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杀男主证道 > 第24章 第 24 章
  盘缕峰,九天台,宗门评比之日。

  盘缕峰是迎凰栖凤宗专门用作评比之处,峰顶平阔,山石坚硬,另有九座看似玲珑的缁玉台一阶一阶地悬于云下,仿若登天之梯。

  此时峰顶处已是人群济济,凡是于此次评比中录有姓名的凡羽,庶禽弟子皆已在此等候。一眼望去,月白,湖蓝二色道服泾渭分明,各自都已寻了相熟之人探问一二,于等待中窃窃私语。

  “未曾想此次评比并非往日形制,竟是要开得一小界让我等进入?”

  “我探得的消息也是如此,以往都是打擂守擂,直接明了,不知此次争胜会是以何物评判?”

  “似是与心性,道心有关。我从我师尊处也仅得知这些许。”

  “据说那小界是由宿微真君寻来,单单依托在一粒砂砾上,当真叫人难以置信!”

  “这有甚出奇?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世间本就散落着许多小界,多寄托于不惹人眼的事物之上。莫说是砂砾,便是沧海中的一滴浪珠,云雾间的一道剪影,都有可能承载着小界。这可并非是我信口编来-前者名为沧海泪,不仅是小界,更还是灵玄奥妙门中太和殿殿主所持至宝。而那剪影嘛,典籍中并未记载其名,只据说是被十万大山中的一名妖君给夺去了。”

  “原来是如此,我竟从来不知!师姐博闻广记,让师弟好生佩服!”

  谢病酒独自一人负剑而立,静默地倾听着周围的言语。芙裳本来欲要同他一处,却被几个师兄师姐半强硬地拉走了。临走时她回首望了他一眼,欲言又止,原本明丽的眉眼似是拢上了一层淡淡的愁意。但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对他几不可见地弯唇笑了一笑,便转身随其它人离去了。

  他望在了眼里,却难以渗透入心,只对她牵了牵唇,点了点头当做道别。芙裳对他的好和关心他绝非一无所觉,这些年来他也唯视她一人为好友,多有维护。芙裳虽然天性慧黠,但在千娇万宠中长大,却是难免有些单纯,更加之逐渐长成后容色灼灼,明里暗里遭遇了许多或觊觎,或忌恨的算计。此情此景下,谢病酒自是无法袖手旁观,两人一同挡开了许多明枪暗箭,相互扶持,久而久之他便将她当做了妹妹看待。

  幸而芙裳虽有些单纯,但并非是不知世故。她在殷家这个盘根错节的半凡俗势力里长大,耳濡目染间也或多或少知晓一些手段,渐渐地便学会了如何去想,去用。去年更是在一次宗门任务中获得了金丹真人的青目,从此水涨船高,许多师兄师姐,师弟师妹皆争相拥簇,而同谢病酒见面的机会却也变得屈指可数了。

  谢病酒对此却是喜闻乐见。他本就无意于势力争端,平时皆是默然寡言,似是阴处的沉木,少为人所留意。他见芙裳有了自己的手段,靠山和前程,便悄无声息,自然而然地功成身退,全然专注于自己的修行上了。

  但芙裳……

  他摇了摇头,甩开了这些散碎的思绪,唇抿成了一线。此时他既是在思索,也是在等待,等一个隔了十年的结果-这次评比,她...会来吗?她若是来了,可还会认得他吗?会认得那个她曾以性命相护,沉默且孤弱的谢病酒吗?他想到这里,少见地升起了些焦灼之感。

  正当他分心之际,云空中忽地响起一阵沉重的轰鸣之声,仿若巨兽慵懒的哼咆-有十数座灵光氤氲的舟器撞破了空中绵延的云霞,乘云而至。为首的一架通体莹彻,舟身两侧雕有云纹波涛,与驶过的滚滚云霞倒是相得益彰。舟首上站有三人,最前一人白发童颜,一袭鸦青宽袍,正老成地负手而立,面上似笑非笑-正是谢病酒当年有着一面之缘的殷家老祖。十年过去,他却是分毫未变。

  他身后两侧各站着一名弟子。左侧的青年道人姿容隽朗,青衣赤纹,笑意温然;而右侧的女子……

  谢病酒望见她第一眼时,心中所有的苦痛,仇恨,焦灼竟都蓦然一落-似是倦鸟栖枝,渴鱼归水-在这短而无尽的一瞬间里,世间的一切都安宁了下来。

  而她似是感知到了他这一瞬间的心念,倏尔转眸望了过来。两人之间虽则相隔天上地下,茫茫人海,却俱都一眼便望见了对方-她带着无尽的温柔和欢喜,对他绽出了一朵堪称殊艳的笑靥,恍如冰玉乍碎,纤月破云,引得许多弟子呆呆相望。

  一瞬的鸦雀无声后,谢病酒周围众人皆不留痕迹地悄声说起话来。

  “站在宿微真君身侧那位是谁?也是他座下弟子吗?”

  “我只识得真君身旁的栖云真人,那位师姐却是从未见过。”

  “我似是听一位真传师兄说起过,那好像是宿微真君十年前收得的一位弟子,是他本家中人,如今已是筑成道基,还未能得赐道号。”

  “十年筑基!真真是仙资璞质……”

  “既还未有道号,那便该以这位师姐的本名相称了。她是宿微真君的本家出生,应是姓殷...有谁知晓她本名为何?”

  一时众人沉默,却是无人回答,只谢病酒于心中默然答复了发问之人-她名昭,光明美好之昭。

  ——————————————————

  在众舟悬停于空后,所有人皆是寂然无声。殷殊环视了众人一眼,懒懒道:“此次宗门评比,会由我来主持。”他并未如何扬声,却是字字明悦入耳,“我新得了一处小界,尔等许是有所耳闻。此界与众不同,自有玄妙,我与众位洞天真君商议下,便决定将其摆了出来,趁这次评比,赠尔等一个机缘。”

  说到这里,他略顿了顿,将大袖一挥,便有一柄卷轴飞至空中,“哗”地一声展了开来,“登仙榜将依从旧例,分为入道,筑基,金丹三榜。但此次试炼的并非修为法力,而是心性一道-多说却也无益,反会生忧生怖。罢了,尔等只需知晓,此行并无性命之忧即可。”

  言罢,殷殊也懒得去瞧众人反应,只将小手往前一托,一粒微小得近似尘埃的砂砾被其抛了出去,转眼间消失无踪,不为人眼所觉。而他望着砂砾消失的方向,不急不缓地于指间掐了个诀,那方天空便自中心一点处漫漫波泛开来,如层层涟漪般越荡越远,直至形成了一扇接连天地,波纹扭曲的宽广门户。

  殷殊见状弯唇一笑,眉目间却有些肃然:“好了,小界已是开启,尔等便按修为高低逐一进去罢。结了丹的先行一步-栖云,你来领头。”

  “是,师尊。”栖云对殷殊一揖后便转过身去,朝一众舟楫朗声道:“凡金丹弟子者,皆随我同入小界!”

  “谨遵令!”声破云霄,却是一片整齐地异口同声。

  随着应答声落下,栖云似有若无地掠过了玉溅霜一眼,青袍猎猎,领着众人入界门而去;其中除去玉溅霜识得的栖白,栖瑶,栖汋三人外,还有十数陌生面孔,尽皆紧随其后。

  金丹真人遁速迅疾,呼吸间便尽数投入了那通天门户中。而未等殷殊开口,玉溅霜便朝其深揖一礼,恭敬道:“昭儿愿领诸位筑基同门前往小界中。”

  殷殊看着她,眉心似是蹙了蹙,却转瞬了无痕迹,笑着扶起她道:“好,你且小心,照顾好自己。”

  玉溅霜弯眸应诺:“昭儿会的,老祖且等着我的好名次罢。”说完她便将剑指一并,踏剑飞离了浮舟,洒然扬声道:“凡筑基弟子者,皆随我同入小界!”

  “...谨遵令!”
    成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