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11章 第十一章
    《豢养》来源:https://www.tvbts.net
  白良轩原来是江市的一名高中政治老师,为人恭谨严苛,甚至有些古板,一生之中最不喜欢的就是钻营弄巧的事情,因此错过了许多机会,也得罪过很多人,不过与他接触久了就会知道,他就是这么个规矩脾性。

  前一段时间,白慕同父异母的弟弟白默奇中考了,结果发挥的不是很好,差了几分没上重点,赵梅原本是想让白良轩走走关系,把白默奇塞进市重点,谁知道被白良轩一口回绝了。

  说,要是凤凰,在哪儿都能飞得起来,其他高中也不差,每年也会出好几十个重点大学的毕业生。

  赵梅知道白良轩的脾气,最不肯低头求人,劝了几天没动静,也就不劝了。

  谁知道临到开学没几天,市重点高中的校长打过来电话,那天白良轩没有在家,是赵梅接的电话,那头说高中里头还有两个名额,可以给白默奇留一个。

  赵梅十分高兴,以为白良轩虽然脾气拗,但是遇到自家孩子的学业大事,还是肯低了一回头,连忙答应了下午拿资料去报到。

  晚上赵梅拉着白默奇高高兴兴的回来,见到白良轩一问,才知道这事儿根本不是白良轩走的关系。

  细细回想起来,确实有些奇怪,差了几分是要交一些择校费的,但是下午去报到的时候,财务上只管他们要了一些学杂费。

  白良轩是个不肯随便受人恩惠的脾气,一晚上没睡好觉,第二天找到了市重点高中的校长询问情况。

  原来白默奇占的是安替集团资助生的名额。

  安替集团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公司,在A市的子公司投资了许多本地的项目,同时也给了学校许多资助,所以学校专门对口给他们开了两个资助名额,本意是以他们公司的名义资助两名家庭困难,学习成绩还算优异的学生,一来资助生以后可以到他们公司就业,二来也算是给他们公司做了慈善宣传。

  两全其美的事情。

  而且资助生不但学杂费低,每个学期还能拿到不少补助款。

  这样的好事竟然落到了白默奇的头上,白良轩一时有些不敢相信,况且他们家虽然不富裕,但也远远算不上贫困的标准。

  白良轩虽然和这个校长有些私交,但还不到对方为自己做到这个份儿上的程度,他有些奇怪,问了缘由。

  这校长也说不清楚,只说是对方公司提供的名额,他也做不了主。

  这就更奇怪了,这样的大公司,和白良轩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

  白良轩不死心,隔天亲自去了这家公司询问情况。

  对方一听是白良轩过来,连公司的高层都下来迎接了,客客气气的将他请了上去。

  白良轩说明了来由,对方却为难了,“不是我不跟您交底,只是这件事也是上面交代下来的,我们也不敢随便乱问。”

  可是白良轩非要把事情问清楚,对方总经理看他如此固执,只好说道,“那好吧,我去打个电话问一问。”

  一通电话打了快一个小时,对方出来以后直接跟白良轩说道,“这件事情,说是白小姐托人交代的,上头说您回家问一问,估计就明白了。”

  白小姐?

  他们家只有白慕一个女孩儿,这到底跟她有什么关系?她一个普通人,又怎么会有这样的能耐?

  女儿一直在外地上班,具体做什么的他也不是很清楚,不过自从白慕上了大学,她就很少关心家里的事儿了,难道这次是她知道弟弟中考在即,托了关系来帮忙?

  可这也说不通啊,这件事情到底在白良轩心底起了疑。

  白慕最近这两年,确实有些奇怪。

  从来不回家不说,连电话也不太打了,前两年还见她带着自己的男朋友回家看一看,这两年却连个音讯都没有。

  白良轩又是一连好几天睡不着觉,眼看着白默奇开了学,他找了赵梅过来,问,“前一段儿时间白慕给你寄过东西,单子呢?”

  那都是早几个月之前的事情了,家里有一个上锁的柜子打不开,那间房本来是白慕的房间,白慕上大学以后,房间空出来给白默奇当了书房,后来家里东西越来越多,赵梅想用柜子放东西,就问白慕有没有钥匙。

  钥匙确实在白慕手里,没过两天,就用快递就邮了回来,可是快递单顺手就扔了,现在哪里还有?

  赵姨疑惑不解,“你要那个干嘛?早就扔了。”

  白良轩没有回答,他心里其实隐隐有些猜想,可是想了想又觉得不可能,但是终究还是不死心,第二天拿了赵梅的身份证去快递公司查单号。

  好在快递信息还没有被覆盖,还真的查出了一个地址。

  只是这个地址和白慕以前上班的地方相差甚远,根本不是一个城市。

  白良轩马不停蹄,立刻就买了火车票赶过去,按着地址找到了这个别墅区。

  本来别墅区的安保是不让他进的,可他当时越想越急,忍不住和安保纠缠了起来,物业听闻这件事,没有办法,打电话到里面,问是否认识一个叫白良轩的人。

  当时白慕没在家,是惠嫂接的电话,惠嫂一听对方自称是白慕的父亲,也不敢拒之门外,就叫人进来等着了。

  白良轩被物业安排用电瓶车送了进去,他下了车进了屋内,忍不住心惊,屋内装修华丽,陈设考究,偌大的房子富丽堂皇,纤尘不染,恍如杂志画报上鼎铛玉石的豪宅,他忍住心底的疑影,问一旁的惠嫂,“我女儿白慕呢?”

  惠嫂看对方神情肃穆,语气平和,也不像是不讲理或者来闹事的人,回答说,“白小姐今天出去了,估计要晚一些才能回来,您可以在客厅里等一等。”

  白良轩按着沙发扶手慢慢坐了下来,又问,“这家主人呢?”

  惠嫂愣了一下,“您说顾先生么?他最近忙,好长时间没有回来了,您要是有什么事,等会白小姐回来和她说,也是一样的。”

  白良轩听惠嫂说这里的主人姓“顾”不姓“肖”,心里越发惊怒,可他平时也是讲究脸面的人,在惠嫂面前终究不好发作,所以坐在那里,慢慢等着白慕回来。

  结果等白慕回来他一看这反应,心底七八分猜疑终于落了实,父女俩你来我往吵了一通,最后竟成了那样的结局。

  白慕在电话这头听赵梅絮絮叨叨的说,“前两天你爸拿我的身份证我就觉得不对劲,今天发现他竟然买了车票去外地了,我猜他是去找你,怎么了?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电话那头的声音还在询问,白慕却没了说话的勇气,她将电话按在座机上,耳边顿时清净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