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真男人只穿超短裙![无限] > 第14章 猛鬼大学(十二)
    《真男人只穿超短裙![无限]》来源:https://www.tvbts.net
  耍流氓的陈敬哲一脸苦逼地被男生们围着教育去了。

  谢梦生则是被女生们保护起来,颇为敌意地瞪着陈敬哲,弄得他只能无奈不停道歉,期间更是不停用怨念的目光盯着谢梦生。

  而“小谢姑娘”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角色中,回了他一个含幽带怨的泪眼。

  陈敬哲:…………

  就冲这眼神,陈敬哲都不敢相信谢梦生是个男的。

  女生拍了拍谢梦生的肩膀低声安慰:“有我们在,他不敢做什么的。”

  谢梦生泪眼朦胧抬头:“我会不会像盛雨一样……”

  女生面色一变连忙制止他继续往下说的势头:“不会的同学,只是碰一下,不会怀孕的!”

  谢梦生无助抬头:“可是,老师那边说……”

  女生脸色更难看了:“那个禽兽老师对你也下手了?!”

  谢梦生直接扑进了女生怀里,抖动着肩膀看起来实在是泣不成声。

  陈敬哲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表演。

  这是个什么鬼?谢梦生被啥玩意附身了?

  旁边的人看谢梦生突然这样也有点惊讶,当即问女生:“杨琳,她怎么了?”

  被称为杨琳的女生脸色万分阴沉:“她没事,但我明天一定要和爷爷谈谈了,像王正宇那样的败类怎么能在学校里留着?连带着那些男同学都被带坏了!”

  突然又被剜了一眼的陈敬哲觉得自己万分委屈

  旁边的女生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杨琳,虽然你是主任的女儿,但开除一个老师这种事也不能听你的吧?”

  “现在王正宇是暂时停职了,但等事情过去他肯定还是会回来上课的,咱们还是别做太过了。”

  杨琳咬牙反问:“盛雨迫于压力休学回家,第二天她的桌子就变成了那样!”

  “我们班级里所有同学的字迹都对比过了,完全不是,那你们说,这么做的还有谁?!”

  听着杨琳义愤填膺地控诉,谢梦生下意识眯起眼。

  一个叫王正宇的已婚老师,与自己的学生苟合,万万没想到学生怀孕,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就将自己的学生杀死。

  ——好像一切都和自己所猜测的对上了。

  上课铃再度响起,老师走了进来,所有人虽然不甘情愿,但还是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不过大家都有意无意还在观察谢梦生这边,生怕有什么事。

  然后陈敬哲就丢了个纸条到谢梦生面前。

  在其他人明里暗里的注视中,谢梦生打开了纸条。

  陈敬哲:流言蜚语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荒唐老师、清纯女学生,一曲罪与恶的悲歌!看来我们有救了,马上就能回去了!

  谢梦生下笔缓慢且迟疑,看得陈敬哲差点没急死。

  谢梦生:可如果事实真的和他们猜测的、和杨琳说的一般是真话的话,为什么这一段会是妖风的源头?他们说的和我们一开始的猜测完全一样,这就已经能证明我们刚开始的猜测错误了。

  陈敬哲:什么意思?

  谢梦生:如果这是事实的话,就不会变成谣言,更不会形成那么强大的一股力量,能在两位大佬中将我们悄无声息掳走。

  陈敬哲的呼吸明显乱了起来,谢梦生微微低着头,观察周围人的反应。

  如果他们真的在这个教室的某个时间点内,那么至少此时此刻,周围的同学们都是人类,至少是记忆中的人类。

  而在他们那么关注这边的情况,的确也是出于对他的关心。

  所以谢梦生为了不让那些人发现自己的不对劲,直接低头当戏精,而陈敬哲完全是在无知无觉陪他演戏。

  杨琳看谢梦生将纸条丢了回去,才小心翼翼问:“你没事吧,他和你说什么了?要是他威胁你,我们会帮你的。”

  谢梦生摇摇头,非常感激地低声回答:“我还好……现在想起盛雨的事。”

  杨琳脸上露出悲天悯人的表情:“盛雨的事我们也不想再来一遍了,还有你也要小心一点,不要变成下一个盛雨呀。”

  谢梦生猛地抬头。

  他没有过错杨琳眼底的冷意,甚至连怀抱他的细瘦手臂都在一瞬间像是钢铁一般箍住了他。

  谢梦生沉默半晌,点头。

  杨琳这才微笑着松开手。

  而讲台上的老师恍若不觉,只是在呆板地继续讲课。

  谢梦生坐直的时候瞥了一眼其他人。

  他们的脸上也有些许的呆板,但一般学生上课好像也是这样,所以做不得数。

  但就谢梦生来看,这个杨琳和其他人很明显不一样。

  她太鲜活了。

  就像是这个人与谢梦生、陈敬哲是同样活着的人,而不是一段回忆一般。

  在试探问题的时候,谢梦生的直觉让他选了杨琳,而事实证明,在穿上女装之后他的直觉果真准得吓人。

  在“流言蜚语”这股妖风的产生过程中,杨琳在其中不说起了决定性作用,肯定也是主力之一。

  不然的话,在这段回忆过去的时间点里,为什么偏偏是她?

  再想到刚才杨琳说的话……

  谢梦生眯起了眼。

  陈敬哲的纸条再度传了过来,上面写满了担忧:你没事吧?她有没有怎么你?

  眼看着刚才被自己小坑了一把的陈敬哲竟然还来关心他,谢梦生失笑摇头挥笔写下:我没事,多亏了你的配合,我稍微摸到了一点头绪了。还有,刚才真的很对不起,我没有提前和你说一声。

  陈敬哲丢纸条回来的时候,很明显看得出他情绪万分兴奋:能知道咱怎么回去就行了!被困在这里太久我都饿了!

  谢梦生想起陈敬哲说自己到这里大半天了,可那边顶多也就过去了不到五分钟而已。

  看来两边的时间流速不一样。

  他翻了翻自己随身的包,从包里拿出小零食递过去。

  陈敬哲看他的眼神像极了在看救世主,他直接一把抢过去开始吧唧吧唧吃,谢梦生观察四周,除了陈琳侧目以外,其他人包括老师都像是没看到一般,继续做自己的事。

  在陈敬哲埋头吃小零食的时候,谢梦生转过头去看杨琳。

  杨琳微笑:“怎么了?”

  谢梦生轻声问:“是你在散播谣言?”

  杨琳脸上的笑容顿了顿:“为什么这么说?”

  她并没有直接反驳,但明显很意外。

  谢梦生他咬牙继续问她:“如果是你的话,你为什么要做出那种事情来?对你来说,损害盛雨的名声没什么好处吧?”

  杨琳轻笑:“你再说什么,我和盛雨可是最好的朋友,我帮她说话是应该的,怎么就成了传播谣言了呢?”

  “再说了,你说我散播谣言,那么我说什么了?”

  面对着对方看着充满笑意却冰冷的眼眸,谢梦生的心中震颤了一瞬,但还是深吸一口气,冷声问:“关于盛雨和王正宇,你说的不是事实。”

  杨琳摊手:“怎么不是?盛雨怀孕在家无法上学,王正宇这个渣男则是勒令停职,这是事实,大家也都看见了。”

  谢梦生看着她:“你是她最好的朋友?”

  杨琳点头:“怎么了?”

  谢梦生深吸一口气:“你是帮凶?”

  杨琳露出疑惑的表情:“同学,从刚才开始你就在说什么呢?”

  谢梦生看着她,慢慢问:“你帮她散布谣言,让舆论都偏向她的方向,毕竟一方是清纯的女大学生,另外一方则是老师,谁都会认为是老师先下手去带歪自己的学生。”

  “流言蜚语从一开始就产生了,真正出主意的人是谁,盛雨?还是你自己想的?”

  “你们两个,还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杨琳脸上的笑容在缓缓消失:“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谢梦生笑了笑:“听不懂吗?作为受害人的好朋友,你应该很痛恨男人对女生做出各种行为,我刚才被男生动手动脚,你根本没有想要来保护我的意思,反而有作壁上观的嫌疑……如果不是我扑倒你的怀里寻求庇护,我简直怀疑你会看着他将手伸进我的裙子里。”

  “你根本没表面上那么正义,对吗?”

  流言蜚语伤人心。

  可这次,伤的并不是柔弱无助的少女。

  杨琳那么正义的表现分明就是担忧自己好朋友的样子,可她在说起的时候眼底没有任何沉痛,反而是带着幸灾乐祸的嬉笑。

  谢梦生没有错过这些。

  他慢慢道:“刚才我躲在你怀里的时候,也看了你字迹,虽然有所改变,但和后面那张桌子上的字迹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之处。”

  “你不担心你的朋友,也不在乎有没有人被猥亵,你只关心有没有热闹看,根本不像是你表现出来的那样。”

  “是你吗,让流言蜚语那股妖风吹起来的人?”

  “你们就那么讨厌那个老师,想要至他于死地?”

  谢梦生的问题,杨琳并没有回答,她只是看了一眼黑板上方的钟,缓缓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所以呢?”

  谢梦生和陈敬哲对视一眼,心底都有些不安。

  她为什么没有一点紧张的感觉,甚至还笑意盎然地看着他们?

  杨琳微笑道:“我知道你们俩并不是这里的人,但……还有两分钟就要下课了。”

  “这是最后一节课,放学后,你们两个人要怎么办?”

  “你们无法离开这个教室吧?这里的夜晚,可是很吓人的,呵呵呵……”

  谢梦生悚然动容。

  还有两分钟下课,而外面已经是傍晚,教室的一天结束后会如何?

  他发现,周围的学生已经开始看他们。

  不像是之前的呆滞冷漠只是看着,这次他们的脸上带上了诡异的笑容。

  “120,119,118……”

  杨琳倒数着,脸上的笑容渐渐扩大。

  “116,115,114……”

  所有人陆续加入了倒数,就连讲台上的老师动作也放缓,看向他们二人。

  他的裂开仿佛一个黑漆漆的洞,有风在渐渐刮起,谢梦生环顾四周,每个人的眼睛都开始发红。

  “112,111,110……”

  陈敬哲都快哭了:“怎么办谢大姐,我俩要死在这了!”

  “大姐?”谢梦生脸一黑,“我和你说了我是男的!”

  “不要在意这些了!”陈敬哲听着数字渐渐向“100”靠拢,声音尖锐到快刺破耳膜:“先想想怎么办?!”

  谢梦生发现,他们周围的人开始渐渐融化,手脚和椅子、地板缓慢融合,像是即将要融为一体,他深吸一口气,直接夺过杨琳点笔袋,趁着杨琳无法动弹的时候,边翻找笔袋边向后冲去。

  陈敬哲惊呼:“你干嘛?!”

  谢梦生咬牙:“别废话赶紧过来!”

  当他冲到那张写满了恶意的桌子面前时,周围几乎没有下脚的地方了,陈敬哲用扑的才没被那些人融化的液体碰到身体。

  陈敬哲一回头,整个教室像是被放在胃里消化了一般,所有人都在溶解,只是已经分辨不出脑袋的地方,有两点红光在一直盯着他们看。

  他欲哭无泪:“现在怎么办,只是晚点死而已。”

  谢梦生没有理他,因为他已经找到了自己需要的东西。

  涂改液。

  谢梦生猛的甩了甩涂改笔,飞快在桌上写下——

  SOS!

  粘液已经渐渐包围上来,陈敬哲直接踩在凳子上,另外一只手伸向谢梦生:“上来!”

  谢梦生咬牙刚准备伸手,教室禁闭的门突然被打开。

  阳光穿透云层洒落一地碎金,站在门口的男人眼眸深邃,俊郎的脸上写满了阴沉和戾气。

  在看到他们的一瞬间,男人面上的乌云全部散去,他露出灿烂的笑容:“找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