亲这么说话,知道他或许是猜到了什么,胸中就像是被人砍了一刀,又疼又凉。

  她实在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父亲能找来这里,脑中一时间杂乱如麻,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能张了张口,苍白无力的又喊了一句,“爸……”

  白良轩看着面前衣着光鲜的女儿,说道,“今年过年的时候你来电话,说工作忙,就不回家了,我还想着回头劝劝你,成年成年的不见人,就算是挣再多钱,又有什么意思?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白慕站在那里,这些话仿佛冰冷的锥子一般生生往她身上扎,可她还不能反驳,更不能躲开,只能生受着,脸颊发烫,就像被甩了无数条毒辣的鞭子。

  而白良轩一刻也不停,继续说道,“我没想到我的女儿如今这么有出息,能住进这样的房子,能有这样的本事。”

  白慕的眼眶一瞬间红了,她忍住眼泪,哽咽道,“爸,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

  白良轩点了点头,仿佛忍着怒气,“好,事情是什么样子,你给我解释,我听着。”

  白慕吸了口气,话到嘴边却不知到该如何说,白良轩看她欲言又止,唯唯诺诺,一股怒气突然蹿了上来,不禁提了腔调高声道,“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你说你在私企工作,工作忙,到底是怎么个忙法?前几年你还带着城东回来看一看,这两年你一次都没回过家,到底是为什么?城东呢?他人在哪里,你为什么又住在这里?!”

  白慕听到父亲问肖城东,不禁抖了一下,白良轩看到更是来气,“你不是要解释么?现在怎么不说话!”

  惠嫂在一旁看的心惊,忍不住出声劝了一句,“您不要发火,要不先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哪有解不开的结呢。”

  然而两个人对她的劝解都是充耳不闻,惠嫂看白慕站在那里实在可怜,过去扶了一下,说道,“白小姐,楼上有会客室,那里讲话方便些。”

  惠嫂本意是想让白慕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和自己父亲聊一聊,毕竟下午有家政过来打扫,被撞见了难免尴尬。

  可这话听到白良轩耳朵里却不是个滋味,他冷笑一声,说道,“白小姐?你好大的排场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