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Leah见她不愿意谈这个,也非常识趣,转了话题跟她聊起了古希腊的神话故事,“您知道爱琴海为什么叫爱琴海么?”

  白慕抬起脸,努力笑了一下,顺着她的话头问道,“为什么?”

  Leah十分熟练的讲道,“很久以前,有一个叫做米诺斯的国王,他统治着克里特岛,某天他的儿子在雅典被人设计杀害了,米诺斯非常愤怒,决定报复雅典,糟糕的是雅典当时正处在瘟疫和灾荒的阴云之下,根本不堪一击,所以无奈向米诺斯求和,米诺斯提出要他们每隔九年就要送过来七对童男童女。”

  “这七对童男童女其实是为了喂养米诺斯关在克里特岛的怪物,在其后的某一年,又到了供奉的时候,雅典上下人心不安,都不愿自己的孩子去赴死,雅典国王的儿子特修斯此时勇敢的站了出来,决定去杀掉怪物,解决雅典的困境。”

  “特修斯和父亲约定,如果他最后成功,他会在归来的船只上扬起白帆,后来聪明的特修斯靠着别人的帮助和自己的智慧最终战胜了怪物,凯旋而归,但他一时得意忘形,忘记了和父亲的约定,没有把船帆换成白色的。”

  “可怜的国王每日在港口翘首以盼,但当他看到远远驶来的船上挂的只有黑帆时,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不在,顿时悲痛欲绝,他无法承受失去儿子的痛苦,于是跳海自杀。”

  Leah长出了一口气,“因为国王的名字叫爱琴,所以他跳海自杀的那片海域,被后人称为爱琴海。”①

  白慕有些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尾,忍不住说道,“怎么会是这样的结局?”她难以理解,“明明只差一点就能够皆大欢喜了。”

  Leah跟她解释道,“因为在古希腊的故事中,特修斯是主人公,所以老国王注定只能是悲剧结局。”

  白慕气结,“若是老国王能够坚强一点,或许一切都不一样了。”

  Leah笑了笑,“您可能不太了解古希腊的神话故事,因为特修斯是老国王唯一的儿子,并且得之不易,所以最后在以为儿子已经死去的时候,他才那么无法承受。”

  白慕愣了一下,说道,“我不知道还有这样的缘故。”

  Leah说道,“从前我读到这个故事的时候,也是百般不理解,后来听的看的故事多了,渐渐才能明白,近在眼前的希望瞬间破灭,足够让人心生绝望,万念俱灰大抵如此……不过这只是一个故事罢了,如果您不喜欢,我还有其他别的可以讲给您听……”

  两个人聊了一上午,下午的时候顾明川拿了钓鱼竿出来,白慕又陪着他钓了半晌子鱼,等晚上归航,那鱼桶里倒也装了两三条不知名的鱼。

  “可以让酒店老板处理一下。”Leah建议道,“那家店的老板从前厨艺了得,我们明天中午就回程了,今晚你们可以尝尝当地的海鱼。”

  两个人在酒店吃了一顿全鱼宴,饭后为了消食,又跑到小镇中心逛了几个钟头,等回来洗漱过后,已经是深夜,顾明川躺到床上,沾枕即睡,白慕却久久无法入眠。

  后半夜的海风,已经带了凉意,他们没有关窗子,纱帘被吹得时起时落,夜太静了,能清晰的听到窗外大海起伏波动的声音和耳旁顾明川均匀的呼吸声。

  这两种声音在此刻听起来竟然有种莫名的和谐,让人觉得平静安宁。

  白慕透过月光,侧脸看着身旁的顾明川,那深刻的眉目没有往日的凌厉,眉宇间也透着一片平和。

  只有此刻,白慕才能感觉在她身边顾明川是实实在在的,是能够触手可及的,是安安稳稳的,不再是平日里那个高高在上冷冰冰的人物。

  她迟疑的,将手伸了出去,仿佛想要摸一摸眼前之人的真假,但她的指头才刚一触到他的眉间,就见顾明川眉头微微一动,她吓了一跳,刚想回手,却被顾明川捉住了。

  然而顾明川并没有醒,他只是在睡梦中下意识的抓住了某样东西,然后将它带到了自己怀中。

  白慕抽了两下胳膊,却发现被他抱的死死的,怎么也抽不出来。

  睡着的顾明川一脸恬适,也不知道梦到了什么,嘴角还有一丝笑意。

  白慕怔怔了看了半晌,最后轻轻叹了口气,也闭上了眼睛。

  滨海之地的早晨阳光格外刺目,白慕被投进来的阳光一照,慢悠悠的挣开了眼,她翻了个身,发现身旁空空如也,一瞬间清醒了。

  睡过头了,现在已经快十一点,任她昨天有多少临别计划,现在统统都泡了汤。

  她连忙起身,收拾好走出房间一看,发现顾明川正躺在二楼的阳台上吹风。

  今天碧空如洗,万里无云,本该是出行的好时候,她来到二楼,顾明川双手枕在脑后,把草帽搭在脸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在睡觉。

  她轻轻掀开帽子,对上他毫无睡意的眼,笑了笑,“怎么早上不叫我起来?”

  顾明川坐了起来,将躺椅拉回来半坐着,“看你睡得熟。”

  白慕也在一旁坐下,有些懊恼的说道,“真可惜,下午就要回去了。”

  顾明川随意的说道,“你要是喜欢,等下次再带你来。”

  “是么。”她说道。

  怎么可能,她在心里想着,这三天已经是奢侈,哪里还敢奢望下一次。

  两人无话,在阳台上坐了半天,直到Leah带着司机过来接他们,几个人在酒店草草吃了些午饭,就起程回去了。

  回程是从希腊直飞国内,不用去雅典转机,Leah将两人送到机场,还送了一些本地特产给他们,愉快的和两人告了别。

  飞机也没有延误,他们按时登上了回程的航班,照例在飞机上睡了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落地了。

  因为顾明川公司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处理,所以一下飞机,白慕就看到小赵就带着司机在停机坪等着。

  停机坪一共停了两辆车子,顾明川走过去拉开其中一辆车的车门坐了上去,小赵则开着另一辆车到了白慕面前,说道,“白小姐,顾总要直接去公司,我现在开车带您回别墅。”

  白慕看了一眼另一辆车里的顾明川,顾明川也恰巧看向了她,目光柔和,对着她用口型轻轻说了一句,“听话。”

  她点了点头,转身上了小赵的车。

  两辆车子分道扬镳,分别开出了停机坪。

  虽然这一趟旅行并没有多么紧凑,可一旦下了飞机,白慕还是觉得疲惫不堪,只想回去好好睡上一觉。

  小赵开车又快又稳,没几个小时就开到了别墅的内院儿,白慕收拾了东西下了车,小赵却没有下来,对着白慕说道,“白小姐,我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

  白慕说道,“好的,谢谢了。”

  小赵露齿一笑,还没来得及客套回来,就见惠嫂从门厅走了出来,先接过白慕手中的行李,后关切的问道,“回来了,我掐着时间炖了梨汤,要不要喝一点?”

  然后转头看向小赵,“阿宽要是不忙,也来喝一点。”

  “不了惠嫂。”小赵发动了车子,“我还得回公司,得先走了。”

  “好好。”惠嫂连连点头,“路上慢点。”

  小赵发动了车子呼啸而去,白慕被惠嫂迎进屋内,“刚刚还接到顾先生的电话,说你受了点寒气,回来的路上有些咳嗽,我连忙顿了梨汤,你多少喝一点。”

  白慕不忍拂了惠嫂的好意,勉强喝了一碗,然后上楼休息了。

  这一觉睡的昏昏沉沉,也不知道夜里乱七八糟梦到了什么,只觉得胸口沉闷,喘不上起来,难受的很,等到猛地一睁眼,才发现原来是自己的胳膊压在了胸口上,所以觉得不舒服。

  这胳膊压的久了点,有些发麻,她等了半晌,等重新有了知觉,才起身下楼去。

  每天早上不管白慕吃不吃,惠嫂都会准备早饭,今天她起得不晚,因为昨天回来后就上楼休息,只喝了一碗梨汤,没有吃晚饭,所以现在肚中竟有些发饿。

  但她到了餐厅,竟然没见到惠嫂,早餐倒是满满当当摆在了餐桌上。

  她有些奇怪,又听到门厅处有动静,所以又往门厅那里去了。

  还没走到门厅口,惠嫂就从玄关那里走了过来,见到白慕先愣了一下,然后忙走过来,“你怎么出来了?早饭在餐厅,刚做出来的,可以趁热吃。”

  白慕往玄关那里看了一眼,冲惠嫂解释道,“我刚才没在餐厅见到您,所以出来看看。”

  惠嫂干干笑了一下,“冰箱里有些东西坏掉了,放在厨房垃圾桶也不好,我出去扔掉了。”

  白慕“哦”了一声,也没说什么,往餐厅那里走了过去。

  吃过早饭,惠嫂去处理昨天送过来的食材,白慕没在餐厅多呆,来到了一楼书房,她在书房待了一会儿,随意翻看了几本书,等了一会儿,最后走了出来。

  惠嫂还在后厨,白慕穿过餐厅,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前厅玄关处。

  她换了鞋子,走到门口打开了门,门外阳光灿烂,晴好的天空中没有一丝云,照的外面一览无余。

  草坪外的大门口处,红色的信报箱被打开了,钥匙还在锁眼里插着,在阳光下一晃一晃。

  但里面却空荡荡的,什么东西都没有。

  她站在信报箱前迟疑了一下,又走出了大门,来到大门外不远处的分类垃圾桶前,一个一个打开来看,最后在其中一个里面,发现了被惠嫂扔掉的报纸。

  这是三份儿财经类的报纸,白慕不看这些,这些都是给顾明川准备的,虽然他不常来,但因为他有个早起喝咖啡看报纸的习惯,所以就算是常常用不到,这里也每日的给他备着。

  所以,惠嫂为什么要专门把这些报纸扔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