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杀男主证道 > 第25章 第 25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这是一个皇权分散,世家割据,众民皆苦的世间。

  “阿纨,你说我们死后会去哪里,会变成什么模样呢?”两名少女倚在一处,一人着檀,一人着绯,深深浅浅地叠在了一块儿,柔若无骨,似被揉皱的春水般缠绵。“还是就那样没了?像妈妈的水烟一样-”她软软地坐了起来,拈起了五指,似在拈着纤长的烟管,回首比划道:“-一口气吸进去,一口气呼出来,往空中轻轻地那么一袅,然后就没了?”

  着檀的少女见状微微笑了起来。她斜依在窗侧,此时早已洗去了脂粉,便显得黑的愈黑,白的愈白,红的愈红-乌黑的发衬着霜白的肤衬着深漆的瞳,似在沐水时将所有多余的颜色一并洗去了,只在最后裹上了一身漫着湿意的檀红。

  绯裙少女见她并不作答,便又软软地倚了回去,伏在了她的膝上,闷闷道:“阿纨,明日我们便要去敬国公府献舞了。先是素素,再是绡儿,后是绫纱,如今只剩下我们两个-明日过后…我们可还能再相见吗…”

  阿纨垂眸,轻轻抚上了少女未绾披淌的长发。她的发并不似阿纨一般是浓到极致的黑,而是在月光下折漾出几许绛意,发丝交映间,竟是有些动人心魄。

  少女感受着阿纨的安抚,在她的掌心微蹭了蹭,又道:“要是我们能不分开,被留在一处就好了。若是能这样,我便是天天给人跳舞,从白天跳到黑夜也是甘心的。”

  阿纨终是开口了,语声柔暖:“傻烟罗,那你的身子还要不要了?若是你要为同我在一处而伤了自己,我却是宁愿和你别离,只要知晓你过得好便罢了。你要记着,照顾好自己,保住自己的身体才是最要紧的,这样往后的一切才都有可能。”

  烟罗闻言直起了腰来,目光凝注在了阿纨脸上,倏尔似欢喜,似凄凄地一笑,又依在了后者肩上,轻声道:“再没旁人似你待我这般好了。”

  阿纨敛睫笑了一笑,未再言语。

  ————————————————————

  次日

  阿纨挽着烟罗登上了铺满了锦缎软枕的马车,挨坐在了一起。车子“吱呀呀”地行驶了起来,两人便成了风中无依的柳枝,随着车厢的震颤摇晃着,曳摆着,只能相互倚靠,垂缠在了一处。

  驾车的车夫一直在半讨好,半调笑地说着话儿。他是醉忘楼妈妈的远亲侄子,来京都投奔姑妈谋个差事。奈何楼里大多事物都不能让一个刚来的懵懂人沾手,于是便让他驾起车来。他心里是有些犯嘀咕的,但也反驳不出话来,只能听命。

  他对荣华和富贵是有着美好的想象以及深切的渴望的,并将它们半映照在了阿纨和烟罗的身上,既是艳羡,又是不屑-艳羡的是她们的绮罗玉锦,不屑的是她们的卑微贱籍-而两相糅杂之间,出口的话语便显得既伏小,又猥鄙,叫人生厌。

  烟罗性子要烈些,听着听着便想开口刺回去,却被阿纨轻柔地握住了手,刺苓儿转眼就变成了蔓附的菟丝花,气闷地伏在了后者肩上。阿纨垂眸笑了笑,抚了抚烟罗散落的长发,微微扬声问道:“孟大哥,您见多识广,可对敬国公府有些了解?”

  厢外的车夫声音一扬,却是有些掩不住的激动:“那是自然!敬国公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谁人不知,谁人不晓?”说着他顿了顿,又问道:“怎么?小娘子你竟是不怎么知晓吗?”

  阿纨是早已了解通透的,只不过她也有些兴趣听一听民间对其的观感,于是柔声说到:“叫孟大哥见笑了,冰纨自幼生在楼中,却是不曾如何听闻楼外之事。”

  车夫再开口时便又渗了些隐约的怜悯和自得:“是这样啊,那两位小娘子也是可怜。你们今日既是要去敬国公府献舞,那我便同你们说上一说……”

  随着这车夫絮絮叨叨,阿纨将他说的话同自己所知相互印证,慢慢地觉出了些趣味来。

  敬国公声名显赫,虽则是寒门出生,但在世家独大的情形下却仍能独树一帜,让世人既敬且畏。当今天子年幼登基,便是靠太后,敬国公,和几位宰执的一同扶持下方才有了如今的安定天下。而当今据说极为圣明贤和,至纯至孝,对几位年长臣子也都执弟子礼相待,端得是礼敬有加。

  今日是敬国公为长子举办的一场游园文会。其虽名为长子,却并不是敬国公的第一个孩子。敬国公年轻时随着先帝领兵一统天下,虽是战功赫赫,但却于乱中失去了自己仅有的几个孩子,只在天下方平定时才又得了这名嫡子。而敬国公夫人更是于生育时伤了身子,无法再怀胎了,于是二人对这个孩子视如至宝,疼宠有加,为其取名为长生,授字执仙。而再往后出生的孩子,无论男女,无有一个似他这般受宠且受重视的。

  而他也并未辜负父母的宠爱和期望,虽则天资聪颖,才气斐然,六艺无不精通,在世家子弟间广受推崇,却并未染上其等玩世不恭,风流不羁的习气,端得是温良恭谦,譬如玉树芝兰。然而即便他有千般万般好,却仍在一事上让敬国公夫妇操碎了心-那便是不愿娶妻。他虽则在父母安排下已经纳了几个通房,但都是清心寡欲,浅尝即止,更在拒绝娶妻一事上显露出了前所未有的坚持。若不是他对男子也不甚亲近,旁人怕是要心觉他有龙阳之好了。

  此次文会遍邀世家,未拘男女,怕是敬国公夫妇想要借此机会相看一二,也盼望自己的嫡子能遇见一位动心之人。

  马车驶达敬国公府后门时,车夫也是刚好说完,虽有些意犹未尽,但仍是止住了话语,愈发谨小慎微了起来。阿纨同烟罗踏着矮凳走下马车时,已有仆役在一旁候着,虽并未十分恭敬,却也是不卑不亢,行礼引路道:“两位娘子请随我往这边来。”

  三人入府后顺着一道小径一路行去,仆役边领路边说到:“此次文会,需要倚仗两位娘子的是今日的晚宴,约莫在亥时举行。这时候还早,小人便先领两位娘子前去歇息,也好为献舞做些准备。”

  待他们行过一处假山时,只觉眼前骤然开阔,却是瞧见了一汪清香莲湖,对岸处人影三两成群,服色妍丽。一眼望去或是宽衫大袖,发挽纶巾,或是长裙丰折,云袖松曳,皆是一派俊俏潇洒的风范。

  在众人三两斜倚落座之间,还淌有一条迤逦而下,弯绕而行的潺潺溪流,盈透水面上盛着许多碧荷羽觞,缓缓随波而泛,时走时停。而溪底以艳泽玛瑙为砌,两岸着润白软玉铺成-端得是靡丽而冰洁的离世人间。

  那仆役也朝那处望了过去,语声隐带傲然:“好叫两位娘子知道,那是我家大公子所设的曲水流觞宴。”

  阿纨收回目光微微一笑,柔声回应道:“执仙君之才举世无双,此次曲水流觞当是傲视群英,可惜我二人不能一睹风采。”

  仆役闻言,面上溢出了几分真心的笑意来,往右侧指路道:“娘子这边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