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凝洁 > 第 52 章 远遁广州
    月光山人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凝洁知道老太婆不会善罢甘休,得另找个地方躲避很长一段时间。她想到了广州,自己从师学艺的地方。美容这个行业没有终点,想要做得好,不被淘汰,还得不断的学习,虽说她早已是行业内的一方大师,但技艺仍需精益求精,每年还得回广州,参加老师举办的特训班。这个时候,全国各地的师姐师妹同聚一堂,立足前沿,掌握潮流,学习和交流更先进的经验和技术,国外美容引进的项目都是先广州,然后再传播到全国各地的。

  凝洁想趁着这个机会,到广州再深造一把。

  然而,她舍不下丁黎平,对丁黎平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次逃婚,闯下大祸,凝母绝不会轻饶,就目前形势而言,只能逃遁,远走广州。此事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平息,这一去,少则几个月,多则一年半载,蓦地分隔,一别两地,这相思之苦,谁受得了?想念起来,这浑身上下就如同蚁爬虫咬一样,驱之不去,不知挠处。她决定去广州之前冒险和丁黎平见一面。

  虽然丁黎平一再叮嘱凝洁“小心点!跑远一点!不要被抓住。”当凝洁说,“我很想你!我来越城,我们俩见一面再走!”

  丁黎平无法拒绝,这难以抵御的诱惑,想到两人还可以见一面,怦然的心动。当即两人可以说一拍即合,彼此挂念的感觉基本一致,哪怕面对是刀山火海也义无反顾去冒险。

  第二天,刚好赶上是丁黎平跟车从昌南来越城,丁黎平在越城之西,还没有到越城的地方就跳下了车,两人约好了地点,偷偷会晤。

  两人重逢,凝洁又喜又怕,她挑地偏人稀的小巷走,一路躲躲藏藏,竟跟犯事的逃犯一样,左顾右看,警惕的回头,生怕被跟踪。丁黎平看在眼里,忍不住爱怜的笑了。

  两人好像天上的牛郎和织女,几天的分别仿佛有三百六十五天那么漫长,一年当中唯有七夕才能相见,早积攒下一年的相思,再拥抱时,内心骤起狂澜,激情似火,瞬间忘记了身处险境,忘却了所有的烦恼,卿卿我我,热热乎乎,诉不完的离情,道不完的想念。躺在床头喁喁私语,彻夜不眠,转眼东方发白,天将黎明。

  到了天亮,行将离别,真个是“相见时难别亦难”,两人约定,一个月至少见一次面,丁黎平说,“有时间我就去广州!”凝洁说,“我有空闲就偷偷来越城!”

  出了旅馆,上了国道,马上大巴车就要来了,丁黎平过了马路,两人隔街相望,一晚相聚的时光美好而短暂,前一刻两人还手挽手有说有笑,转眼即将离别,无限怅惘,就像六月的天气,刚刚还晴空万里,突然乌云蔽日,天变将雨,凝洁愁肠百结,阴郁的表情笼罩在脸上,强忍哽咽,不停的挥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差一点就哭了出来,那辆回昌南的大巴车载着丁黎平越行越远,最后消失在远方的车流里,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她呆立在那好一会,神情落寞。

  最后,也只有孤身恍恍惚惚,昏昏沉沉,偷偷摸摸的前往高铁站,搭上了往广州的高铁。

  丁黎平踏上大巴车,最后一眼看见凝洁愁眉泪目,无比的心疼!他知道,此时此刻凝洁最需要的是他的陪伴,而自己为什么不能把所有正常的工作和生活都暂停,破釜沉舟和凝洁逃走?

  几小时后到站,凝洁再次来到广州,面对着广州城,心情忽然变得特别的复杂、无比的怅然难过,这次来广州和以往意气风发赶来广州学习不一样,这次她是栖栖遑遑的逃难人,不知道家里现在的情况怎么啦呢。两家会不会因此吵架?康建成会不会就此死心?以后不再纠缠。老太婆会不会把彩礼退给他…凝洁长叹一声,想起这些事,一身的烦恼。身上好像生了个大脓肿疖,不知何时穿头。

  她怀念自己的爸爸妈妈,如果是自己的亲爹亲妈,同样的事情,绝对不会这样逼迫自己。她更加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可是妈妈早亡,爸爸已瘫痪,家庭内由着老太婆胡闹,没人替自己做主,想来想去,无比伤感,眼泪就下来了。她用纸巾擦了擦眼角的泪,整理了一下情绪,招停了一辆的士,去往师傅的美容学校,路过一个水果店,买了一些新鲜的水果。

  当凝洁提了一袋水果出现在师傅面前时,师傅惊诧不已,心想,“今年的学习班还没有开始,我又没有下通知,凝洁怎么突然来呢?”她看凝洁脸上勉强的笑容,知道此次来肯定是有事。果然,凝洁后来嘱咐道,“如果我妈和我四姐打电话来,你就说我没来过!”这个学校,四姐也曾来学习过,师傅家四姐也去过,凝洁必须防着点。

  师傅问,“发生什么事情啦?”

  凝洁莞尔一笑说,“没什么!这次我可能要在广州呆一段时间!”

  师傅看凝洁不说,知道另有隐情,她不便说,也就不问了。

  凝洁的本意是来广州深造学习的,可是哪里静的下心来,百无聊赖,玩了几天,真的是一天比一天难捱,掉了魂一样。只有和丁黎平通电话的时候,心情才舒坦一些。

  凝洁央告师傅说,“我想找份工作,打发时间,你还是把我举荐到哪里去工作吧!”凝洁想,只有全神贯注,投入到高强度的工作中,才可以忘记一切。

  这个却不难,师傅想了想,马上给她介绍了一个去处,地点位于广州荔湾区。凝洁拿着联系电话和地址,就去了。

  这家美容店开在闹市,店内生意好,员工很多,迎来送往,穿梭不停。老板娘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猩红的唇,亮黑的眉,鼻梁滚圆高挺,一看就知道隆过,身着吊带长裙,脚趾都美过甲,不甚热情,看了凝洁一眼,说,“邱老师介绍的肯定不会错!她说你手艺好,那一定是好!你要做,就留下来!但我有言在先,在我这店内得凭手艺吃饭,你初来,是没有基本工资的。工作所得四六分成,我这包你吃住。还有,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们这个行业每个人操作的时候存在一定的风险,美容弄成毁容,美容造成伤害也是有的,所以我必须押你三个月的工资!”

  虽说是师傅推荐,但是,也没任何情面可言。凝洁逃难在外,没有更高的要求,并不想赚多少钱,喜这里包吃住,不用找宾馆。

  来的时候,凝洁就听从丁黎平的建议,把手机号码换了,两人单线联系。另外,丁黎平嘱咐道,不要用自己的身份证登记住宾馆,以防康建成找关系,用公安网定位找人。凝洁半信半疑,还是照丁黎平说的去做。

  在这里,凝洁忽然完成了一次角色转换,之前在明州是别人帮她打工。现在来到广州成了她帮别人打工。她当老板娘的时候,待手下人宽厚慈善,没想到在广州,这里的老板娘这么苛刻。

  是金子到哪里都要发光的。在美容行业凝洁本是行家,手艺无可挑剔,她一出手,顾客便知有无,加上她待人接物温柔和蔼,散发着她独特的个性魅力,她做一个便得一个顾客的喜欢,一时好评如潮。从此,经凝洁之手做过的顾客,只要进了这家美容院,就认定凝洁这个人,指定要凝洁做,非凝洁做不可。在外还给凝洁立口碑,介绍生意,把亲戚闺蜜都拉来,这样一来,深得老板娘的喜欢,凝洁成了店里的“头牌”,炙手可热的人物,老板娘为了留住凝洁,笼络牢她,以后每天下午给凝洁单独开小灶,炖人参汤,燕窝汤等上好的补品,亲自端来,送到凝洁面前。

  凝洁渐渐地与各位同事都熟络了,不禁有人问,“凝洁,你这么好的手艺,为什么不自己开店,而替别人打工呢?”

  凝洁沉默不语,刚开始也不想说,后来,时间长了,也忍不住相告,“我本来就是自己开店的,因为家里逼婚,我才逃了出来……”

  众位听了,惊骇不已,不禁问,“怎么可能?这年头,还有逼婚,逃出来的啊?”大家怎么都不信,七嘴八舌道,“你自己不答应,你爸妈有什么办法?牛不喝水强按头吗?”

  凝洁吞吞吐吐,欲说还休,没有告诉她们这妈不是亲妈,也没有告诉她们丁黎平是有妇之夫。

  后来,朝夕相处在一起的时间长了,经不起她们好奇的打听,还是全盘托出,告诉了她们一切。

  各位同事七嘴八舌,各抒己见,纷纷劝道,“凝洁你也太吃亏了吧!值不值哟?你为了他,离了婚,单身一人,现在逃离在外,这么多年了,他还离不开他的那个家,你就甘心做他外面的女人啊?”

  又说,“这些年,难道他就没有一句承诺?你还这样坚守?”

  同事又打听康建成的情况,凝洁介绍说,“这个男人很有钱。家里有连片的别墅,开的是两三百万的豪车。”

  起初同事们听得认真,很投入,不知不觉进了凝洁的感情戏,这会凝洁把康建成描画的跟千万富翁似的,死心塌地爱慕她,众位同事忍不住哄堂大笑,以为她这是在痴人说梦,就连之前令人信服的情感故事,都要打一个问号。

  “你一个妇女,跟着一个有妇之夫纠缠不清,还带一个拖油瓶,虽说有几分姿色,但也不再年轻,有何德何能,有什么魅力和诱惑,凭什么令一个千万富翁拜倒在你脚下,对你爱的死去活来?凝洁你这故事也编的太离谱了。”

  “有钱便是一切,凝洁你还在这里假装清高!如果真有千万富翁看上,估计你早就投怀送抱呢!还需要跟我们一样在这里打工?”

  “凝洁,听你这么说,姐妹我替你总结好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和那个叫康建成的早点订婚,好多着呢!如果你把这个千万富翁给错过了,以后会后悔的!”

  更有一些尖酸刻薄的女同事,见凝洁工作出色,得老板娘器重,惹她们嫉妒,背地里的议论更加难听,说,“凝洁这女人,当我们是傻子!牛皮吹得大啦,也不拿面镜子照照自己,千万富翁会看中她?”

  凝洁后悔,真不该全盘托出,跟她们聊这些,白白受了一场气。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