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豢养 > 第40章 第四十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和预想的不同,顾明川的爷爷一点也不吓人,并没有可怖的三头六臂,他头发花白着,脸上皱纹横生,脖子上挂着一幅老花镜,和普通的老年人没有什么区别,都有着这个年纪特有的缓慢和迟钝。

  他将膝盖上的书放在桌子上,带上老花镜,翻开陈旧古朴的书页,慢慢翻看了起来。

  白慕站在那里不知所措,她求助似的看向顾明川,然而顾明川并没有看她,只是站在老人的身旁轻轻喊了一句,“爷爷。”

  老人不为所动。

  顾明川抿了一下唇角,Mike适时的插话,“先生,Eric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书我们下次再看好不好?”

  老人翻书的手终于顿了顿,片刻后松开了,他缓缓的往后靠去,低下头,眼神从老花镜上方看向白慕,将站在远处的她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才收回目光,他什么都没说,Mike却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马上推着轮椅,将他推了出去。

  路过白慕的时候,白慕觉得自己的腿都在打颤,顾明川跟在后面,轻轻扶住她的腰,低声说道,“跟我来。”

  白慕顺从的跟在后面,Mike推着顾镇山一直往前,一旁长廊边上的玻璃窗将廊道切割的忽明忽暗,窗户旁厚重的天鹅绒帘子和地上厚厚的地毯让整个气氛显得厚重压抑。

  一行人来到会客厅,桌子上早就准备了丰盛的茶点,Mike将沏好的红茶端过来,放在了老人的桌旁,然后走到轮椅后方站定,一点也没有坐下喝茶的意思。

  其他人仿佛见怪不怪,顾明川直接坐到了顾镇山的对面,白慕略一迟疑,顾明川敲了敲自己身旁的座位说道,“愣着做什么,坐。”

  她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坐下了。

  顾镇山喝了一口茶,才开口说道,“你现在回来做什么,当年你执意回国时我就说过,国内的事情我不会再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用回来找我,当初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顾明川说道,“爷爷,我知道您不想管公司的事情,可现在不是公司的事,是我的婚事。”

  “我听阿明说过,你一开始是同意联姻的。”顾镇山说道。

  “我后悔了。”顾明川毫不犹豫的回答,“爷爷,我不想把自己的婚姻当成一场交易,我想娶自己喜欢的女人。”

  白慕心中一跳,看向顾明川,顾明川面色不改,直视着顾镇山,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顾镇山看了一眼顾明川,摇了摇头,“你想娶谁随便你,你自己惹出的麻烦,你自己解决,那是你的父亲,也是我的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宁愿谁也不帮。”

  顾明川顿了一顿,说道,“可是爷爷,我爸他和您不一样,手心手背都是肉……明明顾明玉就可以娶自己想娶的人,为什么我不行?”

  顾镇山没有说话。

  顾明川于是放低了声音,说道,“爷爷,如果我外公还在世,他会喜欢白慕的。”

  顾镇山坐在那里一动不动,好长时间,白慕都要以为他睡着了,可突然什么东西一闪,她晃了一下神,才发觉是原来是顾镇山挂在鼻头上的眼镜闪了一下。

  这一下不当紧,白慕这才注意到原来他一直都在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只不过眼睛被老花镜挡了一多半儿,又隔得远,先前没有察觉罢了。

  她顿时出了一身冷汗,仿佛自己是被秃鹫狠狠盯住的猎物,动也不敢动,连呼吸都滞住了。

  顾明川几不可查的皱了下眉,“爷爷?”

  顾镇山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身后的Mike马上俯身拍着他的后背,将茶碗端近了,他就着茶碗喝了口,将这阵咳嗽压了下去,一边挥了挥手。

  他什么都没说,但Mike却明白他的意思,起身走到白慕身亲切的对她说道,“这位女士,外面有一座非常漂亮的玻璃花房,里面的花都十分漂亮,我有这个荣幸能邀请你去参观么?”

  白慕早就被盯得浑身不自在了,有了这个借口,连忙点头答应,“好的,谢谢。”

  说罢起身跟在了Mike后面,在走出门的那一刻,她回过头来,看到顾明川紧绷的脊背似乎微微放松了一些,然后轻轻靠在了沙发背上。

  房门缓缓被关上,顾镇山收回目光,冲一旁的顾明川问道,“你想娶她?”

  顾明川答道,“是。”

  顾镇山又问道,“你真心想娶她?”

  顾明川唇角刚动,顾镇山又说道,“倘若如今你没有婚约在身,你还是想娶她么?”

  顾明川眸色渐深,一时之间竟没有立刻回答。

  顾镇山缓缓叹了口气,“我看着你从小长大,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心思,即便你不愿意承认,那也是你的父亲,你的弟弟,你的家人,就算是你将来没办法继承公司,我也能保你一辈子衣食无忧,你为什么非要回去趟那趟浑水。”

  言如洪钟,敲打在顾明川的耳畔,他神色变幻,片刻后突然一哂,模棱两可的说道,“爷爷,我并没有骗您,我害怕自己后悔,有些事情如果不做,我一定会后悔,我想您一定能明白我。”

  顾镇山果然会错了意,说道,“婚姻之事不是儿戏,岂容你一变再变,这婚约是你父亲出面定下的,如今闹成这样,你让他的面子往哪儿搁?”

  顾明川神色镇定,唇角却悄悄勾起,“爷爷,我知道您不想我和我爸起干戈,我答应您,不会跟他抢海外业务,我回国后接管的公司,我也可以一并给他。”

  他缓缓笑了起来,“只要您同意让我娶白慕。”

  虽然已近六点,但此时的阳光还是大的绕眼,明晃晃直刺下来,让人生厌,不过这光亮遇到花房那厚重的隔温钢化玻璃,却似乎瞬间被削去了气势,再加上花房中有恒温通风系统,白慕在里面并不觉得闷晒。

  要建造并养护这样大的一个花房,一定十分耗费精力,但花房里却并没有栽种什么名贵花种,而是种了一大片的马蹄莲。

  白慕刚进花房的时候,被眼前白色的一望无边的花海给震撼到了,洁白美丽的马蹄莲就像是冬日里下的初雪,皑皑一片,似万琼碎玉。

  “漂亮么?”Mike冲她笑了笑,用剪子轻轻剪下一朵绽开的花递过来,“送给你。”

  白慕接过马蹄莲,那叶片上还带了珠水,更显得清雅动人,她微微一笑,“谢谢。”

  Mike放下剪子,拿起一旁的滴管,不知道再往根茎处滴什么东西,他一边摆弄着花草一边说,“你不用太担心,Eric会说服先生的,他想办到的事情,从来没有办不成的。”

  白慕问道,“你和他认识很长时间了么?”

  Mike仰头认真想了一会儿说道,“我第一次见Eric,是在十一岁的时候,不过那个时候Eric不在这里住,先生只让他偶尔或者在特殊的日子里回来。”

  白慕愣了一下,“特殊的日子?”

  Mike的手顿住了,他用湛蓝色的眼珠子看了白慕一眼,然后放下滴管,“嗯”了一声说道,“是那位先生的忌日,他是Eric的外公。”他环顾了一下整个玻璃花房,说道,“这片花海也是Eric的外公种下的,后来先生让人建了这个花房,叫人每天小心看管着。”

  白慕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于是说,“明川的外公很早就去世了吗?”

  Mike点点头,“Eric是个可怜的人,他的外公和母亲都早早离开了他。”

  白慕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他的母亲……”

  Mike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只听说是出了事故意外离世的,后来Eric就被先生接了过来,但因为生了病,所以一直都在外面疗养,很少回来。”

  “生了什么病?很严重么?”

  Mike深深的看了白慕一眼,突然转了话题,“其实这片庄园和产业都是Eric外公的东西,先生只是代为看管,早晚都要交给Eric的。”

  白慕愣了一下。

  “Eric和他父亲关系并不好,我想你肯定知道,当初他执意回国,先生非常不高兴,我也很不理解,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一定要回去,你知道他怎么回答我的么?”Mike似乎根本不在乎白慕的反应,只一味的说着,“他说Mike,你信仰上帝,因为他能给你救赎,但我不同,上帝早就抛弃了我,所以我必须回去,因为我的救赎在那里等我。”

  白慕浑身一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只呆呆站在那里。

  Mike突然叹气道,“你在犹豫什么?Eric能带你回来,一定非常喜欢你,难道你不喜欢他么?”

  他湛蓝色的眼镜望过来,里面一览无余,干净澄澈,别无其他,初见Mike,白慕以为他简单纯净,不知世事,但现在才发现,Mike比谁都看的清楚明白,为人也非常洒脱,想问什么就直接问出来,不像那些人,总喜欢跟她拐弯抹角讲着听不懂的话。

  这样的人相处起来,总是能让人放下心妨,白慕垂下眼,问道,“你真的觉得明川喜欢我?”

  Mike困惑道,“你难道感受不到么?我从来没见过Eric能为了谁来求先生的,即便是小时候在学院里受了欺负,他回来也不肯说什么,也不肯向先生求助,让他这样的人低头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白慕笑了笑,“可他不是在为我低头,他是在为自己低头。”

  Mike显然不是很认同,“不管他为了什么,最后的结果终究是一样的。”

  是么?

  白慕心里想,可对于她来说是不一样的,自己得来食物和乞求来的食物虽然都能让人吃饱,但滋味终究是不同的。

  那天下午白慕和Mike在花园里呆了很长时间,直到有人过来请他们回去,两个人才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