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15章 第十五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三百万,那并不是一个轻飘飘的数字啊,就是真金白银,也足够能沉甸甸的塞满一个大行李箱。

  他们公司账上最近确实来了一笔不少的闲钱,一直没有动过,可想要偷偷转出来,却难于登天。

  公司每一笔外转账务,都需要双人复核,还需要主管签字才能拿到口令卡,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办到。

  肖城东是真的被逼急了,才会跟她说这样的混话。

  但看他此刻哭的这么绝望,白慕心中也痛难自抑,不由伸出手回抱住他。

  第二天上班白慕心不在焉,这几天工作忙,办公室乱糟糟的,都过餐点十几分钟了,同事们才开始三三两两的下楼吃饭。

  办公室渐渐安静下来,白慕猛地回过神来,才发现同事都走完了,只有林主管还在办公室里打电话。

  她叹了口气,简单收拾了东西,正准备下楼去餐厅,却听到身后“嘭”的一声,林主管打开了门叫住了她。

  白慕回过头,只见林主管匆匆忙忙的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拎着包,手中拿着一叠票据,递给她,“我有点事要出去一趟,这是公司的一笔私账,你把东西弄好,下午走一下。”

  白慕一看,两级审批都已经签字,连财务复核岗都盖了章,这原本是不合规矩的,她可以直接拒绝,但眼神一撇到票据上的金额,不知道怎么的,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接了过来。

  林主管将自己的口令卡一并塞给她,“麻烦你了,弄好后把票据放我办公室就可以。”

  说完也没等白慕反应,直接拎着公文包出了门。

  白慕站在那里心跳如雷,此时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天时地利的好时机,单子上的对手公司她知道,惯例是月底盘账,现在是月中,货款拖个三五天短时间不会有人起疑。

  她手心都沁出了汗,脑子里一闪而过昨晚肖城东抱着她哭泣哀求的样子,终于一咬牙,走向了电脑。

  午饭过后大家纷纷从食堂回来,工位跟白慕离得最近的小敏走了进来,看到白慕问了一句,“怎么没去吃饭,脸色这么白,是生病了么?”

  白慕含糊的嗯了一声,顺势趴在了桌面上。

  小敏看她确实像不太舒服的样子,也没敢打扰,其他人有的去了休息室,有的四散闲聊,没有人注意她的异样。

  时间一点一滴的划过,下午刚过了打卡时间,白慕马上从位子上站了起来,一句话都没有说,直接走了出去。

  她没有像平常一样坐公交,而是到了公司门口打了车。

  但她失算了,此时是下班的高峰期,路上太堵了,主干道被车子塞得满满当当,就算司机有再高超的车技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白慕面色苍白,司机看她心神不定的样子,以为她有什么急事儿,跟她知会了一声,给她绕了不堵车的远路,一路车速开到了最高码,即便这样,等她回到住的地方,也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

  白慕一刻也不敢耽搁,冲上楼迅速打开了房门,她连钥匙都来不及拔,一脚冲了进去,然而却看到了满屋子的狼藉。

  她的脑子“哄”的一声炸开了,整个人都失去了力气,只觉得脚下一软,顿时扑坐在了地上。

  果然是这样,果然。

  中午刚转过账,肖城东立刻就给她发了信息,她在回复的信息中再三叮嘱,一定要在月底之前将钱转回来。

  前几条回信还好好的,可后来她再给他发信息,他却怎么都不回了,她连忙打电话过去,对面却是忙音。

  她不断的告诉自己,不会的,一定是他有事情在忙,他不会的。

  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心里却越来越没底,越来越慌。

  下了班以后她一刻也不敢耽搁,迅速赶了回来,没想到等待她的,果然是这样的结局。

  她坐在地上大哭了起来,她从没想过肖城东会如此绝情,拿起电话,又拨了一遍那惗熟的号码,但电话那头传过来的,依旧是冰冷无情的忙音。

  她不甘心,咬牙站了起来,在屋内翻找查看,可越翻心越凉。

  肖城东所有的私人证件全部不见了,连屋里值钱的东西也少了大半。

  她转头找到了小区物业,谎称家中遭了贼,要求调取监控。

  物业上的人看她哭的这么可怜,又禁不住她软磨硬泡,答应私底下给她放监控,但只允许她在一旁看。

  监控中下午三点多,肖城东拎着一个行李箱,鬼鬼祟祟的从家里出来,神色慌张,他带着口罩,迅速上了电梯,切到另一个监控,肖城东出了小区后,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立时不停的走了。

  因为监控角度的问题,车牌号并没有拍到。

  物业上的工作人员问道,“这是您认识的人么?需要帮您报警么?”

  白慕盯着放个画面中那个自己万分熟悉的面孔,突然笑了一下,“不用了。”

  物业上的人被她的笑吓了一大跳,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再说话,眼睁睁看着白慕神色怔怔的转头离开。

  监控屏幕墙上,那个绝尘而去的画面定格在了下午三点多钟。

  下午三点多。

  那就是她刚转过账没多久。

  算上肖城东收拾行李的时间,原来他竟丝毫都没有犹豫。

  原来他们之间的感情,连三个小时都撑不到。

  她恍恍惚惚的走着,周遭的一切都失去了色彩,凭着本能回到住处,房门上的钥匙还没有拔,她将它撸了下来,攥在手里,只觉得掌心一片冰凉。

  屋内乱糟糟的,她也懒得收拾这一地狼藉,视若无睹的进了房间,就这么合着衣物,在床上呆愣愣的坐到了天亮。

  直到手机闹铃响了起来,她才反应过来,窗外已经旭日东升,到了该上班的时间。

  她脑子里钝钝的,什么都不敢想,胡乱的收拾下自己,竟然照常出门上班去了。

  同部门的小敏住的离公司最近,往常也最早来上班,今天小敏刚一进办公室,一眼就瞅见了办公室里的白慕。

  微薄的阳光从窗外打进来,洒在她的身上,小敏看了两眼,却大吃一惊,连忙走过去,“你怎么了?是病了么?脸色这么难看,要不要请假?”

  白慕听到动静,茫然的抬头,看到小敏紧张的神色,笑了一笑,“不要紧,我没事儿。”

  这可一点都没有说服力。

  眼瞅着她脸色苍白,眼底乌青,目光呆滞,干什么都慢半拍,整个人似乎都和外界脱了节,这幸亏是林主管还没来,要不然被他看到了,少不了要挨一顿吵。

  小敏心中担忧白慕,但过去问了十句,却得不到两句回答,也是无可奈何。

  除了白慕非常奇怪,林主管也很奇怪,连着两天都没来了,这两天小敏手里堆了一大叠票据需要他签,可左右都找不到人。

  第三天林主管没有来,倒是财务部的张部长来了。

  办公室里的人一时都屏住了呼吸,低着头专心做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张部长进了办公区,拿眼一扫,直接往白慕那里去,大家余光一瞥,却看到白慕恍若未觉,呆坐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连张部长走到近前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张部长面色不悦,用手敲了敲白慕的桌面。

  白慕被惊了一下,手中的笔“啪嗒”掉在了桌面上,这一声在此刻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办公室里尤为响亮。

  白慕也被吓了一跳,她循着声音看了一眼掉落在桌子上的笔,又看到写字笔旁边紧扣着的手,顺着手抬头一望才发现原来张部长就站在她旁边。

  她连忙站了起来,张部长沉了口气,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白慕,吩咐道,“你跟我出来。”

  众人都在心里为白慕哀悼,只见白慕在原地晃了两下,惨白着一张脸跟着张部长走了出去。

  张部长带着白慕走出了财务一区办公室,领着她到了走廊,狭长的走廊上还站着一个人。

  白慕认出那是总经理身边的特别助理李凡清。

  张部长走过去,非常客气的对李凡清说道,“李特助,您找的人我带出来了。”

  李凡清冲部长点了点头,也礼貌的回道,“麻烦您了。”

  张部长不知道李凡清为什么要找一个普通员工,他仗着自己在公司里还有点面子,当着白慕的面就问道,“李特助,这是怎么了?”

  李凡清却没有接话,只对他微微一笑,然后对着呆站在张部长身后的白慕说道,“白小姐,请您跟我来。”

  张部长闹了个没趣,摸了摸鼻子,转头也冲着白慕命令道,“你去吧。”

  白慕定了定神,默默的跟了上去。

  她知道自己根本就瞒不住,那些粗劣的账务一查就能发现端倪,何况再过一周就是月底,只要月底一盘账,她做的那些手脚立刻就会被人发现。

  或早或晚,她都逃不过去,只不过这一天来得早些罢了。

  甚至刚才张部长叫她出来,她心底反倒松了口气,这三天她提心吊胆,没有一刻安稳过。

  李凡清带着白慕上了电梯,刷卡直接上了顶楼,电梯“叮”的一声响,停了下来。

  白慕后知后觉的发现,李凡清竟然带自己来了总经理办公室门前。

  门后面等着自己的会是什么?三堂会审么?

  这边白慕在脑子里胡思乱想着,那边李凡清伸手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里面传来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进。”

  李凡清推开门,却没有进去的意思,只侧了身让开道,对身后的白慕说,“请吧,白小姐。”

  白慕看着那扇沉甸甸的松木门,咬了咬牙,走了进去。

  门在她身后“啪”的一声关上了,她愣住了,办公室里没有她想象中的大阵仗,只有总经理顾明川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