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24章 第 24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罗思洁侧过身,就看见孔子奕端着她的盒饭,满脸堆笑地走了过来,尽管她的声音并不像她的笑容一般,那么和善。

  “任筝姐,我可以和你们一起吃饭吗?”孔子奕指了指任筝身边空出来的凳子,脸上倒是一派天真。

  没有理由不让她坐下,任筝只点了点头,嘴角的笑意淡了一点。

  坐在对面的罗思洁没有说话,她拿着筷子,把自己饭盒里面的肉全都夹进了叶慧碗里,叶慧接了过去,没说话。

  孔子奕看在眼里,心中讽刺了一声,然后像是闲聊一样,说道:“思洁现在是还在减肥嘛,不过你们唱跳歌手都是这样吧,外形一定要讨粉丝喜欢,你这么自律,不红都没天理啊。”

  剧组人的盒饭都一样,一荤一素配着米饭,待遇算是很不错了。她这么一说,就像是在讽刺罗思洁只靠着一副皮囊就走到了现在。

  罗思洁无所谓地笑了笑,她夹了一片小油菜,放在嘴里细嚼慢咽,直到咽下去了才说道:“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导演可能也不想拍着拍着就拍出来一个圆润的赵茹吧。”

  她把话题引到了剧中的角色身上,顿了顿,忽然看着孔子奕身上的戏服说道:“我们这戏服好像也就两套,尺码还都一样。”

  孔子奕嗤笑一声,表情却没怎么变,好似就在和罗思洁愉快聊天似的,她说道:“思洁这意思,是想说剧组里的人都该像你一样,只吃这么一点儿?”

  她说着,伸出右手,大拇指掐着小拇指指尖,从某个角度看,就像是在冲着罗思洁竖小指。

  “这倒不是。”

  罗思洁笑了一下,她抬头和任筝对视了一眼,没有再说些什么。

  还等着她下文的孔子奕哪儿能让气氛就这么沉默下去,她开口问道:“刚刚,任筝姐是在和思洁聊红与不红的问题?”

  任筝没说话,罗思洁挑着唇角,声音却疏离得很:“你不也跟着讨论了?”

  这是在说她插进来的那句话。

  孔子奕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却也不肯放弃,她看着罗思洁说道:“那思洁是怎么看这件事的,你觉得真的有不想红的艺人吗?”

  她句句话都离不开罗思洁,明显就是在针对她,倒是把任筝晾在了一边。

  任筝却也不插话,她来剧组之前就向一些人打听过罗思洁。本来是答应了郁柔,因着蒋深深的请求,想要多照顾下罗思洁,结果这一打听,她倒是对这个人有些刮目相看了。

  当初《全能唱跳人》的评委导师里,有一个叫黎帆的音乐制作人,是她的老朋友,对方眼里的罗思洁可不是这圈里传的,为了红什么都愿意去做的花瓶。尽管演技确实不怎么样,但是为人是否正直,却总是一看便知的。

  她在旁边看着罗思洁应付孔子奕,突然就想到了老朋友黎帆说的那句话。

  “我看她啊,志向不在这圈里。不过我还挺欣赏她的,我托人打听过,她家里出过点事,所以才退学来圈里混,谁不知道咱这圈里来钱快啊。是个学音乐的好苗子,可惜就给折在这儿了。”

  孔子奕那一颗想红的心,见过她的人,全都看得一清二楚,也只有她的那一点点粉丝们还觉得她是个纯真的、不争不抢的美少女。

  可是罗思洁却恰恰相反,她的粉丝们都在纠结她要怎么才能继续红下去,可是真正见过她的人,才会发现这个人平静无波的眼里,深深藏着的永远都只有疲惫。

  真是讽刺啊。

  任筝想着,就听到了罗思洁的回答:“我不怎么想,别人的事是别人的,和我又没有关系。”

  “那你呢,你不想红吗?”孔子奕有些咄咄逼人。

  罗思洁也懒得应付了,只说道:“我的事是我的事,和你又没有关系。”

  一直看戏的任筝倏地弯了嘴角,这也太耿直了,半点都不怕对方录音给她发到网上去吗?她放下筷子,扯过一张纸巾来,在唇边蹭了几下,才说道:“不管想不想红,现在最重要的是演好这部剧。子奕啊,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吃几口饭,一会儿又要开机了。”

  她声音带着些关心,半点都听不出虚假来。

  圈里向来如此,无论是在这儿混了多少年了,只有手里的资源才能说得上话。论资源,哪怕准备退圈的任筝都比她们两个要强的多。

  见她都这样说了,孔子奕也就笑了笑,应了一声。

  ……

  罗思洁的戏份并不是很多,轮不到她的时候,任筝就让她在旁边看着,看看这些科班出身的演员们是怎么表演的。

  她虽然没有在这条道上常走的心思,可是对方一片好意,她总不能辜负,便也认认真真地看着学着。

  学进去多少,却也另说了。

  一晃半个月过去了,孔子奕也没怎么再来找过她,只是那眼神里总是露出些嫉恨。而这嫉恨,在蒋深深来探班时,表现得淋漓尽致。

  蒋深深是被叶慧领着进来的,她来的时候买了些果盘和奶茶,剧组里人人有份。

  罗思洁正在和任筝对戏,蒋深深就站在一个角落里,一瞬也不瞬地看着满脸憔悴的罗思洁。明明知道这是剧中的情景,可是看到这样的她,蒋深深心里还是像是被人揪了一下,有些疼。

  她们快有二十多天没有见面了,她总觉得罗思洁瘦了。

  可是,演技好像也好了些。

  就在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心里的那个人看时,耳边突然传来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哟,我说是谁这么大方呢,买这么多东西,原来是深深啊。”

  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孔子奕。

  虽然她不像往日那样浓妆艳抹的,剧里的妆发让她看起来像是院里喜欢说闲话的人,但是蒋深深还是认出了她,不仅把她认了出来,还听懂了她声音里面的嘲讽。

  “子奕。”

  她干巴巴的打了声招呼,嘴角上的笑意淡了许多,帽檐遮挡下,她脸上的表情也添了一些尴尬。上一次和孔子奕见面的时候,还是在《溯光纪》的剧组里,对方刁难她,罗思洁替她怼了回去。

  “来给思洁探班呀?”孔子奕手里还拿着杯奶茶,一边喝一边说道:“你们感情可真好啊,思洁平时一定特别照顾你吧,听说你们私底下可是形影不离呢,这次一下子分开这么多天,一定是特别想她吧。”

  这一大串话听的蒋深深眉心微微蹙了起来,她并不擅长应付孔子奕这样的人,这样眼里嫉妒的火花都快要喷出来了却还要这样假装关心地说着这些话。

  “嗯。”

  不像罗思洁一样伶牙俐齿,蒋深深只点了点头,她确实是想罗思洁了没错,是真的,很想很想。

  一旁的孔子奕嗤笑一声,倒是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可是她脸上那表情,一看就知道她到底在笑什么。

  蒋深深的脸色有些难看,她抿着唇角,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偏生又没有走到,倒是给了孔子奕继续乱说的机会。

  “深深呀,你看思洁这么瘦,在床上的时候,行吗?”

  她带着点儿八卦的语气,落在蒋深深的耳边,却没有让她像是往常一样红了脸。蒋深深侧过头看了孔子奕一眼,未施粉黛的脸上半点威慑力也没有,就算有,那一双圆圆的眼睛也能给她削的半点不剩。

  “这个好像……”

  她刚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另一道声音就传了过来:“别人家的私密事孔小姐还打听这么清楚,怎么,你不知道有句话叫做好奇害死猫吗?”

  蒋深深猛地扭过头去,就看着罗思洁走了过来,她还穿着剧里的衣服,洗得都发了白的牛仔裤和沾了些油污的丝绸衬衫,脸上的表情却凌厉得很。

  她走过来,把蒋深深护在自己的身后,对着孔子奕挑了下嘴角,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该你对戏了,导演在叫你。”

  她说着,往孔子奕身后看了一眼。

  顺着她的视线,孔子奕也回过头去,果不其然导演和剧组的人都在看着她们这边。她心里骂着自己的小助理不知道来事,脸上却笑了一下,施施然朝着导演那边走去。

  见她走远了,蒋深深才扯住了罗思洁的衣角,小声叫道:“思洁……”

  罗思洁脸上嘲讽的笑撤了下去,眼中闪过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她微微低了些头对着蒋深深问道:“你是怎么来的,吃午饭了吗?”

  “小佳和我一起来的,”蒋深深眼睛亮了亮,旋即情绪又暗淡了下去,“不过我晚上就要回申江了,明天有点事。”

  “几点的飞机?”罗思洁皱了皱眉,问到。

  “两点的,所以不着急。”

  “……”罗思洁把即将脱口而出的关心咽了下去,她只说道:“我今天的戏份拍完了,我去和导演说一声,你和我一起回招待所休息一下吧。”

  她说做就做,导演同意之后,她就直接换下衣服,和任筝打了声招呼,便拉着蒋深深直接回了招待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