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10章 第 10 章
    《归程》来源:https://www.tvbts.net
  就像蒋深深说的那样,郁柔私底下并不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罗思洁看过几次她的采访,得体的回答以及淡笑着的脸上写着的疏离,总给她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尽管这两天她偶尔有看到郁柔和她的伴侣相处时的样子,可是她确实没有想过,对方会主动和自己提起蒋深深。

  “是啊,”她附和着郁柔的话,说道:“所以有的时候,总是会受到欺负。”

  她想起了当初在《溯光纪》剧组时,一个十八线的小明星仗着自己粉丝多了点儿,支使蒋深深为她干这干那。而蒋深深却从来没有说一句抱怨的话,最后还是自己开了口,她们两个人也算是把那个小明星得罪了。

  那个小明星如今还是个十八线,可是蒋深深却慢慢地活跃了起来。

  想必,那小明星还在记恨着她们吧。

  郁柔并不知道她想到了这些,只说道:“是啊,所以以后还得靠你多照顾照顾她了。”

  “那是一定的。”

  罗思洁笑了笑,便继续忙着自己手下的事情。只是在摄像机找不到的那一面,弯着的嘴角却塌了下去。

  圈子里,事情传的很快,协议恋爱并不是一个藏在角落里的秘密。甚至有的人会直接在圈内公开自己协议恋爱的事情,毕竟,某些时候爱情还是会阻碍某些道路。

  她和蒋深深的事情没有人特意往外面说过,却也没有死死地隐瞒。可是,想知道的,应该都能知道。

  参加综艺,自然要对一起的嘉宾有一定的了解,她相信,郁柔并不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人。

  可是她却对着自己说出来这些话。

  罗思洁听不出来她的话里有什么隐藏的含义,可是却又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心里才会有些七上八下。郁柔是真的在嘱托自己,对蒋深深好一点。

  她摸不清郁柔在想些什么,只能应付了一句,转而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大概,是关心蒋深深吧。毕竟,见过她们在一起的人,好像都能看得出来,蒋深深是真的喜欢自己。

  没错,蒋深深喜欢自己,在签协议之前,她就知道了。一个人再会伪装,可是在戏外,能伪装出眼神的人,又能有多少。

  她从来都没有回应过,甚至以态度的转变来说明自己的拒绝。

  然而那个人就像是悬崖边长出来野草一样,坚韧顽强,似乎什么都不能让她退却。

  想到这儿,罗思洁在心里叹了口气。那一份恋爱协议签下来,最后到底会怎样,她心里突然就没了底。

  手下还擦着萝卜丝,人却神游起来,等她回了神,手上拿着的那根白萝卜已经到了底儿,而她的手,则和擦板来了个亲密接触。

  疼痛感迟钝地传了过来,罗思洁倒吸了一口冷气。

  她反应的及时,只擦破些皮,可是冒出来的血丝还是有些瘆人。

  刘哥一直扛着摄像机拍她,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对着对讲机叫来了医务人员,立刻给罗思洁做了个简单的处理。

  “没事,没那么严重就是擦破点皮。”罗思洁被这么多人围在一起,就连一直在熬汤的郁柔都过来关心了一下。

  被好几个人围着,全都在盯着她手上的伤口。她有些不自在,却只能任由那医生捧着自己的手,脸上还要挂着感激的笑。

  好在她的伤口不深,没一会儿,除了刘哥和郁柔以外的人就全都走了出去。

  只留着她一个人举着擦满药,贴着好几个创可贴的右手,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本来是要给她用绷带包住的,因为除了手掌边缘,几根手指的外侧也都擦到了,可是罗思洁没让,最后只贴了防水的创可贴。

  “真的没事了吗?”郁柔有些不放心地问到。

  “没事,一点小伤口,不碍事的。”罗思洁扬起一个笑来,她把沾了血的白萝卜丝处理掉,像是开玩笑一样说道:“萝卜丝扔了,看来今天深深只能就着鸡腿吃白米饭了。”

  一旁的郁柔关上火,说道:“我们这儿还有些东西,我做了大家一起吃吧。”

  “没事郁老师,我们这儿还有一些鸡蛋呢,昨天老乡给的,够吃,”罗思洁并不习惯接受别人的好意,她说道:“郁老师,您要不要拿点儿,炒个鸡蛋什么的,我和深深两个人也吃不完。”

  面子上的客套话总是容易说出来了,可是她没想到,郁柔竟然会应了下来。

  “可以啊,我多炒一些,咱们一块儿吃了。”

  罗思洁哽了一下,语言却突然组织不起来了,她有些结巴地说道:“可、可是还有任务,我……”

  “都受伤了,哪儿还管什么任务,”郁柔不在意地笑了笑,又看向刘哥的摄像头,说道:“再说了,任务规定的是,今天只是不让深深做饭,对吧导演?”

  幕后的导演自然不能立刻回他,可是刘哥看着的摄像头却上下摆了摆。

  “你看,导演这不是同意了吗?”

  郁柔难得地开起了玩笑,罗思洁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却只能应了郁柔的要求。毕竟,炒个鸡蛋也不是什么难事。

  最后,罗思洁只拿着蒸锅蒸了个米饭,又炖上了鸡腿。

  蒋深深和高乐一起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做好了饭。郁柔正在厨房里收拾着餐具,罗思洁则是坐在餐厅里,放空着自己。

  两个人进来的时候,一人手里提着一个水桶,高乐还另外提了个袋子。

  “回来了?”罗思洁站起身来,冲着两个人说到,眼神却落在了蒋深深的身上。她下意识地把右手藏在了身后,动作快的,没人看到。

  高乐对着她笑了笑,寒暄了两句,就进了厨房去找自己的妻子。

  而罗思洁则走到蒋深深面前,伸出左手接过她手上的小桶,一边看一边说道:“今天是去钓鱼了吗?”

  “嗯!”蒋深深还有些激动,声音里满是雀跃,“思洁你看,我钓了两条呢,虽然都不是很大,但是够我们吃一顿了!”

  罗思洁的嘴角微微有了些弧度,她虽然未能如蒋深深的愿来夸夸她,却柔声道:“这个桶我们可以留下吗?”

  “不可以,下午我还要去把桶还回去,”蒋深深摇了摇头,才继续说:“所以我们得找个容器把这两条鱼装起来。”

  她说完,就往厨房里走。

  罗思洁提着桶跟了上去,她站在蒋深深背后,眼里只有面前人的倒影。

  她自己却不知道。

  蒋深深从橱柜中翻出来一个小铁盆,接上水,就把袖子捋了上去。

  “你、你这是要亲手抓鱼吗?”罗思洁把桶放在盆边,有些惊讶的问到。

  “对啊,你不会以为我不敢吧?”蒋深深莞尔一笑,可是圆圆的眼睛里却透着狡黠,“我可是在……”

  她说着,突然停住了话,脸上的笑意早就撇了一干二净,转而被紧张和焦急取代了。

  “这、这是怎么弄得?!”她盯着罗思洁的右手,伸出手,却在即将碰到的一瞬间缩了回来,声音打着颤,眼角也瞬间红了起来。

  罗思洁这才意识到,她不小心把一直藏在身后的右手露了出来。

  “没事,就是擦了一下而已。”她说着,就把手往身后藏了藏。

  “你还藏!”

  蒋深深有些激动,可是此时的激动却和她刚回来时的激动,截然不同了。嚷了一声,她咬了咬下唇,沉着声音说道:“让我看看。”

  头重尾轻的声调里面,藏了些委屈和担忧。

  她说着,就伸手拉过罗思洁的手臂,捧着她的右手凑到了眼前,仔仔细细地看着,就好像要把每一块伤口的位置都记在心里似的。

  “已经处理好了,没事了。”罗思洁现在,比被一群人围着看她的伤口时还要僵硬,她干巴巴地又说了一遍“没事了”,却怎么憋也憋出来别的话了。

  一旁的郁柔刚帮着高乐把鱼安置好,走过来,安慰道:“深深,别担心,医务人员都已经处理好了,之后也没有再沾过水。思洁你说,对不对?”

  “嗯,医生说了,过两天就好了。”罗思洁有些感激地看了眼郁柔,这才说到。

  “郁柔姐……”蒋深深吞咽了一下,似乎是要把自己的担忧全都吞进肚里,然后她才小声说道:“对不起,是我失态了……”

  郁柔笑了笑,眼里全是对后辈的关爱,她拉过一边站着的高乐,才开口道:“好了,咱们都别在厨房站着了,一会儿张导他们也该过来了,我们快出去吃饭吧。”

  几个人这才一起从厨房走了出来。

  蒋深深把担心藏了起来,可是她却一直揪着罗思洁的袖口,手上的关节处都有些发白了。

  被她拽着的人自然察觉到了,罗思洁的手指蜷了蜷,贴着创可贴的右手抬了抬,却终究没有握上去。

  吃完饭之后,她就被勒令回屋休息了,而到了晚上,由蒋深深决定,把中午炖的鸡热一下,算是吃了晚饭了。

  以罗思洁受了伤的手,舀几勺汤,却也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所以,她们两个人今天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在蒋深深夺过她手里已经空了的碗时,剪辑好的第一期节目,播出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