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凝洁 > 第20章 踏破门槛
  后来,凝母听说女儿和丁黎平偷偷又见面过,脸色立刻阴沉下来,狠下决心想,“决不能再让他俩再见面了!”

  凝母早就指望来个快刀斩乱麻,只是苦于没有着手处,凝洁意外流产,凝母心中一度不知是喜是悲,总之,凝母是家里第一个从悲伤情绪里走出来的。女儿跟了个有妇之夫,她早就反对,只是女儿大龄,有孕在身,她左右权衡,不知如何处置,现在胎儿突然掉了,她就有了主意,她要让女儿和丁黎平彻底了断。女儿肚子里怀了丁黎平的孩子是一回事,现在孩子掉了,就是另外一回事呢!

  凝母板着个脸,郑重其事的警告凝洁,“以后别见那个姓丁的了!”

  其实,不用凝母说,凝洁流产以后,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痛定思痛,她就把这个问题前前后后,反反复复想了好多遍,爱上一个已婚的男人,内心的心酸和苦楚只有自己知道。

  凝洁也想过与丁黎平分手,可是,她太爱丁黎平了,这份爱已深入骨髓,随着心跳,连着呼吸,如若斩断,简直会要了她的命,她可以卑微的爱,即使得不到丁黎平的全部,哪怕能拥有他的万分之一也好,就算他有家庭她也能接受。

  她经过深思熟虑,仍然义无反顾、全身心的投入,如果说,吸毒有瘾,那么,错爱——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也会成瘾。毒瘾难戒,对一个人感情上的依赖也难以自拔。凝洁要把对丁黎平的爱进行到底!

  凝母得知,气得吐血,破口大骂,“世上哪里有像你这样的女人,真是白痴!傻瓜!笨蛋!…”凝母几乎用尽了所有骂人的词汇,都无法表达自己的愤怒,无法形容凝洁的痴愚、不可理喻!

  凝母指望凝洁只是一时嘴巴子硬,或许过了一段时间,终会醒悟!

  凝洁的男人缘好,她把婚一离,重回单身,就好像重新又做回了少女,成了“香饽饽”,追求者众多,非常抢手。

  她虽然年纪三十有余,却因善保养,身材婀娜,还跟少女的身材一样,皮肤白嫩,面容姣好,更重要的是手艺好,会赚钱,纹绣一双眉,不会超过半个小时,收费五百至一千,她离婚的时候虽然是净身出户,但是身上还有好大一笔积蓄。真个是要财有财,要色有色,就目前她的情况而言,受欢迎程度,就好比古代的富家千金,门前高搭彩楼,锣鼓喧天,抛绣球选婿一样,一时间形形色色的光棍,单身汉,趋之若鹜。

  之前那个潘青,自不必说,他知道凝洁流了产,心里早乐开了花,自认为是天赐良机,假惺惺的前来安慰,他认为眼下是与凝洁培养感情的最佳时机,每天都来转悠。

  又有一男,新近交了女朋友,是众人皆知,正处于热恋当中,忽听到凝洁单身,竟果断舍弃女友,一径投凝洁这头来了,若论年纪,他比凝洁还小三岁!

  那小区门口停靠开黑车揽客的大叔,也跟着瞎起哄,那天凝洁要出门,走到小区门口,一时间也没有打到的士,大叔赶紧把车开到凝洁跟前,热切的问,“您这是去哪里?”

  凝洁虽然每天进进出出,与他并不认识,因赶时间,后还是上了他的车。

  大叔又紧张又激动,对凝洁恭恭敬敬,车开到半路,才吞吞吐吐道,“你那个男人是外地的哦!还是有老婆和孩子!”话说到这里,他忙伸手进口袋,摸出一张名片,小心翼翼的递给凝洁,道,“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电话,以后你有需要的话,就打我电话,无论你在哪,我能做到随传随到!”…

  他声音越来越低,嗫嚅道,“如果你以后觉得无聊,也可以打我电话,我会陪伴…”

  凝洁听了,瞠目结舌,惊呆了,心里寻思,“没想到眼前这个半百的大叔也会有这个想法!更奇怪的是,我和他素不相识,我的事情他怎么知道?”

  凝洁急切的把车喊停,说,“我已经到了!请你停下车!车费多少?我给你。”

  他有点难为情,头也不敢抬,说,“算了吧!邻里之间,送你一程,也是应该的,不谈钱!”

  凝洁也不跟他含糊,果断的从包里掏了一张五十的,直接塞给了他,说,“为什么要算了?你吃这碗饭,打车钱必须给的!”说完,凝洁迅速的开车门,下车急忙走了,路过一个垃圾桶,马上把他的名片丢了进去,心想以后不能再搭他的车了。

  还有,黎钧之前学的是理发,有个同门师弟,他们手艺学成,也在应店街开店。

  黎钧的理发店开在镇东,也就是和凝洁的美容店隔街相对,店里生意红火,徒弟招了不少。

  师弟的理发店开在镇西,却门可罗雀,干了多年都没什么起色。

  师弟光棍一条,常到黎钧店里走动,当然,早就心怀鬼胎,另有目的,主要是来看望大嫂的。

  当时凝洁和黎钧还没有离婚,他就暗打歪主意,时常用甜言蜜语,暧昧的话,来撩拨。

  他找准机会,跟凝洁说,“黎钧又不会生育,为何不和他离婚,早做打算!我们俩可以结合,远走高飞,另觅去处,开一家大一点的店,妇唱夫随,何愁没有生意!”

  凝洁心明如镜,对这种小人是深恶痛绝的,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他既然和黎钧是同门师兄弟,怎么说她也是大嫂,他怎么可以背着黎钧说出这样的话,动脑筋,挖熟人墙脚!

  只因“人要脸,树要皮”,念他和黎钧是同门师兄弟,抬头不见低头见,若弄得众人皆知,大家都尴尬。

  凝洁没有把他的丑行告诉黎钧,只怕男人一时暴躁,弄出事来,她只有刻意回避着他。

  然而,师弟终是阴魂不散,时而潜伏,时而出没。有时候,即便黎钧在场,他的眼珠子也是滴溜溜转,挤眉弄眼,话里有话,打着名言暗语来挑逗。

  黎钧这个师弟生意做不好,却别有特长,专门在女人身上下功夫,他离婚再娶,已经娶到第五个老婆了。

  他的事迹无人不知,在应店街也是一桩笑谈。身边的人都要当面打趣,道他艳福不浅,讨了那么多的女人,一定尝遍各种滋味!

  他倒乖巧,得了便宜还卖乖,装腔作势,叫苦道,“我倒想找个女人好好过呢,哪里知道,遇女不淑,娶的老婆一个不如一个!”

  他无比委屈的说,“拿我娶的第五个老婆来说吧,她年纪比我小十五岁,我原以为我这是老牛啃嫩草,一定十分□□,哪里知道,她年纪轻轻是个性冷淡,我俩房事,根本没有互动,我是上窜下跳,急得跟猴子似的,她倒好,冷冷淡淡,无关痛痒,我趴在她身上气喘如牛,她居然还有心情拿着手机刷朋友圈,冷不丁的来一句,好没有?我立刻就凉了一大截,马上兴趣全无,这还叫什么夫妻生活?我想她即是性冷淡,为什么还要嫁人?坑苦了我!”

  众人听了是一阵哄堂大笑!

  师弟看观众人多,场面热烈,继续发表演说,把四位前妻,一一数落了一遍,在他眼里,这个女人也不好,那个女人也不好,可他就是不会反省他自己哪里不好。

  临走,他对着众人吆喝,自我鼓掌,说,“大家要支持我,祝福我哈!前几天,我已经和我的第五任妻子离了,我相信,只有不放弃,再找一个,世界会更美好!”

  他是欢欢喜喜,每年把新媳妇娶进门,可害苦了他身边的亲戚朋友,跟他交上朋友,真是灾难,没完没了隔不了两年就要发请柬,请人喝喜酒,这人情出去,都是有去无回的!在他身上不知道赔了多少份子钱。

  这师弟品行不好,喜欢沾花惹草,勾三搭四,换女人就跟换衣服似的,短短几年,离了再娶已经第五任了,通常都是这里还没有离,那里就已经勾搭上了。

  他泡女人有套路,看见漂亮的女人就厚着脸皮,上前索要QQ,或加一个微信,然后,大面积撒网,刷存在感,消息群发给手机里的所有美女,“早上好!”,“在干嘛?”,“吃饭了吗?”…

  这个时候,你对这则消息最好视而不见,不要接茬,如果你出于客气,一旦回复了一句,那么好了,那将马上把他激活,他会把你当作潜在的、可以挖掘、勾搭的目标,甜言蜜语和各种套路,会狂轰滥炸似的向你袭来,如果你正处于感情空虚、寂寞期,那么好了,必然被他套路,葬身在他手里。

  他最会装模作样,在还没有上手时,是一介斯文,弄得跟才子会佳人似的,一旦得手,便变了嘴脸,让你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典型的婚前婚后不一样。

  凝洁想不通,暗想,“他明明品性不好,渣男一个,却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的女人接二连三的自投罗网!”

  凝洁郑重其事的多次表态,说,“我们不合适的!”话都说绝了,可他就是不死心!

  凝洁离婚了,他就堂而皇之来到明州,登门大献殷勤,对凝母说,“我要娶你家小女!”

  凝母是冷笑一声,情知凝洁看不中他,讥讽道,“我家凝洁要是能看上你就好了!”

  凝洁自是心烦,家里时常有男人出入,对自己名声也不好。要是传扬出去,被丁黎平知道,惹出误会,就更不好了。

  这几个男人,在凝洁那里难以讨好,转而向凝母这里讨好。

  这师弟家有一片果园,新上市的头茬鲜果,摘了几筐,拿去孝敬凝母。

  凝母只是摇头,委婉的说,“你们这样是没用的!我生了她人,没有生她的心,她的事情,我也做不了主!”

  凝母眼光高远,要为凝洁另觅对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