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杀男主证道 > 第32章 第 32 章
    成简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阿纨入宫后先见到的却并不是皇后,而是天子。

  敬国公夫人在接到懿旨后便陪同她一起进宫,但二人方至桐梓宫时,却被在宫门等候的婢女恭敬地拦了下来,道是娘娘身子突感不适,染了轻微的风寒,而二娘子的身子方痊愈不久,却是不好相见,以免过了病气。于是敬国公夫人被留在了桐梓宫中侍疾,而阿纨则被安置在了离桐梓宫不远的榴玉斋,说是在那里小住几日,待皇后痊愈后再行召见。

  榴玉斋中虽久未有人住,但却纤尘不染,一应用具摆设皆十分华贵,也极为舒适体贴。安置她的宫人在临告退时意味深长地说到:“娘娘疼惜娘子,知晓娘子喜爱海棠,为您选的居处离宫中的棠园极近,还为您备下了琴器舞具,若是娘子觉得闷了,不妨去园中游赏一二。”

  阿纨耐心听完,便温顺而感激地笑了笑,答道:“请替长毓谢过娘娘的关爱,毓儿必不会辜负娘娘的一番好意。”

  而此后三日,虽是天色晴朗,大日当空,阿纨却只闭门不出,便是身旁伺候的婢女按捺不住怂恿她出去走走,她也只说神思疲倦,不愿动弹。直至第四日时,她望见天光澄明,空中白云浮流半掩,方才换上了烟纱长裙,素带云帔,漆发以一弯玉环束拢在了一处,怀抱斋中备下的古琴绿绮,携着两名婢女缓步往棠园行去。

  此时恰好是海棠花开的季节,棠园中栽种的皆是色泽极正的红棠,阿纨只略略环视了一眼,便辨出了西府,贴梗,东锦,垂丝等几个珍稀品种来,望去仿若点点猩红胭脂,枝枝独立,瓣瓣分明。她本是着了一身梨瓣般的荼白,却因衣裙的材质而望去如同朦胧烟雨,淡似若无,在一园深浓的殷红中尤为夺人眼目。她微微一笑,随手折下了一朵重瓣红棠来,连着一点遒媚的褐枝,簪在了自己鬓旁。

  前方花树林立,阿纨却并不循铺好的石子小路行走,而是踩着柔软的暗色花泥,自花枝间探行而去。不多时,她便寻至了一处略微开阔的林间空地,待两个婢女铺下了一层绢帛,便径自抱琴席地而坐。她的裙摆迤逦,坐在地上时便于身周铺散了开来,大半落在了湿润花泥之上,逐渐洇出了层叠的淡胭水意。

  两名婢女中,其中一人静静地侍立在了一旁,而另一人却在不觉间悄然离去了。阿纨全然没留意似的,只将泛着幽幽绿意的古琴平置在了膝上,一弦一弦地以指尖按抚过去,神容温柔,却有些微的惘然。

  第一个教她抚琴的人啊……

  先生……

  半晌,未曾定弦,未曾试音,她便漆睫半垂,信手弹奏了起来。琴的音色不似筝般清亮高亢,却别有一番铮淙雅意。先续的几个音她指间尤缓,抹得较慢,便当作了半转断续的前奏,成调后方才入了正题,与她的歌声相合了起来: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随着琴声渐入佳境,忽有长风拂起,呜咽吹落了一树花雨,在她身上染作猩红点点,恍若乍然盛开的白棠红蕊,其间瑰景,不似人间。

  阿纨并未受风声所扰,只是暂且息了歌声,端以指尖连勾几音,抹而复挑,琴音便寄托着风鸣萦绕而出,两相交缠,清澹幽远。但无丝毫预兆地,竟蓦然有人从林中缓步踏来,自阿纨词曲断停处接唱了下去。这人歌喉清亮,直逸云霄,却依然圆润自如,不见丝毫费力,只不知是否是因词生情,每每音调辗转时,他声中皆带出了些许悱恻之意来: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何日见许兮,慰我仿徨…”

  阿纨闻得其声,却并未抬眼去看,只低睫清清地一笑,靥容好似棠梨初绽,婉转开口相合:

  “愿言配徳兮,携手相将…不得于飞兮,使我沦亡…”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一曲凤求凰弹罢,余音久久不散,直至风声渐歇才缓缓淡去。

  阿纨这才抱琴而起,侧身往一旁看去。那人独自负手站在稍远处,一身玄色常服,腰系博带,发绾玉冠,正瞳光灼灼地看着她,好似两汪渊湛桃水,泛着薄薄绯意。

  阿纨微微弯身,万福一礼道:“多谢郎君为奴续上了这半曲,否则要徒增遗憾了。”

  那人朝她几步走了过来,却是伸手在她腕上一扶,道:“不必多礼。娘子的这曲凤求凰…实乃妙音仙乐,叫人不自觉地便循琴声而来了,怕是未免惊扰到了娘子,还望娘子谅解孤…我的唐突到访。”

  阿纨摇了摇头,弯眸笑了一笑:“郎君并未惊扰到奴,只是奴久未抚琴,琴声粗陋,恐是惊扰了郎君才是真。”

  那人扶了她起身,却并未收回手去,而是依然握住了她的手腕,似是在仔细端详着她。阿纨挣了一挣无果,只能侧开了脸,微无措道:“郎君这是做什么?”

  那人却仍不退后,只轻声问道:“娘子可是被哪位嫔妃召进宫的醉忘楼舞姬?”

  闻言,阿纨似是惊到了,立时转脸去瞧他神色虚实,却不料那人正欺在身前低着头看她,面容近在咫尺。她一转头间,两人的唇瓣却是蓦然相触,竟像是她主动献吻一般。

  那人似也未曾料到这等展开,握在阿纨腕上的指掌紧了一紧,不过随即便忍俊不禁地微微笑了起来。他反客为主地更欺近了些许,另一只手捧上了她的一弯霜腮,将这个虚浮的吻落至了实处。不过他也未作深入,只轻轻吮了吮她的下唇,留下了一层印记般的漉漉水光,便松手退了开来。

  阿纨已是全然怔住了,她指尖抚上了自己的唇角,全然无措地往后退了一步,棠雪似的双颊上蓦地腾起了红晕灼灼,却是骤然间变得生动了许多:“你!你轻薄我!”

  那人闻言又是一阵忍俊不禁。他面容极是俊俏,不笑时尚能显得威严深重,但开怀笑起来时眉目却极为舒展,望去无端年幼了许多,直如十七八岁的少年郎一般。不过他似是也知此情此景不该这般笑话对方,便抬袖清咳了两声,方要说话,却蓦地有宫人唱声道:

  “陶妃驾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