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穿书后贵妃她很慌 > 一介女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第二日,一大早,李瑜都还没有起床,段廷兰就穿着一身特别淑女的衣服来了。

  李瑜被朝阳叫着手忙脚乱的起来了,头发也挽得十分随意。

  段廷兰有点委屈的喊道,“贵妃娘娘。”

  李瑜一脸关心的问道,“廷兰啊,怎么了?”

  段廷兰撇了撇嘴,说道,“我的宫殿离你这里好远啊。”

  李瑜松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她一脸轻松的说道,“宫里就这么大,不存在的。”

  段廷兰瞪大了眼睛,“宫里不大吗?”

  这宫里简直太大了好吧!她上次和墨谏走了那么久,很多地方都还没有去呢。

  李瑜被她一问,以为自己说得有问题,仔仔细细回忆了一下,她才很是确定的回道,“不大呀。”

  “……”段廷兰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朝阳笑了笑,低头,开口说道,“娘娘,这宫里走都要走两天两夜才走得完呢。”

  李瑜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本宫不是在宫里都这么多年了吗?”

  虽然她从来没有一直走过,但是一天一个地方,一天一个地方,这么久了,那也是应该走完了的呀。

  朝阳紧紧的抿了抿唇,才吐出几个字,“您也就去了几个地方。”

  李瑜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确实也才那几个地方哈。

  她熟悉了这几个地方,以为已经逛熟了整个皇宫呢,太狭隘了!

  李瑜看着段廷兰,再次问道,“真的很远?”

  段廷兰一脸认真的点点头,说道,“我都是用轻功,才这么早到的。”

  李瑜一听,居然这么远,那肯定离皇上的宣政殿也很远了,这皇后莫不是故意的吧!

  李瑜十分严肃的承诺道,“本宫去皇上面前帮你说一说。”

  这好不容易多了一个朋友,那一定得牢牢把握住。

  并且,她要是住她旁边,她时不时安全些?

  段廷兰听了,高兴的笑了笑。

  朝阳却一脸沉重,说道,“这越过了皇后,不好吧?”

  段廷兰一听,也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李瑜。

  李瑜十分确定,也无所畏惧的说道。“皇后一看就不会同意,皇上同意了,她不会有意见的。”

  皇后注定和太后注定是敌人,想她死的那种,得罪不得罪的没啥区别。

  段廷兰起身恭敬的福了福身子,“多谢娘娘。”

  李瑜马上起来,把段廷兰给扶着,一脸温和的开口,“咱们以后就是好姐妹了,有什么多谢不多谢的,举手之劳。”

  “嗯。”段廷兰一本正经的同意道。

  贵妃娘娘是她见过的最诚实有趣的人了,和她成为姐妹,她很愿意。

  她最讨厌什么尔虞我诈了,大家清清白白做人,坦坦荡荡做事不好吗?

  另一边,在一个酒楼的包厢里。

  墨谏点了七八个大坛酒,在那里抱着坛子就开始喝。

  在他喝完第一坛,伸手要拿第二坛的时候,墨谨把他给阻止了。

  他开口说道,“七弟,你叫本王出来,就是看你喝酒的吗?”

  墨谏顺势就把被阻止的那一坛推到墨谨身前,“皇兄,你也喝。”

  然后他抽回手,利落的打开了第二坛,又在猛灌。

  墨谨起身,走到对面,身上抢酒坛,“喝酒伤身,你已经喝得够多了。”

  墨谏重重的把酒坛搁在桌子上,一脸痛苦的说道,“伤了又怎么样,还不是没人会在意。”

  墨谨拍了拍他的背,一脸心疼的回道,“本王在意,你母妃在意,皇上也在意。”

  墨谏冷笑一声,望着他,不以为然的开口,“皇上?他怎么可能会在意。”

  墨谨很是满意这样的结果,但是此时不是时候。

  他一脸严肃的说道,“他是你皇兄。”

  墨谏嗤笑一声,“皇兄!”

  他没有皇兄!眼前的这个人是他母妃让他一心追随的主子,朝堂上坐着的那个是皇上,其他人,那都是陌生人!

  越想,他越觉得痛苦,她唯一至亲至爱的母妃,为什么最后一点自由都不留给他?他不是和她一样的奴才,他也是先皇的儿子。

  他把酒坛继续抱起来,大口大口的喝着。

  墨谨大声吼道,“别喝了。”

  这在墨谏听了,更像是主子命令奴才。

  他挣扎得更凶了,和墨谨使劲的抢着酒坛,“我要喝,给我!”

  墨谨其实不是个有耐心的人,他直接松手,然后把酒往他脸上一泼,“本王让你清醒一点。”

  墨谏任由脸上的酒像水一样往衣服里面留着,“我本来就没醉!”

  墨谨把空坛子重重的扔在地上,转身就要走,“你爱醉不醉,本王没功夫陪你瞎折腾。”

  墨谏大声的把他给叫住了,“皇兄,我这里疼!”

  墨谨看他没有那么疯狂了,又停下了脚步,转头看着他。

  墨谏盯着他,使劲的捂着自己的胸口,喊道,“我这里疼,你知道吗?”

  墨谨叹了一口气,重新坐了下来,“本王怎么会不知道,喝酒会有用吗?”

  墨谏一脸痛苦的说道,“只有这样我才能暂时忘记她!”

  墨谨喃喃自语,又像是在回答他,“为什么要忘记呢?”

  墨谏一下子就想起来了,肯定的说道,“也是,你从来就忘不掉。”

  墨谨一脸坚定,“是啊,忘不掉,但是本王也不会选择去忘。”

  墨谏被他给说懵了,喝酒太多,一时他也想不透问题出在哪儿。

  他还在那里愣着,墨谨就再次开口说道,“你振作一点,要是你放松了,那个时时刻刻想算计你的人,会猛烈的向你扑来,如燃烧的大火一般。”

  那坚定的眼神,仇恨的光芒,好像不是在安慰,是在暗示他自己。

  墨谏重重的一拳砸在桌子上,“董婉那个贱人!”

  桌子上的酒坛有些被他震在地上摔碎了,水一直流,但是没人在意。

  墨谨准确的握住他的手,说道,“咱们兄弟同心协力,一介女流,不是咱们的对手。”

  墨谏看着他,回握过去,“对,不是对手!”

  然后,才喝了一坛多酒的人就这样给趴下了,好像想通了一样。

  墨谨在那里坐着看了他一会儿,出去开了门,对着冷衍说道,“把他送回去。”

  “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