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真男人只穿超短裙![无限] > 第13章 猛鬼大学(十一)

第13章 猛鬼大学(十一)

    《真男人只穿超短裙![无限]》来源:https://www.tvbts.net
  既然谢梦生也说到了这个地步,洛青冥自然要带他一起进去。

  在开门前,他转身非常郑重地问谢梦生:“准备好了吗?”

  谢梦生点头。

  门被缓缓拉开,从门缝中露出了刺眼的白光,谢梦生下意识眯起了眼,下一秒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人拉住。

  拉着他的手,没有熟悉的温暖有力,反而冰冷而黏稠,紧握时也没有摸到骨头的触感。

  不是人类的手。

  他往前迈的脚步停了下来。

  洛青冥的声音传来:“怎么了,不进去吗?”

  谢梦生眨眨眼。

  他慢慢适应了眼前突然的光,可看清面前的一切时,就忍不住一愣。

  阳光穿透云层洒在教室里,微风拂过窗帘,将细微的说笑声被送进他的耳中。

  一个窗明几净、有数十个学生的教室。

  门口站着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低头看他:“同学,你不进去吗?”

  谢梦生低头看看自己,还是那身白裙,裙角稍微脏了一点,看着可能还真的像是一个学生。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看面前的人。

  对方正在等他,丝毫没有先进去的意思。

  谢梦生深吸一口气,走进教室里,第一秒他就看见了座位上的陈敬哲。

  他张张嘴刚准备说话,戴眼镜的男人就催促他赶紧坐下,谢梦生眼看着陈敬哲旁边的位置还空着,当即走过去坐下。

  陈敬哲一看到他脸上的震惊就掩藏不住了,在男人让他坐下的时候更是不停使眼色,谢梦生就知道,陈敬哲还是自己认识的他。

  那夏志一直抱着的人是谁?

  他满腹疑问地坐下,陈敬哲的纸条和笔就已经丢过来了。

  ‘你怎么也来了?’

  谢梦生抬头四顾,讲台上的男人讲课投入认真,周围也没有同学看他们这边的方向,当即低头下笔飞快:‘什么怎么来了,倒是你怎么会在这?’

  陈敬哲:‘我和夏志巡查完之后随便打开一扇门,一阵白光之后我就在这里了。你呢?’

  谢梦生明白了,他和陈敬哲是用同一种方式来到了这里。

  看来就算是洛青冥在他身边,这种情况也是没什么办法阻止。

  在陈敬哲焦急目光的注视下,他飞快丢回了纸条:‘我和你一起进来的,你到这里之后发现什么了吗?’

  陈敬哲这次写的纸条有点长,谢梦生接到的时候大略看了一眼都有些发愣。

  陈敬哲:‘我到这里都大半天了!一开始进来就想跑出去,可是无论怎么跑都还是会回到这间教室来,没办法只能先在教室里呆着,连纸笔都是先去和那些同学借的。’

  ‘关于这里,我还真有一点发现,这里还是药科大学的教学楼,应该是还没变成鬼楼之前的事情,但事件已经发生了,最后一排的那张桌子上已经写满字了,和我们之前在教室里看到的那张桌子很像。’

  ‘我也打听到了,在早晚自习的时候,这个位置上经常坐着一个叫盛雨的姑娘,但那姑娘被传未婚先孕、勾引已婚老师,已经不堪流言蜚语休学回家了,只留下那张桌子,和抽屉里那些脏话纸条海报。’

  ‘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敢去动那张桌子,更不知道是谁写的那些字,关于这些,所有同学都是三缄其口不敢说出来,目前我知道的就是这些。’

  谢梦生捏着纸条,摸着下巴深思起来。

  如果没猜错的话,盛雨就是那个他们猜测的女大学生,可是既然盛雨目前不在这里,他们该做什么?

  下课铃终于响起,陈敬哲当即忍不住靠过来嘀咕:“小谢啊,虽然看到你我很高兴,不过老大呢?死木头呢?没他俩我们怎么回去啊?”

  谢梦生瞥了他一眼,慢慢回答:“他们目前在外面想办法,我们这边也不是闲着没事干,至少目前我们先找到那个负心汉吧。”

  陈敬哲总觉得谢梦生看起来和之前好像不太一样了。

  怎么好像并不是柔柔弱弱,眉眼间反而带着一股锐意和英气……是他看错了?

  他还没思索过来问题在哪呢,谢梦生就已经看向了他:“你刚才是说,除了这间教室之外我们哪儿都去不了吗?”

  陈敬哲立刻将刚才内心所有的疑惑都抛开,懊恼点头:“除了这间教室之外,我们什么地方都去不了,无论去什么地方最终都会回到这间教室。”

  谢梦生的声音放得更低了:“那……周围的这些‘同学’呢?”

  陈敬哲面色更苦了:“他们……也根本不出这个教室,就是这么聊天说笑,我尝试去他们说话也没问题,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谢梦生凝眉思索一会儿,突然转身:“这位同学打扰一下。”

  他身后是一对前后桌讲话的姑娘,被他打断后两个人都非常自然地转头看他,其中一个微笑:“怎么了吗?”

  谢梦生眨巴眨巴眼,那双巴掌大的纯洁小脸上带着无辜:“我今天没涂眉毛,你有没有带眉笔,可以借我用一下吗?”

  陈敬哲:“……”

  那两个人显然也没想到谢梦生会提出这么个要求,但对视一眼,还是从自己的化妆包里拿出了眉笔递过来。

  谢梦生笑着道谢,随后走到窗户边上,对着窗户开始准备细致描眉,和坐在窗边的陈敬哲几乎靠在了一起。

  陈敬哲脸都快皱成一团了,他无奈而低声地快速问:“我的谢大小姐,你这会儿还有空化妆??”

  谢梦生比划着眉毛,一边低声回答:“那个女生很明显已经是班里非常会收拾自己的女生了,你看她的妆容精致但很复古、发型也是一丝不苟的整齐,并不是现在女生擅长的复古妆,而是真正的往前数大约二十年的学生流行造型。”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眉笔:“这种老式眉笔上会有日期,你看。”

  陈敬哲伸过脑袋看了一眼,果然是一个年份数字,顿时他有些惊叹:“你们女生就是心细,这种小事都能想到!可是知道年份对我们有什么用处呢?”

  谢梦生欲言又止了好半晌,最终还是低声说:“知道年份可以让我们清楚明白自己的处境,究竟是我们自己被环境迷惑了,还是本身被送到了一个什么空间、或者什么时间点里,关于眉笔这种细节幻境不至于以假乱真到那种地步,所以我们应该是被妖风‘刮’到了这个教室的某个时间点里,甚至有可能就是‘流言蜚语’这个妖风的源头处。”

  陈敬哲一脸惊叹:“这你都知道!天哪,你真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女人了!”

  小谢终于忍不住了:“那个,陈大哥。”

  陈敬哲:“嗯?你又发现了什么吗?”

  谢梦生摸了摸自己的脸:“其实我是男的。”

  陈敬哲:“你发现了你是……噶?”

  眼看着一直吊儿郎当的陈敬哲,脸上难得露出了呆滞的傻表情,谢梦生忍不住抿唇微笑了一下,到了这个环境里,他的精神一直都紧绷着,现在这个环境里非常明显也不对劲,但能看到别人的震惊脸,还是让他轻松了一瞬。

  谢梦生本想撩起裙子,但目前实在是太不雅观了,他清了清喉咙,让自己的嗓音稍微低沉些许:“我是男的,所以不要再叫我姑娘、小姐、女人之类的了,嗯?”

  陈敬哲显然被惊呆了,当即手就想往谢梦生裙子里伸:“你怎么可能是男的,我不相信……”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陈敬哲缓缓抬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你真的是啊?”

  谢梦生虽然眼疾手快抓住了他的手,并没有让自己惨遭“咸猪手”,他非常坦然地微笑:“不然呢?”

  在陈敬哲还被冲击根本没有缓过神来的时候,谢梦生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那张精致的小脸瞬间聚集起怒火。

  “啪!”

  陈敬哲只感觉自己那张年轻的脸皮脆响,倒是没有火辣辣的疼,但还是让他的头直接偏移了过去。

  “臭流氓!”

  谢梦生怒骂了一声,随后捂着脸就转头靠向了那个借他眉笔的女生,那个女人似乎一直在有意无意关注着这边,当然也看到了陈敬哲的手在做什么。

  当即她搂住了捂脸肩膀颤抖似乎在哭泣的谢梦生,直接怒视着陈敬哲。

  “你这人干什么,欺负女生要不要脸了?”

  “就是,还是同学呢,做这种事!”

  “开除他!”

  “他没资格念书!”

  陈敬哲被迅速围过来指责他的同学给弄蒙了。

  实话实说,虽然他知道自己刚才的行为不对,但也不用这么弄他吧??

  谢梦生咋想的?

  他当即就想要抓过谢梦生问他怎么回事,但他的动作显然让周围的人更加义愤填膺,甚至有几个想要动手打他。

  就在场面已经乱成一团的时候,抱着谢梦生的那个女生突然开口:“够了!这位同学,你赶紧向女生道歉,不然别说我们用暴力让你低头!”

  “盛雨那种例子有一个就够了,没必要再造出第二个!那张桌子留着不就是为了提醒我们这一点吗,你这个男同学,脑子糊涂了干这种错事?!”

  谢梦生和陈敬哲同时醒悟。

  陈敬哲大庭广众之下不好表态只是愣住,捂住脸的谢梦生嘴角早就已经翘了起来。

  来了。

  既然陈敬哲主动问关于盛雨的消息没有人告诉他,那就找一个可以让他们自己说出来的契机。

  现在,关于盛雨,关于那股“流言蜚语”,终于有了进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