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凝洁 > 第47章 突然诀别
  连日来,没有找到儿子,凝洁早已身心憔悴。

  虽说男人比较理智,丁黎平作为孩子的父亲,在凝洁面前曾做过冷静的分析,但如果说他心底不急,那是假的。

  这天一早,丁黎平接到凝洁的电话,电话那头凝洁一直在呜呜啜泣,一言不发。

  丁黎平握着手机沉默,心里格外沉重,不知如何去安慰,他知道,这些天儿子被老太婆抱走,凝洁心如死灰,就好像被挖去了心肝一样。

  凝洁声音沙哑,有气无力,忽劝慰道,“你不要着急嘛!我会带儿子去昌南,让你和你爸妈好好看看的!”

  丁黎平觉得奇怪,心想,“明明是她更着急,为何却反过来安慰我?儿子现在都不知道在哪,她却说要带儿子来昌南,并且让我爸妈好好看看?凝洁是不是想儿子想疯了,思想过度,产生了幻觉?”

  “阿洁,你说什么?你怎么能把儿子带到昌南来?”丁黎平问。

  凝洁再也控制不住了,两行泪下,道出真相,说,“儿子在老太婆的手里,为了儿子,我答应了老太婆的要求,过两天跟康建成订婚,去迪拜!”

  此语一出,犹如一个晴天霹雳,令丁黎平猝不及防,叫苦不迭道,“阿洁,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事先不跟我商量?”

  丁黎平恍然大悟,凝洁这大清早的打来电话,抽抽噎噎,闷不吭声,原来是来诀别的,她已经答应了老太婆将和康建成去迪拜。

  凝洁泣不成声说,“这几天我反反复复在考虑这个事情,为了儿子能马上回到我身边,我想我是跟康建成去迪拜?还是跟黎钧重新结合?让黎钧出面要回儿子。你没见过儿子哭泣的样子,令人揪心,简直会要了我的命,儿子实在是年龄太小,心灵脆弱,经不起老太婆这样折腾,为了儿子,我不得不屈服。”

  凝洁抹了抹泪,又说,“如果这次我去了迪拜,那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再回来。你是知道的,康建成和我家人,特别忌讳你,即使我去了迪拜,他们仍担心我和你藕断丝连,私下往来,如果我这次去了迪拜,他们肯定不会让我再回来。对将来我一点把握都没有。我是这样想的,儿子是你的,从此以后,海阔山遥,临走之际,总得让你们父子见见面,总得让孩子回趟祖籍地,见见他的爷爷奶奶。我向老太婆提了这样一个要求,老太婆满口答应了!”

  丁黎平听说凝洁要去迪拜,好像被一招致命,神思恍惚,腾云驾雾一般,话说到哪里,最后怎么挂的电话都不知道。

  丁黎平是一个内心强大的人,记忆里,好像没有任何一件事可以将他打倒。他淡泊无求,与世无争,顺其自然,一切随缘。他没有掉过一滴泪,他已记不起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有悲伤痛苦过,或者说,从打他记事开始,就没有一件事情让他纠结,难以释怀。天大的事,他放在心里梳理梳理,一下就舒畅了。可是这一次,他左思右想,左想右思,心里还是痛苦。生活当中不管遇到多少磨难,多大的委屈,他吭都不吭,一咬牙就挺过了,可今天,当他听到凝洁要去迪拜,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泪如泉涌……

  人说,感情是最不可靠的,最靠不住的,确实如此,爱与不爱只是心中一念,旦夕之间,说变就变。前天两人还在一起,情意绵绵,海誓山盟,好像永世都不分开,没想到,就两晚的功夫,凝洁就跟换了一个人似的,她说为了儿子,要去迪拜,这也许是实情,可是她遮遮掩掩,闪烁其辞的样子,究其内里,真实原因,丁黎平永远猜不透。但有一点,丁黎平是知道的——女人的耳根软,思想漂浮不定,拿主意时反反复复,极易感情用事。

  丁黎平苦苦哀求,“阿洁,你千万不能在心烦意乱,冲动的时候,做下重大决定!”

  凝洁坚定的说,“我已经经过深思熟虑了。”

  丁黎平沉默了,不知如何去挽留。这些年,他知道一直是自己亏欠凝洁,根本找不出任何理由去埋怨。

  他心里这样想了,“就一眨眼的功夫,凝洁就向他靠拢了!所谓痴心深情就这么回事!”但是,他不会说出口。

  丁黎平忘记了今天是几月几号星期几,七魂荡荡,六魄悠悠,不知道自己飘到了哪里。那种相爱的日子仿佛已经非常久远,久远到自己都无法想象。这次诀别,再见面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曾经说过的话,相亲相爱的事,如同一梦,早已成空。

  以前因为凝洁的存在,丁黎平自认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只有别人羡慕他,他从来不羡慕别人。

  现在凝洁忽然要离开,丁黎平如梦初醒,有一种堕入深渊,万劫不复的感觉。爬的高,跌得越痛。他心烦意乱,完全乱了方寸。时而抓狂,时而额头冒冷汗。吃不下,睡不着,真的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得到爱情,让你感觉像上了天堂;失去爱情,又让你感觉像下了地狱!

  这是一次心理的大崩溃,悲伤的大爆发,不知道丁黎平内心要经历多长时间的挣扎,才能从痛苦中,阴影中走出来!

  失去凝洁的日子,生活没了色彩,没了生气。丁黎平想着,如果时光能够倒流,能够回到过去就好了。两个人每天都可以见面。以前两个人偶尔要闹情绪,生闷气,可是小吵小闹又无伤大雅,情侣之间没有不吵架的,仿佛小吵怡情,每次小吵之后,两人的感情就会更进一步。

  丁黎平感伤的想,如果能够再回到从前,就再也不跟凝洁闹别扭了,再生闷气了,哪怕小吵也不会,两人在一起真的不容易,必须好好善待这份感情,好好爱她,好好珍惜她,包容她的一切……

  黄昏,丁黎平无力的靠在车窗玻璃上,他坐着大巴车,再次穿过越城。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丁黎平和凝洁一样,凝洁因为丁黎平而爱上了昌南,丁黎平同样因为凝洁也爱上了眼前的这座城。“越城”这两个字,在丁黎平心目中成了特别的字眼,仿佛这个城市就是身边的亲人,关心这座城市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因为凝洁的存在,每次归来,都倍感亲切,这座城市的色彩特别明丽,空气特别清新,阳光特别的温暖!

  而此时此刻这一切已经悄悄的发生了改变,凝洁就要和康建成订婚,然后就要带着儿子去迪拜,或许永远不会再回来了。

  大巴车缓缓穿越这座城市,丁黎平望着窗外熟悉的街景,眼神变得忧郁,两人曾手牵手,肩并肩,俨然一对幸福的情侣,走遍了越城的每条大街小巷,每一条街巷都有回忆。

  而因为凝洁的即将离去,眼前这座熟悉的城市,又将变得陌生。没有凝洁的这座城市,对丁黎平来说,已失去任何意义!

  丁黎平心里空荡荡的,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他想,爱一个人,到最后可能并不能拥有,把她放在心底,去惦记,去怀念才是天长地久。他把与凝洁相识起,从头至尾,再思忆一遍,想想就难过,细数两人还有很多事情,想做还未做,本来约定明年夏天两人还要一起去海南…

  这一天时间,凝洁没有打电话来。丁黎平打电话过去,凝洁的手机已关机。晚上,车到站,下了车,丁黎平回到了租住的小屋,曾经因为有爱,有凝洁在等待,让丁黎平充满盼望,归心似箭。此刻,冷冷清清,推开房门,丁黎平在门口伫立良久,看着这间小屋,满满都是回忆,如今,凝洁不在,曾经的快乐地,变成了伤心地,绝望的只想逃离。

  丁黎平关上房门,一个人在房间里,心就开始发慌,空间好像变得越来越狭窄,闷得叫人窒息,那种孤单的感觉,让人恐怖而绝望!

  丁黎平心里在呼唤,“凝洁,你快回来!你住过的房间在想你,你看过的电视机在想你,你用过的冰箱在想你,你躺过的沙发在想你,你抹过的桌子在想你,你坐过的椅子在想你,还有你未拿走的衣服、裤子、裙子、鞋子和袜子都在想你,等你…”

  丁黎平崩溃了,只想大哭,曾经往事,一幕一幕,不敢去回忆。但是这种思忆,又不是自己所能控制,想掐就掐的断的,每一分每一秒凝洁都在脑海闪现,不知不觉陷入到无穷无尽的思忆当中,七年的朝夕陪伴,爱情分子已经渗入到了自己的血液和灵魂当中。有一种爱情叫七年之痒,却还另有一种感情叫日久情深!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