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豢养》来源:https://www.tvbts.net
  李敏华坦然道,“我早就知道他偷偷藏了个女人,只不过直到上次他缺席了董事会会议,我才找人细细调查了一番,顾明川也是煞费苦心,将你始终放的不远不近,让我颇费了翻功夫。”

  白慕见她一副了然于胸的神色,想起当年的瓜葛,心中越发恐慌,就像突然被人看到了藏在背上的隐秘伤疤,羞耻和慌乱一齐涌了上来,“您既然调查过我,那就应该清楚我不可能跟他在一起,他也不可能娶我,您实在是找错人了!”

  李敏华淡定的微笑着,眼神里还带了些许怜悯,仿佛白慕的激动在她眼里是种幼稚的情绪,“因为钱在一起,并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你也用不着觉得难堪,这样的情形我也经历过,从前我也只是云礼身旁的一个小小的秘书,也曾经困惑过,我到底是爱他的钱……还是爱他的人,不过我很快就想明白了,我爱他,也爱他的钱和地位!”

  白慕难以置信的看着李敏华,而对方却堂而皇之的说道,“你自己想一想,假如你们相遇时他一无所有,你还会爱上他么?你们年轻人,总喜欢把事情割裂开来,觉得这个世界非黑即白,可人总归是个复杂的动物,他身上的气度,涵养,举手投足的魅力风度,全都是他富裕的家庭滔养出来的,少一分你都不会爱上他,少一分他也不会是他,这些都是成就他整个人不可缺少的东西,承认自己喜欢这样的人有什么难以启齿。”

  听她如此说,白慕才明白过来原来李敏华并不知道事情的原委,只以为她是因为钱才跟顾明川在一起。

  顾明川竟将那件事捂的滴水不漏,让人查不出端倪。

  可面前的女人显然也不是好糊弄的角色,她该怎么回答,才能不让她起疑?

  一时之间白慕心绪翻涌,神色变幻,李敏华以为她犹豫不定,于是继续说道,“如今虽然他父亲极力想要挽回这门亲事,或许会不断对他施压,但若是你真想要和他在一起,我也能给你指一条明路,顾明川的爷爷虽然常年在海外不曾回来,但他却是安替实际的控股人,顾明川从小被他抚养长大,若是你能说动顾明川带你去求他,或许事情能有转机。”

  终于白慕脸色一定,她抬起头,断然拒绝道,“我不会去求顾明川,我也不会继续跟他在一起,只要这件事情一过,我就会立刻离开他,更何况就算是我去求顾明川,他也一定不会因为我而放弃这个联姻,您太看得起我了,我没有任何能够说动他的资本。”

  李敏华道,“你有,你有他对你的感情,这是你唯一的筹码,要是牌桌上你手里只剩一枚赌注,何不直接抛出去,这样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

  白慕哂笑道,“您想错了,他对我的感情根本不值一提,您想要让他因为我放弃联姻根本不可能,我手中连你所谓的最后一枚筹码都没有,您太高看我了。”

  摆在顾明川面前的东西有太多,身家、地位、荣耀、财富,哪一个都比她重要,她又算得了什么?

  李敏华望着白慕沉默片刻,末了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原来你是真心爱他,所以你才要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他。”

  这句话虽然乍一听不合逻辑,可是却让白慕猛地一窒,然后像是被戳中了什么隐秘的心事一般,脸色开始慢慢发白。

  她并没有反驳她的话。

  因为反驳也是无用。

  李敏华果然聪明,她和顾明川一样,都能够轻易洞察别人的心思,也许顾明川不能理解她为什么要离开他,可李敏华作为一个聪明人,尤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只稍稍一想就能通透。

  果然她叹了口气,说道,“你太贪心了,你不该向他们这样的人奢求纯粹的感情。”

  白慕苦笑了一下,李敏华真是抬举她了,她那不是贪心,她是害怕。

  她受够了这种惊惶不定的日子,也厌倦了无时无刻需要猜测顾明川的心思,她不想再讨好任何人了,直到顾明川订婚她才猛然醒悟,以前自己的心的思全部都是痴心妄想,她还是和从前一样,会被别人随时丢弃。

  确实,这世界上哪有纯粹的感情。

  从小到大,似乎每个人都爱着她,又似乎每个人都不够爱。

  小时候妈妈说爱她,可她还是为了自己的爱情将她抛弃在了公园里,爸爸也说过爱她,可后来还不是娶了赵姨生了白默奇,赵姨也爱过她,但自从有了白默奇,她和爸爸对她就不一样了,大学的时候,她以为肖城东爱她,但最后他也因为钱丢下了她。

  到了顾明川这里,她害怕了。

  他们的关系一开始就不平等,她甚至不能奢求他的真心,这样的关系走到最后,想想都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不错,她爱他,可正是因为爱,她害怕他像肖城东一样在某个时刻,残忍决绝的将她抛弃。

  毕竟她太蠢了,永远看不清自己在别人心中到底几斤几两。

  但倘若她就此离开,那么是不是就不用承受那预料中的结果?

  她就像是沙漠中行走的干渴的旅人,最害怕看到的就是虚妄的海市蜃楼。

  要是真的等到拼命奔到近前才发现一切都是幻象,那该是多么的绝望。

  她怕了,她无法再一次承受这样的打击,所以她只能逃开。

  “我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顾明川会喜欢你了。”李敏华微微叹了口气,“你让我想起了一个故人,她也是如此执拗。”

  白慕惨淡一笑,“既然您能明白,那就应该知道我是一定要离开他的。”

  李敏华却摇了摇头,“你也太天真了,你真的以为自己能够就此离开顾明川么?”

  见白慕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李敏华忍不住说道,“他单单只用钱就能将你牢牢绑在身边三年,若是有朝一日他并不想让你离开,那时你又该如何自处。”

  白慕眼皮一跳,听出了李敏华话中有话,“你都知道些什么?”

  李敏华意味深长道,“这次我找人调查你时,还查到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只是没怎么查透彻,原本是不打算拿出来讲的,不过现在看到你,我反倒改主意了。”

  虽然白慕竭力自持,但她紧扣着茶碗的指尖还是出卖了她的心境,李敏华低垂的双眸一抬,笑问道,“你知道顾明川曾经派人找过你那个前男友么?”

  听到这话,白慕泛白的骨节有了松动,她在心底轻轻松了口气,说道,“我知道,那是我求他去找的。”

  白慕恨肖城东,她放不下心中的郁结,曾经哀求过顾明川找肖城东的下落,她不甘心,虽然能够预想到结局,但她还是想亲口质问肖城东为什么当初要抛下她,也许只有他亲口将那个答案说出来,她才能彻底死心。

  可是一直到现在,她都没得到肖城东的任何消息,他消失的干干净净彻彻底底。

  李敏华嘴角弯起了一个戏谑的弧度,“那么你知道其实在你跟着顾明川半年多的时候,他就已经找到你那个前男友了么?”

  白慕脑子里“轰”的一声,脸上的血色仿佛被瞬间抽走,她立刻反驳道,“这不可能!”

  这怎么可能,顾明川明明跟她说过,他没有找到肖城东,他明明说过,茫茫人海要找一个存心消失的人无异于大海捞针,这怎么可能。

  仿佛是早就料到了一般,李敏华又露出了那种怜悯的神色,“他不但早就找到了那个人,还帮他把已经破产清算的公司债务还清,甚至给了他一些人脉资源,让他如今混的有声有色,风生水起。”

  白慕摇头,仿佛听到了天方夜谭,“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的痛苦似乎给了李敏华极大的乐趣,就好像猫吃掉老鼠之前,总是喜欢先将其戏耍一番一样,李敏华藏在爪下的利刃,此刻才慢慢张开。

  “这有什么好难以理解的,看你这一听到前男友的消息就方寸大乱的样子,显然还是放不下他,若是一直找到不到,保不齐哪天他后悔了,自己跳出来,始终是个麻烦,如今顾明川像养水蛭一般把他养起来,养的简直比狗还听话,别说是跑出来乱跳,恐怕是叫也不敢乱叫一声,十拿九稳才放心,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

  看李敏华说的气定神闲,仿佛天经地义一般,白慕还是摇头,根本无法理解,就算她知道了肖城东的下落又能怎么样?顾明川的脾性她能猜到几分,根本不会怕她再和肖城东有纠葛,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她脑中突然一闪,倾了身子过去问李敏华道,“你一定知道他的下落对不对?!”

  李敏华笑了笑,并不说话,拿起茶盏慢悠悠喝起了茶。

  白慕被她无声无息的挡了回来,也渐渐回过味儿来,看着李敏华丰艳的脸,顿时出了一身冷汗,然后缓缓坐了回去,半晌过后,她问道,“你想让我做什么,才肯告诉我这个消息?”

  既然顾明川有心瞒着她,那么想从他这里知道肖城东的下落那是不可能的了,离开了顾明川,这茫茫人海她也没有方法和手段去找他,眼前只有这个女人似乎知道许多内情。

  李敏华轻轻吹了吹茶面,说道,“其实很简单,我也不喜欢为难别人,我只需要你在这段日子里劝着顾明川出国就可以了,至于他最后订不订婚,娶不娶你,对于我来说都是一样的,而要不要哄他带着你去见他的爷爷,这在于你,最多一个星期,等你回来,我一定亲自告诉你你前男友的消息。”

  白慕盯着眼前的茶杯,茶杯胎厚均匀,外壁纤薄,颜色偏暗,虽然红中透紫,但整体温沉,并不扎眼,一看便是上好的紫砂杯,且用了多年,她将杯子握在手中,那绵绵的热气透过杯壁从手心里钻到胳膊中,但这暖意还没从胳膊里钻到心头,就被室内的凉气忽的打散了。

  握着杯子的手又紧了紧,白慕低低的,慢慢的说了一句,“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