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7章 第 7 章
    东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这并不是两个人第一次同床共枕。

  当初在《溯光纪》剧组的时候,她们两个小咖位的艺人被安排在了一间房里。偏偏宾馆只剩下了大床房,她就和罗思洁一起睡了几天,直到宾馆的标间空了出来。

  那几晚,她们两个真的就像是这个年龄一块出来旅游的小伙伴一样,笑着闹着,或者累得一起瘫在床上。

  那个时候的罗思洁,远不会像现在这样,在镜头面前对她露出来这些个不知道到底有几分是真的笑来。

  或许,或许没有一分是真的吧。

  就在蒋深深胡思乱想的时候,罗思洁已经脱了鞋掀开被子躺了进来,她侧身看了一蒋深深,问道:“我关灯了?”

  她声音很轻,却还是吓了蒋深深一跳。

  她差点从床上弹起来,可是身体却僵硬着,硬的比身下的床板还要硬。

  “关、关吧,该睡了。”她揪着被子,露出来一双圆圆的眼睛,眼睫毛扑闪扑闪的,掩住了她眼底最深处的局促。

  罗思洁倒是直接伸手关了她这边的床头灯,然后躺了下来。

  蒋深深在感觉到自己身边的床垫往下塌了榻,然后一阵清浅的柠檬香扑面而来。她记得,这是罗思洁用的沐浴露的味道。

  可是还没等她缓过来,砰砰直跳的心还没有恢复到正常水平,腰腹间忽然就被什么东西压住了,紧接着耳边传来罗思洁刻意压得极低的声音:“配合一下,十一点录像停止。”

  最后节目的剪辑里不可能不出现她们两个人晚上睡觉时的画面,所以该有的还是要有的。

  她声音低的都快没有了,可是落在蒋深深的耳边,却像是有人拿着铜锣在敲。可是她的话又往她头上浇了盆冷水,冰的她本来就僵硬的身体愈发地软化不下来。

  “快睡吧,”罗思洁轻轻地拍了拍她,声音恢复成镜头前对着她所特有的温柔,“晚安。”

  蒋深深耸了耸发酸的鼻头,转身面朝着罗思洁躺着,也回道:“晚安。”

  一时间,屋子里安静的都能听见床头挂着的钟表的嘀嗒声。

  时间的流逝被放大在耳边,罗思洁闭着眼睛,却紧紧地抿着唇。蒋深深离她太近了,两个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她只觉得整个背部的肌肉都僵硬了。

  搭在蒋深深腰腹上的手臂也不能拿开,还要保持着自然的样子。

  太难受了,难受的她没有半点睡意。

  蒋深深也没能好到哪儿去,藏在被子里面的手悄悄地抚住了自己的胸口,她感受着剧烈跳动的心脏,总是在担心,近在咫尺的人会不会听到她的心跳声。

  就这样,一直都僵直着的两个人,就这么抱在一起,谁都没再说话。就连最后,到底是谁先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山间的小村落里,天才刚蒙蒙亮,老乡家里养着的大公鸡就飞上了墙头,响亮的鸡鸣唤醒了一天的生机。

  拍摄综艺的民宿里,也逐渐有了些声音。

  蒋深深醒过来的时候,她的双手正揪着罗思洁的睡衣,整个人像一只虾米一样,拱在对方怀里。

  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她一抬头,就看到了对方紧紧抿在一起的削薄的双唇。

  她仿佛魔怔了一样,愣着神,然后慢慢地,一点一点地凑了上去。当她碰到罗思洁的下巴时,整个人触电一般,往回一缩。

  从摄像头这边的角度看上去,像极了她给了罗思洁一个早安吻,然后害羞地缩了回来。

  倒也是挺符合她一直以来给大众留下的印象的。

  可是,只有蒋深深知道,当她碰到有些冰凉的肌肤时,不仅人清醒过来了,她还看到了罗思洁忽然动了一下的眼帘。

  并不是那种睡眠被打扰了,想要醒过来的样子。而是,而是明明很吃惊,却还要紧紧闭着眼睛,假装还在睡觉的模样。

  罗思洁也确实是在装睡,她早在院子里的节目组开始张罗时,就睁开了眼睛,可是旋即又闭上了眼。

  闭上眼之后,却一直没有再睡过去。怀里的人总是无意识地往她身上拱,绵软软、暖乎乎的,她心里却一丝动摇都没有。但是,当蒋深深亲上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颤了一下。

  罗思洁觉得她的形容可能不太合理,可是就是很像小时候小区门口卖的凉粉,有些凉,却又软的很。

  她甚至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心里没有半丝厌恶,只在蒋深深从她怀里退出去坐起来之后,揉了一下眼睛,声音含含糊糊地问道:“几点了?”

  “才六点半,”蒋深深回过头来把她身边的被角掖了掖,她手都有些颤了,可是却还是甜着声音说道:“你再睡会儿吧,我先去洗漱。”

  见罗思洁应了一声,她就直接下了床。似是担心自己披头散发的样子在摄像头面前暴露的太久,蒋深深床上拖鞋之后,没有一丝停留直接走进了卫生间里。

  她靠在门上,捂着脸,头发盖住的小耳朵烫得都快要冒烟了。

  她刚刚怎么就那么没定力呢?怎么就直接亲上去了?这下好了,罗思洁一定更讨厌她了。

  但是节目还在拍着,容不得她一直藏在这里。好歹也是个演员,蒋深深微微调整了一下,洗漱好了,便直接从卫生间出来了。

  出来脸颊还带着些薄红,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

  外面,罗思洁正在弯着腰收拾被子,铺好了一边,她正要绕过去铺另一边,听到声音之后她回头看着蒋深深说道:“洗漱好了?”

  声音里没有半点儿厌恶和不耐。

  “嗯。”

  蒋深深应着,走过去想要帮她一起铺床,谁料罗思洁却拦住了她,还笑着摸了摸她刚刚梳起来的小揪揪,“你先去把衣服换上吧,我马上铺好了。”

  她一提醒,蒋深深才想起来自己还穿着一身睡衣。

  刚刚太慌乱了,都忘了那外穿的衣服进去。

  等她匆匆忙忙地又拿着衣服去了卫生间之后,罗思洁微微攥了攥拳,旋即又像个没事儿人一样,铺起床来。

  蒋深深再出来之后,罗思洁也拿着衣服走了进去。等她们两个都收拾妥当了,便直接出了门。

  嘉宾里,除了曹林还在睡以外,其他人都已经起来了。郁柔正和黎语坐在院子里闲聊着什么,见她们俩个出来了,便抬起手叫了一声。

  打了个招呼之后,罗思洁站在一边对着蒋深深说道:“你在这里陪着两位老师说说话吧,我去做早饭。”

  说完,也不等蒋深深同意,向郁柔和黎语示了意,便直接往厨房走去。

  “她倒是挺照顾你。”黎语慢悠悠地说了一句。

  蒋深深微红着脸,坐在两个人身边,却也点了点头,“她很好。”

  她们身上都别着收音麦,黎语和郁柔也没有让蒋深深冷场,一块儿调侃了几句,就又闲聊了起来。

  而厨房那边,可就更热闹了。四个人挤在一起,虽然节目组特意备了四个炉灶,可是还是显得有些拥挤。

  张狂正在煎鸡蛋,而曹林的丈夫莫雨声似乎马上就要做好了,正在把锅里的面条盛出来。高乐则是处理着昨天一个小姑娘送给她和郁柔的饵块。

  罗思洁在门口站了一下,打了声招呼就走了进去。

  厨房人多,followPD就没有跟进来。小小的空间里只有四个人,偶尔有人会说上两句,但是基本上全都闷着头干自己手上的事。

  都不算太熟,也就都不尴尬了。

  罗思洁煮了一个鸡蛋,剥好之后放在了小碗里。她想了一下,又蒸了个土豆,这早饭也算是交代了。

  当她端着鸡蛋和土豆从厨房走出来的时候,蒋深深已经跟着郁柔她们从小院里挪到了餐厅。

  曹林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起来了,现在正坐在莫雨声身边吃着早餐。

  见她出来,蒋深深立刻站起来,应了过去,把她端着的土豆接了过来,她瞥了一眼罗思洁另外一只手里端着的碗,问道:“怎么就煮了一个鸡蛋呀?”

  “只剩下一个鸡蛋了,”罗思洁和她一起走到餐桌边,把碗放在蒋深深面前,无奈道:“你忘了,昨天已经吃掉一个了。”

  她这么一提醒,蒋深深才反应过来,她们这两天的食材里只有两个鸡蛋。

  “那这个你吃。”她把碗又推回了罗思洁面前。

  她们在这儿推来推去的,一旁的黎语看着,插话道:“哎呀,来,小罗把那个鸡蛋吃了,小蒋吃我的鸡蛋就好了。我本来也不爱吃鸡蛋,臭老头子也不爱吃,非要塞给我两个。”

  说完,还白了张狂一眼。

  张狂心虚地撇开脸,假咳了一声,没说话。

  “这、这不行……”蒋深深哪儿能接过来呢,这明明都是节目组提前分好的。

  罗思洁也说道:“黎老师,我和深深吃一个就好了,我正减肥呢,只吃蛋清。”

  她说着,直接把碗里白溜溜的鸡蛋拿了出来,剥开蛋清,露出了里面的蛋黄。她把蛋黄弄出来,放在了碗里,然后两口解决了手上的蛋清。

  蒋深深此时也配合地把小碗拉了回来,冲着黎语弯着眉眼说道:“黎老师,您还是把鸡蛋给张导吧,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嘛。”

  “你这孩子。”黎语听着她的玩笑话,无奈地摇了摇头,然后回过头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把剥好的鸡蛋塞进了张狂嘴里。

  张狂早就没了在剧组时的暴躁,呜呜了几声,几个嘉宾也笑成了一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