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众里寻她千百度之农妇篇 > 168.相见
    唯儿时多梦故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俩孩子今天出门了,高媛就没进空间干活儿。怕孩子回来的时候自己在后头厨房听不见,还特地把活动地点挪到了前头的小院子。昨天文道说了一道鸡肉馄饨,看那样子是想吃了。她今天就杀了两只鸡,把鸡胸肉和鸡腿肉剔下来剁成肉蓉做馅儿,剩下的熬汤下馄饨吃。

  这是个大工程,她一上午忙忙叨叨的,到柴伐北敲门的时候,她刚把鸡杀完,正准备进屋剁馅儿。

  手里的菜刀刚冲洗干净,正淅淅沥沥地滴着水,她也懒得放下,直接打开了门。

  “这么快就回来了?没和同科们……”这人是谁啊?

  门口的三人齐齐退后了一步,那菜刀上不但滴着水,还隐约有丝血腥气随风传来。

  柴伐北:娘啊,您准备刀劈负心汉吗?

  柴文道:嫂娘,您打不过他啊!

  柴文远:这是哪里来的野女人?

  还是柴伐北反应快些,伸手指着高媛手里的菜刀问:“娘,您干什么呢?”

  “哦,文道昨儿不是说要吃鸡肉馄饨吗?我正准备剁馅儿呢。”举举手里的菜刀,这时候也不能收进空间里了,就这么拿着吧。

  “给我,给我,怪沉的。”柴伐北急忙上前,轻手轻脚地把她手里的菜刀拿过来。

  高媛嗔了他一眼,怎么,以为我要砍你爹啊?

  柴伐北陪着笑,把菜刀牢牢地抓在自己手里。过几天就要会试了,这时候死了爹,他得守孝。

  柴文道见危机暂时解除,便伸手道:“兄长请进。”

  柴文远哼了一声,举步要走!

  “等等。”高媛胳膊往门上一放,“这位大叔,您是谁啊?”

  看来今天是免不了来场手撕渣男的戏码了,得赶紧入戏才成。上辈子看过的各种网文电视剧中的经典场面在脑海里迅速浮过,时间太长有些模糊,但气势上不能输就是了。

  柴文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没进门,辈分就长了一辈。

  柴文道和柴伐北嘴角可疑地抖着,赶紧低头不语。上辈子他们俩对峙的时候叔侄俩只顾着看到位高权重的柴文远激动兴奋了,忽略了娘的感受,这辈子定要好好看看,好好看看。

  柴文远看了看装死的兄弟和儿子,又看了看堵在门口的高媛,顿时觉得头疼了起来。他想到高氏定会有些怨气,可没想到这怨气这么大。他是谁不是很明显的吗?虽说日子长了对方的模样都有变化,可他也很快就在对方的脸上找到了过去的一丝熟悉感,那她很显然也一样嘛,他还是和兄弟儿子一起来的。

  再说,大叔?他哪一点像大叔了?!他就比她大一岁,一岁!

  柴文远长吸了一口气,现在不是生气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进门,这地方虽然住户少,可街那面就是普通老百姓的住处,人还是不少的。

  他忍了忍,道:“我是柴文远,你男人!”

  高媛:“呸,滚!想占我的便宜,瞎了你的狗眼!”

  柴文远:我不生气,她一个妇道人家拉扯俩孩子长大不容易,不泼辣些会被人欺负。

  他又看看低头装死的叔侄俩,轻咳了一声,没动静,再轻咳了一声。

  高媛倚着门框挖苦道:“这位大叔,嗓子不好就去看病,有病就要吃药,别拖。”

  “你这女人!”柴文远怒道。

  “爹您别生气,别生气!”柴伐北这回不装死了,急忙扯住柴文远的胳膊,不能让娘吃亏不是?

  柴文道也赶紧打圆场:“嫂娘,这是我兄长,真是我兄长。”

  柴文远并不是十分生气,这么多年的官场混下来,制怒的本事还是有的,他转过头来问自家兄弟:“你这是什么称呼?”

  嫂子是嫂子,娘是娘,有这么混在一起叫的吗?

  高媛冷笑:“哟,你属大街的啊?管的真够宽的!”

  不用故意演戏了,这个男人一举一动都让人讨厌,一字一句都让人生气!

  “你!”柴文远努力把胸口的火压了压,他不生气,不生气!

  好在柴文道叔侄俩很识时务,知道在门口闹下去不是个事儿,连连对高媛使眼色告饶:差不多就行啦,咱们进院子说好不好?京城的人爱看热闹啊!

  高媛哼了一声,转身回屋去了。

  “兄长请进。”

  “爹您快进来。”

  叔侄俩欢欢喜喜地把柴文远让进门,把大门关好,上了门栓。嗯,进了自家这一亩三分地,三对一,地利人和都占了,他们稳赢。

  堂屋里正中间是面屏风,挡住了后门吹来的穿堂风。屏风前是一套桌椅,高媛正坐在其中一张椅子上。她也不懂什么叫主座客座,只捡着习惯的那一张坐了,挨着一家人常用的屋子,有炉子,暖和。

  柴文远见她坐在了下手,脸上这才和缓了一些,自己去往左边坐了,先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摆设。

  一扇屏风,一桌两椅,椅子后的两个转角处还各有个花几。虽然不多,倒也精致。看看木料做工,也是一套。嗯,这个女人的品位还凑合,不算给他丢脸。

  他便随口说了句:“这摆设倒还说得过去。”

  柴文道叔侄俩很有默契地一边一个在二人的身后站了,方便一会儿万一打起来好拉架。见对面高媛一脸的你这人指手画脚的真让人恶心的表情,柴文道只好自己接话:“买房子的时候一体送的。”

  柴文远心头的那点儿赞赏立刻烟消云散,不觉有些头疼。看到对面的儿子正偷偷地把手里一直攥着的菜刀放在背后的花几上,更觉头疼,这都是什么事儿啊?两个孩子都读书上进,高氏怎么除了脾气之外,没有半点儿长进?难道就这么枯坐着不成?连杯水都没有!

  两个孩子看来被她管得甚严,在她面前服服帖帖的。孝顺是好事,可这也太孝顺了些。没有她发话,这二人竟什么都不敢干。

  他只好自力救济,问道:“连杯茶都没有?”

  柴伐北立刻:“啊,对,对。娘——”

  高媛看了他一眼,掀开门帘子进里屋去了。

  柴伐北给柴文道使了个眼色,也急忙跟了进去。

  柴文远:我不生气,好歹比在门口的时候缓和了不少。

  他问背后站着的兄弟:“江无伤在信里什么也没说,你们这些年过得怎么样?”

  这个心腹忠心是没问题的,就是笨了点儿,连柴文道对高氏的这种奇怪称呼都没汇报。

  江无伤若是知道了上官如此评价他,肯定会大呼冤枉。他哪里知道这个啊?柴文道叔侄俩就没在他面前透过这种口风。他就是打听得再仔细,人家也不会把这么个不起眼的称呼细节告诉他不是?

  柴文道还没来得及张口,高媛呼的一声把门帘子掀开又出来了:“反正没饿死我们,让你失望了?”

  柴文远见她话中字字带刺,便忍不住道:“你莫要这么说,我总是盼着你们好的。”

  “嗯,这个我倒是信,天下总没有亲哥亲爹盼着兄弟儿子死的。”高媛道,刺了这许多句,对方态度也还凑合,她的心情也慢慢和缓了些。

  亲爹自然不会,这亲哥,呵呵……柴文道腹诽着,想起来皇家秘辛。

  柴文远很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可对面坐着的是他的原配,一介农妇而已,知道了那些对她没好处,便也认可了她的说法。想想要想让她态度和缓下来,总是要找找两个人都经历过的事情谈,也算是打开局面。

  只是,过去的事情已经太久远了,他竟记不太多。闭上眼,脑子里记得的,只有她说有了身孕之时,自己那欣喜若狂的感觉。

  “当年你说肚子里有了孩子,我便想以后定要好好劳作,好让你们娘俩过上好日子。谁知天意弄人,一直到现在才见到他。圆娘,这些年你受苦了。”

  “媛娘?”高媛愣了愣,原身也是叫高媛的吗?这个称呼怎么如此陌生?

  柴文远不自在地咳了一声,这个称呼他只偶尔叫过,还是在两个人情意最浓的时候。他便遮掩道:“你那时不是说你小时候长得圆润,你爹爹便给你起了这么个小名吗?”

  原来是圆,不是媛。高媛叹了口气,就算知道了原身的名字又如何?在原来时家村人的嘴中,她是柴大家的,连姓氏都没人在乎,更不用说名字了。

  就算是在自家如今的户帖上,她也不是户主。房子铺子倒是都在她名下,考虑的也是别的因素。

  高媛悲哀地看了一眼对面的男人,不管从哪一方面讲,这个让她讨厌的人对她都有天生的压制。可凭什么?凭什么她辛辛苦苦出生入死地挣扎了这么久,他轻轻巧巧地几句话,就以为自己会原谅他,高高兴兴地听他的安排?

  她的脸又沉了下去,她的命要靠自己做主。现在不是刚到这个时空的时候了,两个孩子都已长大,中了举,一举成为这个社会的上层人物。她以前担心的朝不保夕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

  她的心中顿时多了许多底气,俩孩子是站在她这一边的,就算是不站在她这一边,她难道就怕了不成?开不成铺子她就当小贩,当不了小贩她就当游商,大不了她就把这些全都一扔,赶着马车四海飘荡去,也看看这时代未曾污染了的山山水水。

  她这边脸色变来变去,瞒不过对面的兄弟俩。柴文远是担心她又突然转变口风,这话题聊不下去。柴文道却变了脸色,上一世的经历浮现于脑海,难不成又要旧事重演不成?

  他便开口叫了一声:“嫂娘。”

  高媛看了看他担忧的表情,一下子就知道了他在担忧什么,安抚地笑了笑,借着看伐北倒茶的动作,把心里的念头压了下去。

  是啊,不能随随便便就说离开,这是两个孩子的心结。马上就要会试了,不能影响他们的考试。

  柴伐北快手快脚地倒了两杯茶,给爹的那一杯直接端过去就成,给娘的这一杯要隔得远一点,还提醒了一句:“娘,这茶烫得很,您一会儿再喝。”

  就算是上一世的情景再现,冷茶总比热茶好。

  鉴于气氛突然尴尬,柴文远又另起了一个话题。

  “当年听文柱哥说你们母子俩还活着,我欣喜若狂,派了无数人打听,却在晋中城里断了线,只说你们去了北面,可是去了哪里?对了,文道是怎么回事?文柱哥说过,他和爹娘一起……”

  这么一想,竟然处处都是疑问。这些年三人的行踪成谜,江无伤那个没用的,什么也没打听出来。

  高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文柱哥没给你写信?我们遇到他的时候都说了啊,他说要给你写信的!”

  柴文远只觉得一把大锤重重地砸在了自己头上,眼前竟有些发花,良久说不出话来,过了一阵子才苦涩地问:“你说他写信给我?什么时候的事情?”

  高媛想了想,那是正贞几年来着?

  柴文道急忙道:“正贞六年,大前年的事情了。”

  正贞六年,大前年的事情。

  柴文远的手抖了起来,想起了一件事情:“文柱哥是什么时候死的?”

  “也是那一年,快过年的时候,他和谷丰粮店的朱掌柜一起死的。”柴文道同情地看了自家兄长一眼,被人瞒了这么久,啧啧啧,教你小看女人!

  “你们遇到他,是几月?”柴文远冷冷地问。

  “九月,买铺子的时候偶尔遇到的,当天文柱哥特别高兴,还和我们一起喝了茶,说了许多兄长的事情。”柴文道继续道。

  九月写信,腊月暴亡。只有三个月的时间,正好是往返一趟京城的时间。

  柴文远觉得自己就是个傻子!他居然被自己的下属和枕边人死死瞒了这么久,置自己的妻儿兄弟于不顾,让他们单枪匹马地面对张家的疯狂扑杀。如今想来竟是无比庆幸,这三个人还好好地活着。

  亏他还觉得自己把张洪辉派去了西南,抬了两房小妾进门就够了,原来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张家已经做了这么多!

  张氏,张家!

  柴文远的拳头攥得死紧,拳头上的青筋暴起,眼中的怒火能烧死人。

  高媛突然有些同情他了,瞧瞧这人过得是什么日子?啧啧,真可怜。

  她慢条斯理地喝了口茶,嗯,水温正好。转头问俩孩子:“要不要?”

  柴文道叔侄俩齐齐摇头,上辈子两个人也是这样,说得好好的,她就突然翻了脸。时间太长,也不太懂事,忘记那时候柴文远说了什么把她惹着了。这辈子他们俩得好好看着,不能大意啊,不能大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