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34章 第三十四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等着等着,十二年过去了,顾明川才等到机会从国外回来。

  那个时候他打电话给明叔,爷爷才知道他在国内过的什么状况,从不回国的爷爷那次连夜飞了回来,怒不可遏的将父亲顾云礼训斥了一顿,同时收回了继母李敏华手中的股份,并将他带出了国。

  十二年,他觉得时间从来没有过得这么漫长过,他迫不及待的想要长大,想要回来,想要拿回自己所应该有的一切。

  清冷的月光照下来,笼在面前这个女人身上,在她身上镀了一层银灰,她的皮肤本来就白腻,此时被月光一照竟然有些盈盈生光,让人觉得不真实。

  难道这十二年来真的是一场梦么?

  他还坐在秋千上,她还站着那里,就像第一次遇到时那样。

  “原来是你。”白慕眉宇间尽是不可思议,“竟然是你。”

  顾明川没有说话,他一如她记忆中的冷淡,白慕的声音突然哽咽起来,“你……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你来做什么?”

  他来做什么?

  他听到小赵跟他说她的父亲去世了,也知道今天正是出殡的日子,他本不该来。

  今天安替召开股东大会,他才刚刚拿到豫北地区的公司直管权,他应该以新晋董事的身份和父亲那帮人在与大宇合作的外贸模块中争个你死我活,可他却并没有出席股东大会。

  他应该是疯了。

  他都能想到明天财经头条会是什么标题。

  可他没有办法,这么长时间,他根本不敢回想那天晚上发了生什么。

  他竟然会放她走,他一定是疯了。

  今天他鬼使神差的跑来这里,明明知道她就在,明明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来,可临到近前却犹豫了——“近乡情更怯”,可笑他也有怕的时候。

  白慕望着他手中的熊布偶,说道,“原来你那个时候把这个带走了。”

  这是她第三天带给他的玩具,本来是白慕自己的,但她为了哄他,特意带了过去,还有这罐糖果,原本是白慕母亲临走时塞给白慕的,白慕一直没有吃,埋到了秋千下,因为最后他说过自己妈妈不在了,她一时可怜他,就把东西挖了出来,送给了他。

  怪不得她刚跟着他的头两年,他送她的生日礼物她会觉得那么怪异。

  原来这些礼物都是她从前送过他的。

  原来如此。

  她问他,“一开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什么都不说呢?”

  他瞥开眼了,淡淡的说道,“直接告诉你,又有什么意思,对你来说有区别么。”

  对于她而言,他不过是那时帮过的一个可怜的孩子罢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也不会痴痴惦念这么长时间。

  如今回来,她果然是把他忘了,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分别。

  怪只怪他们相遇的太早,又相逢的太迟。

  顾明川起身,将她洒落在地的东西一一捡起来,放进盒子里,连同那个玩具熊,一并递给她,“原本就都是你的东西,现在还给你。”

  白慕却不肯接,呜咽道,“你为什么要来,为什么要来……”

  顾明川心中燥郁,连带语气都有些不耐,“别哭了。”

  白慕却仿佛丝毫没有听进去,一味在那里低声啜泣,他更加烦闷,一把将她扯了过来,声音中似乎也含着丝恨意,“你别哭了!”

  她抬起脸,脸上的泪珠就像是清晨挂在花瓣上的霜泪,带着一种冷冽的芬芳,引得他一愣,然后不由自主的吻下去。

  别哭了。

  他闭上眼,仿佛看不到眼泪就能心安理得一些,他慢慢收紧双臂,将她紧紧圈了起来。

  白慕浑浑噩噩的被亲吻着,脑中慌乱无章,她仿佛坠入了一场纷忙迷乱的梦境,以至于后来发生的一切,都模糊不堪,只在她脑中拼凑成了一个粉调的记忆。

  早上她起来,看到床头摆放的盒子和玩具,她还愣了一下,慢慢的才回想到昨天夜里顾明川来过,又走了。

  要不是床头的东西清清楚楚的摆在那儿,白慕几乎都要以为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了,毕竟自那夜顾明川走后,他就再也没有联系过她。

  可事情本该如此,他们之间本就应该结束了。

  白慕虽然这么想,可心中还是有什么东西哽在那里,闷闷的,不舒服。

  日子飞快的过着,转眼就过了白露,江城气候温润,虽温差不大,可节气一过,夜晚也开始悄悄变凉了。

  要是早上起得早,拉开窗户吸一口扑面而来的空气,会瞬间觉得精神一振,恍如站在山巅被冷风灌了个透彻,肺腑里还能沁出点凉气,但只要太阳一出来,这些残存的虚张声势的凉齐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白慕新找的工作离家不近,她需要五点半就起床洗漱,赵姨会用电饭煲提前预约煮饭,等到她起来,饭也就差不多好了。

  快三年的时间没有上班,白慕还有些不太适应,幸好她应聘的是一家规模不大的连锁超市,账面不复杂,就是太琐碎。

  只是每天上下班挤公交太让人烦躁,现在白天气温还没有降下来,人只要走在外面,不过几分钟就能出一身薄汗,公交车上人又挤,挨着这个碰着那个一路下来,总觉得身上黏腻腻的难受。

  白慕上班的第一天就迟到了,因为她穿错了鞋子。

  她已经忘了,穿这么高的高跟鞋很不适宜走路,以前她出门,要么自己开车,要么司机接送,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用这么高的高跟鞋走这么远的路了。

  还没到公司,脚后跟处就已经开始火辣辣的疼,她顾不了那么多,忍着疼痛进了楼,打卡的时候却提示已经超时。

  刚巧行政部的部长路过,看到白慕没打上卡顿时皱了眉头,“新来的?我们每个月只有两次补卡机会,以后注意点。”

  白慕连忙应声,“是,对不起,我以后一定注意。”

  还是部长身后跟着的一个女同事眼尖,一下就看到白慕受伤的脚踝,等部长走了才过来跟她说,“我们公司没那么讲究,平时穿运动鞋也行,我那儿抽屉里有创可贴,等下我给你拿过去,你在哪个部门?”

  白慕不敢真的让人家送过来,笑了笑说道,“谢谢了,等下我找你吧,行政部对么?”

  女同事爽朗的一笑,“对,我叫孙琦,先去巡楼了,等会儿你再过来找我。”

  白慕先去部门里报了到,然后跟主管补了一次卡,收拾了一下手头的东西,才到行政部找孙琦,孙琦早就把创可贴翻出来等着白慕了。

  “你这鞋子可不便宜。”一边看白慕往后脚跟处粘创可贴,孙琦一边端量着白慕,“我知道这个牌子,最便宜的鞋子都是四位数了吧。”

  白慕贴好创可贴站起来一笑,“仿的,我也喜欢这个牌子,买的莆田鞋。”

  孙琦的眉毛往中间一挤,做了个困惑的表情,“这么小众的牌子,莆田产业如今这么发达了?”

  白慕站在那里微微一笑,没有接腔,转开了话题,“谢谢你的创可贴。”

  孙琦摆了摆手,“嗨,这哪儿跟哪儿,你刚来,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来问我,来,加个微信。”

  两人加上微信,孙琦说,“我还有事儿,先去忙了,有事微信联系。”

  白慕笑着说,“好。”看着孙琦进了办公室才转身离去。

  第二天白慕特意又早起了一会儿,早早到了公司,刚入职,其实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需要她处理,也就是跟着老账务员熟悉熟悉账面流程,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是按点下班。

  这天下班她在公司门口遇到了孙琦,孙琦正在门口和同事们聊天,一回头看到白慕,兴奋的挥了挥手。

  白慕走到近前,笑道,“怎么了?”

  孙琦跟她介绍,“这都是咱们公司的,今天城垣路有一家大型商场要开,当天有活动。”她将手中的满减券挥了挥,“我找人拿到的,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去逛一逛,护肤品八折。”

  白慕对护肤品不感兴趣,不过她回来以后,也没出门逛过街,所以换洗衣服有些不够,当下点头答应了。

  孙琦又等了几个人,一群人叫了两辆车,直奔新商场而去。

  因为新开业,加上活动力度大,商场里一时间人满为患,一行人差点走散了。

  商场一共八层,几个人从下往上,逛的乐此不疲,白慕跟着她们,遇到合适的可以凑单的打折东西,就稍微买一点。

  等几个人逛完再到八楼吃过饭出来,时间已经过了十点半。

  都是同事,大家也不客气,准备各自散去,孙琦问了白慕住的地方,惊喜道,“我也在附近住,要不我们一起走吧。”

  两人住的地方离这儿不算远,又因为刚刚才吃过饭,孙琦提议走着回去,还能顺便消消食。

  白慕原本就是打算走回去的,两人一拍即合,拎上东西往回走。

  孙琦是个话唠,一路上跟她讲了许多公司里的趣事儿和八卦消息,白慕微笑听着,走着走着,孙琦却渐渐熄了火。

  白慕看她脸色突然沉了下来,疑惑的问道,“怎么了?”

  孙琦压低了声音,“你别回头,悄悄听我说,你有没有觉得,后面那个人一直在跟着我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