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真男人只穿超短裙![无限] > 第24章 游戏女
    《真男人只穿超短裙![无限]》来源:https://www.tvbts.net
  谢梦生也注意到了另外一边的两人眉来眼去的样子,以他“浅薄”的女装经验来看,那两个人可能是在调侃他和洛青冥的关系。

  ……在这种场合里还能讨论这些,该说真不愧是大佬吗?

  相较之下,身边的这个仿佛才是问题更大的那个。

  洛青冥当然也注意到了夏志和陈敬哲两个人的古怪目光,但他依旧无所谓地忽视了,低头看着谢梦生的眼神非常专注:“你没事吧,刚才都去哪了?”

  谢梦生几乎是立刻收回继续看那两人的目光:“刚才……”

  他将自己刚才碰到的事情说了个清楚明白,在说到“杨斐”的时候,他们的表情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但是当他说到那个假的“洛青冥”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变得古怪了起来。

  偏偏就是谢梦生走散,偏偏就是谢梦生和洛青冥互相出现对方的虚假形象,这听起来怎么那么像某个烧死情侣的组织的诅咒。

  谢梦生当然不指望少言寡语的夏志和比他还懵懂的陈敬哲来讨论这里的情况,他看向洛青冥,直接问:“你自己感觉那个东西真的没问题?”

  虽然他们说了是诅咒,但是一想到那玩意儿长得和自己一模一样,谢梦生就有些别扭。

  尤其是“谢梦生”据说和洛青冥融为一体后。

  洛青冥轻笑着回答:“我没事,或者说,现在感觉非常好。”

  谢梦生张张嘴。

  从一开始他和洛青冥见面到现在,他从没听过这人这么开朗的声音。

  他看向夏志,发现对方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陈敬哲倒是没啥反应,甚至还探过头:“那看来是没事啦?我们继续走吧!”

  夏志张张嘴,似乎是想要说点什么,最终还是颔首。

  眼看大家要出发,谢梦生不经易道:“对了,我给大家找了个向导,接下来我们应该会轻松很多。”

  陈敬哲已经松开夏志,跑到谢梦生身边,听到他这么说愣了一下:“这地方还有向导?”

  夏志抿唇看向洛青冥,他本想征求一下自家队长的意见,关于后面那个跟着他们的东西要不要处理掉。

  他可是没想到,这是谢梦生找来的“导游”。

  就算是有他们保护,这小姑娘也真以为这是来郊游的??

  然而洛青冥根本就没看他,反而是含笑点头:“可以,你是带了谁来啊?”

  谢梦生转头冲着刚才自己来的方向:“可以了……”

  他想了想称呼:“姐妹?”

  游戏女刚从黑雾中探出身体,听到这个称呼哆嗦了一下差点转头就跑。

  她可不想和恐怖又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当姐妹啊!!

  就连鬼都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小白兔一样的家伙还有什么吓人的玩意儿啊!

  夏志眯眼,他的手比作了刀的形状,轻轻往下一挥。

  谢梦生和陈敬哲同时听到了某个重物撞到墙上的声音。

  洛青冥轻声对谢梦生解释:“夏志的能力是禁行,只要不是真空地带,就能制造出无形的阻碍。”

  谢梦生:“?”

  自从开始研究非自然现象之后,他就已经明白,有些人总会是特殊的,然而那也只是自身特殊,可没有这种可以操控空气当墙的异能。

  唯物主义者谢梦生眨眨眼,直接忽视了被困住挨揍的游戏女,问:“那你的呢?”

  洛青冥微笑:“我的能力很普通……”

  话音未落,谢梦生就听到耳边游戏女的疯狂呐喊。

  “救我啊!救我啊!!!”

  谢梦生一回头。

  游戏女那外壳已经撞得破碎,露出了内里的模样。

  那张像是龟裂大地一般的脸脱落,露出了内里的脸。

  ——一张非常年轻、非常青春的脸。

  虽然面色铁青还沾着棕色泥土,眼睛也是非常不正常的红色,但的确是一张女孩子的脸。

  夏志将她困住了,但并没有打她,反而是游戏女自己撞成这样,她这会儿还想拼命四处冲,结四处都被夏志给封上了。

  陈敬哲看着都觉得不忍心:“夏志,还是把她放下来吧?”

  夏志看向谢梦生。

  谢梦生颔首:“她就是我的导游。”

  “……”

  游戏女终于被放下来的时候,她那些像是外壳一样丑陋的已经完全是可爱女孩的样子,不过她的肚子被完全刨开,肚皮松松垮垮搭在小腹上,里面黑洞洞的,空空如也。

  落在地上后,游戏女脚一软直接跪在地上,那双红通通的眼睛死死瞪着谢梦生。

  之前那副模样,她的确是凶狠又阴森,但现在除了肤色外就像是个红眼兔……这张脸实在是太清纯了。

  陈敬哲看看她,又看看谢梦生:“我去,和小谢不相上下啊!”

  游戏女没理他,反而紧紧盯着夏志,那副模样看着就像是要随时暴起和夏志拼命。

  ……不过她也非常明白那是个大佬,所以才只是看着像,而没有直接扑上去。

  在他身边的陈敬哲更是被直接忽略。

  现在包括谢梦生在内,游戏女相当于已经被三个大佬殴打过了。

  看上去弱不禁风的谢梦生,差点把她和另外一个玩意儿炸飞。

  她是鬼,她都不知道那个大呼小叫的男的会有什么“惊喜”带给她,所以她选择安静。

  谢梦生也没理陈敬哲,这人怕是忘了游戏女之前的恐怖模样了。

  他看向游戏女,微笑:“为什么要做伪装?”

  面对四位(?)大佬,游戏女非常干脆地回答:“那不是伪装,你们把我的壳剥掉了!”

  游戏女的说辞听起来太像是把衣服脱掉,对着她那张满是控诉的脸,始作俑者夏志直接黑了脸。

  谢梦生轻咳一声:“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既然有这幅人类的样子,为什么要伪装成老树妖?”

  游戏女这下听明白了,她那张带着稚气的脸一下子皱了起来。

  “那是我的一部分,现在这个身体也是我的一部分,没有什么伪装好么?”

  谢梦生平静地看着她。

  “一棵树的中间,是树干。”

  游戏女莫名其妙点头。

  “我知道。”

  谢梦生不动声色。

  “树的树干,是木头。”

  “而且一般树鬼槐妖,要么是凭依在树上,要么是树本身整体成为哪种存在。”

  游戏女愣了半晌:“那我?”

  谢梦生轻叹一声:“以你这种外面是盔甲,里面是人的情况……在你生前,应该是被这棵树吃掉的。”

  ???

  这下别说游戏女,就连其他三个人也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

  勿怪他们表情奇怪,在这种周围都是黑雾的环境里,谢梦生面带怜悯地看着游戏女。

  说着她被树吃掉的话语。

  谢梦生觉得自己说的非常形象,但似乎是形象过了头,他说完后发现周围寂静一片,这才回头看了看。

  几个人都不自觉回避开了他的视线。

  虽然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画面感一出来就有些……

  谢梦生轻声道:“我知道这听起来非常的不正常。”

  “用另外一个说法你们应该更能接受。”

  洛青冥不知道为什么有种更为不好的感觉。

  他轻咳一声,刚准备制止谢梦生继续说下去,但陈敬哲先他一步问:“什么说法?”

  树吃了那女孩,他们融为一体,随后成为游戏女,这不是很能解释她为什么会那么爱玩游戏。

  毕竟对她这种存在来说,虽然有迹可循,但也不至于要遵守什么游戏规则。

  ——即使是有洛青冥、夏志这样的大佬站在旁边也是如此。

  谢梦生轻咳一声:“另外一种说法就是,她——”

  他指了指游戏女。

  “她不是被人杀死然后埋进树里的,而是自己藏进去的。”

  “她喜欢玩游戏,或许当时在玩捉迷藏?”

  说到这里,谢梦生看向游戏女。

  “树上可能有一个刚好能容下你纤弱身材的树洞,你藏在这里等别人来找你。”

  “可你没想到,一直到太阳西沉,都没人找到你,其他人的声音也远去。”

  “而你在想出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卡在了那里,无论如何呼救都没人来救你,因为这里已经没人来救你了。”

  “你就被卡在这里,直到死去。”

  “随着时间的流逝,树渐渐长大,而被埋在其中的你也和树融为一体,能够驱使它,所以就成了类似的存在。”

  这下他们都明白了“女孩被树吃掉”是什么意思了。

  夏志皱眉,看向呆住的游戏女:“她是这么产生的?可是这不应该,第二天……”

  谢梦生笑笑:“说不定正好是某个寒暑假时间呢?”

  这下他们都无言以对。

  谢梦生再度看向游戏女。

  “而你狂热于和别人玩游戏,也是因为自己死于一次游戏,所以不甘心吧?”

  洛青冥指向游戏女的小腹:“那么,那个是怎么回事?”

  实话实说,他们感觉谢梦生有点像是在虚构推理。

  也就是用虚假的证据推出虚假的言论。

  像极了睁着眼睛说瞎话。

  但不知为何,他们竟然都觉得说得还挺有道理的。

  谢梦生微笑着看向游戏女。

  “我想,这个你可以自己来解释吧?”

  “你应该记得才对?”

  谢梦生非常有自信,以他过去所得的资料显示,所有的超自然现象,都有自己的执念。

  ——也就是形成的理由。

  谢梦生相信光是卡在树洞口,不可能要了她的命。

  更何况就算是寒假,也有教职工等人在学校巡逻,发现她只是时间问题。

  ……所以,她的死亡,一定有其他因素插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