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27章 第二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得了顾明川的承诺,白慕这个夜晚睡的格外踏实,她将存折放在床边,触手可及的地方,沉沉的进入了梦乡。

  白慕是被清早的电话铃声吵醒的,是主卧座机的电话,这个电话鲜少有人打,这个时间打就更少了,她怕是有什么事,连忙起身去接了。

  一抬起话筒,那头没人出声,反倒是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哭声。

  白慕皱了皱眉头,“喂”了一声问道,“你好?”

  这一声像是惊醒了那边的人,电话里总算有人说话了,是一个语气不稳的中年女人的声音,“小慕,是你吗?!”

  白慕莫名一惊,“是我,赵姨。”

  “你快回来,你爸出事儿了!”

  白慕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您说什么?”

  “你爸晕倒了,现在人在ICU,你快些回来吧……”赵姨的声音忽近忽远,白慕一刻也不敢耽搁,匆忙收拾了一下就下了楼。

  惠嫂才把早餐端上来,就看到白慕急匆匆往外走,她连忙从餐厅出来,“要出门吗?早饭备好了。”

  白慕抓住惠嫂,“我回家一趟,过几天就回来,如果明川回来了,请您给我打个电话!”

  惠嫂才刚一点头,白慕就松了手往门口走去,惠嫂心中一闪,连忙跟着想去把门口报纸塞到一旁,但刚跟着走到玄关,就看到白慕直接关了门,压根没看一旁的报纸。

  白慕来不及等司机,来到车库开了平常自己开的那辆车出了门,一路上了高速,直奔江城方向。

  她已经有快四年没有回江城了,江城在这四年里变化不太大,主干道没有改造,还是记忆里的样子,她开着车来到江城二院,医院里人满为患,连带着外面的停车位也严重不足。

  白慕在停车场转了好大一会儿,才终于看到有一辆车开了出来,连忙将自己的车开进去停好。

  下了车更是找不着北,抓着一个医院里的工作人员才问到ICU病房在哪里。

  赵姨和白默奇都在ICU外面,因为ICU不让人进,每天只有固定的一个小时探视时间,所以病房外的走廊上,常年都挤满了病人家属。

  有的满脸焦虑,和一旁的人谈论各自家属的病情,有的神色凄寂,一脸痛苦,还有的面色灰败,眼神空洞,仿佛被无情的现实摧颓了意志。

  白慕绕到这个狭长阴暗的走廊时,赵姨和白默奇都满脸惊惶的坐在地上等待着,看到白慕的身影,赵姨矮小的身子一下蹿了起来,“你可来了,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到底怎么回事?”白慕急切的问道,“我爸为什么突然进了ICU?”

  赵姨痛苦的摇头,“我也不知道,前天下午你爸说肚子不舒服,我以为他老毛病又犯了,也没在意,就只给他拿了些胃药,谁知道到了晚上,他突然就咳起血来了!我吓坏了,赶紧叫了救护车……”

  白慕握住赵姨的手,安抚了一下,看到了一旁的白默奇,说,“您怎么把默奇也叫来了,他应该是刚开学啊。”

  赵姨的声音有些哽咽,“我不行,我怕一个人在这儿守着,医生昨晚说你爸情况不乐观,我得让他也在这儿守着,我害怕万一有个好歹……”

  后面的话赵姨呜咽着说不下去,白慕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心底也是一片冰凉,只能无意义的拍了拍赵姨的肩背,似在安慰她,也似在安慰自己。

  因为父亲的病情赵姨也说不清楚,白慕就问她,“医生呢?我能见见医生么?”

  赵姨抬起头,满眼泪花,“主治医生太忙了,我刚刚问过,还在做手术,不过晚上我们可以去他的办公室找他。”

  三个人在病房外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白慕和赵姨一起找到了林医生的办公室,因为白默奇还小,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把白默奇留在监护室外守着。

  林医生听清楚了两人的来意,先请她们坐下,说道,“具体情况昨日已经和你们交代过了,是急性重症胰腺炎,送来的时候,患者部分器官已经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衰竭,还出现了谵妄,我们现在只能竭力稳定病人的生命体征,你们最好做好心理准备。”

  “林医生。”白慕的声音轻飘飘的,没有着落,“我爸救回来的概率有多大?”

  林医生看白慕还算镇定,想了想,说道,“保守估计,不到百分之十。”

  赵姨在一旁面色惨白,摇摇欲坠,张了张口,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当然,这只是从医学角度来讲。”林医生补充道,“还要看病患的求生意识,用药反应,也不是没有反应良好,最后康复的先例。”

  这后面的话只是个安慰,白慕心中明白。

  林医生又说了几句宽慰的话,叹了口气,“我是建议你们尽力抢救的,作为一名医生,我不愿意放弃任何一个可能存活的希望,即便是只有百分之一,但是我也要提前和你们讲清楚,就患者目前这个状况,只能在ICU里面呆着,这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长久下来,花费巨大,你们自己也要考虑清楚。”

  白慕胸口像是被棉花堵住了,透不过气,只听到赵姨在一旁凄烈的说,“医生,不管多少钱,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救他!”

  林医生动了动嘴唇,将最后的话咽了下去,只说道,“好,你们回去考虑清楚。”

  做医生这一行,能看到许多生离死别,哀怨离愁,大多数的家庭遇到重大病症,都会遇到这样两个问题——能不能救?值不值得救?

  能不能的问题很简单,能就是能,不能就是不能。

  但值不值却是千人千面。

  这不仅是一个拷问家属亲人的问题,对于病患来说,被切开气管和食管,全身仅盖着一张布片,没有意识,或者意识模糊的躺在床上,有时候甚至会便溺在身上,被护工快速简单的擦拭着全身,连说话都不能,只能眼睁睁的忍受着这一切,只为了活着,到底值不值?

  在忍受这漫长的,没有尊严的救治之后,可能还会留下终身病痛,甚至有的只能仅仅称之为“救活了”,到底值不值?

  大多数的家庭,下意识的都会选择一定要救。

  但漫长的痛苦的时光,会慢慢消磨他们的意志,让他们渐渐开始怀疑,到底值不值。

  赵姨十分坚定,她似乎根本没有想过那么多,回到家里,就把医疗卡,所有的积蓄卡,全部翻了出来。

  ICU花销甚大,每天拉出来的流水单子长长的似乎都看不到头,他们轮流守在病房外,期盼着可能的那一点希望。

  好在父亲的情况一天比一天好了起来,这才过了四天,各项指征都逐渐往好的方向发展。

  虽然人还是没有意识,但总归是有了盼头。

  这天白慕在病房外又守了一夜,中午赵姨拎着食盒过来,两个人草草将午饭吃了,赵姨让白慕回去休息一下。

  “你都在这里呆了两天了,接下来这几天我来吧,别硬撑了。”

  白慕没有推辞,收拾了一下东西,回家去了。

  在医院确实没办法好好休息,病房外的走廊到处都是人,虽然大家都在该睡觉的时间刻意保持缄默,但窸窸窣窣的声音却很多,白慕平时睡眠不好,在这种情况下更不可能休息好,只能勉强的睡十几分钟,然后硬撑着,熬到实在撑不住了,再睡十几分钟。

  回到家里,她以前住的那个房间虽然现在成了白默奇的书房,但里面还是摆了一张简易的小床,她几乎是沾枕即睡,一觉睡到了晚上。

  起来以后腹中饥饿,家中还剩一些简单的蔬菜,她做了两菜一汤,放在盒子里,拎着来到了医院。

  白默奇原本想跟着她们一起守在病房外,但他学业繁重,白慕不忍耽误,所以劝了劝,让他先回学校念书,等放假了再过来守着。

  这天刚好周五,白慕找到赵姨的时候,白默奇也在,书包就放在脚旁,显然也没有吃晚饭,白慕这几天胃口不好,装的饭菜也多,三个人吃完全不是问题。

  等三人吃完了,白慕将东西一收,“赵姨,我休息的差不多了,今天晚上我来守吧。”

  白慕细致的将食盒边缘的饭渍用纸巾擦了才装起来,一抬头,就看到赵姨眼神发怔,直直的盯着她。

  她手一顿,“赵姨?”

  赵姨终于回过神来,连着几天的疲惫让她脸上光彩不在,神色一片灰败,发丝凌乱的张扬在一边,衬得眼神写有些凌乱,“小慕啊……我,我想和你商量点事儿。”

  白慕放下食盒,“您说。”

  赵姨看她神色平静,自己却先慌了起来,但最终还是一狠心,说了起来,“小慕,你也知道,你爸做了一辈子教师,为人清高,没有多少积蓄,我又是个没本事的,只知道在家里料理家务,原本家里存了点钱,那是给默契上大学用的,现在你爸病了,我就是耽误了默契的前程,也要救你爸,但这笔钱也实在不多……”

  她猜得到赵姨接下来要说什么,赵姨也没有撒谎,家里的积蓄确实不多,她知道父清贫一生,没攒几个钱,可是现在,她明明知道赵姨想要说什么,却不敢往下想,脸上的表情也似乎僵掉了,对赵姨的恳请无从应对。

  但赵姨却没有停,“我知道你在外面也苦,前段日子,你和你爸闹了矛盾,我也知道一点……但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我手头的钱撑不了几天,你能不能……拿点钱出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