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32章 第 32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小小的单室套里,一片寂静,就连从窗外闯进来的阳光,都驱散不了笼罩了好几天的沉暗。

  “深深……”齐婉晴看着恍若无神的蒋深深,终归还是没忍住,可是想要劝些什么,却半个多余的字都说不出来。

  她的声音还是唤回了蒋深深。

  蒋深深抬手擦掉脸颊上还挂着泪水,动作很快,慌慌张张的。她张了张嘴,看向了齐婉晴。唇瓣开开合合,她只喃喃地问道:“她去哪儿了?怎、怎么能这样呢?”

  齐婉晴一看她这个样子,心里也慌了。

  她一边抽着纸巾想要往蒋深深手里塞,一边语无伦次地说道:“你、你别哭啊,那个那个,我不知道罗思洁去哪儿了,不过尚姐一定知道的!是不是啊,马小佳!!”

  齐婉晴搬着救星,心里早就悔不当初了。她现在终于想明白了,为什么前几天尚悦怡都不松口,今天却突然告诉她蒋深深的位置。

  谁都不愿意来做这个无情地捅破窗户纸的人,然后她上赶着来了。

  口口声声地在尚悦怡面前嚷着“深深也有知道的权利”的那个自己,齐婉晴现在想回去打死她。

  突然被点到的马小佳立刻反应了过来,点着头,就像是啄米的小鸡一样,声音哽咽道:“对对,深深,尚姐一定知道的,你别担心。而且,而且我和叶慧联系了,她说罗思洁现在很好!”

  “慧姐……”蒋深深的目光没了实处,她念道:“对了,对了,我要联系思洁的。”

  说着,她立刻低下头,看着一直攥在手里的手机,拨出了她早就记在心里的那个手机号。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机械的女声响在耳边,蒋深深不甘心地又打了一次,两次,三次,直到齐婉晴按住了她拿着手机的手,蒋深深才忽然像是崩溃了一样,俯下身,额头抵着自己的手臂,双肩颤抖着。

  却没有哭出一点声音。

  “她又不要我了,怎么可以这样呢,怎么都不和我说呢……”

  蒋深深松开了拿着手机的手,齐婉晴立刻把手机抽了回来,扔在一边。她听着她发着颤的话,眼圈也红了起来,“深深,罗思洁……思洁她可能只是累了而已,过段时间,等她休息好了,她就回来了。”

  这句话,她自己都不信。

  这两天,她去罗思洁的公寓按了多少次门铃,可是门却只开了一次。公司请的保洁团队正在打扫着房间,说是之前住在这里的人搬走了。而今天她到公司之后,片刻没有停留,就去闯了尚悦怡的办公室,还看到了满脸憔悴的叶慧。

  罗思洁行动太迅速了,昨天开了发布会之后,不过十几个小时,人就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现在,不仅她在找她,那些狗仔们以及一些癫狂的粉丝们也在找,可是却没有半点新的消息传过来。

  如果不是柏诚娱乐帮罗思洁藏了身,齐婉晴是不相信罗思洁能这么凭空消失的。

  她质问尚悦怡,却只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深深,你不要想太多,听说,公司给了罗思洁一笔钱,让她把家里欠的债还清了!”齐婉晴苦苦思索着,终于想出来一个她从尚悦怡那儿听来的好消息。

  本想着说来让蒋深深心安一些,却没想到对方抬起头来,用着一双含了水的眼睛,呆呆地看着她,问道:“家里,欠的债?”

  齐婉晴心里咯噔一下,完了,蒋深深该不会什么都不知道吧?

  她支支吾吾半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却见蒋深深弯了嘴角,苦笑一声:“原来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她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罗思洁经历过什么,不知道她当初为什么会说那句“不喜欢这个圈子”。她就像一个蛮横着,毫不讲理的小姑娘,只知道自己喜欢对方,只知道抱怨,为什么罗思洁的心里没有自己。

  她只会自怨自艾,却从来都不知道她一直放在心里的那个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泪水又大颗大颗地滚落,蒋深深却失去了抬手拭泪的力气。

  齐婉晴瘪着嘴,眼神移向了别处,她怕她再看着蒋深深,自己也忍不住掉眼泪,而坐在旁边的马小佳却早就跟着红了眼落了泪。

  直到开门声响起,硬生生地打断了这个过分悲伤的氛围。

  齐婉晴和马小佳就像是被针扎了一眼,从沙发上弹起来,看向门口,她们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里的戒备。

  可是,走进了的不是别人,是本来就有钥匙的尚悦怡,她身后还跟着叶慧。

  尚悦怡看着已经哭成泪人的蒋深深,眼里划过一抹不忍,可是她的表情却没怎么变化。

  一个职场女性的干练和威严在她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她没有再往前走,就站在玄关那儿,对着蒋深深说道:“深深,不要哭了,这件事已经结束了,你该做的不是在这里哭哭啼啼。这又不是什么一命换一命的戏码,罗思洁已经自由了,你在这儿哭,算怎么回事?”

  “自由了……”她的声音让蒋深深回过神来,她眼前朦胧一片,声音中也满是迷茫:“思洁她,现在很快乐吗?”

  尚悦怡冷哼了一声,眨了眨眼,隐去了眼底的疲惫和心疼。到底是一直跟着自己的孩子,如今哭成这样,她心情难免也有些沉郁。

  蒋深深吸了吸鼻子,“可是……”

  “没有可是,”尚悦怡打断了她的话,说道:“蒋深深,梦想和生活重要,还是没有回应的感情更重要?”

  “我不知道……”

  尚悦怡有些恨铁不成钢:“你!你知道罗思洁在发布会上是怎么说的吗?”

  罗思洁对着台下所有的镜头和闪光灯,说出那句“我利用了蒋深深对我的感情,允诺她只要和我签下这份协议,我就给她追求我的机会”时,尚悦怡的心里都忍不住发颤。

  她为了能让蒋深深一直站在荧幕上,能一直坚持她的梦想,愿意做这样的牺牲。可是蒋深深却只在这里哭哭啼啼,她一时间心头火起。

  就在她想要继续说的时候,齐婉晴拦住了她。

  “尚姐!你别说了。”齐婉晴对着尚悦怡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尚悦怡哽了一下,瞥向了窗外,没了声儿。

  可是蒋深深却默默地去拿过来被齐婉晴丢在一边的手机,像个木偶一下,动作机械,点开微博,看着发布会的视频。

  两个小时的发布会,她就盯着手机屏幕,呆呆地看着,可是不过三十分钟,她就坚持不下去了。

  无声无息落下来的泪水砸在她的手上,她却再也不相信罗思洁答应自己的“一起面对”了。

  从一开始,她就是一个人。

  其他几个人在一边看着,除了尚悦怡以外,全都红了眼眶。

  “慧姐。”蒋深深突然出了声。

  这两天一直在跑东跑西的叶慧满脸憔悴,可是她立刻就应了一声,然后她就听见蒋深深问道:“思洁对这个结果满意吗?”

  叶慧抿了抿唇,低头在自己手臂上蹭了蹭,没有直接回答,只说道:“她从公寓搬出去的时候,我第一次看到她的那把吉他,她给你录了一首歌,还让我转达一句话。”

  她说的吉他,是罗思洁当初参加比赛时,一直抱着的那一把。

  听到叶慧这么说,蒋深深终于肯抬起头来,视线聚在了叶慧的身上,“什么话?”

  “她说,”叶慧吞咽了一下,扯了一个笑来,说:“她说她要去追逐自己的梦想了,希望你也能坚持你的梦想,去做你想做的事。”

  蒋深深地下唇颤了颤,倏地弯起了嘴角,眼底确实凄凉一片。

  尚悦怡看不得她这个样子,开口道:“在大众面前,你应该怎么做,应该怎么说,不需要我再教你了,不要辜负罗思洁的一番苦心。”

  不要辜负她的苦心,不要让她白白牺牲这么多。

  可是蒋深深笑着,心里的苦楚却无法言说。

  罗思洁,都不问问她想不想呢。为她好,为她做了决定,却没有人问她愿不愿意。

  “她不适合这个圈子,你知道的,”尚悦怡从衣兜里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才继续道:“你在这儿好好休息,过两天带你去见个人。你们几个……”

  她看了一眼屋子里其他的几个人,才说道:“就在这儿陪着深深吧。”

  这两天公司不会给她们安排事情了。

  ……

  蒋深深除了吃饭的时候,一直都在睡觉。一旁三个人看着床上闭着眼睛的蒋深深,都在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该劝些什么。

  真的睡着了,还是藏在了自己的世界里,她们谁都不知道。

  叶慧把罗思洁交给她的光盘拿了过来,甚至还出去把自己的笔记本搬了过来,等着蒋深深什么时候要听了,放给她听。

  可是直到尚悦怡再过来了,蒋深深都没有提起这件事,她只是小心翼翼地把光盘收到了自己的包里,没有再拿出来过。

  出门之前,尚悦怡没有告诉她要去哪里。齐婉晴陪着,为任人打扮的蒋深深戴上了口罩和墨镜。

  当尚悦怡把车停在申江第二监狱门前的时候,她愣了一下,却很快就反应过来尚悦怡是带着蒋深深来见谁了。

  她们一起进去见了一个人,是罗思洁的哥哥,罗思明。

  她之前有找人查过罗思洁,虽然心里早就一清二楚了,可是再听罗思明说出来,她还是觉得有些震惊。现在这世道,还会有以要债为目的企图强|奸的混蛋,那混蛋没能得逞,被赶回来的罗思明杀了。

  她也是第一次知道,罗思洁原来不是那个女疯子的亲生女儿,往亲里论,也不过是婶侄的关系。

  就这样,罗思洁还肯替养大她的罗家还债,齐婉晴在这短短的一周内,对她有了第二次改观。

  和她相比,尚悦怡就平静得多了。齐婉晴想,她应该是早就知道这些事了。

  可是蒋深深就沉着得有些诡异。她安安静静地跟在尚悦怡身后,走进去,走出来,就连和罗思明说话的时候,语调也没有什么起伏。

  齐婉晴不好说些什么,也不敢说些什么,她充当着工具人,紧紧地跟在蒋深深旁边。

  一直到从监狱里出来,三个人坐在尚悦怡的车里,蒋深深才主动开口问了尚悦怡一句话。

  “尚姐,今天是六月二十九号吧?”

  尚悦怡一怔,点了点头。

  “那今年,思洁可以过一个舒心的生日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