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
    薄西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赵姨一瞬不瞬的盯着白慕,仿佛想要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白慕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扯了一下嘴角,听到自己干巴巴的说,“……我也没有钱。”

  赵姨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不可置信的话一般,瞪大了眼看着白慕,好半晌,才用发颤的声音又说道,“小慕,我求求你……”,她扑过来,身子像抽掉了骨头一般,向下滑去,被一旁的白默奇眼明手快捞了一把,才不至于跪在地上。

  白默奇惊怒的喊道,“妈!你干嘛?!”

  赵姨瘫坐在地上,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一般抓住白慕的衣角,茫然的重复着,“小慕,我求求你,我求求你帮帮你爸……”

  白默奇想把赵姨从地上拉起来,但奈何根本不起作用,他拽了两下,看自己母亲一味在地上哀声恳求,一抬脸,冲白慕大声说道,“姐,我看到你包里的存折了!你有那么多钱,为什么不肯拿出来救爸?!”

  果然如此。

  白慕脑中乍亮,果然如此。

  她来的匆忙,当时存折放在了床边触手可及的地方,被她慌乱中塞进了包里,昨天她回家睡觉,到了屋里才发现自己包没带,心里有些不踏实,但还是没想这么多,她的包好好的拉着拉链,她以为别人不至于翻她的东西。

  她看着白默奇那张与她相似的脸,那脸上写着明显的愤恨和敌意,就像小时候那样,不禁说道,“默奇,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你叫我姐。”

  果然还是年轻,藏不住自己的情绪,白默奇脸上一闪而过一丝羞愧,但很快就被怒气填满,“不怪我妈,是我不小心看到的存折,可你为什么要把钱藏起来?!”

  白慕无从解释,她只能将所有情绪咽下去,无力地说着,“我没有钱,那不是我的钱。”

  可这苍白的辩解怎么会被赵姨听进去?

  落在赵姨和白默奇的耳朵里,这更像是一句冷冰冰的推脱。

  赵姨从地上猛地抬眼瞪着白慕,眼神里也带了一丝白默奇眼中的愤怒,她身材矮小,平时说话办事也都是温和低调的,从来不肯和别人起冲突,但此刻她身体里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股力量,驱使她从地上一跃而起。

  她用双手,死死攥住白慕胸前的领口,手背青筋迸发,她声嘶力竭的冲白慕嘶吼着,“你还是人么?!那是你爸,你的亲生父亲!他躺在那里人事不知,马上就快要死了,你却一分钱都不肯拿出来,你是想要你父亲的命么?!到底是钱重要,还是你爸的命重要!”

  白慕被拽的七荤八素,觉得就快要喘不上来气,白默奇将赵姨从她身前拖开,把赵姨护在身后,仿佛生怕她做什么伤害赵姨的事情。

  然而白慕只是呆呆的站立在那里,木然的看着对面的一对儿母子,他们连愤怒的表情都如出一辙,她忽然一咧嘴,扯出了个似哭非笑的表情,“钱重要,还是命重要?可这存折上的不仅仅是钱,也是我的命!”

  两年多的时间,这些钱怎么得来的,她都不敢细想。

  她抛弃尊严被人豢养,小心翼翼的讨好别人,好不容易快要自由了,只差一步,她就可以离开顾明川,现在却只能眼睁睁把这些钱拱手让人。失去了这些钱,她就得重新回到那里去,去当一只恬不知耻的东西,去过那种失去自我的日子,她怕再这样下去,她就会彻底迷失自己。

  这个存折里装的不是钱,而是她的尊严,是她的自由,也是她的命!

  赵姨听了白慕这话,眼眶冲红,扑过来想要打她,可她毕竟太弱小了,被白慕那么一偏,就躲了过去,自己却反而因为收不住势头而扑坐在地上。

  她在地上对着白慕破口大骂,“你是不是早就想着这一天?!你从小就跟我们不亲,我就是对你再好,你也养不熟,怪不得从你上了大学就不怎么联系我们了,你的事我也听你爸说了,你贪慕富贵,连你爸都不要了!现在看着你爸躺在那里,你是不是心里正得意?!”

  白默奇也连忙冲过来,路过白慕时,还不忘将她狠狠推在一边,他扶起地上的赵姨,也说道,“妈,你别求她,她从小就这样,什么时候把我们当做过一家人?”

  从小就这样。

  可你们什么时候也把我当做过一家人?

  刚开始赵姨来家里照顾白慕,白慕心里还是感激的,妈妈不辞而别,爸爸又意志消沉,看到她没个好脸色,只有赵姨每天对她温温和和,细心照顾她,她那个时候也喜欢赵姨,每天期盼着她过来,可是,事情怎么渐渐就变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或许是从小院儿里的流言蜚语开始,也或许是从爸爸决定要娶赵姨开始,更或者,是从赵姨生下白默奇开始。

  有了白默奇,他们才是真真正正的一家人,她白慕从来都是多余的。

  白默奇的每个生日,都有人陪他庆祝,而她的生日,最多能有两个鸡蛋,更多是被人不记得,白默奇从小就能参加许多兴趣班,而她只能一直默默的读书上学,兴趣爱好什么的,提都不能提,白默奇每次考完试,父亲看到卷子,总是开心又欣慰,而她的卷子,都不知道被塞到了哪个角落……甚至有些日子,赵姨和父亲,会带着白默奇出去玩儿,而她就像是一个物件,被遗忘在了家里面。

  诸如此类,她都懒得去记。

  赵姨对她好么?也不错,但仅仅如此而已,虽然不会苛待她,但自从有了白默奇,也不会在她的身上上心了。

  记得有一次,她用攒的钱从外面小卖铺买了零食回来,坐在院儿门口吃,白默奇放了学,一眼就瞅见了。

  他从来没有吃过这个,仗着顽皮的性子,一把抢了过来,咬在嘴里,吃的不亦乐乎。

  赵姨买了菜从外面回来,看到白默奇吃零食,立马变了脸色,跑过来从白默奇手中夺过去,叱喝道,“不许吃这种不三不四的东西!”

  白默奇立刻哭了起来,“白慕可以吃,为什么我不能吃……”

  赵姨这才看到旁边站着的白慕,她尴尬的笑了笑,把零食塞到白慕手中,解释道,“小慕,你弟弟在长身体,吃这种东西对身体不好。”说完也不管白慕是什么反应,马上去哄白默奇,“乖啊,别哭,妈妈给你买鸡腿吃好不好?”

  哄了半晌白默奇才收住眼泪。

  而白慕盯着手中的零食,再也吃不下去。

  赵姨从来不管她吃什么,零食白默奇吃了对身体不好,她吃了就没事儿么?

  她不明白当时自己的不满和委屈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毕竟在外人眼中,赵姨对她已经很不错了,若是她有什么不乐意,那都是她不知好歹。

  可就是有一股子怨愤,长久的憋在了她的心中,即便她慢慢的长大,也像一团不可消散的郁气,永远哽在心头,因为无处发泄,于是就将整个心都蒙了灰。

  再也亮不起来。

  走廊上的人本来就多,现在让他们这么一闹,许多人都围了过来,在一旁嘀嘀咕咕,用探寻的眼光看着他们。

  有的听了他们之间的对话,大概以为白慕是认钱不认人的白眼狼,投来的眼光带着丝鄙夷。

  白慕在众人的目光中,惨白着一张脸,身子几欲倒下。

  可她还是稳稳当当的站在那里,握紧了手,稳着声音说着,“赵姨,我救我爸,天经地义,你用不着求我,更用不着防备试探我,你能这么做,不就是对我不信任么,我也用不着你信我,这么多年,我们之间是什么状况,大家心里都清楚,好歹还有养育之情,别让我们弄得太难堪。”

  赵姨不是性格强势的人,方才冲动之下才口不择言,被白慕这么一说,气焰也降了下来,小时候她带着白慕,也不是说没有一丝感情,此刻白慕将话说的如此直白,让她不由撇开了头,不敢去看白慕直视的眼神。

  白默奇却是个冲动的个性,看自己妈妈不做声了,反倒大声囔囔了起来,“你说这么多,还不是不想给爸拿钱治病!”

  赵姨猛地拉了一下白默奇训斥道,“你住嘴!”

  白默奇还想说什么,却看到白慕瞪红了眼盯着自己,也瘪了下去。

  白慕觉得自己的指甲抵着掌心,手心里一片刺痛,白默奇的话那么可笑,连赵姨都忍不住打断他,可听在白慕耳朵中却无比刺耳。

  但她终究是没有说什么,转身穿过层层围观的众人,决然而去。

  她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她害怕,害怕怒火之下说出什么长久以来隐秘黑暗的想法。

  她现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明明知道白默奇没有错,可她仍旧会忍不住痛恨白默奇,白默奇越是天真,越是可笑,她就越恨。

  因为她从小就和白默奇有着天壤之别,她一直以来都要学着看别人脸色生活,她得小心翼翼,努力讨好周围的所有人,才不至于被别人嫌弃。

  小时候她讨好父亲,害怕他因为母亲的离去迁怒自己,后来她讨好赵姨,希望她能够好好善待自己,然后她讨好肖城东,她为了他施舍出来的一点点爱活得卑微而怯懦,最后她还要讨好顾明川,因为她做了蠢事,她不得不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苟延残喘。

  假如,自己的母亲没有自私的离去,假如自己和普通孩子一样在一个温馨幸福的家庭中成长,是不是自己也会和现在的白默奇一样,年少轻狂,肆无忌惮。

  所以她痛恨天真无知的白默奇,恨她没能成为这样一个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