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凝洁 > 第7章 更近一步~
  凝洁是一个很痴情的人,自从爱上丁黎平的那一天起,从昌南回家后,就不跟老公同房了。

  她爱上了丁黎平,便痴心于丁黎平,身心对老公都很排斥。

  这个感性的小女人,当她爱上一个人,便有点痴愚呆笨,有点疯狂,有点不可理喻!

  女儿去了昌南,凝洁晚上就睡女儿的房间,把房门反锁。老公半夜来敲门,她就用被子裹头,捂住耳朵。黎钧焦躁不安,无比烦恼,咚咚咚!把门都快敲破了,凝洁只是不理不睬。

  黎钧灵机一动,蹑手蹑脚搬了个长梯对准二楼窗户,想越窗而入,可凝洁事先听到了动静,早有所防备,先一步把窗户也锁死了。

  黎钧窝了一肚子火,脑瓜冒出一连串的问号,寻思道,“凝洁这是怎么啦?生了哪门子气?竟要这样冷冰冰的把我拒之门外!”

  黎钧吃了闭门羹,意兴阑珊,心里也不痛快,生了几天闷气。

  公公婆婆听说夫妇俩这两天闹别扭,分房睡,凝洁搬进了女儿的房间,把黎钧拒在了门外,二老皱起了眉头。

  二老第二天家访,见到凝洁,语重心长的劝慰道,“阿洁啊,夫妻要同床共枕一起睡的啦,你这样分开睡,以后夫妻关系要不好的啦!”

  自从知道老公不会生育,凝洁就变得冷淡,早就对房事很排斥。这次又爱上了丁黎平,根本就不让老公沾身。

  黎钧虽然不会生育,但是性能力正常啊,黎钧需求,凝洁老是扭扭捏捏,躲躲闪闪,结果弄得一场狼狈,黎钧无比憋屈,摇了摇头,长叹一声,“人人都羡慕我娶了如花似玉的老婆,却不知道我跟老婆同房,每次都弄得跟(qiang)(J)似的!”

  以前,黎钧抽烟、喝酒,打麻将,老是半夜三更才回,凝洁也时常关起房门独睡,那时,凝洁会辩解说,最讨厌男人身上的烟味和酒味,而此时此刻她真不想说违心的话,她真想告诉他们,自己已经爱上别人了!

  从这时起,只要丁黎平是从昌南到越城,他们每晚都要幽会,黎钧一心只在抽烟喝酒搓麻将上,半夜才归,长时间也不曾发觉。

  凝洁开着车,带着丁黎平满世界兜风,每晚他俩就坐在车里,天南海北,长谈不倦。

  凝洁把老公不会生育、这个女儿是抱养的,以及自己的实际年龄…家长里短,统统都告诉了丁黎平。

  凝洁心中还藏着一个自己的身世之谜,欲言又止,想想还是待日后,时机成熟再告诉丁黎平。

  此刻,虽说他俩心中的爱,满满的要溢出来,但是,都很克制,没有越轨的行为。

  每天直到很晚,凝洁必须回去了。两人才恋恋不舍道别!

  丁黎平并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君子,他对凝洁有一种如饥似渴的渴求,心窝滚烫,热血沸腾,他无时无刻不在打主意,盘算着他该怎么更进一步牵起凝洁的手。

  他多么渴望,能够拥凝洁入怀,轻抚她,亲吻她。但是,他不敢唐突,生怕他自己一时鲁莽,破坏了这美好的感情!

  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晚聊着聊着不知不觉就夜深了,他们忽变得沉默,孤男寡女,场面变得有点尴尬,各自胡思乱想,脸红心跳。

  丁黎平忽然不知道他哪里来的勇气对凝洁说,“我可以吻你一下吗?”

  说完,他自己都懵了,有点吃惊,不信此话是出自自己之口!该来的终究要来,按捺不住!

  凝洁并没有被吓倒,脸上尽是温柔,微笑着点头说,“好的!”

  两人互相张开了臂膀,投入怀抱。丁黎平有点激动的颤抖,把凝洁越搂越紧,早已情如烈火,熊熊燃烧。

  两人亲吻是那么的娴熟,缠绵是那么的默契,如胶似漆,像一对久熟的恋人。

  此情此景,相拥缠绵,丁黎平已经梦见过千百次,心里已经幻想过千百次,……

  自这一晚,吻别之后,两人感情便更近一步。一分别,便开始想念!一天二十四个小时,分分秒秒都在惦着对方。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身体一旦有过亲密接触,那种亲昵更与前不同。偷偷摸摸的地下情,比蜜还甜。

  两人之间,之前好像隔了一层又薄又透的纸,爱意影影绰绰,朦朦胧胧,满是矜持,可是,一旦捅破,便感情迸发,激情碰撞,不自然的矜持和做作被一扫而光,两人在一起无拘无束,无话不谈。

  ……

  几年以后,丁黎平和凝洁坐在影院里看《泰坦尼克号》,电影播放到杰克和露丝在船底地下车库的车厢里Z爱,只见杰克和露丝赤luoluo相对,大汗淋漓,车室内热气腾腾,雾气蒙蒙,玻璃上结满水珠…

  这时,坐在身旁的观众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纷纷质疑道,“这个情节太假了,外面天寒地冻,泰坦尼克号都快要撞上冰山了,在冰冷的车厢里,两个人脱光了衣服,应该是冷的瑟瑟发抖,怎么会出现大汗淋漓,雾气弥漫,如此火热的场面…”

  丁黎平和凝洁听了,四目相对,含情脉脉,发出会心的一笑。

  他俩暗笑身边的这些观众没有亲身体验,却冒然下结论。这个镜头,其实,一点也不虚谬,因为丁黎平和凝洁第一次便是在车里,体验过杰克和露丝的这种感觉,虽然车外寒气袭人,车室内密封性好,热气不散,久而久之便生成了一股热气,外冷而内热,车窗玻璃上雾气弥漫,马上结满了水珠,就像挂了一块雾状的水帘一样,车里看不清车外,车外看不清车里,车内小小的世界竟与外界隔绝……

  凝洁再也想不到,有这么见效,不久以后,凝洁就出现了胸胀,全身乏力和恶心呕吐的症状,她心里是又惊又喜,料想自己肯定是怀孕了。怀孕对别的女人来说,可能是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对她来说,真的是期待已久,太不容易了!她欣喜若狂,好像她创造了一个奇迹!

  可是,紧跟着问题就来了,纸包不住火,老公根本不会生育,日后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该怎么办?怎么瞒的了人?!但是,她马上又拿定了主意,为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和丁黎平,她万事皆可抛,她可以把一切都豁出去。

  凝洁性格马虎,那天她到医院照了个B超,打印了一张有胎儿影像的报告单,她乐得合不拢嘴,只顾着高兴,出了医院,开着车,随手把B超报告单放进了车内抽屉盒里,想好了晚上给丁黎平看。

  说来也巧,黎钧平时很少用车,这天偏偏赶上要用车。

  黎钧坐在车内,也不知要找寻什么,忽打开了车内的抽屉盒,一张崭新的彩印B超报告单便赫然眼前,黎钧拿起一看,上面的内容令他大吃一惊,凝洁竟然怀孕了。

  他登时傻了眼,一时无名火起,五脏六腑内像是打翻了浓浓的酸醋,满是嫉妒恨。

  他怒气冲冲下了车,砰一声,把门摔上,拿了B超报告单一径去找凝洁。

  凝洁老远便忽看见黎钧怒气冲冲而来,这情形不同以往,便知事情不妙。

  黎钧他一时怒不可遏,却还是有所顾忌的,家丑不可外扬,声张出去,弄得众人皆知,自己脸上也不好看。

  家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是男人的奇耻大辱。但是,不会生育是他的“死穴”。在这件事上,他一直讳莫如深,怕人知晓。别人聚在一起,只要一谈论到育儿方面的事情,他马上不声不响,灰溜溜的走开!

  黎钧把凝洁找到时,凝洁正在和几个妇女闲聊。

  黎钧狠拽一把凝洁,示意回家。

  凝洁只得顺从的跟他走。到了家里,他勃然大怒拿出B超报告单往凝洁跟前一扔,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凝洁一看,黎钧手里掏出的正是自己刚刚从医院里回来打印的B超报告单,虽说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有点做贼心虚,难以正视!

  但凝洁又一想,这件事情,迟一天,早一天,还是要被他发现的,迟早还是要面对的,面红耳赤,一番思量后,她便平静下来。

  黎钧大发雷霆质问道,“快说!你这是和哪个男人勾搭上的?居然连孩子都有了!叫我颜面何存?”

  气氛紧张,凝洁沉默以对。黎钧打破沉默,怒道,“你先去把孩子打掉,再来说话!”

  黎钧提出要把孩子打掉,凝洁马上鲜明表态,斩钉截铁说,“那可不行!我想要个孩子!”

  黎钧大怒道,“你是不是疯啦!快告诉我,哪个男人是谁?!”

  凝洁低头不语。

  黎钧窝了一肚子火,把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情放在心里仔细的琢磨了一遍,他便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料想肯定是昌南大巴车上的人。

  黎钧大骂道,“我是说奇怪呢!你怎么隔三差五老要往昌南跑;你自从去了一趟昌南,回家后整个人都变了,心一点都不在这个家里。是他们车上三个人中的一个对不对?”

  凝洁下意识的抬了一下头,也不争辩,算是默认了。

  黎钧想,这大巴车上司乘人员共三人,他首先把一个又矮又胖的驾驶员排除掉了,明显凝洁看不中,然后,他也没有怀疑到丁黎平身上,光凭直觉,他便认定就是另一个驾驶员——萧朝无疑了。

  他第一次在车上遇见萧朝,看见这个小伙子油头粉面,酷爱打扮,见了凝洁便笑吟吟的,目不转睛的朝凝洁身上打量,话特别多,那股殷勤劲,让黎钧心中不悦。

  所以,只要凝洁是一个人乘车去昌南,黎钧就不放心,一天要打数个电话来打探消息,问凝洁在干嘛?坐在哪?旁边坐着谁?

  后听凝洁说,坐老位置,和丁黎平坐一起,他就放心了。

  黎钧和丁黎平也是一见如故,心存好感,在他眼里,觉得丁黎平老实忠厚,踏实可靠!

  黎钧有一次做梦,梦里凝洁负气离家出走了,他急急忙忙,四处找寻,后来找到了车站,刚好迎面就碰见了丁黎平了,他急着迎了上去,问丁黎平道,“小丁,有没有看见你大嫂?”

  丁黎平说,“刚刚看见大嫂上了去暨阳的班车……”

  那天早上梦醒后,黎钧就把这个梦告诉了凝洁。

  凝洁听了,心里咯噔一下,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心想,“看来他是有感觉的,是不是我和丁黎平的婚外恋他有所察觉!”

  而后来水落石出的那一天,真叫黎钧意想不到,大跌眼镜,真相竟然是丁黎平把凝洁拐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