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杀男主证道 > 第4章 第 4 章
  玉溅霜听闻此言却是并不觉得如何意外,只是继续问道:“该如何去寻呢?”

  定缘道君并未即刻回答,而是默然了许久。玉溅霜终是抬首望去,只见他长身鹤立于那台水晶棺前,双手交握在背,广袖素袍拖曳于地,墨发倾淌,开口时却是答非所问。

  “霜儿。”定缘道君道,“世间有人修道为寻得逍遥无束无缚,有人修道为得闻真理而夕可死矣。你呢?修行这么些年,你在这无尽大道中所追寻的又是什么?”

  在这千年来玉溅霜心中早已对这个问题有了答案,她答道:“霜儿十分贪心,求自在,求真理,更求-长生!”言罢她涩然一笑,又道:“然则现在看来,霜儿无能于保全师尊,又谈何逍遥无拘束?无法跳出天道掌控,所谓闻得真理也只是虚妄。而不得得成大道,长生……”她想起奶娘临终时死不瞑目的深深绝望,“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的自欺欺人罢了。”

  说完她定定跪下,重重叩首于地:“霜儿虽无能,却有心同天一争!”

  数息过后,她身前传来一声悒悒长叹,然后便被定缘道君扶了起来。“便是心知你会如此回答,但还是……罢了,我曾为你此行卜过一卦,虽则荆棘密布,多有坎坷,却也不是全无生机。”说着,定缘道君将一缕散发别入她的耳后,又顺势揉了揉她的发顶。“大道无形,衍出天机后却成了实虚参半之物,在有和无之间沉浮-那遁去之一也未有不同。作为一线变数,它似乎本能地不愿被天道捕获,所以将自己投影万千于尘世之中,并尤其钟爱命运有异,命格脱离于命盘之人,常常伴随于此等人身侧。你要做的,便是寻得这些人,引领他们修至飞升前……”说到此处,定缘道君顿了一顿,又是轻轻一叹才道:“然后让他们心甘情愿地为你死去。”

  玉溅霜一惊,问道:“这是为何?”

  定缘道君并未直接作答,而是缓缓道:“有遁去之一相随之人乃是气运所钟,无一例外能修炼至飞升之境。这是因为遁去之一在本能地不停寻找能超脱天道掌控,遏制天道私欲之人。但其虽有此本能,却并未有真正的灵智-这与天道是一样的。就算那些人命格开始不在命盘之中,多年修炼下来也早已又被纳入天道的掌控中。每每飞升,不过是又做了天道的资粮而已。这么多年下来,遁去之一的投影实则也应所剩不多了。现下最后的法子便是集齐剩下的投影从而寻得本体后放手一搏。”

  说到此处,定缘道君翻手一拂,一册半尺见方的青碧玉书便悬浮在了二人之间,徐徐旋转:“此乃叙命书,是遁去之一剩下的投影之一,是……我的伴生灵物。说来可笑,绝大多数遁去之一相随之人临到飞升也并不知晓他们实乃待宰的牲畜。就连我,若不是叙命书的功用特殊,也未必能得知前因后果,以及将要面对的是什么。霜儿,你有这一册投影在身后,便能在其余投影最接近大道本质之时将其等引领融合。而要融合投影,三个条件缺一不可:一是对方必须已感应到飞升契机,二是对方已然亡去,而三则是对方须是要为你心甘情愿而死。这样投影才能对对方有所感应,而不对融合心生抗拒。”

  玉溅霜听完这些话,却是猛然一步上前,紧紧攥住了定缘道君的衣袖:“师尊,你……你……难道是要为我?”接下去的话却是止于唇间,无法成言。

  在玉溅霜又惊又怒又悲的注视下,定缘道君的手覆上了玉溅霜的手背,安抚地拍了拍。他一如既往地微微笑了一笑,轻轻颔首道:“不错,这是唯一的法子了。为师发现得太晚,又走了几条死路,到如今已没有时间了。与其做了那死物的资粮,不如为你铺出一条路来。”他还想接着往下说去,却意外地被玉溅霜骤然扑入了怀中。她紧紧地环住了定缘道君的腰,侧脸亦紧紧贴在他沁着凉意的道袍上,心中既是惶然,又是哀怒。“不行,霜儿不许!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先生,一定有其它法子的。您可以在这里暂避天劫,霜儿去寻!一年,十年,霜儿总会寻到的!为何要这样?不能这样,这样做您又叫霜儿情何以堪呀!”

  这却是自十三岁后玉溅霜再未有过之举,惶急之中在她心里似是徐子规压过了定缘道君,便是她口中的“先生”也是旧时之称。说到最后,她已是许久未有地声音凝涩,隐带哽咽。

  定缘道君讶然之余也似是动容。他阖了阖眼,若有还无地叹息了一声,左手轻拍玉溅霜的后背,右手则是顺抚着她凉缎似的长发:“本以为你早已长大了,怎么还像个孩子一样?你从一开始便打的是这个主意吧-想要我留在这里,你去外面为我寻觅生机?傻孩子,这又怎么可能呢?世间安得双全法,总归是要有舍才有得的。如今唯有此法才能破局。”

  “你想活,”他又道,“先生就会想尽办法让你能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