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39章 第三十九章
    《豢养》来源:https://www.tvbts.net
  回到住处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黑了。

  送她回来的人开车并不慢,只是要路过市中心,这个时候路上正堵,所以回来的时候夜色已深,她刷卡进楼,按了电梯,脑子里混混沌沌,只听得“叮”的一声响,才魂不守舍的从电梯里下来。

  刚刷了指纹进屋,白慕就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只见偌大的客厅中灯火通明,落地窗上的窗帘被整个拉开,映出了外面一片繁华之色,顾明川正端坐在客厅正中的沙发里,一旁站着恭恭敬敬的小赵。

  两个人正不知道在说什么,她刚按开了门,就惊动了那两个人,顾明川回过头来,看着她愣在门口,十分不悦,说道,“怎么回来的这么晚。”

  白慕反应过来,关上门换好了鞋子走到顾明川身旁才回答道,“我出去了一趟。”

  顾明川盯着她看了两秒,撇开眼问道,“李敏华将你叫走这么长时间,跟你说了什么?”

  白慕略微吃惊,“你知道我去了哪里?”

  顾明川笑了一声,“我猜她早就坐不住了。”他还是依旧的冷淡,语气也琢磨不出什么情绪,问着,“她都跟你说了什么。”

  白慕望着顾明川俊逸英挺的侧脸,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她马上回过神来反问道,“你觉得她会跟我说什么?”

  对于她的回答,顾明川似乎有些意外,回过头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直看的白慕差点喘不上来气,才开口道,“不管她说了什么,她都不会跟你说实话,这个女人心思深沉,想要骗骗你真是太容易了。”

  白慕浑身一震,没有说话。

  是啊,他们如果有心要骗她,那真是太容易了。

  顾明川看她神色恍惚,眉头微皱,“看来她还真的跟你讲了什么。”

  白慕勉强一笑,“还能是什么,她想让我阻止你订婚罢了。”

  顾明川冷笑一声,“她要是指望你来搅黄这个订婚,那就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白慕摇了摇头,面上显出一片茫然之色,说道,“你们说这些我听不懂,她只告诉我说,如果我能争一争,或许你能娶我。”

  顾明川“哦”了一声,问道,“你觉得我会娶你么?”

  白慕仰头反问道,“你会娶我么?”

  两人对视了两秒,顾明川轻笑道,“照目前的情形来看,我不会。”

  白慕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我也是这样跟她说的,但她说如果我能说服你带着我去见你爷爷,或许事情还能有转机。”

  顾明川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打的这个算盘,我当她能给你出什么好主意呢,原来给你出了一个最笨的办法。”他漫不经心的说,“不过这办法虽然笨,却非常有用,那么你预备怎么跟我说呢?”

  白慕故意叹了口气,倾身过去,低着头握住顾明川的手,放低声音说道,“我又能有什么好办法呢。”

  她虽然长相不是明艳卦的,但皮肤似雪如玉,不单单是脸上的肌肤,身上,手上的都是,尤其是手,十指纤长,指尖圆润,骨节分明,轻轻巧巧握过来,更显得单薄可怜,惹人心动。

  顾明川盯着这双手出了神。

  小赵在一旁轻轻咳了一声,顾明川眸光一闪,抬起眼来,一笑,“既然你都说了,那我们可要赶快了。”

  白慕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如此顺利,第二天从床上醒过来时,身旁空空如也,她先一愣,然后听到一旁的盥洗室里传来水流声,才反应过来是顾明川在洗澡。

  昨天晚上睡得太晚,她整个人现在都昏昏沉沉的,即便是醒了,还是有种没睡够的感觉。

  直到顾明川裹着浴巾走了出来,她还是呆呆的。

  顾明川往常最不耐烦她发呆出神,不过今天却没有在意,只出声提醒她,“再不起来,我看你等下怎么出门。”

  “出门?”白慕有些发怔,“去哪里?”

  顾明川把衣柜里的衬衣拉出来穿上,漫不经心的说道,“去英国。”

  等到白慕真的坐上了飞机,她似乎才灵魂附体,看着一旁披着盖毯熟睡的顾明川,心中一阵杂乱。

  接下来该怎么办,难道真的由着顾明川带她去见他的爷爷么?顾明川心里到底怎么想的,老实说她根本猜不透,原本她以为要哄他出国还要费一番周折,所以昨晚才直接跟他讲了李敏华的话,谁知道他竟然真的带她来了。

  然而白慕更加没有猜到,此时国内,整个商界因为顾明川临时发出的一则声明,引起了轩然大波。

  顾明川的父亲顾云礼更是怒不可遏,他对国外市场本来就是势在必得,因为前期投入了非常多的人力物力,甚至不惜借着联姻的势头将安替集团的业务迅速拓展到了海外,没想到被顾明川这么一搅合,多年的努力眼看就要化为泡影。

  “退婚声明?”顾云礼将手中的报纸摔出去,怒气冲冲道,“这个混账东西!自从回来以后,没做过一件好事,他现在在哪儿?!”

  李敏华瞥了一眼报纸,藏起了唇角的笑意,从一旁温言劝慰道,“这么生气有什么用,当务之急是要稳住现在的形式,如今下面有的厂商已经闻风而动,开始取消了和安替的合作,我们先想想怎么应付他们吧。”

  “全是这畜生干的好事!”顾云礼的眉毛差点都要飞到天上去了,“早在和大宇宣布合作的晚宴上我就看出来了,他一早就打算搅黄这门亲事!”

  李敏华上前拍着顾云礼的背,叹了口气,“这孩子像他母亲,太过于感情用事了,我刚刚听人说,他已经带着那女人飞往英国去了。”

  顾云礼听到这话更加嫌恶,“他和他妈一样都是疯子!”他转头又大骂道,“他回英国做什么?想用老爷子压我?我告诉你,在安替业务没接到手之前,退婚他想都不要想!”

  李敏华抚慰的手顿了一下,为难的蹙起眉,“可万一老爷子真的替他出面怎么办?要不要我先帮你联系一下郭怀安?”

  美人一愁,也是万种风情,惹人怜忧,顾云礼怒气这才往下消了一点,不由自主的放低了嗓门,拍了拍李敏华的手背,“你不用这么操心,我爸他虽然年纪大了,但也不糊涂,由不得那逆子胡来!”

  李敏华缓缓笑了起来,“但愿如此吧。”

  这头白慕与顾明川飞了十几个小时,在当地时间下午三点多才到英国,刚出了机场,白慕就看到了明叔,他竟然亲自开车过来接他们了。

  她对明叔本来就是非常惧怕,也不知道为什么,明叔光是那么站在那里,面无表情,就能让人不寒而栗。

  但顾明川是明叔从小带大的,一见到明叔,十分亲切的上前问候道,“明叔,您怎么亲自来了。”

  明叔先是看了白慕一眼,直看的她不由自主的低下头去,才转了视线,投向顾明川时眼神已经带了三分柔和,语气里也多了一丝无奈,“你干出这样的好事儿,你爷爷已经知道了。”

  顾明川却笑了笑,“爷爷才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动怒。”

  明叔听他这话,摇了摇头,“他老了,意志已经不如当年那样的坚定,你少跟他置气吧。”

  顾明川知道多说无用,也不再开口了。

  两人跟明叔上了车,车子又平又稳,一路开到了巴黎市郊外的一处小型庄园里,庄园虽然小,但前面还是有一片宽阔的草坪,且带了一个布置整齐的花园,花园旁是一个偌大的玻璃花房,看样子占地不少,而花房后方,则坐落着一座中世纪风格的建筑,约莫六层楼高,年头不少了,尽管一直尽心维护,但楼宇外的墙壁上还是留下了岁月斑驳的痕迹,但这并不会让人觉得这里破败而阴森,相反,阳光从西面洒过来的时候,还显得十分恬淡幽静。

  车子缓缓驶入待停区,里面的佣人早就出来等着了,顾明川先下了车,回转过来,又将白慕扶出车子,向一旁的人问道,“我爷爷呢?”

  旁边的人立刻回答说在书房。

  书房在主楼的一楼东侧,他们进了门厅,绕过偌大的宴会厅,又穿过了一道长长的走廊,才来到书房门前。

  书房的大门是用一大块梨花木雕刻成的,直通到顶,门面颜色暗沉,但并不陈旧,用腊小心的腻了一遍,微微带了点腊香味,大门半掩着,里面安安静静悄无声息。

  明叔早在进门的时候就离开了,白慕心中忐忑,站在门外十分紧张,顾明川瞧了她一眼,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转身进了门,喊道,“爷爷,我回来了。”

  然后这一声并没有回应,白慕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进了门,门内正中央是一个宽阔的下沉式阅读区,四周的墙壁都做成了通顶的开放式书架,右侧有一个年轻人正爬在长长的滑梯上面,在最顶层翻找着书籍。

  □□下面,一个老人坐着轮椅车仰头看着,那年轻人刚拿出了一本书,还没有将书抽出来,□□下方的老人就用手边的手杖用力的敲着□□,“咚咚”两声,沉闷的就像老人声音,叫人生畏,“No!It’swrong!”

  顾明川恰巧走到□□下方,于是仰头冲上面的年轻人说道,“Mike,你下来吧,我来找。”

  年轻人Mike似乎能听懂中文,将书籍插了回去,慢慢攀着□□下来了。

  然而还没站稳,他就笑容亲切的冲着顾明川用一口标准的国语问候道,“您回来了!”

  说罢又半蹲下身子,仰起头冲老人轻声说,“首版的奥赛罗我记得在A区一层14列啊,难道我记错了么?”

  这个年轻人有一头金色的头发,瞳孔是少见的湛蓝色,当他张着双眼看过来的时候,眼神中有一种罕见的纯净和天真,让人根本没办法同他发脾气。

  但老人似乎对这种近乎于孩子气的天真免疫,他顿了一下手杖,仍旧用那种低沉苍老的声音说道,“下次如果再记错,以后就不用跟我来这里了。”

  Mike马上低下了头,露出了可怜巴巴的委屈表情。

  他年轻漂亮,五官深刻而俊秀,有一种东西方交杂的美丽,这幅可怜巴巴的表情也十分让人爱怜,可老人依旧是无动于衷。

  好在Mike的低落情绪没有持续太久,还没等顾明川找到书从□□上下来,他就注意到了安安静静站在后面的白慕。

  当他看到白慕时,眼神眼神猛地一亮,虽然对着她,却是用欢快轻巧的语调冲顾明川说道,“Eric,我头一次见你带女士回家,这就是你的朱丽叶么?”

  顾明川拿着书下了□□,用手中的书在他头上轻轻一敲,“少说话。”

  Mike撇了撇嘴,顾明川将手中的书递给老人说道,“爷爷,是这本么?”

  老人接过书籍,满意的“嗯”了一声,将书放在膝头盖毯上面,Mike熟练的推着轮椅,将老人推到了中央阅读区。

  这时白慕才看到老人的全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