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杀男主证道 > 第28章 第 28 章
  阿纨吃力地睁开眼时,只觉耳旁人声徘徊,忽高忽低,眼前更是虚影重重,烛火的光晕一层层地来回摇曳着,染出了恍如梦境般的斑斓光彩。她虽是失血太多,几乎濒死,但内中心神却仍是冷凝,将一点清明持住,竭力抬眼望去。

  她似是被挪至了一处柔软的床榻上,室内有婢子捧着盛满了水的铜盆来去,上面搭着或素白,或红染的绢巾,皆都垂目息声,来去小心。而在一旁交头接耳的皆是有些年纪的男子,似是在争论什么,听在她耳中却都是些无谓的嘈杂之声,难以分辨。

  在她身侧坐有两人,一人抵着床头,朱色的水袖裙摆泼洒于地,指掌冰冷,紧紧地握着她苍白无力的手,似在攥着唯一一根救命的稻草。而另一人则是远远地坐在床尾,青衣端致,一副面孔全然没入了帷帐投下的阴影中,难辨其神情。但阿纨却仍深切地感知到了他的目光,似灼烈,似冰寒,陷入了她半阖的瞳中,再难拔去。

  “公子,老爷和夫人来了。”忽地有人影在一旁恭敬道。

  床尾那人闻言,缓缓点了点头,终是将目光挪了开去,略显冷淡地命令到:“好,我去见父亲母亲,你着人照看好她,若有任何变故,即刻来报。”言罢,未待那人影应诺,他便已利落地站起了身,大步往外走去。一众人影见状,皆是忙不迭地分让开来。

  见此情状,阿纨悄然一叹,静静阖上了眼。

  ————————————————

  隔日,敬国公府大公子执仙君于文会晚宴上遭刺杀未遂的消息已是传遍了整个京都,上至天听,下至市井,众人皆是有所耳闻。

  按说文会布置在敬国公府中,本应防备严密,但刺客却偏偏潜伏至了府中少主人的身侧,杀招一环扣一环,竟是险些得手。幸有护卫及时护持,以及醉忘第一楼中的一名舞姬以身相护-说到这里,总有人勾出一两个会心的微笑-方才能险之又险地毫发无伤。而这件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暗潮汹涌的刺杀案,却在明面上已是不了了之。据说在场的几个刺客眼见成功无望,便都果决地服毒自尽了,而敬国公府在大略收拾好了尸首后,便着人礼送了各位宾客出府,竟是未曾扣押任何一位下来问询一二。

  若说这个消息预示着朝堂倾轧,令人惊讶之余生出些预料之中的笃定,那再之后半月,敬国公府的广昭天下之举便是惊起了一片哗然,久久不散-国公府失散已久的二娘子,居然突然间宣告说被寻回了府中。

  敬国公本姓为酆,他的嫡长子自然便是执仙君,酆长生。而自酆长生之下还有四名弟妹,皆是妾室所出,年岁却都相差仿佛。

  其中二娘子的生母在生产时便已血崩而亡,她则是被敬国公夫人养在了膝下,算作是嫡出,取名长毓。但让人叹息的是,她在三岁时便于一次出游中不知所踪,敬国公府遍寻无果,只能放弃,道是被哪个拐子给卖到哪处鞭长莫及的地界去了。

  排行第三的郎君和排行第四的娘子则是同母兄妹,分别名为长平与长嫣。他们的生母是天下平定,先帝登基后敬国公方才新纳的贵妾,她的家世虽不比国公夫人娘家般底蕴深厚,却也显赫,这些年来一直十分受敬国公宠爱。而排行第五的也是位郎君,名字却并不似其余兄姐般从“长”字,而被唤作无心。其生母原为侍婢,据说是于一次酒醉中被敬国公所临幸,怀上了身孕,但自那之后却是不甚受宠,连带着这位郎君也备受冷落。

  执仙君刚刚遇刺,国公府二娘子便被昭告寻回,两者发生不过前后半月,着实是耐人寻味。一些人未曾深思,认为这是个巧合,但更多人便是未曾寻出明显的联系,也不愿相信这仅是一个巧合。这些有心人多方打听后终是得知了一个不知真假的消息-据说这位被寻回的二娘子酆长毓不是别人,竟然就是那舍命救了执仙君的醉忘楼舞姬,冰纨。

  这一路操作下来可谓是峰回路转,就连宫中也是按捺不住,很快皇后便宣了敬国公夫人入宫觐见。

  ——————————————————

  桐梓宫

  敬国公夫人尚未步入殿中,却见皇后已亲自迎了过来,口唤“姑母”,手握着手,肩贴着肩地领她往殿内行去。宫中一如既往地燃着龙涎香,烟气袅袅而厚郁,同这沉甸甸的宫室一般无二,皆是压得人垂首含肩,几欲透不过气来。

  年轻的国母将乌发挽作了鸦沉的高髻,身上是一袭暗红深衣,袖口腰领处皆以黑色丝线滚了大朵的牡丹,二十出头的脸上用胭粉细细地绘了端丽的妆容,望去不娇不浮,不悲不喜,便是笑时也只是微微地抿起脂红的嘴,眼睫半垂,显得矜持而华贵。

  两人行至待客的偏殿后,已是心有灵犀地松开了手去,一前一后地各自落座了。

  “姑母近来可好?”皇后着婢女端上了茶点,挽袖捻了一块于葱白指间,却并不入口,只微微笑着推介道:“尝尝看这糕点-这是未央宫那位新研制的,说是孕后吃不惯御膳房做的的点心,让她宫里的小厨房以桃花嫩蕊伴着灵芝清露,百般尝试后方才调制出了这么一样儿可堪入口的,却是极得陛下喜爱-姑母看看合不合口味。”

  敬国公夫人从善如流,品尝后又顺着夸赞了一二。

  二人一番闲话叙语过后,皇后扶了扶髻上簪着的垂璎步摇,略略斟酌着开口问道:“长生表弟近日可还好?”

  敬国公夫人闻言,唇边的笑意略染了些宠爱的无奈之意,放下了茶盏答道:“劳烦娘娘关心,他一切都好。”

  皇后轻轻点了点头,抿唇笑了笑:“那婉婉便放心了。”她顿了一顿,手上摩挲着彩绘的茶碗,缓缓道:“听说二表妹竟已被寻了回来?”见对方颔首,她又试探地问道:“据说,二表妹当年无端失散,姑父在京中遍寻无果,却竟是被醉忘楼所收养了?”

  敬国公夫人沉吟了半晌,终究还是点头道:“娘娘所言正是,若不是这次长毓入府献舞,又恰巧救了长生,恐怕我们也还是相见不相识,要生生错过了。”

  皇后略显好奇地追问:“长毓表妹三岁时失散,却不知姑母是怎么认出来的?”

  “这还是多亏了长生。当时长毓以身相护,肩上中了一箭,医师前来疗伤时恰好露出了她背上的一枚胎记。说来惭愧,便是我也对那胎记无有印象了,还是长生说起,又唤了当时的乳母来问,方才确认下来她便是长毓。可怜这孩子,也不知这些年受了多少苦,醉忘楼的名声又并不是什么好名声,我同你姑父便商量着将此事掩了下来,对外只说意外寻回了也就是了。”

  “竟是如此…这可真是姑母同我那可怜的妹妹斩不断的母女缘分了。”皇后笑道,“婉婉也就小时候方才见过长毓一面,当时便心觉那是个粉雕玉琢的雪娃娃,不知如今出落成什么样子了,当是极美的。”

  敬国公夫人笑了一笑,半恭谨半亲密地答道:“便是容色再美,又怎及娘娘国色天香,母仪天下呢?若是娘娘喜爱,待长毓养好伤,便入宫来给娘娘请安便是。”

  皇后面上画就着不散的笑意,抚着手中的茶碗,轻轻点了点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