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从1994开始 > 第303章,进军电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林义被大长腿拉着逛了整整一下午,直到天开始发昏,才渐渐停歇。

  女人给她自己买了2套衣服2双鞋,却孜孜不倦的给林义足足买了5套衣服5双鞋。

  来来回回送衣服、鞋子、袜子放车里,林义都快疯了。

  但人家女人的理由很足:说2套给林义到外面工作应酬的,一套在家休闲的,剩下的2套就是在学校穿的。

  最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回到车里,两人默契的对视一眼,接着一笑,不过一个是扯着面皮苦笑,一个却撒欢的得意笑。

  但不管是哪种笑,两人都能感觉到彼此的腿在轻轻打颤。

  启动,开车,回家...

  路上比较的人流和车辆虽然多,但还是一路顺畅的开回了书店。

  只是刚把车停好,还没来得及拿衣服上三楼,就见蹲守在书店许久的马平彦急急忙忙奔了过来。

  林义问他是不是有什么急事?马平彦犹豫着看了大长腿一眼,最后说想请两人吃饭。

  见状,大长腿很有眼见的说晚餐已经和金妍、冷秀约好了,得回学校吃。然后叫上刀疤老婆一起把后备箱的衣服提上书店三楼。

  在中大北门靠右边选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路边摊。

  两人一坐下,马平彦就向老板娘要来几瓶青岛啤酒,只见他躬着身子给林义倒一杯,然后又给自己倒一杯,接着端起酒杯神色非常庄重的说:

  “义哥,这杯酒我敬你。”

  说完,人家也不等林义回答,稍微仰头就自顾自地一口气干了。

  林义还有点没摸清头脑,两年多下来,还是第一次见马平彦这么严肃。

  不过马平彦并没多说,喝完一杯又给他自己倒了一杯,端起又说,“义哥,感谢你给我创造了机会,让我还能继续留在中大。真的,真的,特别感谢。”

  听着这话,看着马平彦又一次一饮而尽,林义算是摸到落头了,原来是自己向管院领导帮着说情的事。

  林义也跟着喝完一杯,看到小马还要不停歇的倒酒,连忙伸手阻拦:

  “打住,打住吧。我们一个宿舍的兄弟,你别让我折寿行不行,咱好歹也是你口里喊了两年多的义哥呢,你这样子太见外了。”

  听到这话,马平彦眼睛顿时红了,坚持着又倒了一杯,说,“我知道,可我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就让我先喝满三杯吧。”

  头疼,阻拦不了。

  等到小马喝完第三杯,林义就揉揉眉心问他,“谁跟你说的?”

  马平彦说,这是卢博士透露的。

  本来管院书记和管院主任都一致要他留级的,就算马平彦父母跪地哀求都没用。人家说这涉及到学校的纪律和原则问题,不愿意开这个口子,不然不好管理学生。

  一家三口求爹爹、告奶奶,各种保证、各种好话说了一箩筐都无情地打了水漂。

  甚至马平彦母亲由于太过悲伤,把嗓子都哭嘶哑了。

  正在他们一家三口惊慌失措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卢博士从外面推门进来了,扶了扶眼睛看了他们三人几眼,就好言好语让他们三先出来。

  虽然不知道卢博士和书记、主任在办公室说了什么。但等马平彦一家三口再次被叫进去时,管院领导态度松软了,绝望中迎来了曙光。

  事后,马平彦父母带着他去向卢博士道谢,卢博士给他们三人倒了几杯饮用水后,就直说这是看在林义的情分上才出的面。

  马平彦眼含泪光,郑重说,“义哥,本来我父母想亲自感谢你的。但我死要面子,没让,我在这里代他们谢谢你,也代我自己谢谢你。”

  得,又来了...

  林义连忙摆摆手表示不用,同时心里大概能明白马平彦的心里活动。

  毕竟是一个寝室的哥们,要是让父母来出面感谢,以后他怕他自己有心结,担心再也融入不进宿舍这个集体了。

  而事情过了这么久,马平彦直到今天才出面道谢,估计除了自己经常不在宿舍外,最主要的原因可能是马平彦之前的心里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吧。

  ...

  11月2号。

  吃过早餐,林义回到宿舍和众人打拖拉机正起兴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蒋华的电话

  蒋华说,步步高电子自行设计和生产的电脑主板经过成百上千的反复测试后,终于达到了预定标准。

  蒋华在电话里期待地问,“林总,今天下午会对最终样品进行最后的测试,你能赶过来吗?要不要调时间延后?”

  听着电话那头渴望的声音,林义看了眼有些安静的过道,郑重表示,“能,就中午吧,不用改了。这么大的事情我再忙也得赶过来,等着,我马上就出发。”

  “好,”蒋华松了一口气,紧张的心也落地了,接着又紧张了。

  不知道为什么,面对电脑这个大项目,蒋华有些底气不足。

  电脑立项都一年半有多,而电脑主板半年前就设计好了。本来好几次试样她和同事们都觉得大功告成。

  但都被林总以不达标为由否决掉,说还可以精益求精,说步步高生产的电脑必须对得起消费者心目中的“步步高这个大牌子”。

  实在是...

  蒋华的心和电脑事业部的同事们一样,五味杂陈。心想要不是林总对质量太过苛求,估计第一批电脑都投入市场,开始产生效益了。

  ...

  挂完电话回到宿舍,把手里的扑克牌交给一直旁观的晃停后,就说,“我有事先撤了,你们继续。”

  满脑壳贴满白纸的李杰顿时不干了,撒丫子挡在门口抱怨道,“义哥,你今天起码贴了我15张白条,现在就想跑?呵...,现在就想跑?”

  林义笑着没回。今天可是重生以来,打牌最顺手的一次,也是第一次赢。心想这是个好彩头,电脑肯定成。

  见两人僵持在那里...

  倒是赵志奇说,“老林你这次要逃课多久啊?明天我们要班要进行K歌大赛,你回得来么?”

  “不要问,肯定能,一定回,必须参加,没说的...”说着说着,林义右手往后头的天空一扬,趁李杰一不留神就挤了出去,跑了。

  ...

  刀疤开车。

  林义在副驾驶抓紧时间眯了一觉,实在是大长腿的身子太美妙了,昨晚有点欲罢不能,一时间没收住手。

  说来也怪,前生自己对大长腿的身子骨都开发几十年了,今生竟然还没腻,感觉就像男人第一次碰到女人一样,还是保持着“初心”。

  想到大长腿今天一大早就躲回学校的表情,林义心里不禁有些小得意。

  看来锻炼身体还是有好处的,以前一天一口只能吃一个包子,现在可以吃三个。

  真的是,食量大增,食量大增呀。

  ...

  赶到深城,林义一进步步高电子总部大门。蒋华和电脑事业部负责人就率一行人迎了过来。

  林义点点头打过招呼,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都准备好了吧?”

  一身黑色女士西装的蒋华紧紧跟着,回答说,“主板经过不断调试,已经达到了我们现有技术的极限。

  而机箱、显示器、鼠标、键盘、耳机和插线等多众多零配件,都是两个月前就已经给供应商打了招呼的,准备到位。

  只等各类主板检测过关,就可以立即着手组装。”

  “嗯,”林义只是淡淡应了一声,面色很是平静。让跟随的一行人都有些忐忑不安。

  他们认为可以了,可不得到这位的首肯,就心难安。

  来到电脑事业部,林义换上工作服,进去后围着准备测试的样机细细打量一番,然后在上百双眼睛的安静注视下,对技术负责人下发命令:

  “开始吧。”

  技术部负责人点点头,神情严肃又紧张的带着手心开始忙活。整过程中他们都很细致,很慎重,生怕出了一点差错而被骂,毕竟他们谁也不知道这位林总还有多少耐心。毕竟前后已经被否决5次了。

  在林义的注视下,技术部负责人先是对主板进行测试:

  首先是兼容性,包括结构测试、CPU兼容测试、内存兼容测试、硬盘兼容测试、散热器兼容测试、系统盘测试、软件测试、开关机、网卡接口、声卡接口、串口测试...

  这一连串测试下来,看到测试结果都是合格的林义,表情缓了很多,这让这里的技术人员也悄悄跟着松了口气,有的还忍不住和同事窃窃私语。

  而当稳定性和IQC测评完后,半个小时过去了。

  对于这次完美的测试结果,林义这次不再吝啬笑容,表扬道:

  “大家辛苦了,干得不错。”

  众人自发的笑了,一瞬间,不约而同的,激动的猛拍手掌,啪啪啪地猛拍手掌,这个掌声雷动的画面足足持续了两分钟之久。

  要不是碍于场合不对,碍于这位林总平时在公司里都是不苟言笑,这些“大小孩”都想跳起来欢呼,以表达他们的喜悦之情。

  一年半了,一年半啊!和公司其他事业部的同事相比,没有奖金,没有自由的休息时间,一天到晚除了吃饭、上厕所外,都在研发中心,都在车间...

  但是,

  但是现在他们成功了。要出成果了,要有奖金了,终于可以回去和老婆孩子好好吃一顿热乎饭了,更有甚的,终于可以放宽心思要孩子了,不担心被淘汰了...

  一百多人围成一堆很兴奋,洋溢着笑容很激动。

  林义前脚离开研发中心,后脚就能听到里面穿出来的海啸般的欢呼声。

  林义不禁侧头问右边跟出来的蒋华,“我平时在公司表现的很严肃?这么怕我?”

  蒋华看着他,抿嘴笑着不说话。心想何止是严,我都被你敲打过好多次,更何况下面的人了。邵市的一次立威开除了十多人,去年立威又一次性开除了几位中层主管干部,谁敢在你面前过分放松呢。

  不过她也知道,咱们这位林总是面冷心热之人。她习惯了,倒也没觉得什么。

  ...

  来到办公室,林义坐下就说,“你现在有一件事,就是着手挑一些技术比较出众、又会说道的人,带上一批台高端电脑跟我出去跑一趟。”

  蒋华点点头道了声好,紧着又问,“什么时候出发?”

  林义想了想,就说,“择日不如撞日,明天,就明天吧,趁热打铁,明天我们一起去京城,等会就安排助理去买机票。”

  “好。”

  说完好字,蒋华的两杯茶也泡好了,放一杯到林义跟前,自己拿起一杯喝一口又放下,转身从资料柜里拿出一份文件,递过来时就说:

  “林总,这是我们根据市场情况初步制定的营销方案。”

  林义点点头,安静里接过开始翻页。

  文件很厚,足足有38页。

  蒋华在一边讲解说,“通过将近一年半的市场跟踪和调查。

  我们发现,自从95年巴统协定解除开始,国内一时间涌入了大量国际品牌,从而加剧了国内电脑市场的剧烈竞争。

  国内品牌为了应对世界大品牌的入侵,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纷纷打起了价格战。

  这导致电脑价格出现了两极差异化。如,万元高端机和5000~6000元的低端机,这两个极端市场。

  虽然造成了这种怪异现象,但他们的价格战还是挺有成效的。

  去年,也就是1996年,国产电脑大概占据72%的份额。而国外品牌机只占到28%左右,不过有一点,就是国外大品牌都集中在单价万元以上的高端市场。”

  蒋华说,“现在国产电脑中比较出名的有联想、长城、方正、TCL和海信等十来家大品牌,它们几乎占据了国产市场的大部分份额。

  不过,它们的市场份额也跟电脑单价一样,几乎成两极分化。

  除了联想能在高端万元机市场立稳脚跟外。

  其他的像长城、方正等品牌大都集聚在5000元到6000元之间的低端市场...”

  看着资料,听着蒋华的细致解说,林义发现,6000到10000之间的中端市场几乎是空白的,或者有一定份额,却可以忽略不计。

  他本能的感觉不对,却一时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毕竟前生因为步步高公司业务同电脑不重合的关系,自己对九十年代的电脑格局不是特别关注。

  但作为在市场营销方面摸爬打滚了几十年的人,直觉告诉自己这个现象是非常不正常的。

  而讶异的是,蒋华给的市场分析报告里有明确说明,现在国内电脑的市场价格分两级:高端和低端。

  几乎没有中端!

  中端市场的份额真的微乎其微!

  难道是巴统协定的解除,国外品牌入侵,导致的价格战引起的?

  毕竟报告上显示,无论是80年代,还是90年到95年,中端电脑市场是存在的。

  但这两年的突然断层,确实有点诡异,完全不符合市场规律。

  林义有些疑惑,“怎么会这样?这份分析报告准确吗?”

  蒋华极其自信的说,“不会出错,这是从分布在全国各地的销售点收集汇总得来的信息情报。”

  难道真的是外国品牌竞争引起的?林义思忖一番,觉得这个可能非常大。

  毕竟价格战容易导致单价向低端市场转移,亲身经历过VCD恶性价格竞争的林义,是深有体会的。

  同时他觉得还有一点可能,中端市场的断层,估计和经济危机也有一定关系。

  经济危机的到来让很多家庭勒紧了裤腰带。

  普通消费者如果遇到必须要买电脑这种刚需时,没有意外,相当一部分会选择低端市场。

  而有些看不上低端机、但万元机又买不起的,就算嫌弃低端配置不好用,最后也没办法,只能忍着选择低端机。

  当然了,对于懂电脑、且有钱的人来说,几乎都会选择高端万元机吧。

  而不懂电脑的,经济条件又有限制的。他们的消费抉择基本都是通过卖家广告决定的。

  尤其是打价格战搞促销时,是他们最容易掏空袋子的时候。

  想通这些,林义低头看文件的同时,示意蒋华继续讲解,让自己在短时间内尽快的吸收。

  蒋华喝了一口茶,接着说,“目前国产电脑在高端市场里卖的最好的是联想。

  自从柳老板前些年取代AST的微机后,就在国产电脑的高端市场里一家独大,甚至压的境外大品牌康柏等跨国企业都喘不过气来。

  而低端市场,几乎也是联想、长城、方正、海信、TCL等几家争雄的激烈局面。”

  柳老板,联想,在心里反复念叨了几次,现在这两个名字对于初涉电脑江湖的林义来说,完完全全是一个巨无霸。

  要是没有捷径可走的话,林义觉得几年之内都很难撼动它的地位。

  毕竟人家出道十多年了,背景也极其深厚,不仅有一系列大佬和中x院在背后给他撑腰。

  同时,人家还多次被最高领导人见过面,握过手,称赞过。

  多次出现在新闻联播,以及各大正统的宣传报道里,完完全全是一个“民族大企业家”的形象,被塑造成了一座商界丰碑。

  被无数企业家崇拜和广大民众所认可。

  只要看看人家现在的客户,就知道有多么可怕了:国有企业、中央到地方的各级事业单位、以及军方计算机指定供应商。

  要是再算上民间的巨大市场份额。一般人现在还真的不敢和它撕破脸皮叫板。

  但林义是谁啊,经历过后世的他,真心的对柳老板不是很感冒。

  按他的个人原则来讲,打心底里承认你很牛是一回事。但要老夫从价值观上认可你,却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思绪到这,林义突然有种直觉。

  步步高电子要是想早点触摸到联想的屁股,那就只能走捷径。

  而这个捷径就是猛烈冲击高端市场和低端市场的同时,必须要拿下中端市场这个空白。

  感觉来了,连忙挥手打断蒋华,示意她暂停讲解。

  林义捧着茶杯喝了几口,接着手指又习惯性的在桌面频繁的点着,一时间,手指触碰桌面的“哒哒哒...”声,不绝于耳。

  前前后后思考了有近二十分钟。

  老经验林义最后做了抉择。

  他选择相信自己的几十年经验,相信自己对市场判断的直觉。中端市场绝对有潜力可以挖。

  也只有中端市场这块空白才能让步步高电子彻底挤入电脑江湖,取得立锥之地的同时,才能向联想发起攻击。

  有了这个决定,林义当即就对蒋华说,“我们的市场定位需要调整一下。

  高端机12888的单价不变。

  低端机从原来的一款增加到2款,价格定位为5298和5898。这两款用来打价格战,作为打破现有市场格局的利器。

  另外,再增加一款中档价位的型号,价格定在7288元。

  至于怎么去衡量中端机零配件的组合,你可以根据市场参数和零配件分级质量决定。

  这个型号的电脑,我只有一个要求:既要明显高于低端市场,其质量也不能太逼近高端机的性能,这是我寄予厚望的市场,一定要保障其利润。”

  听到林义要推出别的公司都不敢涉及的中端机,蒋华一下就急眼了,“林总,我不建议你做中端机。”

  “哦,你说说你的理由。”对于她的反应,林义没有意外。

  蒋华苦口婆心说,“林总,我是这么想的:联想也好,长城方正也好,抑或其他公司也罢。

  它们不约而同的选择不去做中端机,我觉得并不是偶然,肯定有什么我们还没弄明白的隐秘因素在里边。

  所以林总,为了求稳,我觉得还是在现有的高端机和低端机攫取市场份额就好。

  我相信,凭借我们步步高电子这块金字招牌,国内很多消费者会买账的。

  就算短时间内比不上联想、长城和方正,但相比其他公司应该不会差...”

  蒋华巴拉巴拉了一大堆,林义觉得她说的挺有道理,作为一个大公司的掌门人来说,也算及格。

  但林义不想按部就班,不然循规蹈矩的追赶人家,得到何年马月去了?

  于是他说,“你说的挺有理。我也相信当下很多电脑公司也是抱着你这种想法而不敢涉及中端市场的。

  但是...”

  说到但是,林义正了正身子,眯着眼睛说,“但是你要记住,万事万物都是变化发展的。

  市场环境也是,它时时刻刻都在发生变化。

  以前有中端市场,而现在断层了,并不是代表它不存在。而是很多品牌因为自身实力的原因、或者魄力不够的原因,他们宁愿选择安守现状,也不愿意冒险违逆现有市场环境去开拓创新。

  我笃信,现在肯定有一些企业是注意到这个市场了的,只是规模限制了它们的想法,实力拘束了它们的野心。

  因为在经济危机的大环境下,这些企业不敢赌,不敢犯错,以求稳为主,怕破产倒闭。

  我相信,要是经济危机过去了,它们肯定会有人带头进入这片市场的。

  如果我们现在不及时介入,要是等到联想从高端机和低端机带来的丰厚销售利润中醒悟过来时,就悔之晚矣。”

  林义这个说法并不是危言耸听。毕竟即将到来的新世纪前后,中端机市场不仅恢复了,而且还成为了市场的主要中坚力量。

  蒋华还是有些担忧,“可,要是消费者不买账怎么办?”

  林义手一挥,“不买账?不存在的。

  从古至今,人类社会就分为上中下阶层。这个阶层遍布每个社会文明、每个行业、每个角落和每个触角。

  任何社会和形态的发展,都不可能只有金字塔塔尖和地基,中层要是没有,就是畸形,构不成一个完整的生态。

  所以,我坚信市场也是如此,中端市场是有广大前途的。

  是大有作为的。

  再说了,现在是卖方市场经济,一切都是卖方说了算。

  只要我们引导工作做好,广告到位,以我们现在的名气和信誉,没有理由失败。”

  “可是...”蒋华张了张嘴还是担心,“要是失败了呢?”

  林义闭上眼睛,毫不在意说,“做任何事都有成功和失败的可能。如果我们失败了,不代表中端市场不存在,只是我们的方式错了而已。

  退一万步讲,就算中端市场失败了又如何?不过是损失一笔大钱和一些名气罢了。

  但高端市场和低端市场还在,总不能连那些做家电的TCl和海信这些公司都干不过吧?

  万一,我说万一,我们要是成功了,那不仅能在电脑市场彻底站稳脚跟,也就有了挑战联想的资本...”

  看到林义这么坚决,想到这人以往的辉煌,想到他从来没判断失误过。本来还有些困惑的蒋华也是不再劝了。

  蒋华起身离开了,除了吩咐助理去买机票外。也要立即要召开公司决策层会议,她需要把林义这一套理论和想法贯彻下去。

  这女人离开后,林义又花了大约十来分钟才把剩余的文件看完。起身揉了揉有点累的眼睛,也是思绪飘飞。

  后来见到参加公司决策会议的人员还没到齐。他是一刻也不闲着,掏出手机又开始打起了电话。

  第一个电话是打给身在电信系统的林旋,接通就说,“老姐,我明天带人来京城推销电脑。”

  林旋有些惊讶,“你们公司的电脑下线了?这么快?”

  林义嗯了一声,就说,“这哪还算快哦,都被我压的推迟两个月了。明天我的第一炮就靠你了。”

  阳华笑说,“没问题,我为你这事都烦我们领导大半年了。只要你们的电脑质量过关,很大量的订单不敢说,但也不会让你失望的,开门红能保证。”

  “行,还是咱姐疼我。我现在还有事忙,那明天见。”

  “好,明天见。”

  挂完林旋电话,林义又马不停蹄地打给了同样在京城的雷君,“恭喜恭喜,看到报道你提正了,明天我过来蹭杯喜酒。”

  “没问题,你过来吧,我舍了这身子陪你喝到天亮。”笑着寒暄完,雷君就说,“你先别急着道明来意,让我猜一猜,你的电脑是不是成功了?”

  “嘿,厉害。冲你这身本事,我以后就叫你算命先生得了。”

  “哈哈,你这无利不起早的电话,换个人也一样能算到。”雷君温和一笑,就说你要过来了提前告诉下,我开车去接你。

  第三个电话,想了想打给了艾先生,虽然新x社这样的事业单位基本上都在用联想的电脑,但林义还是要试一试。

  老话说买卖不成仁义在。

  就算电脑最终没卖成,但也可以让艾先生在新x社的出版物上适当宣传宣传,肯定肯定,赞扬赞扬,那效果不亚于在央视打广告。

  甚至从某种方面来讲,意义更大,到时候拿着新x社出版的报纸和刊物到处吹牛逼,也是底气不足。

  第四个电话,林义斟酌了下,打给了文君,把来意道明后,就说,“吃饭的时候记得把你丈夫带上,我这次也要求他。”

  提到在京城电视台工作的丈夫,文君笑着答应了。

  后来林义又陆续打给了魏局长和欧阳常林,接着又给其他熟悉的机关单位和事业机构都打了一通,就连卢博士都没放过。

  卢博士接到电话很惊讶,很惊讶,很是惊讶。顿时晚餐都没心情吃了,震惊过后就幽怨的说:

  “林义,我第一次知道步步高超市是你的时候,就惊为天人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步步高电子也是你的,我今晚注定要彻夜难眠了,哎,这人比人啊,气死人...”

  听到卢博士这么正经的人都发出感慨,林义心里也是有些畅快,但还是说正事,“我这电脑才起步,你帮我打听打听,计算机学院要不要添置新电脑...”

  “谦虚了,起步不至于。你这步步高电子名气那么大,电脑质量要是好,我觉得不愁卖。”

  林义笑说,“是吧,那你觉得我追上联想要几年?”

  卢博士噎到了,感觉这话题不好接,觉得十年内追上联想都不怎么现实,但又不能明说,于是转移话题道,“行了啊,我饭不吃了。马上出门找计算机学院的主任喝酒去,尽力帮你问问,但成与不成不敢打包票。”

  “感谢,回来请你喝酒。”林义也没说人情的事,人情这种东西记在心里就好。

  “好,喝酒好,你不在我一个人喝酒都没意思了。不过你可要快点回来,都等不及了。还有一顿不够,得多请几顿。”

  卢博士挂完电话,刚才的笑容瞬间不见了,只见他楞楞的站在原地,看着手机发呆。

  见状,客厅那一边的焦思佳从餐桌上端个碗走过来问,“刚才是林义电话吗,你这又是怎么了?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卢博士被老婆推了好几下才回过神,末了收好手机说,“佳佳,我下半辈子突然有保障了。”

  焦思佳被这没头没脑的话,搞的有些莫名其妙,疑惑问,“你说什么啊,什么有保障了?”

  卢博士又自顾自的感慨,“你们回县是不是风水宝地啊,怎么出了这样的大才。”

  焦思佳更迷糊了,笑着问,“老卢你是魔怔了吧,到底在说什么?我可也是回县的,你这是在夸我水灵吗?”

  哎,卢博士又叹了口气,悠悠的说,“刚才林义告诉我,步步高电子也是他的。”

  焦思佳诧异,“哪个步步高电子?”

  卢博士指了指客厅正在放碟片的VCD,说,“就是这个步步高电子,生产vcd的步步高电子。”

  啪!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