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闻先生的宝藏夫人 > 第二百二十一章 下定决心,要离婚。
    《闻先生的宝藏夫人》来源:https://www.tvbts.com
  月沐山庄,陆家。

  知道陆泽言要回来,萧芫吩咐厨房,做了一桌子他爱吃的菜。

  坐在餐桌前,萧芫满意的看着满桌子的菜。眉角间尽是笑意。

  她都已经这样做到这个地步了,已经算是向他低头示好。

  陆泽言怎么也得深受感动,然后和她重归于好。

  晨儿的婚礼上,他们两个人挽手出席,以恩爱夫妻的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些流言蜚语自然就不攻自破了。

  陆泽言回归家庭,郭桐嫁给了陆晨,一家人和和美美的生活在一起。

  就是她萧芫现在最期盼着。

  桐儿是贵女,嫁进来后,更会保佑陆家一世荣华。到时候,陆家在整个东乡市的地位就会更上一层楼。

  到时候,外人就会更加羡慕她萧芫了。

  萧芫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幻想着美好的一切。

  有佣人端着煲好的汤放在了餐桌上,萧芫才回过神了。

  估算着时间,这个点差不多陆泽言也该回来了。怎么还不见他人影呢?

  “你去给先生打个电话,问他到哪了?”

  佣人答:“是,夫人。”

  刚要转身离开的时候,萧芫又叫住了她:“等一下。”

  佣人回过身,恭敬的问道:“夫人,怎么了?”

  “趁先生没回来,你先叫醒少爷,让他下来吃饭。”

  佣人刚要回答,有一道声音从她的身后传来:“不用了,我已经下来了。”

  陆晨手插着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摇头晃尾的走了过来。

  人已经来了,自然不用去叫了。

  萧芫摆了摆手,让佣人先退了下去。

  陆晨拽过餐椅,迈开小步,一屁股坐在了上面,背向后靠着。

  又把左腿搭在右腿上面,打了个哈欠。

  看样子像是没睡好。

  萧芫看他这个样子,皱着眉,很是不悦。

  “待会你爸回来,千万别这副德行,让他看见又该生气了。”

  陆晨很是不在乎:“妈,我知道了。不就是我爸回来么?你至于这么。。。。”

  他指着了指这一桌子的菜:“这也太夸张了吧。”

  萧芫拍了下他的手,手上传来疼痛。陆晨赶紧把手收回。

  “你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我这算是对你爸示好。这样,你婚礼的那天,他就能出席了。我这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为了我。又说是为了我。”陆晨小声嘟囔着,声音不大,没敢让萧芫听见。

  “您这哪是为了我,为了您自己还差不多。”

  陆晨也满是抱怨。

  为了家产,他不得不娶郭桐了。顺了母亲的意,却没人问他喜不喜欢郭桐。

  他怎么肯喜欢那个满是心机的女人呢?她嫁给自己也不过是为了陆家的财产。怎么可能向她说的那样,什么真心爱自己。

  那样的话,也就骗骗她自己吧。

  陆晨在清楚不过了。他们俩,都是为了自己的利益罢了。这一点,谁都不能否认。

  萧芫看到他动了嘴,却没听到他的声音,问着:“你说什么呢?”

  “没,没什么?”陆晨忙遮掩着。生怕母亲知道他刚才的想法。

  他没说,萧芫也不在追问。现在的她一门心思的都放在了,陆泽言的身上。

  刚才已经让佣人打了电话了,怎么还不见他回来呢?

  萧芫叫来了刚才的佣人,问着:“让你打的电话,打了么?”

  “夫人,我已经打过了。但是先生并没有接。”

  萧芫猜测着:“没接?会不会是在开车。所以才没法接。”

  佣人没回答,有些难为情。这情况可不好说。

  萧芫自言自语,更像是在安慰着自己:“一定是的。一定是的。泽言说他今天会回来的。肯定是因为开车才没接的。”

  又赶紧催促着佣人:“快,去厨房催催。说老爷就要回来了,让他们动作都快点。”

  得了命令,佣人急忙的离开了。

  知道陆泽言要回来,萧芫显得很紧张,有些手足无措。

  “晨儿,你看妈今天穿的这件衣服好看么?”

  今天这身衣服,是萧芫特意选的。

  一身暗红色的旗袍,旗袍上没有任何的装饰,脖颈处挂着一串白色的珍珠项链,很自然的垂在胸口处的位置。只化了个淡妆,显得很是高贵典雅。

  萧芫年轻时的样貌在东乡市也是进的了前十名的,虽然她现在年纪大了,但平时保养得宜,依旧美丽。

  陆晨哪里看得出什么好看不好看呢?不耐烦的说着:“妈,您不用这么紧张吧。知道回来的是我爸,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的新对象呢?”

  只是让他看看好不好看,这小子竟然什么话都敢说出来。

  萧芫嗔怪着他:“你这小子,说什么呢?你爸回来,我就不能打扮好点给他看么?女为悦己者容,说的就是这个理。你说是不是,桐儿。”

  萧芫很自然的问道郭桐,见身旁的位置空空的,才想起她也没回来呢?

  “桐儿,今天也这么晚回来?”

  陆晨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他才没空关心,郭桐几点回来呢?

  萧芫用食指戳了下陆晨的头:“你呀,她是你媳妇,她几点回来,你都不知道,你这个丈夫怎么当的。”

  郭桐捂着头,小声的嘟囔:“如果可以,我才不要当她的丈夫。”

  萧芫懒得理他,起身走到客厅,拨打了郭桐的电话。

  陆氏。

  早就过了下班的时间了,郭桐依旧坐在办公桌前,没有离开。

  如果有人问了,她就谎称身上还有工作没有做完,用这个理由,骗着她的同事。

  办公区域的其他地方都暗了下去,只有郭桐这,点着亮光。

  手上随意的瞧着键盘,郭桐根本就无心工作。

  满脑袋都是电话里那人的声音。

  “什么父母双亡,什么被迫流浪,一切都是假的。”

  “你猜猜,陆家的人知道后会怎么对你。”

  “也就是萧芫那个笨蛋,被你耍的团团转吧。”

  这些话,正在一步步的逼疯郭桐。

  一怒之下把键盘从主机上拽了起来,举过头顶,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电脑屏幕被碰到,也嗖的一声就暗了下来。

  郭桐无心管这些,蹲下身体,像是丢了魂似的。

  脸上流着泪,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是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的走过来,才有了今天。

  难道她还没有享受到成果,就这样被人弄垮?

  不行,绝对不行。

  郭桐瞬间就变的清醒了,她站直身体,用手抹掉了脸上的泪。

  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会被人弄的身败名裂。

  一个亿?不就是一个亿么?用这一个亿换她在陆家的财富。绰绰有余了。

  郭桐稳定了情绪后,慢慢的向财务室的放下走了过去。

  现在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公司的流水

  下班时间早就过了,财务室也是一片空空。

  郭桐的手放在了财务室门的门把手上,使劲的转动了几下,门没有被打开。

  郭桐又试了几次,门还是打不开。

  “怎么回事?怎么打不开?”

  她不想放弃,扔继续拧着。

  郭桐又尝试了几下,门还是打不开。一下子人就变的焦急起来。

  “怎么办?怎么就是打不开啊。”她全部的希望都在这呢,可一定要打开啊。

  郭桐并不知道,公司的财务部门设置了很高级别的安全,没有密码和指纹,肯定是进不去的。

  见门实在是打不开,郭桐不得已,只能放弃。

  身体靠在了门上,无力的,一点一点的向下滑。嘴里还小声的说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不能让眼看着这就要到手的富贵,就这么飞走了。”

  就在这个时候,郭桐的手机响了。

  快速的反应过来,从财务室前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

  办公桌上一片狼藉,郭桐也不知道自己的手机被放在了什么位置,只能通过手机的铃声,辨识出来。

  郭桐将文件扔的乱七八糟的,终于在一个文件夹后找到手机。

  还未来得及看人是谁,郭桐接起电话,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骂:“我说,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啊?我都说了,给我点时间,我一定会把钱给你打过去的。”

  电话那头的萧芫愣住了,明显没想到郭桐会说这个。

  她开口说道:“桐儿,是妈妈。”

  听到妈妈着两个字,郭桐张大了嘴巴,又赶紧捂住。

  天哪,她刚才说了什么?萧芫都听到了?

  郭桐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她。。。。这都是做了什么事啊。

  赶紧想补救的措施。转移了话题。

  “妈,妈。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么?”

  萧芫也并未把刚才郭桐说的话放在心上:“我是问你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来?”

  “妈,我今天加班。手上还有点工作没完成呢,我想等做完了在回去。明天就可以直接拿给爸看了。”

  萧芫见她这么努力,也不在打扰她。

  “那好吧。你回来的路上小心点。”

  “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郭桐深呼吸了一口气。脑子里又冒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或者可以这样一试。来解决她眼前的困难。

  萧芫放下电话,就听到外面有汽车的声音传过来。

  一定是泽言回来了。

  兴奋的走到门口处,打开门。就看见车熄了火,陆泽言从车上走了下来。

  穿过别墅前的小花园,迈过台阶,陆泽言手里拿着一份类似文件的东西,走到了别墅的门口。

  萧芫显得很是激动:“泽言,你回来了。”

  陆泽言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略过她,径直向客厅里面走。将那东西放在了茶几上。

  萧芫紧跟着他:“饭菜,都已经备好了。都是你爱吃的,洗了手,先吃饭吧。”

  陆泽言没有反对。

  洗了手,来到了餐厅。

  陆晨看见陆泽言过来了,站起来,叫了他一声:“爸。”

  “嗯。”

  陆泽言答应着。

  随后,两父子坐了下来。

  萧芫坐在陆泽言的一侧,看着他,唇边抑制不住的笑。

  看着陆泽言的样子,萧芫猜测着,他应该是想回家了。

  气氛异常的和谐,一家子安安静静的吃了一顿晚餐。

  萧芫对于这样的状况,很是满意。

  “泽言,我买了你最爱吃的水果。。。。”萧芫的话还没有说完,陆泽言便打断了她。

  “不用忙了,我有事找你。”

  有事找她?萧芫一脸的疑惑。

  “去那边说吧。”陆泽言起身离开餐厅,向客厅的放下走。

  萧芫只好跟着他走了过去。

  坐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陆泽言将那东西放在了萧芫的面前:“你打开看看。”

  “是什么?”萧芫问道,但陆泽言并没有说。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萧芫尴尬的笑着:“弄的这么神秘?送给我的礼物?”

  她慢慢的拆开那文件,从里面将东西拿出来。

  看到上面的字时,萧芫的瞳孔放大,整个人都怔住了。

  语气也没有了刚才那么温柔。

  “姓陆的,你这是什么意思?”

  陆泽言一脸的平静:“就是你看到的意思。”

  萧芫生气的把文件扔到了地上:“我不同意,我坚决不离婚。这个字,我肯定是不会签的。”

  听到离婚两个字,陆晨也匆忙的走了过来。

  质问着陆泽言:“爸,你这是干什么?好好的,为什么非要跟我妈离婚呢?”

  “相同的话,我不想在说第二遍,既然你不签字,那我们就法庭上见。”

  陆泽言态度坚决,仿佛一点回旋的余地都没有。她说完后,起身径直就要向外走。

  萧芫急了,大喊冲他道:“姓陆的,你给我站住。”

  陆泽言停下脚步:“你改变主意了?”

  萧芫为了留住他,放低了姿态:“泽言,你告诉我,我到底哪里不如她了。我改,我该还不行么?”

  陆泽言冷笑了一声:“你说这话,难道不会觉得太迟了么?”

  萧芫以为还有余地,急忙的走过去,拽住了他的胳膊:“不迟,一点都不迟。只要你告诉我。我肯定会改的。”

  陆泽言摇头:“太晚了。已经太晚了。”他抽出了自己的胳膊,萧芫的手一下就落空了。

  “如果,你不想我们离婚的事,闹的人尽皆知,丢了你萧大小姐的面子,就乖乖的把字签了。如果你还是执意不离婚的话,那我也只能向法院申请,我们诉讼离婚。”

  陆泽言说完,头也不回的就向外走。

  萧芫看着他去的背影,整个人慌了,因为她知道,这次,陆泽言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和她离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