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33章 第三十三章
    《豢养》来源:https://www.tvbts.net
  第二天她带了一些吃的东西过去,秋千那里空空荡荡,没有人,她顺着昨天他带的小路往小别墅方向走,没当心脚下一滑,侧身摔在了地上,好在地上都是草坪,摔的不怎么疼。

  她也没在意,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过去了。

  进门前白慕先敲了敲大门,里面没有一丝回应,但当她走到客厅,却发现那个孩子正站在二楼的栏杆处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眼神里满满的审视味道,白慕假装不在意,扬了扬手中的吃的,笑道,“饿了么?光吃饼干怎么行,下来吃点别的东西吧。”

  原本以为这孩子会犹豫,没想到他片刻都没有停留,听到有吃的,直接下了楼。

  白慕带的都是些快餐,她从小卖铺买的面包、香肠和泡面,泡面拿屋里的热水泡开,然后将香肠掰进去,几分钟后香味四溢。

  男孩儿规规矩矩坐在餐厅的餐桌上,一直盯着面前压着碟子的泡面盒子,表情十分严肃,甚至带了点探究。

  ……有什么好探究的,白慕莫名好笑,“你难道没有吃过泡面么?”

  他闻言抬起头,看着白慕摇了摇头,嘴里却“嗯”了一声。

  白慕非常诧异,这孩子长这么大竟然没吃过泡面!

  她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弯着腰跟他解释,“就是一种速食,用开水一泡就可以吃了,你尝尝。”

  白慕打开泡面盖子,将里面带的塑料叉子递给他,他接了过去,却没有吃,而是伸出了手,用手摸了摸白慕的脸。

  准确的说是耳朵下方的颌骨位置,这一摸不当紧,白慕顿时觉得那里蜇痛起来,她自己下意识的也摸过去,指尖处一片火辣辣的痛感。

  这孩子收回手,怔怔望着手指头,可他手指上什么都没有,白慕脸上的伤口早就结痂了,但他却突然开口说道,“流血了。”

  他的声音还是没变声的少年音,虽然稚嫩沙哑,但听起来还挺可爱。

  脸上的伤估计是摔了一跤的缘故,白慕那个时候只顾着手里拿的东西,也没在意其他的地方,应该是被一旁的树枝什么的划破了。

  白慕笑了笑,伸手揉了揉他的头,“没关系,不疼。”

  他皱了皱眉,小小年纪学的这么少年老成,眼神里竟然写的不满,不过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拿起叉子吃起泡面来了。

  应该是饿极了,他将泡面吃了个底儿朝天,什么都没剩下,连汤都喝的一干二净。

  白慕目瞪口呆,“你被他们扔在这里几天了?”

  他又开始不说话了。

  白慕想了想,爸爸昨天说过这家人大前天给他打过电话,那应该是已经离开快三天了。

  这是有多大的恶意,才会把一个还不会自理的小孩子丢在一个空荡荡连吃的都没有的房子里?

  他吃过泡面,跳下椅子,走出了餐厅,等白慕收拾好垃圾出去,发现他站在电话机旁,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白慕知道他的意思,挠了挠头,“我不会修电话,也没有工具,不过我昨天回家查了查电脑,应该是不难,等明天我看懂了,找些工具过来帮你修怎么样?”

  虽然他的表情没什么变化,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可是白慕还是觉得他此刻心里有些沮丧,于是她走了过去,轻轻地抱了抱他说道,“别担心,我明天还带吃的来看你。”

  她感觉他的身体从开始的抗拒,慢慢软了下来,于是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安抚道,“还想吃泡面么?”

  怀中的人轻轻在她肩膀上点了点头。

  等到了第五天,白慕终于弄懂了怎么修电话,同时也慢慢的搞懂了一些情况。

  原来这孩子真的是这家人的亲戚,被家里人送来这里静养散心,至于为什么这家人把他一个人丢在这里,白慕就问不出了,只知道这家人出去旅游一个星期,再有两天就回来。

  白慕拿着剪子剪开电话线外面的一层绝缘皮,拨出里面的铜丝,然后两端拧在一起,再用胶布重新缠好,起身拿起电话试了试,竟然通了!

  没想到她竟然一次就修成功了。

  手中的电话在耳旁嘟嘟的响,身旁的孩子安安静静等着,一点也没有催促的意思,白慕回过神,将电话按断,然后把话筒递给他说道,“可以用了,打电话吧。”

  他拿过话筒,按着按键拨出了一个号码,短暂的停顿后,电话接通了,他先叫了一声,“明叔。”

  白慕听不到电话里面说什么,只听到他“嗯”了一声,又说了两句话,不久就把电话挂断了。

  “是给家里人打电话么?”白慕问道。

  他站在那里,也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也没有出声说话,就当白慕以为他不会再有其他表示的时候,突然他开了口说道,“后天来人接我。”

  白慕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是后天家里有人过来接他。

  她笑了笑说,“那就好。”

  他又张口问道,“明天你还来吗?”

  她今天带的吃的东西多,其实就算她明天不来,这些东西也是够吃的,可是看着他眼中微亮的光,她还是不忍心拒绝,说道,“来,你想吃什么,我再给你带一点。”

  然而他只是微微抿了一下唇,不愿意再说了。

  隔了一天白慕再过来,刚翻过围栏就看到他坐在秋千上等着她,像第一次见面一样,用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望着她。

  白慕走过去,将吃的东西放在秋千下,笑着说,“明天你是不是要走了?”

  他“嗯”了一声,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白慕微笑道,“我叫白慕,白色的白,爱慕的慕。”

  他动了动唇角,似乎想要念一念这个名字,却最终没有说出口,白慕伸手又摸了摸他的头顶,却被他挣开了。

  他从秋千上跳了下来,但没走,只是把身上一直背着的黑皮书包脱了下来,放在了秋千上。

  白慕不明所以,看到他将书包翻开,露出里面一个带了密码锁的锁扣。

  ……

  为什么这么一个小小年纪的孩子,书包上需要加密码锁?

  下一秒白慕就知道了。

  她眼见着他将密码输入进去,将拉链拉开,露出了书包里码放整齐的一摞摞百元大钞!

  白慕震惊不已,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是真实的。

  她才十六岁,从没见过这么多的钱,脑子早就已经宕机了,磕磕巴巴的问着,“你……你怎么会有这么多、多的钱……”

  他却一脸平静,仿佛包里装的不是钱,而是一文不值的纸,“是刘姨帮我装的,她说我把这些东西给他们,他们就会对我好。”

  白慕不知道他口中的“刘姨”是谁,但是她明白他说的“他们”一定是指这家人。

  突然,他一向漠然的脸上第一次有了情绪,露出了鄙夷的神色,冷冷的“哼”了一声,“他们以为我小,什么都不懂,想要哄我给他们拿钱,我知道他们想要钱,所以我偏偏就是不给他们。”

  他将书包往白慕这里一推,说道,“这些给你。”

  白慕被虎了一跳,连忙摆手,“我不要我不要……”

  她看他的表情,一脸认真,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孩子估计压根就不会开玩笑,这几天和他接触下来,白慕也算是摸清了点这孩子的脾性,但是越是了解越是心惊,到底是怎样的家庭和环境,才能养出这样性格的孩子呢?

  身上没有一点天真烂漫,反倒深沉世故的让人害怕,说话表情冷冰冰的,仿佛都不会笑。

  她叹了口气,幽幽说道,“小弟弟,就算他们对你不好,你也要对自己好一点,要不然你妈妈看了,会伤心的。”

  他听了这话,突然垂下了头,好半晌才低低的说了一句,“我妈妈……她已经不在了。”

  白慕心里顿时难受了起来,她想到了自己的妈妈,一时间同病相怜,让她忍不住将他抱在怀里,拍着背安抚着,“那也要对自己好一点。”

  过了半晌,白慕松开他,见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问道,“你家里人为什么会把你送来这里?”

  本以为他不会回答,谁知道他竟然开了口,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是说,“这里住的是我继母的亲戚。”

  现在是暑假,没有人家会把自己的孩子往亲戚那里送的,除非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白慕只稍稍一想,就能脑补出一出伦理大剧,不禁担忧道,“明天你家里人真的会来接你么?”

  他点了点头,同时把书包又一推。

  白慕心“咯噔”的一跳,连忙把书包拉链拉好,重新让他背上去,“你自己拿好,别让别人随便看到。”

  小小年纪背这么多钱,这得多危险啊。

  他任由她摆弄着,等背好了书包,又问她,“你不要钱,你想要什么?”

  她笑了起来,“我想要的东西,钱换不来。”

  他听着,突然认认真真的说道,“那你等着,等我长大了,我一定能把你想要的给你。”

  白慕顿时被逗笑了,“成,那我等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