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杀男主证道 > 第9章 第 9 章
    成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谢病酒-这是那名男孩儿的名字-他的一双眼睛让玉溅霜想起了两点在灰烬中将熄未熄的火星,道是单薄寒凉,却是隐隐闪烁着不顾一切,不惜此身的蓄势待发。

  在这真正意义上所见的第一面,玉溅霜心底其实并不十分喜欢他,或者应当说,她并不十分喜欢他在压抑下酝酿着的,不知何时便会喷薄而出的凄凄疯狂。但她仍是对他露出了一个甚是怜惜的清柔微笑,诚恳而关怀地问道:“你终于醒啦,感觉怎么样?好些了么?”

  谢病酒在被殷谦带回殷家之后,便着人去请了族中的丹师医治,也熬了易克化的药食汤羹喂食,但他醒来时也是三日后了。便是在这三日里玉溅霜确定了他便是她所寻的投影伴生之人-这却是他昏睡时手里紧紧握着的戴在他胸前的一枚温润玉环触及了玉溅霜的灵感,让她想起了伴生灵物之言。于叙命书查询之下发现,真真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于是在他未醒的这三天里,她日日都来看顾照料他,喂药喂汤从不假手于人,皆是亲力亲为。在过去七年里她无一刻真正停止思考过,该如何让一人心甘情愿地为另一人而死呢?便是在修道者看来朝生夕死的凡人,也甚少有人有这等舍己为人的心意,更何况是与天争命的修道士?她想到如今也只想出了一个答案-若是有一物能叫人为他人舍生忘死,似乎也只有爱了。

  然而虽是有了思路,她对此道却着实是少有体会。她心知爱意也分多钟,有亲人之爱,伴侣之爱,情人之爱,友人之爱等等,无一相同,而其中她所经历过的的却唯有第一种。为她而活又为她而死的奶娘,与对她悉心呵护,谆谆教导的定缘道君是唯二她曾深深感受到毫无保留的爱护之意之人。而她从这两段情意中总结出的也仅有两点-其一是感情最好是从小培养,其二便是如要获得对方的全心信任,需得以心换心,以情易情-在她看来,这两条里二更倍甚于一。如若奶娘未曾全然替她做打算,她也不会铭记对方如此之久;若是定缘道君只堪堪尽了为人师的责任教授于她,她更不会将一颗为人之心全然系于对方身上。

  面对玉溅霜的温言问候,谢病酒却是沉默以对。他缓缓地眨了眨那双簇落着寒烬般的眼瞳,挣扎着想要坐起身来。玉溅霜欲要伸手扶他,却被他微晃地躲避开去。见状她微微一笑,也未作失落之态,只将双手放落膝头,缓声道:“你现如今是在殷氏地界中,不会有人来打搅你的,你且安心好好休养便是。”说到此处,她顿了一顿,望入他双眼道:“我叫殷昭,你叫做什么名字?”

  他定定地看了玉溅霜一会儿,又慢慢地垂下眼帘,眉宇间油然而生了一股恹恹的倦怠之意,嗓音暗哑,“谢病酒。”

  玉溅霜抿唇一笑,轻快道:“那我以后便唤你作阿酒可好?”说罢她略略一停,见他未有回应,便又道:“唔,我呢,你叫我作阿昭,昭儿,或者其它什么都是可以的。”

  谢病酒却依然沉默着,也并不再看她。他半倚着床头,半靠手肘支撑着自己,竟似是连床都卧不踏实,随时准备暴起落地一般。然而毕竟身体虚弱,仅仅支撑了这么些时候,他的手臂便隐隐有些颤抖。玉溅霜垂眸望了他紧握成拳,青筋毕现的右手一眼,心中微哂,却也并不说破,只又柔声道:“好啦,我还是不打扰你休息啦。你的身子还虚弱,须得多多睡觉才是,睡饱吃饱了,身子才能好起来呀。如今离晚膳还有约莫两个时辰,到时我再来看你吧。”言罢她盈盈一笑,便转身出了谢病酒歇息的客房。

  自五岁时,她已从丹山阁中搬出,只有去研习道经,听长辈讲道时才会回去。殷氏一族所居占地甚广,但筑建其中的多是或清幽雅致的庭楼小榭,或雕梁绣柱的威严殿阁。玉溅霜却是与众不同,似乎独爱采菊东篱下的乡村风情。

  她特意央了殷谏,建了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小院子,虽是玲珑但却也五脏俱全。她的主屋位于中后,左侧便是谢病酒如今歇息的客房,而右侧则是她摆放书册笔砚琴筝等物的书房。三个小屋围出了前方的一小块空地,被她闲来无事种了几株白海棠。

  她缓缓地走了过去,伸手轻抚海棠树光秃的枝干,心中微叹。这孩子却是十分地有戒心,仿佛蜷缩成了一团的刺猬一般,让人难以着手。她此身如今已快要满八岁,却是快要去往殷殊处开始正式修炼,怕是并不很能抽出时间来同他相处。如若要奠定一个根基,恐怕最好是在那之前……

  玉溅霜略略一思,唇边沁出了一个温柔的浅笑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